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9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0099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诸界末日在线武神天下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快穿系统攻略野心家     谢军确实有几分动摇。

    周冬梅不到三岁就来了谢家, 一直住到十七岁。

    人心都是肉长的,就是养条狗, 养了十几年都有感情,何况周冬梅还做了谢军十几年的女儿。

    但谢军也只是看了两眼便离开了,因为谢奶奶正拿着凉凉的眼神看着他。

    “你知道庭玉夫妻俩的事了吗, 你就没有啥表示?”

    谢军皱着眉,跟谢奶奶说:“茂芳已经跟我提过它了,既然您已经处理好, 这事就这样揭过了。”

    他自打知道这件事后, 眉头上拧成的结就没有打开过。

    虽然儿子儿媳闹得住不下去,但谢军觉得徐茂芳处理得太僵硬, 但也不算有过。谢家又不是日子困难得过不下去的人家……

    谢军认为自己还算是比较开明的长辈, 容许儿媳妇干这些事。要是换成周家那个老头子,早就吹胡子瞪眼了。

    “青水身子也重了, 有什么事比安心养胎要紧?”谢军说。

    周冬梅听了有些高兴。

    谢家终于有个正常的人了, 一贯清贵的谢庭玉不能免俗也就算了,连从书香世家出身的谢奶奶也迷上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沾上叶青水的人真是有些入魔了。

    徐茂芳心里也有些热, 她连忙点头附和道:“没错!”

    “我们家缺这一块两块吗, 我们只盼着水丫身体好。”

    谢奶奶要不是还不服老,没有像大院里那些老头老太太拄着拐杖, 否则保准要提起棍子抡过去。

    “这是一块两块钱的事情吗?”谢奶奶生气地质问。

    她怎么不懂,叶青水这丫头哪里只光光是为了挣钱, 她需要的是一份事业,一份认同感。这就跟谢奶奶一把年纪还在工作一样, 谢家虽然不缺吃穿,但这样的日子容易把人养废了,毫无进取心。

    在谢奶奶看来,靠劳动换取想要的东西,可比整天靠一张甜嘴哄零花钱的强上百倍。

    也比只会讨好男人的家庭主妇强千倍。

    去年过年,谢奶奶给了孙媳妇包了一千块。临走前这丫头却偷偷把钱地留在老人家的枕头底下,谢奶奶心窝子热了许久。红包老人家愿意给,是她的一份心意,但千把块也不是大风随便刮来的。

    这丫头心眼实诚,她要是只为了赚这一块两块,何必身子重了还干活,收下了奶奶的红包岂不是更快?

    要是把它给周冬梅那丫头,恐怕她收得比谁都利索吧?

    谢军撇过头,并不和老人顶撞。

    徐茂芳跟女儿对视了一眼,周冬梅悻悻地看了继父和奶奶一眼,只好捏着鼻子又回到了厨房。

    她缠着她那个乡下嫂子,有一搭没一搭地问:“嫂子你累不累?”

    “你坐下来歇一会吧,看你忙活大半天了。”

    “喝口水再做,这可是我特意给你沏的茶。”周冬梅脸上带着笑,真情意切地捧着一杯热茶给叶青水。

    “嫂子,你放着我来。”周冬梅说着洗了手又来掺和。

    叶青水诧异了,她并不知道外边发生了啥事。不过用脚指头想想也能想明白,这大小姐在争表现,谢军好不容易回一次家。

    刚刚周冬梅还一副嫌弃的模样,转眼间就能笑眯眯地干这种腌臜活,变脸之快让叶青水都不得不咋舌。

    不过叶青水正在拌猪肉,这是手艺活,周冬梅做不了。

    她在忙里忙外,周冬梅搬了小板凳在旁边跟她聊着天。叶青水喝了茶,敷衍地回了她几句。

    叶青水麻利地弄完了二十斤的腊肠,支唤周冬梅拿出去挂。

    周冬梅扛着这沉甸甸的腊肠,它看起来不沉扛在手上只觉得跟铁似的,周冬梅的脑袋开始冒出汗来,双手酸酸地直打颤。她心里忍不住骂了叶青水千百遍。

    叶青水却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她并没有休息,而是拿出了一缸已经冷了的卤水。她用筷子戳了戳卤水里的肉,肉黏糯得直咬筷子。

    砧板噔噔噔地传来有节律的声音,过了一会,厨房里飘出香得能让人掉口水的味道。

    家里又来了一个客人,客人掂了掂腊肠,光闻着味道也是香喷喷的,他笑眯眯的把钱递给了叶青水。

    “大老远就闻到你这里的肉香了又捣鼓了啥好吃?”

