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武装计划

【书名: 深渊归途 第28章 武装计划 作者:未见寸芒

强烈推荐:豪门之种个庄园好悠闲[足坛]第一门神茅山鬼捕诡案异象录捡只猛鬼当老婆青叶灵异事务所都市阴阳师韩娱之要不要爱你(gd)     很多人都在遭遇着危险,就像是约好的那样,从社长开始那个恐怖故事接龙之后,故事里的事情变开始以不同的人物角色却类似的方式在现实世界呈现。

    王仲楠给自己背后的人打了个电话,来作为保险。不过他必须找到更多证据,其实这也是他擅长的事。既然问题来自于社长召开的接龙,那么就从社长开始调查就可以。平常人或许不太好追踪,可是他有很多可行的渠道。

    这是第一步,与此同时王仲楠还在做着另一手准备,如果社长的方向的确有问题的话,那么危险显然来源于群里的那个社长,这个社长的来历必须要弄清楚。

    今天,王仲楠的邮箱里就收到了报告——连续几天的接龙当中他都没机会安排一些自己的情节进去,这让他有些焦虑。报告到达已经算是好事了。

    他要求的三个调查都已经有了结果。

    关于白礼的部分,目前已经发现庚午市周围一共十五个地方正在或筹备着白礼的举行,这种反常状况依然在一般容忍范围之内,交由闻讯而去的那些道士来处理即可。

    关于自己同学当中所隐藏的状况,该方面的调查没有明显的证据表明谁确实有嫌疑。那些同学在童年到高中时的遭遇不排除偶然因素在内,而年龄方面,或许需要往上一代去追溯。

    关于郑云亭的去向——郑云亭从庚午市大学离去后,于次日凌晨出现在庞构集团投资建设的庞构高新科技园区,神情彷徨。而后离开,根据其离开的方向进行了道路排查,最后在一条冰封的河道中发现了郑云亭的尸体。死因表象为溺毙,但根本原因尚未调查明确,但群内继续主持接龙的郑云亭系假冒无误。

    “果然如此吗?”王仲楠看着报告思考了一会,他没有在群里直接问,问鬼是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的,反而可能让自己成为鬼要着重消灭的目标。他知道一些关于神鬼之类的事情,自己背后的倚仗不一定能保护自己。

    谨慎行事——王仲楠要的是真相,但是救人的话只能量力而行,在一个能将文字化为真实的鬼面前,王仲楠还无法估量危险程度。

    【上传者,游戏黑洞】

    =

    “这是被群里的社长审核通过的文章。”陆凝开口道,“这部分接龙倒是很有些意思。”

    “哪里又有有用的信息吗?不长啊。”齐眉问燕子丹要了手机又看了一下。

    “不,首先,我们了解到关于侦探视角这里并不需要和别的一样营造恐怖气氛,也就是说侦探人物其实对我们来说是一种缓冲——尽管不知道设置这么一个角色意义何在,不过我不觉得这个角色最终对于那个假的社长来说是无利的。即使是鬼,应当也不会故意设置对自己不利的状况?整个故事可都是它策划的。”

    “鬼确实会尽可能偷奸耍滑。”吕屏点点头,“我个人倾向于文章里这个侦探角色是一个陷阱,同样,那个凶手角色应该也是。”

    “凶手角色……文章里是张欣晴,可是还没出场。”燕子丹小声说,“不知道会怎样登场。”

    “那么侦探线也和别的线开始并行了。现在我们手中的故事线——密城马戏团,已经合流的卢江洋和邓常俊线,闵凤的家中妖怪线,祁旭刚的白神线,最后是侦探角色。”陆凝抬手划了两下,“一个故事会继续带起下一个故事吗?不然也不是故事链了吧……就像我们的经历一样。”

    “呃……没听明白。”燕子丹没懂陆凝在说什么。

    “没事,我们就快到家了,既然这部分被审核通过,那这个假冒社长大概也没想着要隐瞒这件事……”

    “他回复了!”燕子丹低声喊了一句,“社长在群里说话了——他说自己并不是参加故事的人物,所以提前死了也无所谓,还能增加一点恐怖气氛,更好。”

