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书名: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 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作者:婉之

强烈推荐: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诡秘之主武神天下快穿系统攻略野心家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穿越五零抢夫记百炼成神     章斯年并不是冷情的人, 花生糖天天在脚下转悠来转悠去, 此刻要说不伤感, 自然是不可能的。

    但两个人中,总得有一个人保持清醒, 来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赵新作为章斯年的助理两年多,章斯年并不喜欢他插手自己生活方面的事务,自己做饭,不聘用阿姨,家里保洁人员一周打理一次, 其它都是自己打理。低调朴实的简直不像一个业内知名公司的总裁。

    最近倒是见了新鲜, 开始替章斯年处理生活方面的事务——查宠物食谱、请家庭医生、筛选宠物墓地。

    “目前情况就是这样。经营宠物墓地倒是有几家,但是各项手续齐全、资质过硬的, 就这一家。”

    章斯年点点头,翻看薄薄几页纸的资料。

    “位置和墓碑的事情我定下来, 你再和墓园那边确定, 你先把殡仪公司那边确定好。”

    说着拿着几页纸的资料上楼。

    云舒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些。跪坐在毯子上, 拿着小帕子,替花生糖一点一点将身子擦干净,穿上昨天穿的那套定制的小西装。

    若不是花生糖再也站不起来了,章斯年还恍惚觉得此刻与昨天的情境, 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

    云舒手碰到昨天才给它系上的项圈,指尖抚摸着上面铜片上刻的花生糖卡通头像, 眼泪就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云舒。”章斯年轻轻的唤了她一声。

    云舒头抬起来, 仰着脸看着他。她皮肤又白又细腻, 一双眼湿漉漉的,眼眶发红,像无辜的小狗,看得人都心软起来。

    “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也一样,但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

    章斯年蹲下身子,将手中薄薄几页纸递给云舒:“殡仪公司的人过会儿就到。墓地和墓碑,我不能做主,你自己来。”

    云舒眼泪又落下来,连忙擦了去,吸了吸鼻子,伸手接过几页资料,翻页时,指尖颤抖不停。

    章斯年安抚似的摸了摸她头顶的头发。

    ——

    花生糖的葬礼办的很简单。

    殡仪馆能提供的诵经、献花等环节都被省略,当天就下葬了。

    天阴沉的厉害,云舒站在墓碑前,脸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她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墓地工作人员,一铲子土、一铲子土盖在花生糖棺木上。

    父母去世时,她还小,那时的记忆回想起来已经不算清晰

    她是那样开朗的人,是周围人的小开心果儿,从小到大虽然不是个乖女孩,但心地善良,从来没做过什么坏事,却也还是要经历这样痛彻心扉的失去。

    生离别永远是人的一生中需要面对的最大挑战。

    花生糖陪着她长大,目前她人生中一半的光阴,都有它的身影。

    宠物的寿命,注定了花生糖只能陪着她走到这。

    十一年,对人类也许很不算很长,但是花生糖一生。

    澳洲牧羊犬公认的智商高又忠诚。花生糖将一生的忠诚与爱都给了她。

    她从早上起,就开始哭。现在眼睛已经肿起来。

    她想着大概眼泪是真的会被哭干的吧,此刻竟然一滴泪都流不出来,心里像是被挖走了一块,空落落的。

    章斯年站在她的身侧,伸手揽住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她。

    墓碑立起来,云舒、章斯年还有身后沾着的李蔚和林楚楚一人拿着一束花放倒墓碑前。

    天上飘下细细的雨丝,落在脸上,凉凉的。

    章斯年看着身边目光呆滞,没有丝毫动作的人,叹了口气,替她打起伞。

    “今天先回去吧。过几天陪你过来看它。”

    “小舒,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花生糖正常衰老,死亡,并没有什么痛苦,你要相信,它再另一个世界会过得很好的。”李蔚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

    林楚楚无声的给了她一个拥抱。

    ——

    回到家里,云舒就更像丢了魂似的。

    看着客厅上花生糖惯常趴着晒太阳的毯子,弯腰摸了摸,脱了鞋,坐在毯子上,蜷缩成一团,头埋在臂窝里。

    章斯年见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你刚刚淋了雨,回去换身衣服吧。”

    云舒蜷缩在毯子上,背后靠着沙发脚,一动不动,仿佛没有听到。

    “花生糖也一定不想你再生病了。”

    云舒终于有了些反应,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眼睫含泪。

    章斯年拉着她的手臂起身,上楼。

    云舒就像提线木偶一样跟着他的脚步。

    “先换衣服,然后把头发吹干,知道吗。”

    章斯年把她送到屋内:“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你要照顾好你自己。”