    “是卤肉,这次没多做,下次要做多了送点给你尝尝。”叶青水手脚麻利地收过钱,把锅里的卤肉弄了出来。

    谢奶奶好不容易抽空来了趟谢家,叶青水当然要做点好吃的东西。

    一旁的周冬梅擦着汗,看见了叶青水收过来的钱,愣了愣。

    她没有想到叶青水这么容易就收了人家一张大团结。

    谢奶奶亲热地吆喝孙媳妇:“水丫你还在忙活些啥,来,奶给你洗点草莓吃。果子又大又甜,酸酸甜甜保准你爱吃。”

    周冬梅和徐茂芳听了,脸色变了变。

    谢奶奶居然舍得给叶青水买草莓,草莓这玩意精贵又娇气,首都这时节天气还嫌冷,幼苗不好好保暖容易冻伤。早春出的草莓可是有价无市。

    叶青水甜甜地应了一声,“奶,你等着,我很快就好。”

    她端出了一盆卤肉,她烧了一壶水,用叶妈刚寄来的茶叶泡了一壶茶。

    “这是我老家的特产毛尖茶,那边的水土不养庄稼,倒是养这些茶养得好好的。奶你尝尝。早春新摘的茶叶,阿娘特意寄过来的。”

    谢奶奶看了眼,茶汤色泽清亮,香气高雅清新,抿了一口滋味醇厚,回味无穷。

    她开始吃起了卤肉,盘里装着卤猪蹄、卤猪头肉、猪耳朵。

    滋味是说不出的醇美,肥肉被卤得嫩嫩地流油,叶青水耐心地用刀切开一片片肉,切开一看润得像膏,暗红色的猪皮糯得发软,肥肉和表皮之间红白相间,咬一口满嘴的醇香可口,蘸着香喷喷的卤汁吃,这么好的滋味多少钱都换不来。

    这时候再喝一口茶,好肉配上好茶,真可谓是神仙一样的享受。

    谢军、徐茂芳、周冬梅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谢奶奶脸上,看着她那一脸享受的表情,这时过了午饭的点了,三人忍不住喉咙滚动。

    周冬梅鬼使神差地拿起筷子,正想要尝尝。

    谢奶奶把装满肉的盆挪了挪,她瞪了一眼:

    “没有你们的份。”

    刚刚才嫌弃完水丫,别以为她人老了琢磨不出啥意味,一个两个说得好听还不是瞧不起水丫这个挣钱的行当,有本事别吃啊?

    谢奶奶看着儿子被噎了一脸,通体舒畅。

    她大口地吃肉,小口地抿茶,有着说不出的愉快。她招呼孙媳妇一块吃。

    叶青水连忙摇头,“奶奶自己吃,我吃草莓。”

    谢军的肚子开始叫,午饭呢?

    叶青水不做午饭,午饭自然有伍嫂来做。就这样一家几口吃着伍嫂亲手做的家常菜,而谢奶奶一个人享用着香喷喷的卤肉。

    饭桌上蔓延着卤肉馋人的香气,吃进嘴里的却是萝卜青菜,如此大的落差对比,让这顿饭吃得味同嚼蜡。

    叶青水倒是吃得挺有滋有味的,猪肉现在对她来说可是避之不及的洪水猛兽。

    饭后,周冬梅问亲妈:“好像叶青水做这个还挺挣钱的。刚刚来拿腊肠的客人,妈你看到了吗,他给了叶青水十块。”

    徐茂芳相当憎恶叶青水做这个,邻居向她打听起这件事的时候,她恨不得钻进地缝里。

    哪里会关心叶青水做这个挣多少钱?

    叶青水就是挣出个金山银山她都不稀罕。在她看来,这哪里是挣不挣钱的事,叶青水这样跟挑着青菜到城里卖的农民差不了多少。

    “多少?”徐茂芳满不在乎地问。

    “十块。”

    虽然十块不算多,但要是天天都能挣十块,一个月算下来真能让人吃惊了。

    徐茂芳听了也大吃一惊。

    徐茂芳自从嫁给谢军后,再也没有操心过钱,但她手头上从来没有过这么多流动的钱。

    谢军的工资一个月也就一百多块,每个月给的家用顶多也就三五十块,加上徐茂芳每个月还得给女儿零花钱……她哪里攒得下钱?

    一个月三百块,徐茂芳想:乖乖,有这么多钱还不是想干啥就干啥?

