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书名: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作者:婉之

强烈推荐:诡秘之主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武神天下野心家快穿系统攻略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穿越五零抢夫记百炼成神     云舒一向不是身体强健的人。前阵子围着花生糖跑前跑后, 忧虑过重。又淋了场雨。这场病格外来势汹汹。

    嗓子疼、头疼、眼睛疼, 最后意识都是迷迷糊糊的, 章斯年给她灌了一大堆红糖姜茶进去,嘴里却感觉不到一点甜意。

    早上退烧药吃下去, 温度略降了些,到了下午又烧了起来。最后只好叫了家庭医生过来。用抗生素、挂瓶。

    消炎药配着生理盐水,顺着透明的输液管输进血管里。

    花生糖就这么一大团趴在床上,毛茸茸的毛在床上摊开。

    这还是章斯年想出的法子,云舒烧到意识模糊, 却并不老实, 身体翻来翻去,章斯年一时没看着, 回来时,被子就全落到地上去。

    章斯年留意到一直趴在床边的花生糖, 便给它擦了擦爪子, 抱到床上去, 替云舒压被子。

    花生糖毛茸茸一大只,占了床上不少位置,不仅能压床,还能避免云舒滚来滚去, 动作太大,导致被子漏风——章斯年满意点点头, 确实格外好用。

    云舒开始输液, 打点滴的手冰凉, 于是花生糖又多了一个功能:暖手。

    冰凉的手放在花生糖软乎乎的毛上,手心传来花生糖温热的温度。

    花生糖今天格外乖,也不闹她,安安静静趴在床上。见她醒来,头就在云舒手边蹭一蹭。

    但见云舒输着液的手抬起来,要摸它,又汪呜汪呜的叫,直到云舒换了一只手,叫才停下来。

    指尖摸着花生糖最贴近皮肤的柔软的绒毛,温热酥痒的触感顺着指尖,传到心里。

    云舒烧到头钝钝的痛,背后都被汗水浸湿,此刻却也觉得没有那么难熬。

    输了液后,体温总算降下来些。章斯年半夜起来看过她一次,和花生糖睡在一块,还算安稳,云舒又缩成一团,头和花生糖倚在一块。后背一大块都漏着风。

    章斯年回自己房中,替她找了个小毛毯子,将肩膀后露出那一大块间隙填满。

    第二天一早,测了下额头的温度,还是有些低烧。

    “我已经好多了,不用人时时刻刻在眼前看着,你去上班吧。”昨天章斯年照顾云舒一天。同一屋檐下住了那么久,她对章斯年的忙碌程度知道的很清楚。

    章斯年低头替她搅着一杯冲剂:“助理等下会把文件送过来。”

    虽然是名义上对等的夫妻关系,但云舒小他太多,又小孩儿性子,他自认有义务在这段时期内,照顾好她。

    “把药喝了。”章斯年将已经有些凉了的冲剂递给云舒。

    云舒像花生糖平日喝水一样,伸出舌头,舔了舔,尝了尝冲剂的味道。

    她今日味觉恢复了些,迅速缩回了舌头,苦大仇深的盯着这碗药,像是要把杯底给盯穿。

    章斯年见她这般神情,内心暗暗觉得好笑,淡淡道:“药必须喝完。”

    云舒盯着这杯药,咽了口口水,最后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一仰头,将药灌进嗓子里去。

    “哈——”喝完吐着舌头,五官皱成一团,“太苦了。”

    章斯年将装着清水的被子递给她:“等下医生会再过来,让让医生看看,还要不要再继续输一天液。”

    上午再输了一瓶液,烧总算退了下来。但嗓子依旧疼,咳个不停。

    章斯年第三天恢复正常上班模式,但在灶台上,给她温着炖好的川贝雪梨,她味觉基本恢复,一勺子喝下去,甜丝丝的。

    后来咳嗽一直没有完全好,时不时会咳。章斯年和医生一致认为,这种情况,药没有必要再用。

    云舒每天早上下楼,厨房里都温着川贝雪梨,晚上也是各种滋阴润肺的汤。

    最初喝起来还觉得甜丝丝的,后面喝的多了,一闻到空气中的甜味,就连餐厅都不想再进。

    好在喝了一周,总算是连隐隐的咳嗽也好了。

    正式和这些甜腻腻的汤告别。

    ——

    云舒的病好全,恢复活蹦乱跳状态。家里另一个病号,状况却算不上好。

    马上就要到花生糖十一岁的生日,往年云舒早早就开始兴冲冲的替它定蛋糕,准备礼物,今年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花生糖的精神状态变得越来越差,越来越不愿意出门。

