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书名: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作者:婉之

强烈推荐:快穿系统攻略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诡秘之主武神天下野心家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穿越五零抢夫记百炼成神     第二天是两人去章爷爷那的日子。

    章斯年工作忙, 两人基本上两个星期一同过去一次, 云舒没那么多事, 两家距离不不远,平时也经常去陪一陪两位老人, 去的次数反倒比章斯年还多一些。

    章斯年将车停在院门口,两人并肩像院子里走去。

    两人来的次数多了,云舒早就没有了什么尴尬的感觉,每次来的时候都乐呵呵的,两人间的气氛, 和正儿八经的年轻小夫妻相比, 没什么差别。

    章斯年熄火,抢先一步, 侧过身子去替云舒解开安全带,一下车, 又主动牵起云舒的手。

    主动的连云舒都楞了下神。

    她侧脸看过去, 章斯年神色自若, 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怎么了?”章斯年感受到她的目光,偏过头来看他。手微微握紧一些。

    章斯年的手干燥又温暖,手指修长,她人长得娇小, 手掌也是小小一只,章斯年一握便将她的手整个包裹在手心里。

    之前两人一同来时, 她还没有动心, 章斯年牵手或者揽着她时也只当完成任务, 没有什么旖旎的心思。

    此刻两人手握在一起,掌心源源不断传来章斯年身体的温度。

    院子外种着一片夹竹桃,枝干重叠,开着一簇一簇粉白色的花,风一吹,簌簌落下一地的花瓣。

    章斯年神色温和的看着她,让她觉得空气中都带着几分缱绻的意味。

    “没什么。”云舒低下头,用没有交握着的右手,将落在颊侧的卷发理到耳后。

    指尖轻触自己的耳垂,烫的都快烧起来。

    “是小舒来了吧?”屋内传来章奶奶的声音。

    “哎——是我。“云舒脆生生的回到。

    说着拉着章斯年的手加快脚步进了室内。

    一进门,云舒便爷爷奶奶叫个不停,叽叽喳喳。一会儿帮着奶奶穿个针,一会儿窜到另一个屋给爷爷倒杯茶,往日有些清冷的屋子瞬间就热闹起来。

    章斯年坐在爷爷跟前,替他泡杯茶,在阳光下替他读最近的外文学术期刊。

    老人家醉心学术一辈子,退休后依旧接受学校返聘,直到身体支撑不住了,才退了下来,即使退休,依旧关注着最新的学术动态,家里时不时还有他的学生拿着论文上门拜访。

    章斯年语速缓慢的在他耳边念,老人家耳朵不好了,听不太清,时不时要打断他,一篇两页纸的论文念了快半小时。

    念到快结尾,院子里传来云舒和奶奶的笑声。

    奶奶在院子里种了些蔬菜,夏天挂果的不少。云舒正带着白色遮阳帽,怀里抱着个青皮大冬瓜,眉飞色舞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也不知她到底说了什么,竟将奶奶逗得那样开心。

    云舒笑起来时露出八颗小白牙,眼睛眯成一条线,比阳光还灿烂,带着章斯年的嘴角都上扬了几分。

    “每次小舒一来,我们这屋子里就欢声笑语的,热闹的不行。”章爷爷感慨到。

    “你和小舒,最近相处的怎么样?”章爷爷语速缓慢,暖融融的阳光下,皮肤带着不健康的绛紫色。

    “挺好的。”章斯年目光跟着云舒的身影移动,声音温和。

    “那就好。”章爷爷拍了拍他的手背。“我总担心,这婚事是我勉强你的,连带着你对小舒也有成见。”

    “怎么会……”章斯年扶起爷爷,将水杯递到他手边,“我很喜欢她。”

    “小舒呀……是个好姑娘,你千万……别辜负了她。”

    “婚姻,总会有磕磕碰碰,都要磨合一阵子。你们两性格差异大,磨合期应该会更长。”

    章爷爷说的断断续续。说完一句都要捂着胸口喘口气。

    “我和你奶奶在一起50多年了,最开始的时候,她时中文系的才女,我脑子里只有公式,半点风情不解,旁人都说我们两不般配,磕磕绊绊,大半辈子也就这么相互扶持的走过来了。也没有什么其他技巧传给你,都是一点一点慢慢磨。”

    “真要是出了问题,要冷静去解决。我们这代人,东西坏了,总是想着去修好,你们这些小辈,总是想着去换新的。*别的事情我不插手,但对感情,一定不可以这样。”

    章斯年点点头:“我能处理好,您别担心。”

    大概说了太多话,一说完,章爷爷就剧烈咳嗽起来,手晃动着将水杯放在茶几上,水随着晃动的动作撒了满桌,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拿着帕子,捂着嘴。

    一向镇定的章斯年也有些慌张,伸手替他拍背。

    咳了一阵子,才平息下来。

    章斯年接过手帕,替爷爷擦嘴,才发觉帕子上带了些血迹。他拿着帕子的动作一滞。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章爷爷倒是格外坦然。“把剩下那点结论,给我念完。”

    章斯年垂眸继续念结论。

    刚念完,云舒便抱着个大冬瓜进来了,脸上上挂着细密的汗珠,卷发都黏在了额头上,声音雀跃:“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在藤上的冬瓜呢!”