    要是换在以前,周冬梅哪里有钱的概念。

    她出手向来阔绰,比谢庭玉还要阔绰,同龄的女孩子要攒钱买的雪花霜,她当成水一样用都不眨眼。

    回到周家之后,要不是靠着亲妈,周冬梅可能都没有新衣服穿。

    周冬梅咬了咬牙,“我明天还要再来。”

    徐茂芳听出了女儿话里的那层含义,一面是为女儿被生活所迫开始琢磨挣钱而心酸,一面又是恨极了谢奶奶顽固不化,要不是她女儿怎么会这么懂事?

    话说回来徐茂芳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双标,叶青水做腊肠就是上不得台面,周冬梅见了它确实能挣钱也想插一脚,就是为生活所迫。她也不想想女儿是怎么被周家带走的,难道周冬梅是清白无辜地被谢奶奶赶走的?

    *

    四月份,距离开学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李蓉来京大探望儿子,周平淮的朋友,郑孝国在李蓉面前竖起大拇指夸周平淮。

    “平淮学习很刻苦,学习之余还不忘锻炼身体。他参加了学校的足球队,咱们跟华大的比赛里赢了他们。平淮还拿了乒乓球的第一……前阵子数学系还弄了个比赛,平淮也去参加了。”

    “他可不是学数学出身的,他拿了第二名。”

    周平淮的室友几个提起他也是佩服的,到底是首都市的状元,状元就是不一样。

    不仅学啥会啥,样样都能拿第一。数学系那个第一,听说可是全国状元。

    全国状元差点点就被周平淮追上了,就差了三分。那可是学数学出身的全国状元啊。

    李蓉听了,冰冷的脸上难得地露出了一丝满意,她把带来的水果全分给了他们吃。

    “过奖。”

    晚饭时间过了之后,周平淮才热气腾腾地从外边回来,他用毛巾擦了一头的汗,见了李蓉来脸上的笑容才收了收。

    李蓉拉着儿子到外边散步,终于提起了今天来的目的。

    “外交.部那边要招几个精通外语的学生,到时候负责陪领导接待外宾,我估计他们会在京大和华大之间挑,你要把握好这次机会……”

    周平淮听了来了兴趣,问:“什么外语?”

    李蓉说:“英语。”

    周平淮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可不会英语,你忘了我学的是俄语。”

    五六十年代的时候,苏联是华国的老大哥,举国上下兴起一股向苏联学习的热潮。俄语自然也是官方认准的最热门的外语。

    李蓉脸上有些失望,坚持道:“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你去试一试,不行了到时候再说……”

    周平淮打断了母亲美好的幻想:“这只是无用功,我不会为此浪费时间。

    我接触英文的时间仅仅一个半月,语言哪里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要是招的是俄语,你关着我我都会去。你不知道京大有多少优秀的学生。”

    周平淮干脆的拒绝,让李蓉脸色很难看,母子俩之间的气氛陡然变得凝固起来。

    李蓉忽然问起,“数学竞赛那个考第一的是谁?”

    周平淮张了张嘴,嗤了一声:“是谢庭玉。”

    谢庭玉这三个字,仿佛一道最致命的魔咒似的。话音刚落的那个瞬间,即便是有漆夜这层遮挡,李蓉蓦然变了色的脸也无处可盾。

    她一句话也没说,踩着皮鞋扭头就把儿子扔在在空荡荡的林荫道上。

    周平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转身回了宿舍。

    ……

    谢家。

    谢庭玉回到家之后,兢兢业业地担任起辅导媳妇的活。

    叶青水兴致勃勃地问他:“我听婷婷说玉哥参加数学竞赛,拿了第一?”

    谢庭玉迎着媳妇亮晶晶的崇拜的眼神,有些顶受不住。他扭过头去,咳嗽了一声,轻描淡写地说:

    “只是很小的比赛。”

    叶青水抱住他的胳膊,“你都不告诉我,我听说是八校联考,每个专业的学生都能参加。”

    数学竞赛,这个听起来多么耳熟?

    华国的数学的发展,在六七十年代遭遇了中断,但恢复高考后,大学开始招生,今年年底召开的那个最重要的会议,即将决定数学的重生。这一次,估计是大学开始有意识地培养起数学人才。

    八十年代之后,华国开始参与imo,华国学生的数学天赋才开始在国际上展露无遗。

    谢庭玉哪里能从一个小小的比赛里联想出这么多名堂来,他甚至在数学比赛的考试时困得快要睡着,匆匆填完了卷子就交了。

    数学系的老师看着这个这么不争气、还能拿第一的学生,气得都哆嗦了。

    谢庭玉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他困倦地说:“水儿,你要是不学物理,我们就早点睡吧?”

    叶青水低头写了几道题,抬起头来发现男人已经睡得沉实,眉眼透出一点疲惫。

    她有些奇怪,这段时间谢庭玉去做了什么事这么困?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