    云舒试图带着它出去遛弯,没走两步,就趴在她腿边撒娇要回去。

    唯一的自主活动,就是在云舒每次出门后,都慢慢走到房门口趴着,已经开始浑浊的眼睛固执的盯着门口,云舒不回来,章斯年怎么哄,都是不会自己回去吃饭或者睡觉的。

    章斯年为此,在门口也为它添了一张趴着的毯子。

    临近生日前,云舒在之前定蛋糕的那家店,再次定了个宠物生日蛋糕。蛋糕店的主人问云舒要一张宠物的照片,做一个狗狗的印花饼干。

    云舒看着手机里专门列出来的一个“小云朵与花生糖”的相册,一张一张翻过去,从最近她给花生糖洗澡时一人一狗满身泡沫的自拍,到夕阳下花生糖撒着欢跑向自己,自己张开手臂准备接住它的剪影,再到离开家时从家中的相册中拍下来的,刚到她家里时,花生糖小小一团,睡着时软软的肚皮开敞着,四只小短腿缩在一起。

    直到店老板见她久久不回复而发消息过来催促的提示音响起,云舒才回过神,用袖子擦掉顺着脸颊淌下来的泪水,挑了张她觉得花生糖最开心最好看的照片发了过去。

    生日那天,花生糖的状态出人意料的好。

    云舒一醒来,就见花生糖正蹲坐在她床边,棕色的眼仁闪着光。它最近精力不济,平时都是恹恹趴在云舒床边。

    见她起床,花生糖走到她脚边,蹭来蹭去,汪呜汪呜的叫。

    见它状态好,云舒心情也跟着灿烂,伸手摸摸它毛茸茸的脑袋:“一大早就来讨生日礼物啦。”

    说着起身,从柜子理拿出一个系着花,包装精美的礼物盒。

    当着花生糖的面,一点一点拆开包装纸,将盒子打开,放在花生糖跟前。

    丝绒的盒子里,放着云舒一早定制好的项圈。

    花生糖用嘴将项圈衔起。

    云舒眉眼含笑,伸手接过,替它将项圈系在脖子上。

    花生糖脖子处的毛已经不像以前一样雪白,是暗淡的浅黄色。

    云舒依旧蹲下身,抱了抱它脖子,夸奖道:“我们家花生糖,怎么这么好看呀。”

    花生糖一整天都一反往日病恹恹的状态,穿着云舒今年特意为它定的深棕色的小西装款式的衣服,在她和章斯年脚下钻来钻去,累了便在云舒脚边趴着。

    衣服时两周前云舒带着它去量的尺寸订制的,但今天穿上,就已经大了些。

    晚上六点,之前订好的宠物生日蛋糕准时送了过来。

    章斯年挪开茶几,腾出一大块空位,曲着腿,将云舒递过来的蛋糕拆开,放在地上。

    蛋糕做成一个骨头的形状。小狗爪子、蝴蝶结、星星、气球之类的图案的饼干插在蛋糕上,将做成花生糖的卡通形象的饼干包裹在最终间。

    云舒闹着非要给花生糖系上带着圆锥形亮闪闪的寿星帽,在他身边闹成一团,银铃般的笑声和狗轻轻的汪呜声混在一起,在空气中逸散开。

    他将做成11形状的蜡烛插在蛋糕上:“要现在点起来么?”

