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零二章、中止

【书名: 最是光阴留不住 六百零二章、中止 作者:寂寞之鸽

强烈推荐:超能右手田园空间:盛世暖婚有点甜重生校园神棍:帝少,算个命!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攻略极品一路凡尘末世之人生赢家明星爸爸宝贝妞     厨师端来了馄饨,两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低着头在茶几上吃。还真别说原本蒲素不觉得饿,这菜肉馄饨只吃了一口就马上来了食欲。之前肚子里灌了一肚子酒,现在胃里舒服多了。

    馄饨馅儿里放了虾仁,味道非常鲜美。蒲园里也经常包馄饨,无论馅子怎么改良配方,但是一直和外面的馄饨味道没法比。

    臧欣欣也胃口很好,只不过最后还是剩了几个叫蒲素帮她吃掉,蒲素直接装没听见。她就说蒲素嫌弃自己,而她就不嫌弃蒲素,说着话就拿了调羹把蒲素正在吃的半个馄饨舀了过去吃了。

    蒲素马上说她这是干嘛,不够吃吗,表示自己正好吃不下可以分几个给她。臧欣欣一时分不清真假,直觉让她怀疑蒲素是在假装没听到之前的话,但是看他样子又不像,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蒲素是谁的剩饭都没吃过。这不是卫不卫生的问题,而是原则。然后他也剩了三个馄饨在碗里说实在吃不下了,臧欣欣一看也是无计可施,不过她也不生气了。

    让臧欣欣在休息室待着,他把两个碗送到厨房,免得等会厨子再来拿碗。几个女工在食堂里吃着饭,看到他进来就冲他笑笑。原本很正常的举动,他心里有鬼就觉得这种笑很是暧昧。

    回到休息室把门关上,坐在沙发上靠近臧欣欣,原本她在看画报,这时也感觉到空气开始变得暧昧了起来,不过她假装注意力还在手里的画报上,哪怕蒲素贴近了她还是不曾转移视线。

    不知道书友里有没有这种经历的。哪怕是反射弧再长的人在有些接触之下也不可能毫无反应,除了植物人。所以当出现这种情况时,只能说明对方在装傻,或者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鸵鸟政策先装一发傻。

    蒲素是不管那么多,不依不饶按照他自己的固有顺序进行操作。从额头开始,耳朵,耳垂,脖颈,眼睛,最后到达靶心……

    到了脖颈位置就开始上手,到了靶心开始抬腿叉进中间……

    这个流程是他惯用的,轻柔又不容拒绝。真的当对方开始有点拒绝的强烈时,他会柔声低喃一声:“抱住我……”

    那声音经过多次实战磨练,非常具有蛊惑力。意乱情迷之下低吟出来,很多时候对方也就直接缴械了。声音的运用如果得当也是有着出其不意效果的。

    再多也不能说了,大过年的别给屏蔽。

    总而言之,直接说结果。折腾到他累的够呛还是没有得手。

    臧欣欣打退了他的无数次进攻。哪怕好几次被蒲素差点就占领了阵地,还是在最后保持了灵台清明。

    也就是她毫无经验,不怪蒲素无能,而是对方意志太坚决。

    到最后所有底牌都出尽的蒲素也只能接受现实,开始实施方案b。事已至此也不用墨迹了,他狼狈的整理了一下自己不堪的衣衫,恢复了正常的坐姿,而不是像之前大马猴一样趴在臧欣欣身上。然后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后对已经在顽强阻击之后精疲力尽的臧欣欣说,香烟抽完我送你回家。

    “嗯,是要回去了,都是你,搞到这么晚……”

    臧欣欣一边起身开始整理衣裙,一边还没搞懂状况埋怨着蒲素。

    蒲素这会儿是懒得再和她掰扯什么了。明天和白经理通个电话,能帮忙把她调动的事办了就办了,要不是那么容易就再看情况吧。

    事情已经开始做了,总要有个结果的,如果能帮忙也算是自己留给臧欣欣的礼物。真要是能办的话,这个礼物不送也是浪费了。但要是难度很大,那就真的只是看情况再说了。

    讲起来直到现在两人之间还没到他必须要负责的地步。甚至正式的承诺和情话也都没有。他在这里想着怀心思,面孔上自然不好看。臧欣欣也是看出他不高兴了,但是她能怎么样呢,就因为他不高兴就把自己……早晚会那样的,起码也不想怎么快。她其实心里一直抗拒的原因自己还没想过,就是这个进展不对头,一夜之间怎么就到了这个地步了呢,而且他还是有女朋友的。

