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1012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天下第九快穿系统攻略诸界末日在线武神天下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诡秘之主     谢庭玉给媳妇打了盆水, 给她擦脸擦手。

    张红英在一旁瞧着这夫妻俩,不禁捂嘴笑, 扭过了头。

    虽然她男人对他也挺好的,每个月按时给工资,但是哪有谢庭玉这样温柔。这年轻的夫妻过日子就跟蜜里调油似的, 看得她都怪不好意思的。

    ……

    徐茂芳把从家里“顺”来的调料,带去周家给了周冬梅。

    她来到周家门口,并没有进去, 只是敲了敲门。

    徐茂芳以前的妯娌周大家的媳妇, 开门瞟了一眼,“哟, 徐太太有空来周家啦?”

    偌大的四合院里, 一共住了三家人,一家占一排。周家上下拢共二十几口人, 全都挤在这四间房里。

    这里曾经是徐茂芳的噩梦, 还没走进去就能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东边家的丈夫打了媳妇一嘴巴, 西边家的婆婆正在教训儿子, 小孩子扯着嗓子的哭声让人烦不胜烦。

    周冬梅来到周家之后还闹着想要单独的一间房,认清周家的现实之后, 她捏着鼻子跟周家其他几个女孩子一块挤在一间房住。

    徐茂芳把调料交给女儿。

    周冬梅拿着这包调料,惊讶极了。

    徐茂芳说:“拿去验验里边有啥, 那个死妮子就是拿它腌腊肉的。这个月她起码挣了这个数……”

    她伸出一个巴掌来。

    五百块,周冬梅的心脏扑咚跳了起来, 一阵发紧。要是有这五百块……不,有五十块,她就不用住在这种糟糕透顶的环境了。

    周冬梅拿了香料,徐茂芳带着女儿,找了药店有经验的老中医辩了辩味道。

    老中医分出了几味香料,把剩下的拿出来尝了尝,他摇摇头。

    “有几种磨碎了,炒过也煮过,太杂了,我认不出来。”

    周冬梅有些失落。

    徐茂芳把香料收下,嘴上骂了几句:“这死妮子还防着人!冬梅你别怕,有妈在。”

    过了几天,徐茂芳拿到了一大袋的香料,给女儿送过来。

    徐茂芳兴高采烈地说:“尽管拿去用,用完了妈再拿给你。”

    周冬梅也没问母亲是怎么拿到的,她甜甜地道了一声谢。

    有了香料之后,周冬梅做腊肠就容易多了。她把从亲妈那拿到的五块钱生活费全拿了出来,买了肠衣、猪肉,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做了二十斤的腊肠。

    周家的小孩几天没吃过肉了,看着院子里晾着的猪肉掉了口水。

    周冬梅也深知周家人贪小便宜的秉性,她去学校就把腊肠摘了,带到学校的宿舍晾着。晒足一周后,她私下偷偷把腊肠转手卖了出去。

    虽然尝起来味道不如叶青水做的,一斤腊肠卖两块钱也有人要。

    四十块挣到手之后,周冬梅尝到了甜头,嘴里再也不提嫌弃这种腌臜的食物了。徐茂芳也断断续续地拿了几次香料给她。

    有了源源不断的供应,周冬梅挣起钱来都手软。

    ……

    周冬梅挣到了钱,孝顺地掏了十块钱出来给徐茂芳。

    “妈,给你拿去花,扯块布裁件新衣服穿。”

    徐茂芳这么多年以来哪里从女儿手里拿过钱,这十块钱攥在手心里,差点感动得眼眶红了。

    周冬梅忧心忡忡地问:“妈,这个生意真的好挣钱。但是现在调料也用完了,还能让嫂子再给我匀点吗?”

    能、怎么不能?

    徐茂芳想起家里厨房那装得满满的香料罐,张红英每天倒香料都毫无顾忌,她估计自己都想不起来用了多少香料。

    张红英确实是个忘性大的人,要是徐茂芳一天匀一点香料,她还真不记得。

    但偏偏叶青水对徐茂芳早有防备,就是少了一粒香料,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不过徐茂芳皱了皱眉,这个月拿得也太频繁了,再拿就太惹眼了。

    她问:“钱还不够花吗?”

