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书名: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 第6章 第六章 作者:婉之

强烈推荐:大佬们的小甜心[快穿]野心家武神天下穿越五零抢夫记诡秘之主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快穿系统攻略百炼成神     章斯年爷爷奶奶两位老人早年在t大任教,现在住的就是学校早年集资建设的小区。s市有名的高校都挨着,c大和f大只隔了一条马路。t大和c大中间只隔了两个地铁站,云舒租的房子就在学校附近。走路加上坐地铁估计也就不到二十分钟,开车路上堵堵停停,反倒时间花费的久一些。

    章斯年将车停在小区楼下,熄火,解开安全带。

    “自然就好。”章斯年看着云舒拳头微微握紧,开口。

    云舒点点头,但还是有些心虚。

    章斯年的面庞突然一点一点靠近,云舒想向后仰,但被卡在安全带和座椅之间,动弹不得。

    两人之间的距离大概只有一拳,云舒的视野几乎被章斯年狭长而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微抿起的薄唇占满,鼻息间隐约闻到章斯年身上清淡的木质调香水气息。

    车内一片安静,只听到哒的一声,勒住她身体的安全带被解开。

    “我爷爷奶奶就在门口。”章斯年低声说到,“看得见车里的情景。”

    云舒身体放松下来,心里的弦却绷紧——表演正式开始。

    章斯年绅士又体贴地替她打开车门,下车时手臂微微曲起,目光扫过,示意她挽着自己的手。

    云舒格外上道,轻轻挽住她的手臂,回想了一下李蔚和陆知意往日相处的场景,身体放松些,向章斯年身上靠一点。

    两位老人住一楼,两室一厅,带着一个小院子,一出车门,就看见两个老人站在楼前等他们。

    两人头发都已经接近花白,章爷爷很瘦,和章斯年的五官轮廓很像,握着拐杖的右手上都是老人斑和凸起的青筋,气色不算好。章奶奶微胖,发尾烫了些小卷,搀着章爷爷,气色看起来倒是不错。两人笑吟吟,面目慈善。

    “爷爷,奶奶好。”云舒向两人问好。

    “哎。”章爷爷高声应了一声,满脸褶皱里都装满了笑意。

    章斯年搀着爷爷往屋内走,云舒无比自然伸手挽住章奶奶的手。

    “云舒。这名字取得好。是取自云卷云舒一词吧。”章爷爷一边走一边问到。

    “是啦,不过最开始取得时候倒是没想得那么诗意。不过是我妈妈怀我的时候,我太闹腾了,家中长辈希望我将来能够乖一些。”

    “不过从小到大我都把家里弄得鸡飞狗跳的,基本上没实现名字里的期望。”

    章爷爷和章奶奶爽朗的笑出声来。

    “头发是遗传你奶奶吧,我记得她当年也是自然卷。”章奶奶话语间带着一些怀念。

    “对……”云舒一边搀着她,一边笑着说。

    “我小时候,我家表哥和我开玩笑,说我是充话费送的,我奶奶去世早,全家就我一个卷毛。所以我当时真的信了,为此哭了好些天。”

    最后不忘补充一句:“当然,最后我表哥也被我表姑狠狠揍了一顿。”

    章奶奶看着她一脸得意的样子,捂着嘴,轻笑出声:“果然和你爷爷说的一样,是个小开心果儿。”

    “这颜色染的也挺好看的。”

    “是么。”云舒有些惊喜,伸手挠了挠一头卷发。“我之前还担心您会不喜欢,我第一次染了回去,差点没让我爷爷赶出家门,这一直保持了一年多,他现在才觉得顺眼,不再说我。”

    “这颜色你染好看,活泼又自然。不过这颜色,掉的快吧。”

    云舒没想到章奶奶知道挺多,解释道:“好好护理加上定时去补色,还是可以维持很久的。”

