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书名: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作者:婉之

强烈推荐:野心家武神天下诡秘之主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穿越五零抢夫记快穿系统攻略百炼成神     章斯年看着门缝里漏出的光, 轻轻敲了敲门。

    “我可以进来么?”

    “嗯……”

    接着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房门吱的一声被打开。

    章斯年今日事情多, 忙到了晚上八点才离开公司,到家时云舒已经回房。

    云舒一开门, 看着章斯年怀里抱着一个巨型的毛绒玩偶,有半个多人高,头那部分搭在他肩膀上,他一只手拖着玩偶,一只手拿着一个小纸盒, 动作像极了往日抱花生糖的样子。

    她晃了晃头, 试图将勾起回忆的思绪从脑中清空。

    “给你的。”

    章斯年将那一大个玩偶递给她,云舒下意识的伸手接住。

    看着相似的白色和浅棕色的毛发, 愣了愣神。

    “今天在公司看见的,团建礼物, 买了不少, 就给你带了个回来。”章斯年开口解释。

    云舒低头捋了捋玩具上细细长长的毛, 其实细看下来,除了毛的颜色和整体的体型比较接近,其它和花生糖看起来并不相像。

    但只是那么一丁点儿的相似,便可以轻易勾起了云舒对花生糖的回忆, 红了眼眶。

    她白天大概又哭了,眼睛还有些肿。从章斯年的角度看过去, 眼尾带着一点红, 楚楚可怜。

    “谢谢……”

    云舒抱着巨大的狗玩偶, 垂着眼眸道谢。她身材纤细,都快要被玩偶上又长又密的毛包裹住,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粉色的卷毛凌乱。

    章斯年轻轻叹了口气:“要早知道你看了又会难过,我就不抱回来了。”

    “没……没有。”云舒期期艾艾的解释,“我……我很喜欢。”

    说着,抱着玩偶的手臂拢紧一些,整个人都像要埋在毛茸茸的毛里面。

    章斯年无声的笑了笑,眉眼温和,揉了揉她的头发:“早点睡,要是睡不着,和我说一声。”

    “我今天文件还有很多,在哪都是看。”

    云舒点点头。

    “对了,这个也给你。”

    章斯年将手里那一盒蒸汽眼罩递给她:“应该能睡得好些。”

    “谢谢。”

    “没什么好道谢的。”

    东西送完,章斯年不久留。

    云舒看着他转身离开,屋内光线勾勒出宽厚的背影,脸在毛茸茸的玩具上蹭了蹭,嘴角边无意识的泛起一个小梨涡。

    ——

    章斯年的文件很多,并非帮云舒减轻内心负担的一句空话。

    忙到半夜,才勉强将手头所有需要批阅的文件看完,将需要慎重考虑的几份文件再单独分开,摞在一堆,准备明日再斟酌一下,放下笔。

    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半,他的思绪里无意识的又浮现起云舒红着眼眶的模样,取下眼镜,狭长的眼轻阖上,捏了捏鼻梁。

    凳子推开,滚轮在木质地板上发出细微的摩擦声——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准备去云舒门口再看一眼,若没有光,睡了,他也好安心。

    从书房到云舒房门口,短短几步子路时间,脑子里却思索了很多内容。

    他隐约觉得对云舒的关心好像有些超出界限。

    陪着自己长大的宠物去世了,她那么伤心,自己也不能不管。

    自己大她那么多,算是长辈,理应关心照顾她。

    在这短短几步路的时间,脑力过人的章教授便为自己的心软、关心与揪心找到了一个很好的解释。

    走到门前,果然如他预想的一样,门缝里还透着光亮,在昏暗的走廊里格外分明。

    他也没急着敲门,先下楼,去厨房热了两杯牛奶。

    端着盘子经过客厅时,看到cd架,又将放在托盘上的牛奶杯挪了挪位置,将cd和迷你播放器也放倒托盘里,一块端了上去。

    轻轻敲了敲房门:“云舒。”

    “进来吧。”里面传来轻轻的声音。

    “睡前想喝杯热牛奶,就顺便帮你热了一杯。”章斯年推门说道。

    云舒正靠坐在床上,刚刚送给她的大玩偶横趴在她腿上,上面还放着台笔记本电脑。空调被随意搭着,光裸的小腿大刺刺的露在空气里。

    若是往常,他大概会皱着眉,训她“坐没坐相”,“要写东西就好好写,懒洋洋躺在床上写算什么”。

    但就像生病的小孩再怎么耍小脾气也还是令人怜惜一样。他心里此刻没有一丝责备的想法。

    “这么晚还不睡。”

    “睡不着,就准备把论文写了,不过一直没什么思路。”

    章斯年将托盘放在床边的小书柜上,将牛奶递给她一杯,挑了挑眉,问到:“计量的么?”