    说着替她关上房门,留她一个人静静呆一会儿。

    云舒动作粗鲁又懊丧,将衣服脱下来,拿起睡衣是,看到上面印着的花生糖的图案,心里又是一凉。

    她动作小心翼翼,将这件睡衣叠好,从柜子里拿了件普通的睡裙穿上。

    吹风机呼呼的吹,平日她最爱惜自己这头粉红色的卷发,也没了护理的心思。

    眼睛半合上,不敢看屋内的情景。

    客厅里还算好些,她自己房间里,花生糖生活的痕迹简直太明显了些:床边的地毯,角落里堆着的磨牙玩具、饮水机,书桌上放着的合照,书柜一角上留下的它的齿痕……

    ——

    章斯年回到书房,神色如常,心里也有种说不出压抑。

    想到云舒早上哭成泪人一般的模样,叹了口气,捏了捏鼻梁。清空思绪,开始处理助理早上送过来的文件。

    闪电划破黑夜,雷声在耳边炸开时,他握笔在文件上签字的动作一顿——那天雷雨夜,花生糖一溜烟冲进书房扑在云舒怀里的动作,在脑海里还很清晰。

    虽然那天云舒抱着花生糖,笑着说“我早就不怕打雷了”,但他依旧放心不下。

    放下笔,准备去看一眼。

    走到门前,门缝里还漏这光。

    他轻轻敲了敲门:“云舒。”

    里面轻轻应了声,那声音消散在雨滴落下的声音里,不甚分明。

    “我进来了。”

    章斯年推开门。

    云舒正靠坐在床上,怀里抱着装着她和花生糖两人合照的相框。

    “时间不早了,早些睡吧。”

    云舒目光空滞的摇摇头,嗓音沙哑:“我睡不着。”

    “身边空落落的。”

    章斯年看着床边空荡荡的毯子,内心了然。

    “你先躺下。”

    接着出去一趟,回来时,手上拿着一堆东西,笔记本电脑和文件放在床旁边的移动书柜上,屈膝坐在床边的毯子上,调整了下姿势,背靠着云舒的窗沿,腿伸展开。

    然后将蒸汽眼罩拆开一包,侧着头,递给云舒。

    “带上。”

    云舒有些疑惑,还是顺从着带上。

    “躺下吧。”章斯年直起身子,为她拉上薄薄的空调被,调了下室内空调的温度。

    顺着眼罩的空隙,云舒感觉到室内的灯光暗淡下来,应该只留下了书柜上的一盏小灯。

    “闭上眼,别想那么多。”云舒隐约听见纸页翻动的声音,“我等你睡着,再走。”

    蒸汽眼罩传来温暖的温度,敷在眼上。

    云舒哭得又胀又痛的眼睛得到了一丝放松。

    视觉被遮挡,听觉格外灵敏。

    耳边是章斯年落笔写字的沙沙声和清浅的呼吸声。

    心里依旧像被挖走一块一样疼。

    暖意顺着眼睛,融进心里,难过的感觉仿佛被稀释了一些。

    云舒今日早身心俱疲,此刻略放松下来,就伴随着纸页翻动的声音,意识一点一点抽离,睡了过去。

    章斯年看完所有的文件,扭了扭僵硬的脖子,侧脸一看,云舒已经睡了过去,蜷缩成一团。

    本来挂在眼睛上的蒸汽眼罩被她蹭到了脑门上,眼睛看起来还是红肿的,大概是因为压着的缘故,脸蛋红扑扑的。

    他轻手轻脚把床头灯关上,拿着批阅好的文件,轻轻关上房门。

    ——

    大概前一天耗尽心力,第二天章斯年做好早饭,用完餐,准备出门,还没见云舒下来。

    章斯年给她在电饭煲里温着早餐,留下便条,才离开。

    他昨天一天没上班,几个重要的会议都推迟到了今天。几乎开了一个上午的会议。

    中午起身去餐厅时,路过行政处,透过玻璃看到行政处桌子上对着的长毛狗玩偶,脚步一滞。

    “那是做什么用的。”

    “应该是这个月公司团建时用的奖品。”身后的助理回答到。

    桌上堆着七八个狗玩偶,有半个人那么长,有好几种颜色。

    章斯年站在玻璃边,观察一阵:“去行政处帮我拿一个那个玩偶,要白色底毛棕色花纹那款。”

    “拿好就直接替我放在我的车后座。”

    助理连忙记下。

    “对了……我在公司常用的蒸汽眼罩,帮我问下后勤有没有,给我拿一盒过来。”

    “嗯。”

    章斯年垂眸思索片刻,皱着眉继续吩咐:“拿水蜜桃味的。”

    “啊?”助理有些惊讶,他没有记错的话,章斯年对水蜜桃过敏,从来不用带着水蜜桃香味的任何物品。之前秘书室里有个姑娘在办公室吃水蜜桃,以至于整个秘书室那天都感受到了章斯年的冻人冷气。

    “尽早拿过来,我下午下班的时候一块带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相邻的书: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真道士在线忽悠王者荣耀之少年逐梦我的仙妻五合一我们都是能力者卷轴师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放不下妖怪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