    “还真敢说。”陆凝冷笑一声,“现在还有几个人不知道他有问题的?居然现在还守着他那套规则,不正面解释……那就好办。”

    它想装,那就陪他装就好了,只要群里不撕破脸,社长的审核永远能给他们提供更多信息来摸对方的底——至于最后是不是八里工那个地方,那就要通过接龙来问了。

    “那个,李文玥,我还有个问题……如果我们的故事里存在着侦探和凶手这两个角色,那现实的我们当中是不是也有这样两个人混在我们当中?如果是那样,我们要面对的可不一定只有假社长。”燕子丹又说道。

    这姑娘确实挺敏锐的。

    “很有可能。”陆凝点了点头。

    应该说,绝对有,毕竟陆凝的任务当中就有找出来“侦探”和“凶手”,肯定不是最开始随机出来的那两个这么简单,肯定是指现实当中。只是这个证据她不好说给别人听而已。

    可现实中的这两人大概也不会轻易展现自己身份的,这里可不是侦探小说,没有凶手不向侦探下手的道理。

    既然侦探并不足以作为依靠,一切依然要按照原计划行动。

    “我们到了。”

    车开回了下河稍,陈航一行没有回来,只有钱义朋等人因为还是在下河稍活动很早就回了家。汤海瑶的两个弟弟妹妹在院子里玩耍,见到几人还礼貌地打了招呼。

    回到屋子里,汤海瑶正在用电脑将一些白天收集的线索整理成表格,不过她也不清楚什么有用什么没用,只是凭直觉处理着这些东西。钱义朋则在刷收集查看各个app里有用的消息。

    “人接回来了。”陆凝进屋后坐在了炕沿上,稍微松快了一下筋骨,“燕子丹没事,只是那地方不能住了。”

    “是吗?人没事就好。”汤海瑶扭头向燕子丹笑了笑,“现在我们都是尽量保全自己,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太妙。”

    “是啊,我也看到晚上接龙范逑已经直接向社长开炮了。”燕子丹说。

    “而且范逑在群里没有说话,我发信息问他为什么这么写他也没回答我……”汤海瑶有些忧心地说。

    “你给范逑发信息了?”陆凝问。

    “是啊,他既然敢这么写应该也有他的理由,否则我觉得不知情的人很难直接编出社长已死这样的情节。”

    “等下!难道说他才是现实中的侦探,所以才要这样故意试探可能是鬼的社长?”燕子丹自从自己想法被肯定了之后就很关心这个。

    “没有任何证据。”陆凝摇摇头,“我们不能指望这个侦探能有什么作为,因为即便侦探想要对付凶手,也像文中所说的那样,重点不在于保住我们的性命。”

    “是的,我也这么认为。如果是侦探那个角色的话,想必已经发觉了我们身上发生的种种现象。可是他没有主动联系我们,可见侦探的目的至少一部分是以我们作为诱饵将凶手引出来。在这个意义上,侦探并不是我们的友军。”

    “说个好消息吧,我今天达成了一个交易,晚些时候我可以收到一份在这里的妖鬼的分布图。”

    “分布图?要用来对照我们手机上那些鬼的分布吗?”汤海瑶眼睛一亮。

    “那只是第一个目的,第二个目的是我要让各位至少有一点战斗力。”陆凝抬了一下手,“我们人这么多,但还是要在各位道长身边抱团,一旦真的遭遇危险反而会成为累赘。即便我们没有修炼道法的资质,但剑走偏锋找一些别的增强自身的方法也是可以的。如果能借助道长的手收集一些这种鬼器,我们也许能够使自己也可以对抗鬼怪。”

    “我们也可以吗?”滕璇惊讶地问。

    “但是——我不知道鬼器会有什么负面作用,同时也必须说明的是,一旦你拿了这个东西,在之后难免会和鬼怪正面交锋,甚至死去,我们的生命危险并不会因此而下降,增加的仅仅是一个反抗的手段而已。”陆凝严肃地声明道,“如果谁不愿意的话,只要一直跟在道长们身边想来也是可以的。”

    “靠人永远不如靠自己。”钱义朋摇了摇头,“行了李文玥,不用这么严肃,我们都知道现在有什么凶险。今天我们可是亲眼看了金老和那只阴鬼的战斗,虽说没波及到我们,可一想到以后可能手无寸铁地落入那种境况,我连觉都睡不安稳。”

    “你们呢?”

