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091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91章091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穿越五零抢夫记百炼成神野心家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破云武神天下快穿系统攻略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

    谢庭玉当然也没有向大家提供饭后茶叶笑料的意思, 他淡淡地道:“既然没有人吭声,我就当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有些话不当讲。先礼后兵,我把话放在这里了, 下次让我听见别问我为什么动手。散了,干活。”

    谢庭玉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没想到还有这么有魄力。

    在一旁吃瓜热闹的路人,都原以为首都来的知青看不上叶青水这种乡下小丫头。说不定还会在旁边看笑话, 结果却不是——农村里碎嘴的婆娘一时之间都不知道是应该羡慕叶青水白拣了便宜,还是应该批判指责她不要脸不检点。

    谢庭玉敲山震虎的一番话, 也让一干女知青心里不是滋味, 更是不平了。

    这样好的男人, 到头来就讨了这么个磕碜人的媳妇。于是,叶青水发现收获了更多的嫉妒、厌恶、酸溜溜的眼神。

    叶青水心情很舒爽。上辈子叶青水害羞自卑得就像闷葫芦,总是在默默承受恶意。

    那时候的叶青水总在想:她们那么有文化,那么有见识, 她争不过她们。吵起架来,万一又让阿婆阿娘伤心了, 可怎么办?

    但是恶意并不会因为人的宽容忍让,而有所改变。

    那时候的叶青水信奉吃亏是福, 现在她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抽回去!手伸得太长?举刀砍了!

    晌午的日头太烧人, 生产队队长便提早放了社员下工。谢庭玉归还了农具之后,默不作声地跟在叶青水身后, 他看着她沉默了一上午, 心想这村姑心里估计难受了。

    叶青水不知道短短的一条路而已, 谢庭玉就已经脑补了这么多了。

    她回到屋里,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翻了出来。叶青水皱着眉头苦大仇深地盯着这些零碎的钞票儿,厚是厚,加起来拢共才十块五毛三分。

    这些钱,还是一分分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她按照市价还了一块钱给谢庭玉。

    谢庭玉看着这一块钱,有些莫名其妙。

    叶青水解释道:“你的面粉和大米,加起来差不多十斤,零零碎碎的猪肉什么的,我也没有那么多钱了,等我有钱了再还给你。粮票也记着。”

    谢庭玉还是头一次拿女人的钱,尤其是她还一脸坚定。他低头看,小丫头那双黑眼睛清澈得倒影出他的影子。眼神很平静,那里已经没有了往日那些浓烈又炽热的感情。

    于是,谢庭玉很懒散地说:“我还能要你的钱不成?”

    “当然,为什么不要。你是你,我是我,要分得清楚一些才好。你对我这么好,甚至还想承担起养家的责任,难道是想永远留在我老叶家吗?”

    叶青水调侃道,也没有去看谢庭玉什么表情,自顾地叠好了这沓毛票塞给他。

    谢庭玉听到这句话愣住了。

    他从善如流地接过了钱,他淡淡地道:“小丫头,这些话你也敢说。”

    十七岁的姑娘生得稚气未脱的模样,偏偏还一脸笃定地劝他不要对她好,否则他会留在叶家。谢庭玉听了好险没笑出来。

    ……

    叶青水苦想着挣钱大计,思来想去还是打起了老本行的主意。不过这年头做生意不叫做生意,叫投机倒把。一旦被抓到,就是铁窗含泪的大事了。

    她得先去探摸行情再做打算。

    次日,周末。

    叶青水打算去县里碰碰运气,她走了两里的路才上了汽车,汽车票五分钱。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叶青水从兜里掏出皱巴巴的毛票的时候,有些不舍,她心里快速将五分钱和半斤大米划上等号。

    阿娘好多天没有吃过大米饭了,上辈子过惯了好日子养出一身娇贵肉的叶青水忍了忍,把钱夺了回来。

    “对不起,我不坐车了。”

    汽车售票员端着一脸“你逗我”的表情,眼睁睁地看着小姑娘噌地夺门而出。

    到了供销社的时候,叶青水后背已经被汗打湿了,脸皮被太阳晒得火辣辣地疼。虽然在脚程上抠门,但去了供销社的时候,还是买了一斤面粉。这一点儿面粉根本抵不了什么用,轻飘飘的,但叶青水穷,她没有粮票。大队不发粮票的,年底公社会按挣的公分来分粮食。