    看她笑得见牙不见眼,两人间有了凝重的氛围也变得轻松下来。

    云舒冲到屋内,端了杯水,咕噜咕噜喝完,用手不停扇风:“热死我了。”说着用手擦了下额头的汗。

    她不过胡乱抹两下,脸上还挂着不少汗珠。

    章斯年见状,将侧着身站在她跟前的身子按着肩膀转过来。从口袋中拿出手帕,将她额上的汗擦干净。

    “毛毛躁躁的。”

    两人距离有些近。章斯年还坐在凳子上,仰着头伸手给她擦汗,仰起头时下颌线的弧度近乎完美。

    云舒身子瞬间僵硬起来,直到章斯年擦完,才磕磕绊绊摆手说到:“过会儿也就干了。”

    云舒说完就后悔了——不对,这样说会不会显得我过得太糙一点女人味都没有。

    接着连忙尴尬的补救到:“夏天出出汗……也挺好的。”

    话音刚落,就恨不得捶自己一下。对着几十万人直播嘴皮子都利索的不行,怎么一对着章斯年,就跟舌头打结似的。

    章斯年笑了笑,放下手中的手帕,眼睑半垂着,也不知在想什么。

    云舒坐在他身边,脸上看起来很镇定,实际上拿着手机在她、李蔚和林楚楚的三人工作兼平时吐槽群里疯狂尖叫。

    【云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云舒:他今天牵了我的手,刚刚又替我擦汗啊啊啊啊啊】

    【云舒:你们说他是为了在爷爷奶奶面前表示恩爱还是有那么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喜欢我?】

    【云舒:李蔚;林楚楚】

    【李蔚:显然是前者。狗头.jpeg】

    【林楚楚:已知条件不足,无法做出判断。狗头.jpeg】

    【云舒:哼╭(╯^╰)╮】

    直到奶奶叫人吃饭的声音从餐厅里传过来,章斯年才回过神来,无比自然的牵着她去餐厅。

    云舒有些好奇的抬头问他:“刚刚想什么呢?”

    “在想,和……合作伙伴……预计的磨合期要延长一些。”

    云舒撇了撇嘴,内心腹诽:这会儿还在想工作,简直就是工作狂魔。

    ——

    云舒的论文紧赶慢赶,总算赶在上交的前两天,写了出来。

    写的时候咬牙切齿,真正将结论最后一句写完,心里又有些舍不得了。

    她没有自虐的兴趣爱好,自然不会是舍不得计量经济学,而是舍不得上课的人。

    云舒站在章斯年跟前,看着章斯年拿着她打印好的论文稿,一页一页翻阅。

    章斯年看得很仔细,甚至连她手滑打出的错别字都替她一个一个,用铅笔圈出来。

    她看着章斯年手中未翻阅的页数一页一页减少,内心居然有种“犯一个大一点的错误吧,这样就可以再麻烦章斯年帮他看一遍论文了”这种想法。

    “没什么问题了,错别字改一改,就可以交了。”

    一朝解放,云舒居然一点欣喜的表情都没有,心里空落落的。

    章斯年见她神情凝重,开口道:“担心分数?90分我不敢保证,这样的完成度,80分还是能拿得到的。”

    “嗯。”云舒随意点点头,一向追求60分就好的哪里会在乎这个。

    她心神不宁的从章斯年手中接过打印好的论文。纸页无意扫到章斯年放在桌角的水杯。

    “啪——”水杯落在地面,碎了一地,温热的水溅在了她脚背上。

    云舒连忙道歉:“对不起。”

    章斯年刷的一下站起来,手抓着她的手臂,神情有些紧张:“有没有烫到?”

    “没有。”云舒看着散落一地的碎瓷片,心情更加不好了——她怎么每次都能把情况弄得这么糟糕。

    “我去拿扫把和拖把来。”云舒连忙向外跑,却正好踩到水,脚下一滑,向后栽倒,直接撞进章斯年怀里。

    云舒脑子里一瞬间空白。

    章斯年语气严肃:“好好站那别动。”

    云舒连忙站直,看着身后一地的碎瓷片,有些后怕——要不是章斯年接住了她,今天简直是血光之灾。

    章斯年伸腿跨过一地碎瓷片和水渍。云舒低头站在那,有些尴尬的盯着自己的脚尖,脚拇指无意识的动了动。

    突然身子腾空,她有些慌张的叫了一声。侧脸看到章斯年被突然放大无数倍的脸,心脏简直砰砰砰都快跳出来。

    章斯年手臂力量很足,稳稳的抱着她,走几步,将她放在一旁的椅子上。

    不到一分钟,但章斯年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在她眼中,都仿佛慢动作一般,一帧一帧播放,刻在了她脑海里。

    “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么,我对你说了多少遍别毛毛躁躁来着?”