    云舒内心松了口气。她从小就有长辈缘,认识的长辈,没有一个不喜欢她的。章爷爷和章奶奶和蔼慈善,相处起来也不会太难。

    到屋内,阿姨正在做菜,热腾腾带着香气。

    云舒鼻子皱了皱,眼中闪过一丝惊喜的光芒:“是做了酱鸭么。”

    “是的,听你爷爷说你喜欢吃这个,就从光明邨买了些回来,现在再热一热。”

    “我好久没吃光明邨的酱鸭了。”云舒欣喜的揽着章奶奶的手臂,“没想到就今天能在这里吃到。”

    她话说的并不客套,就像对待自家爷爷奶奶一样亲昵自然。

    章斯年走在前面,扶着章爷爷,眼中闪过几丝满意。

    四人一块坐在茶几上聊会儿天,云舒和章斯年挨着坐在一个双人沙发上。

    章爷爷轻咳一声:“你们两相处的怎样。”

    “小舒很好。”章斯年端着茶杯,一本正经。“很活泼,和我性格也互补。”

    章爷爷的目光看向云舒。

    云舒早有准备,并不慌张。却没想到,一开口就卡了壳:“斯……斯年。”

    章斯年微微皱了皱眉。

    不过云舒反应迅速,吐了吐舌头:“其实我平常都叫他章老师啦。”

    说着装着有些害羞的样子看了眼章斯年:“他非逼着我改口,说像在搞师生恋。但我叫习惯了,总改不过来。”

    章爷爷被她逗笑了:“差点都忘了,你也是c大的学生。”

    云舒轻轻低下头,声音细细的,带着几分羞涩:“之前上课的时候,就很仰慕章老师。上次相亲是发现是他,真的又意外,又欣喜。”

    “本来有些反感我爷爷插手我的感情,但要是是章老师,我……我不反对的。”

    虽然开头卡了下壳,但这番话,云舒在心里过了无数遍,如何表现出自己又害羞又紧张的小动作都设计好,低垂着的双眼掩去了眼中平淡的神色,指尖轻轻攥着衣角,演得就像真的一样。

    章爷爷满意点点头,冲着章奶奶得意的笑了笑:“吴老师,你之前还让我不要勉强斯年他们。我说地对吧。天注定的缘分。”

    章奶奶不接话,也不反驳,只是淡淡点点头:“去吃饭吧。”

    桌上菜算不上多,六菜一汤,四人吃正好。云舒昨天刚记过章斯年的喜好,桌上的饭菜,全部是按两人的喜好做的。

    云舒刚拿起筷子,章斯年就夹了快酱鸭,放在她碗里。

    云舒一抬头,看见桌子对面章爷爷笑吟吟的目光,看了下桌面,并没有公筷。章斯年还没动筷子,就先夹了块酱鸭给她。现在马上夹一筷子菜回去,太刻意了。

    犹豫几秒,低头吃完,过了一阵子,才夹了一筷子章斯年洗完的腌笃鲜到他碗里。

    章斯年顿了顿,神色镇定地将碗中的笋丝火腿丝吃下。

    一顿饭吃的风平浪静,在两人准备陪着老人去院子里晒晒太阳时,章斯年的电话突然响起。

    章斯年接起电话,不知里面说了什么内容,他的神色愈发严肃。

    “爷爷,公司临时有事,必须要回公司一趟。”

    “哼。”章爷爷脸瞬间就沉了下来,挥了挥手。“走走走……谁稀罕你来。”

    “那小舒你……”章斯年看向云舒。

    “我留在这陪爷爷奶奶吧。”云舒说完,扭头去哄章爷爷,“他总是这么忙,您别生气。我小时候学过一段时间相声,要不我等下说相声给您听。”

    章爷爷脸色稍霁:“记得早点过来接小舒。”

    章斯年点点头,起身离开。

    章爷爷臭着脸将人赶走了,又开始絮絮叨叨。

    “都钻到孔方兄里面去了。”