    她买完面粉后,又买了五两的糖,三两油。一共花去了五毛八分。叶青水买完之后心里痛快了一点儿,抱着这些东西就像抱着心肝儿似的。这些东西就是她赚钱养家的希望了。

    叶青水买完面粉之后,碰到了熟人。

    她犹豫了一下本着低调的念头,后退一步躲住了。没想到沈卫民偏偏眼尖,夸张地“嗬哟”地叫了出声。

    “玉哥,你看那边那个,你小媳妇啊。”

    叶青水这会儿被人明晃晃地戳破了,便是想装傻也不成了。好在手上提的东西也不算多,没有超出她的购买力范畴,不会太惹人注意。她背地里皱了皱眉,深以为下一次来县里买粮食要更更谨慎一些。

    于是她对他们点了点头,“你们好。”

    沈卫民嗤了一声,撇过了头。

    谢庭玉把她从头看到尾,好像他总是能看到她很狼狈的一面。不是溺水、就是这种狼狈可怜的模样,汗珠顺着面颊流下,挤在人群堆里找不到影子。他看了眼队伍,她排在中后的位置,排到门市关门恐怕都买不到东西。

    于是他问她:“你还要买什么吗,等会给你一并带回去。”

    叶青水还要买一样东西,泡打粉,有了它才好做面食点心一类的食物。但是她不想在谢庭玉面前买,便含糊地道:“不用了。”

    “我先排着队吧。”

    叶青水也知道自己这一趟未必能买得全东西,这年头物资太太匮乏了,供不应求。一颗白菜都有人抢疯了,不早早排队都买不到粮食。

    谢庭玉想了想,叫了一声:“猴子。”

    有个叫猴子的尖下巴瘦脸的男人就急匆匆地钻了出来,他问:“玉哥,干啥?”

    “你让人给腾个位置出来。”谢庭玉说。

    那个叫猴子的男人,“哦”了一声回头去安排了一番,队伍前面就腾出了一个位置。原来这个猴子,他家就是干供销社的,爸爸是供销社主任,平时拽上天、眼高于顶的售货员对着猴子也得是有求必应。

    叶青水被猴子推着到了前排,她有些无所适从。猴子拍着她的脑袋:“小妹妹,你愣着干啥,赶紧的!买!”

    被逼上了梁山的叶青水享受了一回特殊待遇,屈辱地买了一包泡打粉。

    谢庭玉却转身去百货大楼了。

    猴子说:“这个妹妹瞧着有点眼熟。”

    他说完就被沈卫民打了,沈卫民从牙缝里哼出一句话:“禁.书看多了?何止眼熟,你还吃过她的喜酒!”

    猴子几秒之中,从善意的大哥哥视角,切换成了不善挑刺视角。

    “我、我他妈——”

    他噎了噎,睁大了眼睛指着叶青水的鼻子问:“妹妹唷,你结婚的时候擦了几斤粉,哥差点没给认出来?”

    他其实更想说一句:心机深沉的坏女人长这副模样,这不是在逗他?

    这不就是一个单纯土气的小村姑吗?

    叶青水有些尴尬,那都是年少无知时做过的傻事了,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也不太记得了。”

    “原来如此。”谢庭玉微笑地说。

    “嗯嗯。”叶青水不在意地摆摆手。

    叶青水心里在盘算着怎么和谢庭玉算口粮的问题。家里大到米、面,小到油盐酱醋,很多都是他添置的。叶青水吃着这口软饭,总吃得不太得劲。尤其还是吃谢庭玉的软饭。因为她今天挣了钱了,正好也有钱还债了。

    他们俩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叶青水打破了沉默,又开口说:“我——”

    谢庭玉居高临下地凝睇着她,微微含笑,“等吃完了饭再说吧。”

    天大地大,吃饭的事儿最大。

    叶青水点了点头,洗了手吃饭。她坐到饭桌上的时候,阿婆和阿娘见人都齐了,纷纷下了筷子,朝着喷香的肉菜夹去,这叫蘑菇酿,蘑菇用碎肉堵着,为了增鲜,叶青水还剁了胡萝卜莲藕茄子,肥肉早就被蒸化了,融入汁水里油汪汪的,精华全融在蘑菇头里。