    只不过这时其实她没有清晰的概念,之前的抗拒大多都是潜意识里的行为以及多年来的观念让她今晚躲过了一劫。

    打开门,奔驰在门外趴着。主人难得半夜来,它要在门口守门。蒲素刚在里面吃了瘪,这时看到奔驰心情就不一样,突然想着把它带回蒲园。讲起来它一直在仓库值班,人头马天天在家养尊处优,虽然不是同一代,但都是一个爹妈,这差距也太大了。

    以后自己上下班把它来回带也不是不可以。这里想着那里就把它的吃饭家伙和牵引绳拿了要带它上车。奔驰先是有点发愣,后来看蒲素打开车门才开始激动,这是要带它出去,也不知道主人怎么开窍的,良心发现了。立即一窜就上了车,蹲在副驾上。

    这时蒲素就对着臧欣欣说让她坐后座去。臧欣欣就噘着嘴,心里已经知道不妙了。蒲素的脸色毫不掩饰,是个人就能看的出不对劲。

    送臧欣欣回去的路上只有奔驰是快活的。而蒲素和臧欣欣因为车里多了个奔驰也因此好像不方便说话。臧欣欣问了几句蒲素什么,他也是极为敷衍的回应。在接下来臧欣欣也不说话了,直到下车时竟又恢复了几分两人初识时的模样。

    大多数人是贱骨头。蒲素看到臧欣欣那冷淡的样子居然又有了几分情绪回暖,只不过当他带着奔驰要送她进小区时,臧欣欣说不用了,让他早点回家吧。

    正好奔驰跑到一边翘着腿留记号,臧欣欣说完就快步走了。显然在来的路上那一段沉默,让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没有人是傻子,有的人只是单纯。真要不得不想的时候,很多事情不是那么不容易搞明白。

    可以说蒲素现在要再想和她恢复到之前的关系,也不是说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两人有过亲密基础,但绝对是非常非常困难了。而且心理的阴影不会那么容易忘掉。

    只不过蒲素也没那想法就是了。贱是贱,毕竟也有个限度。

    看着臧欣欣走进去,他索性带着奔驰在她家小区门口遛了一圈放了点水。然后一人一狗上车回家。

    到了蒲园,家里两条和奔驰其实以前是见过面的,这次见面也没打架。蒲素一直搞不明白人头马和奔驰之间是不是知道它们之间的血缘关系。说不知道吧,对于侵占它们地盘分享主人宠爱的奔驰,人头马也没有表现出敌意。换了其他狗进来大概它要疯。但是说它们知道吧,也不是那么亲热,反而分别和莱昂关系都不错的样子。

    蒲素开始担心它们现在不打,等他上楼了开打。特地给奔驰的水盆装上水以后又观察了一会。嬉闹是有的,三条狗纠缠在一起在院子里绕着两栋楼跑,但是绝对没有要互掐的迹象。

    于是他上楼洗澡,洗完出来又偷看了一会它们,确实是没有情况这才放心。很有可能它们在对方身上都闻到了自己的气味,只不过这是他的猜想,到底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

    刚上床电话就响,一看还是臧欣欣的。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接了,之所以犹豫是一般来说这个电话是谴责他的,他也做好了准备给她骂几句。但是电话里臧欣欣先是问他到家没有,显得还很关心他,然后就说希望明天能再去她家楼下一次,到了打她电话她下来。

    蒲素这时就开始推脱不想再去了。说约了白经理明天要见面,大概没时间。臧欣欣就说她的事不想办了,现在这个航班自己飞的也挺好的。只是说明天真的有事,让蒲素务必去一趟,不然的话她来仓库找他也行。

    蒲素一听就问她到底什么是啊,臧欣欣不肯说。他也只能答应了,明天忙完了去找她。原本她家那里是真的不想再去了,否则今晚也没必要立刻就变脸。

    这么看来,还得去一趟。

    今天其实折腾的够呛。他敢保证臧欣欣也浑身酸疼,挂了电话眼睛一闭就睡着了。然后这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穿着浅色睡衣的女人坐在他的床头,不是恐怖片那种。而是暖色调朦朦胧胧的女人身影伸出手想要安抚他,然后当他也伸出手的时候,自己就从梦里醒了。