    “我们都遇到过了,还怕什么以后再遇到一次?”汤海瑶叹息道,“带着他们两个在街上战战兢兢等人来救自己的感觉,我不想再体会第二次了。”

    “钱义朋你说今天你经历了一场鬼战?能具体说一下吗?”陆凝又问道。

    钱义朋咧嘴一笑,轻轻咳嗽了一下,叙述起了当时的情况。

    今天金老显然就是准备好了要去对付阴鬼的,出门的时候身上带了很多不同的挂件,还特意给两个小的眉心点了两点黑,完全隔绝了二人对阴气的窥视能力,以免鬼怪吓到小孩子。

    汤海瑶和钱义朋却终于见识到了驭鬼门的手段,或者说,作为长老的金云泰到底是什么水平。他出门之后,身上就有一些影影绰绰,就像是水蒸气一样令空气产生些微折射的东西跑了出去。

    ——这才是真正的阴气。正如陆凝手中的白环属于凝聚到接近实体状态一样,从属于阴这个属性的阴气其实和阳气一样无色,除了一些道家法门都难以窥视。而平时所见到的黑、灰、红之类的则是掺入了煞气、死气、血气之类的。驭鬼门手下的鬼全是积累功德的,身上自然不存在那种气息。

    除了直接入户搜查以外,小鬼们很快就冲向了昨天还没搜索完的小镇。追捕那只阴鬼其实非常方便,厉鬼杀人之后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本事是很难掩盖血光的,作为一个新生的鬼,那阴鬼显然不具有这样的理智。大约两个小时之后,金云泰就察觉到了下河稍靠近一片渔场的地方有血光被激发起来,当然钱义朋复述的时候表示自己完全看不见。

    然而赶到地方的时候,那只阴鬼具有的庞大阴气已经影响到了周围,哪怕看不到鬼的人也可以察觉到河边芦苇荡有一片很明显的,如同被烧灼过一般接近黑褐色的区域。金云泰一声厉喝,芦苇荡里便猛地刮起一阵狂风,打着旋飞上去,一股腐臭味也随着风飘散出来。从被刮开的芦苇杆间隙中可以看到那里面有几只半腐烂的鸭子尸体,不知道哪一户人家养的。

    最让钱义朋难说的部分就在这里,他和汤海瑶完全看不见金云泰和鬼实际上在打什么,只能根据周遭的情况躲在远处观瞧。不过天空在一段时间内都是黑云密布的,甚至比昨天雨夹雪的时候看来更加阴沉,空气中也有刺骨的寒冷,钱义朋的感觉是“如果不稍微活动一下的话都感觉失去知觉”。

    当然,最直观的破坏力展示在于鬼的攻击,从它杀死葛禄的手段就能看出来这只鬼是直来直去的力量碾压类型,被压倒的芦苇荡,摧折的小树,甚至包括地面上都在狂风中出现了几个浅坑。固然看不见鬼的实体,可常识就告诉钱义朋这种恐怖的东西自己遇上了只能是一个死。

    战斗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金云泰在那样寒冷的狂风中屹立不动,手上不断变换着法印。至于怎么打的,怎么赢的钱义朋一概不知,只知道最后阴云散去,变成了正常的冬日天气,金云泰也告诉他们没事了。

    “就这么多?”陆凝听完问了一句,她理解钱义朋啥都看不见所以没办法确切描述,不过这也完全没什么具体情况啊,就一个结果?

    “还要什么?”

    “那鬼是被抓了还是消灭了啊,你们没问问金老?”

    “哪敢问……”汤海瑶小声说。

    陆凝有些无奈,不过他们不敢问,她倒是可以自己去问一问,如果那只鬼也能落下什么鬼器就更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深渊归途相邻的书:疾控档案御鬼师:尸王宠上瘾我的鬼神郎君荒岛种田大户鬼来客栈姽婳师爷对话人间天黑了,快闭眼嫌命长吗黑白案卷囵吞印我活在老婆的恐怖故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