    一向冷静自持的章斯年声音里都带了些气急败坏。

    “我……”云舒手指抠在一块,低着头,“我下次一定注意。”

    “下次?”

    章斯年语调微微上扬,云舒瞬间感受到危险的意味,头刷的一下抬起,手指头升起来,做保证状:“绝对、绝对没有下次了!”

    章斯年意味不明的撇了她一眼,云舒跟着身子瑟缩了一下。

    章斯年沉声道:“把‘谨言慎行’和‘稳重’两个词,各抄100遍给我。”

    别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这毛病纵容下去不知道下次得闯多大的货。

    “啊?!”云舒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他。

    “200遍。”

    云舒一脸嘤嘤嘤的撒娇表情拉住他手腕。

    章斯年不为所动:“还是你想抄‘我再也不毛毛躁躁了’,这句话九个字。”

    云舒握着的他手腕的手瞬间垂了下去,一副被霜打了的小白菜的模样。

    “脚抬起来。”

    云舒下意识抬起脚,有些疑惑的看着章斯年。

    章斯年弯下身子,取下挂在她脚上的拖鞋,拿着一旁茶盘上的吸水巾给她擦了擦鞋底。

    接着曲着膝盖,又替她将拖鞋穿上。

    云舒目光怔怔,抬头看他。

    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面无表情,好像还生着气。

    看起来丰神俊朗,刚刚却曲着膝盖为她穿上了鞋。

    “回房间去,我来收拾。明天把抄写给我。”

    云舒脑子当机,全靠身体自然反应,抱着写好的论文回了房。

    栽倒在床上放空几秒,突然从床上蹦起来。

    张着嘴,无声尖叫。

    接着飞速掏出手机,打下一连串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云舒:他刚刚抱我了!抱我了!抱我了!】

    【云舒:还给我穿了鞋?!】

    【林楚楚:?!】

    【林楚楚:拥抱还是公主抱?】

    【云舒:公主抱!公主抱!公主抱!】

    云舒接着发了个开心的晕过去的表情包。

    【林楚楚:我觉得,我看见了爱情的萌芽。狗头.jpeg】

    【李蔚:一副没谈过恋爱没见过世面的愣头青模样。狗头.jpeg】

    【云舒:对啊,就是没见过世面,怎么了╭(╯^╰)╮】

    【林楚楚:快快快,说经过。】

    云舒将事情经过叙述一边,在说到抄写一事时,林楚楚发了一连串“哈哈哈”的语音过来,最后笑到快岔气。

    李蔚则吐槽过一句后再也没出过声。

    虽然收获抄写*200遍的惩罚,云舒依旧开心的都快冒泡泡,抱着章斯年送的玩偶,在滚来滚去,最后空调被都全部卷在了身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蚕宝宝,只露出一个粉色的小脑袋。

    ——

    头一天兴奋到大半夜,云舒第二天反倒五点都不到就醒来了。神色一点都不萎靡,神采奕奕,精力充沛的很。

    天色刚破晓,红霞漫天。

    云舒美滋滋的哼着歌,铺开纸,开始做抄写。

    200遍看起来有些多,不过1200字,一个小时也就写完了。

    云舒洗漱完毕,对着镜子,将头顶扎了个小揪揪,最近还挺流行这个苹果头的,也不知章斯年会不会喜欢。

    洗漱完正好是平时吃早饭的点。云舒对着镜子左看右看,满意的不行,才拿着抄写,下楼去。

    章斯年正在厨房煮小馄饨。前几天一次性包好的,冷冻在冰箱里,随吃随取。鲜的牙齿都能掉下来。

    锅盖一打开时,水汽蒸腾,连章斯年的轮廓都模糊起来。

    云舒坐在餐桌边,接过章斯年端来的小馄饨,献宝似的将抄写递给她。

    章斯年扫了一眼纸面上整整齐齐的字,将抄写放倒一边:“没记在心里下次可不就是200遍了。”

    云舒连忙保证:“真的记住了。”

    两人一块吃完早饭,昨晚沉默一晚上的李蔚突然发消息过来。

    【李蔚:你家有鸡爪、毛豆或者虾么?】

    云舒有些不理解李蔚这莫名其妙起的话头。

    【云舒:有毛豆和虾。】

    【李蔚:我刚刚翻了翻冰箱,糟卤汁放那很久没用了。】

    【云舒:?!】

    【李蔚:吃不吃?】

    【云舒:吃吃吃疯狂点头.jpeg】

    【李蔚:那我过去给你做。】

    “哎?”本来准备拎着毛豆和虾去李蔚那的云舒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李蔚做的糟卤可谓一绝,配着下饭或者撸剧时拿着当零食,简直不能更美味。

    云舒有些尴尬的挠挠头:“李蔚等下来我们家一趟,可以么?”