    “我们章家,书香门第。我,他奶奶,他爸妈,哪个不都在大学教书。他倒好,辞了大学里的职务,去弄什么公司。”

    “上次他那个合作伙伴来劝我,说什么‘离钱最近的地方,才是最赚钱的地方’,让我给骂出去了。”

    “您别生气,”云舒安慰她,“我家商业方面的事务都是我姐姐在管,我不太懂,但也知道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问题经常出现的猝不及防。”

    “而且,章老师要是没离开c大,我们两可不就不能在一起了么。不然他得受处分的。”

    “我给您说相声,您看好不好。”

    “就说刘宝瑞的单口相声打油诗吧。”

    “我很久不说了,要是说的不好,您别嫌弃,我这也算彩衣娱亲了。

    章斯年回来时,天已经全黑了。还没进屋,就听见院子里传来云舒脆生生的声音,像珍珠落玉盘。

    “只有与这老三,要多奸又多奸,一点亏儿也不迟,简直就是瓷公鸡,铁仙鹤,玻璃耗子琉璃猫,打他身上一根毛都拔不下来。”*

    云舒平时说话时听不出口音,说起相声来,倒是一口京片子,俏皮话说的行云流水,一波接一波,话音刚落,就听到两位老人的笑声。

    章斯年走进屋内时,云舒正背对着她,站在院子里,一只手插着腰,将抠门老三/反被寡言老四坑一把,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又气又怒表现的活灵活现:“甭数了!”*

    三个人吃完饭后,在院子里的紫藤树下乘凉。微风吹过,带来一丝丝凉意。

    章斯年忙碌一下午,终于放松下来,唇角带了些不甚明显的笑意。

    章爷爷拍手叫好,目光扫过他,笑意又收敛起来:“还知道回来。”

    章斯年点点头,上前扶起他。老人家面色红润,这么多天难得的好气色。

    “吃了饭没。”

    “在公司吃了个简餐。”

    “天不早了,送云舒回去吧。”

    “别辜负人家姑娘,知道么?”

    章斯年搀着爷爷进屋,才离开。

    云舒坐到章斯年的车上,长舒一口气。

    “今天麻烦你了。”

    “没事儿,爷爷奶奶人很好。”云舒没形象地靠在车子座椅上,“而且老小孩老小孩,都是得哄的。我哄我爷爷那么多年,经验丰富。”

    章斯年将大概一厘米厚的一本a4胶封的资料递给她:“我整理好了计量经济学的重点,我下周去美国出差,你自己先看看,标出不懂的内容,我回来后开始给你讲。”

    云舒目光瞬间呆滞,刚刚还神采飞扬,瞬间蔫头耷脑:“这……这是重点?!”

    章斯年点点头,松开手刹:“安全带系好。”

    云舒将安全带系上,整个人呈放空状态,内心有个声音在咆哮:“这目测至少100页的东西居然是重点!!!!重点!!!!!章老师你知不知道重点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两人一片沉默开回云舒所在小区,云舒下车前,章斯年叫住她。

    “我想麻烦你件事。”

    “嗯?”

    “我爷爷今天很开心,如果可以,能不能麻烦你多去一两次,陪陪他。”

    “他性格固执,对我辞职这件事不能释怀,我去他总得发脾气。”

    云舒点点头答应下来。

    “想要什么谢礼,我可以从美国带回来。”

    云舒瞬间打起精神来,可怜巴巴看着章斯年:“可不可以换一个感谢方式,比如……”云舒双手托起那份厚厚的重点,递到章斯年跟前,“章老师你再在这份重点里画个重点给我好不好,ball ball you。”

    章斯年想了想ball ball you到底什么意思,决定不在这方面浪费时间。推了推边框眼镜,不为所动:“我答应云岚要教导好你。800页的教科书和这份,只能二选一。”

    云岚托着资料的手瞬间脱力,失去了支撑的动力,资料落在腿上,连头上翘起的卷毛都耷拉下来。

    章斯年想了想,开口:“美国不少滑板牌子不错,有你想要的么?”