    周冬梅靠着这些香料已经挣了几次钱,这几趟下来她至少卖掉了上百斤的腊肠。

    原本周冬梅只打算解决眼前的窘境,但是轻松地挣了几次钱后,钱带来的巨大的满足感,让人怎么停得下来?

    她心里也清楚徐茂芳肯定不是光明正大拿到香料,但比起能挣钱来说,偷用了叶青水一点香料又如何?

    周冬梅心里也攒着气,白白跑去谢家帮叶青水干了那么久的活,谢家那个老太太字字不提让她回来的。

    “我帮她干了那么久的活,用她一点香料也没关系吧?”周冬梅抓住母亲的手,喃喃地说道。

    徐茂芳点头。

    一点不值钱的香料而已,借来用用有什么关系?等冬梅有钱了再十倍还回去也来得及。再者说,徐茂芳一点都不心虚,这是叶青水欠她女儿的。要不是她,冬梅哪里需要吃这些苦头。

    *

    谢庭玉拿到了首都大学联合举办的英语口语竞赛的第一名。

    谢奶奶高兴得合不拢嘴。

    她眼睛笑得眯了起来,她拍着跟孙子肩膀说:“庭玉,你这次做得好。”

    谢奶奶说:“你好好准备准备,这几个月多练练口语。今年底可能会有米国的访问团来华国,到时你可得好好招待……”

    为了这件事外交.部那边已经准备了许久。今年举办了大学生口语竞赛,这个机会落到她孙子头上了。

    谢奶奶口吻严肃认真的模样,让谢庭玉不禁失笑。

    偏偏她一脸机密要事决不能透露,也不肯说是怎么一回事,谢庭玉只好应下,答应她好好练口语。

    谢奶奶又问孙子:“你会打乒乓球吗?”

    叶青水正在吃着葡萄,一时不备差点噎住喉咙。

    难怪今年各大高校还积极地举办了乒乓球比赛,学习之余督促学生锻炼身体。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也提醒了叶青水,今年底华国和米国确实正式建交了!

    谢庭玉含蓄地点头,“会一点。”

    乒乓球能称为国球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场地小,容易活动。一只乒乓球还不到一毛钱,放眼望去,哪个华国小孩没玩过乒乓球的?

    结合谢奶奶的话,叶青水忽然有些激动。

    谢庭玉这是要去给领导做翻译了吗?

    叶青水吃光了剩下的葡萄,高兴地说:“能接待米国的访问团,责任可不轻,玉哥你可得抓紧时间练练口语。”

    孙子这么争气,谢奶奶欣慰极了。

    她破天荒地去供销社割了几斤猪肉回来,打算做一顿为孙子庆祝。不仅如此,她还招呼了老伴一起来吃饭。

    谢爷爷知道这件事,脸色淡淡的,仿佛并没有多高兴。

    但是他私下却招呼朋友,“今天有空吗,来吃个饭吧。”

    ……

    每个月的月底,叶青水都会做几斤香料。

    虽然也不一定能用得完,但是香料接触空气,搁久了没有新制的香,拿它做出来的腊肠口感少有偏差。

    这一天恰好是她做新香料的一天,她把晒干的香料装进了罐子里。高兴地跟着谢奶奶一块去割猪肉、加菜。

    谢庭玉也跟着媳妇离开了。

    徐茂芳从屋子里走出来,四顾地扫了一圈,她走到厨房、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编织袋。

    徐茂芳原本只想拿一包,但她看到架子上还剩这么多,她贪心地多抓了几把。

    不仅旧的香料刮得干净,连新的也倒了许多。

    这时候谢爷爷忽然推开了门,他携着老友来到了谢家。

    老人家走路轻飘飘的没有个动静,等徐茂芳贼眉鼠眼,偷偷摸摸地抓了一把腊肠香料、又抓了把卤肉香料,把编织袋塞得满满的,再转过头的时候……

    谢爷爷双手负在背后,一脸肃冷地问:“你在做什么?”

    徐茂芳吓了一跳,三魂吓得去了一魂,手一抖差点没握紧编织袋的口子。

    谢爷爷活了那么一大把岁数,能瞧不出来她眼里强掩慌张?