    “等下啊。”云舒连忙将花生糖头上歪了的寿星帽正了正,将花生糖牵到蛋糕前,盘腿坐在她旁边。

    章斯年看着冰凉的瓷砖地板,拿了两个垫子,一个递给他,一个垫在自己身下。他从来没这样席地而坐过,坐下时动作还有些不自然。

    然后点燃蜡烛。

    “好啦,不闹了,给你唱生日歌了。”云舒揉了揉花生糖的下巴。

    花生糖乖巧趴在她身边。

    云舒对着蛋糕开始唱生日歌,神情无比认真,从章斯年的角度看,她的眼底带着一丝水光,在烛光的映衬下,亮晶晶的。

    章斯年迟疑片刻,有些僵硬地拍了拍手,为她打拍子。

    花生糖趴在蛋糕前,棕色的瞳仁注视着蛋糕上的烛光,也跟着叫了起来。

    云舒唱完生日歌,替花生糖将蜡烛吹灭。

    然后将上面插着的各种形状的小饼干取下来,放在一边,将蛋糕切开。

    将其中小小的一块切得碎碎的,往里面拌了些羊奶,送到花生糖嘴边。

    它的消化功能已经很不好,不能吃太多。

    云舒定的蛋糕不过比一个巴掌大些,切下小小一块,依旧剩余不少。

    云舒看了眼坐在对面的章斯年,问到:“你……吃么?”

    章斯年有些惊讶的挑挑眉:“我以为这专供宠物吃的。”

    “人也可以吃的,里面是紫薯做的蛋糕胚,夹了鸡胸肉和金枪鱼还有胡萝卜,就是没有糖和盐之类的调味料。”

    “我就随手问问,不用勉强的。”云舒连忙补充到。

    “那就分我一半吧。”

    云舒将剩下的一小块分成两半,一半装进章斯年的盘子里,一半装进自己盘子里。

    章斯年尝了一口,确实没什么味道,但原材料都是正常的食物,算不上难吃,也算不上好吃。

    两人一同陪着花生糖将蛋糕吃完。

    花生糖难得将盘子舔的干干净净。云舒笑眯眯的收拾好场地,章斯年抱着花生糖上楼睡觉。

    章斯年手一伸,花生糖的爪子就自己搭了上来。

    上楼下楼,对于一个年纪有些大的狗来说,对关节的负担不算小。

    之前还没显露出这个问题来,云舒也没留意,直到前天花生糖磨磨蹭蹭自己下楼,最后没踩稳,滚了下来。

    好在当时也就只剩了最后几层台阶,没造成什么伤害。

    但云舒最近草木皆兵,咨询了宠物医生后,再也不敢让它自己爬楼梯。

    因此章斯年除了花生糖做饭,又多了一个活儿——抱花生糖上下楼。

    花生糖今天精力格外好,回房又和云舒闹了一阵子,才趴在自己专属的,云舒床边软软的垫子前睡了过去。

    云舒窝在被窝里,伸手揉了揉它脑袋,将床头灯关掉,沉沉的睡过去。

    ——

    第二天一大早,章斯年按照往日的时间,做好早饭,给花生糖准备好早餐,却迟迟不见云舒下楼。

    章斯年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云舒房内传来隐隐约约的哭泣声。

    “云舒。”他站在门口敲了敲房门,无人回应。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地推开房门。

    一进门,就看云舒跪坐在床边的垫子上,一边轻声啜泣,一边手托着花生糖的脑袋,放在自己腿上,花生糖眼睛闭着,对她的动作没有丝毫回应。

    章斯年在任何时候都意识清明的大脑突然出现了瞬间的空白。

    他长叹一口气,跪坐在云舒身旁,斟酌了很久的话语,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在生死面前,语言是如此苍白。

    他伸手抚摸云舒颤抖的肩膀,无声的安慰。

    感受到他的动作,云舒抬眸看他,一双眼睛哭得通红,眼泪不停的往下流,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

    章斯年将面前哭成一团的小女孩揽进自己怀里,一遍一遍抚摸着她颤抖的脊背。

    云舒将脸埋进他的怀里,哭泣声低低的,但决堤的泪水泪水几乎将章斯年的衬衣浸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相邻的书: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真道士在线忽悠王者荣耀之少年逐梦我的仙妻五合一我们都是能力者卷轴师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放不下妖怪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