    遗憾的是他没看清对方的脸,只是可以肯定不是今晚和他在一起的臧欣欣。臧欣欣是青涩气质而梦里的女人非常有女人味。想了一会想不出来,也就不想了,继续睡了过去。

    第二天不是自然醒。老蒲早上就跑到他楼上说怎么把奔驰带来了,他一个人根本牵不动三条大狗。自从孙莉去了美国,家里遛狗任务都是老蒲在做。蒲素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固定默认遛狗的是老蒲。

    其实以前阿姨在的时候,她儿子小宁每天主动遛狗勤快的很。当然,小孩子喜欢宠物是主要一方面,就没见过他主动去厨房帮他妈妈择菜……

    那时候蒲素要遛狗还得从小宁手里抢活,现在家里没了人气,遛狗都是个问题。这段时间也陆陆续续找了几个阿姨,各种原因都不合适。原本想讲讲保姆的那些奇葩事,想想还是算了。做人要厚道,不能针对这一个职业谈,好像人为把这个职业区分出来一样。

    但事实上是真的一言难尽。以前很多楼盘保安按照规定对走人的保姆进行搜身,这种行为虽然是真的严重侵害人权,但是真的是搜出不少……

    大多数在雇主家做坏事的保姆是有着不搞白不搞的心态,她穷她有理。不说仇富吧,起码对自己的行为也觉得心安理得。而且很多摆不正位置。对她关心重视了,她会觉得自己很重要,时间长了能给雇主脸色看。要是不把她们当回事,她们自然偷奸耍滑吃拿卡要一样不少。

    前几天曝光深圳一个演话剧的女演员打保姆。其实在我看来,这种新闻出来女演员才是弱势群体。大家都先预设立场,对她口诛笔伐。那个女演员住深圳南山的别墅,那地段的公寓房价是多少?别说别墅了。

    为富不仁的是不少,但是闲的在家打保姆的富人多数也只有旧画本里有。穷**计,富长良心。经济条件好的人虽然不敢说绝对,大部分就是比穷人更包容一些。心态不一样,真的不一样。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ngo组织就是多,战乱或者贫困地区的人成天不是这事就是那事。

    持反对意见的不要着急反驳,也不要用少数个例来推翻大概率现象。不管承不承认,社会是存在阶级的,无产最光荣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怎么大家都爱住在好小区呢。

    以前美帝这种资本主义国家,剥削劳动人民的是这样。有钱人要住进高尚小区,讲西班牙话的地区和有色人种多的街区没人愿意去。

    现在国内也一样,阳台看下去都是平房或者老旧公房的楼盘能卖出怎么样的高价?从刑事犯罪率上看也很明显,法制节目上那些穷凶极恶的犯罪嫌疑人,多数都是穷困潦倒,而贫困原因大部分都在自身。

    这里说的不是激情犯罪那一种。包括因为被戴了绿帽一时兴起砍杀奸夫**的勇士我不评价他们,指的是那些处心积虑要去作案而不是好好工作的那些。

    从报道上看人家刚在北京演完话剧回家,到家就殴打保姆。现在演员多少脸上有动刀经历或者假体存在,她就这么不自重吗?得有多闲得慌,就算病态人格,可之前也没这习惯。

    要知道连催收流氓现在都不动手了。

    所以这种事我就是看看,不要急着声讨。当然,真相到底如何我们仅从一面之词谁都搞不清。但是请保姆有多难我是深有体会。朋友中谁家里有一个省心靠谱的阿姨,大家一定会羡慕。

    我也不喜欢那些高调炫耀的富人,但是更讨厌的是穷坏,那些又穷又坏的家伙。几个所谓高调炫耀最后人设崩塌的人,私生活自己不用别人扒,自己就晒了不少。最后被扒个底朝天,其实大多数并没有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那些跟在后面口诛笔伐言辞恶毒的家伙,还真不一定有多干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是光阴留不住相邻的书:缘来不易绝宠狂妃:邪帝,太傲娇独家记忆:豪门天价小娇妻陕北爱情故事我家先生太傲娇黎大蹄子,麻烦请滚都市神眼仙尊兵王小医僧钱方有家客栈我有一座商业楼女总裁的贴身高手赤炎红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