    云舒吐吐舌头:“本专业的,我可没有晚上自我折磨的爱好。”

    “你坐吧,坐边上那个沙发那,比坐地上的毯子上舒服。”

    相处这么久,她对章斯年也没有了那么多的顾忌。

    章斯年对那个一坐上去半点坐相都没有的懒人沙发没有太多好感,云舒邀请下还是坐了上去,背没有靠着,依旧笔直。

    他看了下云舒乱糟糟的头发,想到她计量分析写不出来疯狂抓头发的模样,轻轻笑了笑:“写不出来就早些睡。”

    云舒两只手握着透明的牛奶杯的手微微用力,指尖都有些泛白——她确实睡不着。

    章斯年内心了然,将cd放进播放器里。

    “刚刚下楼正好看到之前你借的cd,想着你要是睡不着,可以听一听。”

    安静舒缓的调子,比较能平和情绪,促进睡眠。

    云舒垂下的眼睫微微翕动——牛奶还可以说是顺手,cd和播放器,显然是特意过来,安慰她。

    悠扬的音乐声里,章斯年喝了一口牛奶,沉默半晌,开口道:“我不记得在哪里看到的,原话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意思是说人生就像坐一列火车,起点站到终点站,周围的乘客上上下下,很少有人能陪着你走完全程。”

    “来来往往,总有人会离开,或者早有准备,或者猝不及防,但他们的爱,会永远伴你左右。”

    章斯年话音落下,也不再更多的劝解。

    他知道生死面前,再多的劝解都是苍白的。云舒需要的,不过是时间。

    恰好一曲播完,间隔时间,室内一片安静,连两人清浅的呼吸声都听的分明。

    下一首乐曲响起,章斯年垂眸将杯中牛奶喝完,不再言语。

    饶久,云舒低声开口:“谢谢。”

    “我这也不是刻意想出来安慰你。”章斯年苦笑一声,额前的头发落下来,遮住漆黑如墨的双眸,让人难以看清他此刻的神色,“不过是我的自我劝解,也顺便说一遍给你听。”

    “其实这话都不能让我自己完全解开心结,也不指望你听完就能放下。”

    云舒想起章爷爷每况愈下的身体,张了张嘴,最终选择沉默。

    今夜夜色很美,浮云散去,明月从顺着窗内,洒下一地清冷的月光。

    也许因为月色很美,也许因为乐声悠扬,也许因为章斯年垂眸坐在床边的姿势太好看。

    除了道谢的话语外,沉默了快两天的云舒开口和章斯年聊起天来。

    “我第一眼在犬舍见到花生糖,犬舍老板和我说澳洲牧羊犬终身只会认定一到两个主人时,我就决定要它了。”

    “那时我父母刚刚去世没多久,我爷爷帮着我姐姐接收公司的事情,家里经常空空荡荡,只有我和保姆。还好它一直陪在我身边。”

    “它那时候很小一只,大概就,”云舒伸手比划一下,“还没有我的小臂长。刚出生没多久,眼睛上的蓝膜还没有脱,隔着犬舍的栅栏,软软的舌头舔我的掌心。抱回家以后,那时毛还很短,软软的肚子贴着我,晚上一起睡觉,睡得特别安稳。”

    “长得特别快,一周就能长大一大圈。没过两年,就是你之前见到的体型了。”

    “他刚到我家的时候可笨了,走路都能撞到玻璃门,然后趴在门前楞半天反应不过来,当然,它好像一直都没有很聪明。我看别家的澳牧甚至能和主人一块健身,我当时看着很羡慕,也教过它,但它怎么都学不会。”

    “我刚来s市读书的时候,没有带它过来。但听我爷爷说,它天天趴在门口等我回来,饭都不好好吃,就心疼了。飞回去把它接过来,租了个房子,三年都在学校外面住着。”

    “早几年它身体还好的时候,我溜它都是划着滑板溜的,它跟在滑板后面,跑得可快了。那画面,要多拉风有多拉风,那时候大学城周边,没有人不知道我两。”

    ……

    云舒话说的没有什么连续型,只不过是絮絮叨叨说着一些和花生糖的琐事。

    章斯年也不打断她,静静坐在一旁听着。

    一只腿伸直,一只腿曲着,手腕搭在曲起的膝盖上,修长的手指拎着透明玻璃杯的杯沿,背脊略弯下来,放松的靠在沙发椅背上,神色慵懒,但看着她的目光却格外专注。

    cd播完最后一曲,室内安静下来,只有她微糯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云舒语音一滞,指尖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尖。

    章斯年轻笑起来。他五官清俊无比,在氤氲的灯下一笑,更是风采十足。

    但在云舒看来,却更像成年的大人宠溺任性的小孩。宽容又平和。

    章斯年起身,修长的身影挡住了灯光,不甚分明的影子罩云舒身上,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指尖和发根摩挲的触感,让她有种自己是正在被安抚的小狗的错觉。

    “不早了,快睡吧。”

    语音温和,云舒却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跟着慢了半拍。

    “嗒——”房门轻轻阖上。

    云舒伸手将放在床头的眼罩拆开一片,罩在眼上,水蜜桃清甜的香味随着覆在眼上渐渐升起的温度溢散在空气里,顺着呼吸,连心里似乎都没有那么苦涩了。

    心脏跳的似乎有些快,但听着章斯年远去的脚步声,又觉得内心一片安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相邻的书: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真道士在线忽悠王者荣耀之少年逐梦我的仙妻五合一我们都是能力者卷轴师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放不下妖怪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