    张红英冲了出来,指着徐茂芳破口大骂:“我就说咋这香料越用越不够,原来是家里出了个偷儿。”

    徐茂芳强颜欢笑,“我就是琢磨着跟水丫借点香料做点腊肠,带点给娘家人吃。她身子重,我也不烦她让她给我做腊肠了。”

    谢爷爷温和地把几个老友请了出去,“抱歉,今晚不能请你们吃饭啦。”

    他的老朋友们会意地摇头,“下次,下次一定来。”

    加起来年纪都有几百岁的老头子,还能瞧不出来,今天的饭还能吃的成?谢家这是要关起门来遮丑啊。

    谢奶奶这时候也回来了,她一只手提着一条鱼,另一只提着一斤猪肉。

    看到老头子眼神犀利地看着徐茂芳,张红英恨不得冲上去吃了人,而徐茂芳正抱着一袋子的香料,白着脸强辩解道:

    “我是水丫她婆婆,跟她借点香料用怎么了?”

    怎么了?谢奶奶彻底地沉下了脸来。

    原来就是这个臭不要脸的偷香料,难怪这个月水丫反复做了几次香料。做香料不辛苦?

    这手艺只有水丫懂,粗粝的大料磨得比沙子还细,磨完了要煮几次水,她挺着七个月大的肚子连腰都弯不下来,放在腿上一点点磨的。

    用点香料怎么了?呸,谢奶奶见过不要脸的,还没见过不要脸成这样的。

    “不问自取,就是偷儿。”

    这还不是偷一次两次,这是偷了几次了。

    谢奶奶重重地放下鱼和猪肉,要不是猪肉贵,她都想把这片肉摔徐茂芳脸上。

    谢军这时候也下班了,他一进门口,见几个人都挤在一块,气氛很是紧张,他不禁问:“这是怎么了?”

    徐茂芳掉下了眼泪,“我来到谢家十几年,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这么多年来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为了这么一点香料,妈你是要逼死我啊……”

    她露出心寒的表情:“我也不是不给钱白拿,你们一句都没听我说,一个两个联合着外人迫不及待往我头上扣帽子,诬陷我偷东西,我还算是谢家的媳妇吗,恐怕连个路人都比不上吧?”

    “我算是知道了,在你们眼里我哪里都比不上温芷华,你们还念着她,早就想把我赶走给她腾位置吧?”

    配着那流下了的眼泪,仿佛她面对的不是亲人,而是企图要逼死她、恨不得她名声臭了的敌人。

    谢奶奶一脸目瞪口呆,这关温芷华什么事,还能这样倒打一耙?

    敢情今天他们要是多说一句重话,就是逼死她、好接前儿媳妇回来?

    这传出去庭玉他妈脸往哪搁。

    谢军听了皱起了眉,他总算明白了。

    “看看你说的像什么话,什么走不走的,不就是一点香料吗,闹成这样……”

    叶青水这时候轻声打断了公公的话,“这单单是香料的事情吗?”

    “且不论我做这些香料有多辛苦,芳姨拿的这一袋子香料恐怕不止为了吃一次两次腊肠。她拿的这个份量,我做一个月都用不完。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丢香料了。在自己家里都要防贼,我不知道该住哪里好……”

    这种永远都想占便宜、占完了便宜还撇撇嘴嫌你档次低、上不得台面的继婆婆,别说一袋子香料要不要紧,就是一粒香料叶青水都不想给。

    她们母女俩拿香料来做什么?

    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到。

    张红英恍然大悟地说:“我说前阵子买腊肠的人咋少了,原来是抢生意的来了。真不要脸,偷了东西还偷手艺。这种事搁我家那边,打断腿都算轻的。”

    徐茂芳抹了把眼泪:“这又是偷、又是打断腿,为了这袋香料你们今天是连亲人都不认了,好,好好,我走。”

    她抱着香料就走,脸上满是失望。

    谢奶奶越听脸色越沉,徐茂芳这是连台阶都不想要了,想让人追着捧着不成?

    她说:“别拦她,让她走。你先回徐家冷静冷静,什么时候想清楚了,什么时候再回来!”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