    “哎——”云舒低着的头瞬间抬起,不甚明亮的车顶灯下,眼睛惊喜地瞪圆,带着一闪一闪的光芒,“真的可以送我滑板么?”

    “嗯。你挑好后把品牌和型号发给我吧。”章斯年言简意赅

    “我要boosted board的,一个美国牌子,回去我发给你。”

    云舒之前还心情低落,此刻就像心底突然开出一朵小花来,开心的不行,几乎连蹦带跳下了车。

    在滑板的激励下,云舒只要有时间就去章爷爷那里报道。

    期间不免问到两人相处问题。

    章斯年不在,有时章爷爷问题来了,全靠现场反应。

    “章老师看起来冷冰冰的,但对我挺好的,这次去美国,还给我买滑板呢,您看,我前两天才把我要的滑板型号发过去。”

    “他一直觉得我玩滑板不安全,我玩的时候总不准我做危险动作。但拗不过我,还是给我买了……”

    “我课程没通过,章老师还特意给我整理了一份考试重点,说回来之后再继续给我讲。”

    “之前上章老师的课,就很佩服章老师了。那时候,全校都有不少女生来旁听章老师的课。”

    “章老师之前考试前给我答疑的时候,真的又仔细又温柔。”

    才去了三趟,云舒就胡编乱造的一堆两人相处细节,最后只好一条一条发给章斯年报备。

    章斯年每次开完会,解除手机静音状态,消息提示里都全是云舒的消息。

    他似笑非笑摇摇头。现在来看,云舒倒是比云岚更合适。若是让她和云岚来演,大概只能演成冷冰冰的商业联姻关系。倒是云舒,虽然总是发生些意外状况,但总能哄得爷爷开心,而且扮演起来,倒真像两人之前就认识,现在感情很好。

    章斯年飞机抵达s市时,恰好云舒正在爷爷家里。

    他将行李交给助理,便抱着让助理买好的滑板去爷爷家中——既然云舒说了他要送滑板这件事,与其之后送她,不如就在爷爷面前把戏做全。

    云舒这次没有讲相声,也没说俏皮话。乖乖坐在床前,听章爷爷絮絮叨叨讲他和她爷爷的事情,说了几句,就呛着了,咳个不停。还扯到了扎在手背的针。

    她连忙帮着拍背,一阵手忙脚乱。

    昨天变了个天,章爷爷便病倒了。身体各项指标都出了问题,此刻正躺在床上挂瓶。

    云舒坐在床前,想起章斯年“就这半年的事情”,心里像压了块石头。

    “斯年回来了。”章奶奶端着水杯进来,冲她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云舒连忙出门,章斯年就站在门口,将装着滑板的长纸盒递给她,眉眼间带着连日奔波的疲倦。

    云舒欣喜接过,抱在怀里,眼睛快笑成一条缝,嘴角的两个小梨涡像是浸了蜜一样甜。

    章斯年余光扫过屋内,发现爷爷正在看着他们两,眉眼带了些温和的笑意,伸手摸了摸云舒的卷毛。

    “斯年啊……”

    章斯年应了一声,拉着云舒的手,走进屋内。

    章爷爷在奶奶的搀扶下坐起来,有些浑浊的眼仁看着两人:“你和小舒感情也好,加上之前在学校相处的时间,也不算短。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你们两考虑考虑,找个时间,把婚事办了吧。”

    他刚说完,便开始咳个不停,章斯年连忙冲到床边,端起水,递给他。

    他平复了一下气息,继续说:“要是我哪一天突然就……你也好让我将来见了你太爷爷他们,有个交代。”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先生与差不多小姐相邻的书:炮灰的道系妹妹[穿书]真道士在线忽悠王者荣耀之少年逐梦我的仙妻五合一我们都是能力者卷轴师你引起了我的注意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穿成校霸的娇软美人放不下妖怪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