    虽然山里头野生的蘑菇个头不大,吃起来却香。

    谢庭玉每吃一只,都能感觉到蘑菇里溢出的汁水,又烫又鲜,难怪叶丫头会急着叫他回家吃饭。凉了就没有这种好滋味了。

    虽然肉也没有多少,并不像在家里能吃得满足,但这种介于吃到了又没吃痛快的感觉,更让人惦记。

    叶妈吃完一抹嘴,嘴上的油光令她感到幸福。

    不过她并不知道今天的这两顿饭完全是女儿辛苦劳动换来的。

    她心里犯起了嘀咕,自打女儿结婚以来,大队上好多人都羡慕他们拣了这么一个有钱的女婿。女婿让她们不年不节的时候也能吃得上肉,隔三差五地吃一顿大米饭,还有精贵的面食。真是撞上了一门好亲事。

    叶妈有些愧疚,要是水丫能早点给小谢生个大胖娃娃就好了!于是她包揽了家里的一切家务活,刚吃完饭就催小两口回屋亲亲热热。

    叶青水顶着亲娘只差没写明“催生”的目光,尴尬地和谢庭玉回了屋。

    叶青水咳嗽了一声,便开口说了:“家里的那些米粮还是得算给你的,这是欠你的钱。”

    她还有点积蓄,差的是票据而已。叶青水借了谢庭玉的笔,唰唰地算了几笔账,然后递给谢庭玉。

    谢庭玉看着叶青水弯腰趴在桌上算账的侧影,两根黑亮的大辫子从两颊坠下,记账的时候她的目光非常专注。

    叶青水用着她小学生一样的握笔姿势,认认真真地一条条列了下来,大米面粉猪肉油盐酱醋写得清清楚楚,令人惊讶的是她写的数量还挺准的。像大米的三斤半、面粉的两斤,连油的五两都没漏掉。

    这是一种后天培养出来的天赋,有些大厨的手就像秤砣一样,掂一掂就知道这份食材多重了。

    能记下这么清晰的账单,到底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句:这乡下的女人,实在是真的实在,抠也是真的抠。谢庭玉看完之后,只觉得有点意思。因为他把小丫头眼里的肉痛看得清清楚楚。

    叶青水肉痛地掏了若干票据以及一块三毛给了谢庭玉,今天她卖包子还剩九分钱,还得多贴三毛一分出来才还得起谢庭玉的债。以前她也攒有一点积蓄,没钱还谢庭玉只是因为没有票据而已。

    谢庭玉倒是没有把这些钱放在眼里,他很随意地把钱和票塞回叶青水的口袋里。

    “不必,这些是你给我做饭的酬劳。”

    谢庭玉的手指伸进叶青水的口袋,虽然没碰到她,但轻轻地勾拉之间,那布料紧绷的触觉也让叶青水愣住了。

    叶青水当场愣住,憋了许久才没有恼羞成怒:“你这是干什么?”

    “这是我欠你的,拿着吧。”

    “我说,要的。”男人的声音是淡淡的,语气却是不容人拒绝。

    谢庭玉轻咳一声,“该轮到我了。”

    “你很聪明,我想问问你,如果有机会让你继续学习文化知识,你愿意不愿意。”

    叶青水听了这句话,哼了声,她当然知道她很聪明。她的聪明就是一种死聪明,一遍不行来两三四遍上百遍,持之以恒。

    上辈子谢庭玉也和她提过学习这件事,不过他是以一种几乎冷漠的口吻问她的。

    为了讨好喜欢的人,叶青水当然是铆足了劲儿也要点头应下。那段由谢庭玉辅导读书的日子,简直是天昏地暗,一边心里甜得跟喝糖水似的,一边往脑袋里硬塞学问、苦叫连天。

    那时候,叶青水每天凌晨五点就要起床背国文,下午大队的活干完了还要回来写算术练习。偶尔谢庭玉还会穿插着教她一点乐器,她跟所有懵懂的少女坠入爱河一样,每天都心花怒放,一厢情愿地以为他会留下来,可是他最后仍旧是走了。

    他大概是嫌弃她太拖后腿,笨得看不下去了,当年才忍不住给她“指点迷津”。他教她的学问,应该也是作为离婚的弥补。甚至他走的时候,还鼓励她好好学习努力考大学,和她说“女人有了学问,会过得更自在。”

    叶青水回想起来,再看看眼前这个人,只觉得……上辈子她的前半生过得真单纯。爱得也热烈,结果很糟糕,所以这样的感情有一次就够了。

    谢庭玉看着小丫头用着一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