    章斯年点点头:“可以。”

    云舒今天头上扎了个小揪,看起来毛茸茸的,摸起来应该触感很好。章斯年心想。

    “可能要用下厨房……”

    章斯年迟疑几秒:“可以。”

    【云舒:你来吧……要不你顺路买点鸡爪过来?】

    李蔚一来,和章斯年打了声招呼,便直奔着厨房去了,云舒像个小尾巴似的,嘴里念念叨叨的糟鸡爪糟毛豆,跟在李蔚身后。

    客人来了,不招待也不像话。虽然搞不清李蔚来他们家做菜这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的,章斯年还是坐在沙发上,安静的冲了一壶茶。

    厨房里李蔚和云舒斗嘴就没断过,格外热闹。

    这会儿李蔚开始赶人。

    “你这个厨房杀手,别动!别动鸡爪。”

    “我帮忙啦。”

    “屁——你帮倒忙还差不多。毛豆卤好了,你拿几个先去客厅吃。”

    章斯年做客厅听着,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

    云舒端着一小盘毛豆屁颠屁颠的回了客厅:“你尝尝。”

    章斯年尝了一口,味道确实很香。

    “让客人做饭,是不是不太好?”

    云舒正吃的大快朵颐,含含糊糊:“没什么好和他客气的啦~”

    恰好章斯年手机响了,章斯年起身到窗边,接了个电话。

    云舒接着拿起ipad,挑了个最新的剧集,划出来看。

    早上起太早,这会儿困得不行。云舒抱着ipad,没看几分钟头就开始一点一点。

    章斯年挂了电话,就看云舒歪在沙发上,ipad都快顺着腿滑下去。

    他无奈摇摇头,将ipad放在茶几上,然后将人放平,躺在沙发上,室内空调温度开的不高,便再拿了个毯子,替她盖上。盖完后伸手摸了下他从一大早就开始觊觎的那一小撮扎起的卷毛。

    果然手感很好。

    李蔚在开放式厨房里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内心暗骂一句云舒粗线条。他昨晚还有些不确定,但今天过来看一眼,这哪是什么云舒单恋,分明是双向暗恋好不好。什么爱情的萌芽,这花都开的灿烂了,云舒这个瞎子还看不到。

    云舒这傻丫头,居然一点都没察觉,后面不得被章斯年耍得团团转。

    章斯年安顿好云舒,转过身去,与李蔚目光相对。

    他走到灶台边:“需要我帮忙么。”

    “不用。”李蔚盖上锅盖,让鸡爪在锅里继续糟,擦了擦手,说到,“本来今天就不为这个来的。”

    李蔚身上肉多,早年说相声,现在做综艺,身上莫名有种让人一见就想笑的气场。但真正严肃起来,神情还挺能唬人的。

    李蔚神情严肃的开口:“最近听小舒说了些事,所以想过来看看你。”

    李蔚看了一眼章斯年,继续说:“我大她几岁,看着她长大,算是她半个哥哥。小舒有时候单纯又没心眼。你要是欺负了她,我管你是什么公司总裁,都会把你揍的满地找牙,知道么?”

    李蔚说着,比划了下拳头。

    章斯年正色道:“我会照顾好她的。”

    两人说完,章斯年因为没来由的吃醋,李蔚因为家里养的白菜即将被拱了,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便都没有继续聊的欲望。

    云舒醒来时,李蔚人已经走了,剩下了一盘盘糟好的鸡爪、虾还有毛豆。

    不过云舒看着自己身上章斯年给盖上的小毯子,早就将探究李蔚为什么莫名其妙来这一趟给抛在了脑后。

    当晚,三人小群又被云舒啊啊啊啊啊给刷屏。

    【云舒:他今天给我盖了毯子!还摸了我的头!】

    【云舒:楚楚明天我们去逛街吧,我要买几件淑女的小裙子。我觉得章老师还是更喜欢淑女款的。】

    【李蔚:……你别瞎折腾了,该怎样就怎样吧。】

    【李蔚:小舒,你最近是被僵尸吃掉了脑袋么?】

    【李蔚:还是你正式退化到单细胞生物脱离了高智商哺乳动物队伍了】

    【云舒:?……!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jpeg】

    李蔚对着手机屏幕,轻笑一声:“我突然有些同情章斯年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相邻的书: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真道士在线忽悠王者荣耀之少年逐梦我的仙妻五合一我们都是能力者卷轴师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放不下妖怪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