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079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79章079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武神天下天下第九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快穿系统攻略野心家穿越五零抢夫记     叶青水避开了赵燕, 让她出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她私底下偷偷问谢庭玉:“你打算怎么做?”

    “赵燕说的应该是真的。”谢庭玉说。

    他掏出那张单子,递给叶青水看。与此同时,他找了本书,从上面撕下了一张布满了何芳字迹的纸。

    叶青水点点头,赵燕刚做完手术,生怕这件事暴露出来, 恨不得这件事永远烂在肚子里。哪里有那份心思把它扯出来,赖在叶青水身上。

    这分明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叶青水名声坏了, 赵燕也上不了大学, 最后得益的还不是何芳?

    谢庭玉解释道:“何芳其实是个左撇子,左手能写字、右手也能写。不过她以前借过我的书,在上面留下过字迹。跟这张‘流产单’上的字迹对比起来是一模一样的。”

    叶青水对了对单子上她名字的落款, 再看看谢庭玉这边的字迹对照,不得不佩服起何芳来。

    但凡她和谢庭玉之间的信任少一点, 这件事的结果怕是就会不一样了吧?

    叶青水看向谢庭玉的眼神忽然带了气。

    她想她上辈子吃过的苦、受过的累, 有多少是替谢庭玉受的。要不是他,何芳何至于总是针对她、陷害她?

    世上哪里来的无缘无故的爱和恨。

    叶青水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都是你惹出来的麻烦。”

    谢庭玉沉默不语, 半晌他看见媳妇依旧冒着火气的眼,举起双手投降地说:“好好好, 都赖我……怨我。我和你道歉, 可以吗?”

    谢庭玉想起了很多往事, 在谢家媳妇被人嘲笑的时候、有何芳的影子。挖水井时媳妇被人瞧不起, 也有她的影子。甚至更早以前,他们结婚时那个流传全村的误会,恐怕也有她的影子。

    回想起来,这一点一滴里似乎都有她的存在。

    点点滴滴,聚沙成塔。

    如果没有那个流言,谢庭玉也许一开始就不会误会当初叶青水跳河的用意,他们不会一直拖到新年才和好。如果没有那些流言,叶青水在村子里名声也不会那么差、一直传到首都的大院……

    谢庭玉握住了媳妇的手,他说:“剩下的事就交给我。”

    谢庭玉把赵燕叫了进来,跟她说了一会的话。

    叶青水走了出去,提起篮子和知青点的女知青们一块去山上挖野菜、采蘑菇。

    一路上叶青水碰到了很多村里人。

    有些人冲着她指指点点,“水丫啊,俺信你,你不是那么没良心的。”

    “水呀,快跟谢知青解释解释吧!人是讲道理的,俺听着这流言心窝子戳得狠。可怜的水丫。”

    叶青水感激地说:“谢谢、谢谢你们,我会好好解释的。”

    但也有些家里条件差、一大把年纪了还没说上媳妇的。听到这种桃色新闻,兴奋得要命。

    “是不是谢知青那方面不行呀?啊?你倒是说说看,看看俺能不能帮帮你。”

    “叶水丫,女人家不能这么野,吃着碗里望着锅里。”

    “我一早就看出你是个不安分的,你看我这样的,能过你的眼不?”

    叶青水听了脸色铁青,嘴唇紧闭拿起篮子扭头就走。

    周婷婷冲上去一人给了几巴掌,几个女知青也拾起石子来砸人。

    “呸,满口喷粪的,”

    周婷婷没有想到这才几天而已,弄得全村人都知道了,她气得胸脯起起伏伏,脸庞憋得涨红。

    “乱传这种消息的都是要烂了舌头、下辈子投胎当牛做马的!”

    几个姑娘也义愤填膺地说:“在人背后嚼舌根,下了地狱要拔舌头!”

    “你也不撒泡尿瞅瞅自己是个啥样,难怪老大不小连个媳妇都没有。”

    “滚滚滚,净懂得挑面皮薄的人欺负,看到咱了吗?你再说一遍试试看,看我不一巴掌扇过去。”

    几个姑娘齐心协力把流.氓混子都赶跑了,她们心有戚戚焉,流言真可怕!

    换成别的姑娘恐怕要想不开自杀了。

    周婷婷对叶青水说:“别被这种人糟了心事。”

    叶青水心里暖暖的,教了她们如何分辨毒蘑菇和正常的蘑菇,哪些野菜可以吃。

    知青点的伙食很差,很少油水,每个月的补贴拿来买肉吃、青菜只能靠自己动手种。春天,自留地新栽的菜还没长成,她们只能到山上来刨野菜。

    女知青们听着叶青水细致耐心的讲解,声音清澈宛如淙淙流水,有个姑娘忽然羡慕地说:

    “叶青水,你真好。”

    叶青水听了愣住了,笑了笑说:“这有什么?农村人都知道的。从小就在山里长大,要是不知道这些,小时候闹饥荒那会早就饿死了。”

    另外一个年轻的姑娘摇摇头,苦笑着:“你大概不知道,我们一直都很羡慕你。”

    其他人纷纷点头,另外一个说:“对啊,想想当初下乡的时候见到的瘦成皮猴,黑乎乎的乡下丫头,再看看现在的你,真的很不可思议呢!你变得越来越好,日子也过得红红火火,还变得有文化、积极上进了。”

    “所以这一次,你一定要挺过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周婷婷挖满了一篮子的野菜,掰起手指数起来:“水丫很好,我们和你比起来都惭愧得不行。论劳动劳动不行,文化也不行……”

    她话音一转鼓励着叶青水:“你比我们都厉害多了,这回也要坚强一点。”

    叶青水看着她们眼里流露出的惴惴不安、担忧,她们拿对待脆弱的“玻璃人”一样的态度对待她,叶青水有些哭笑不得。

    最后她用力地点头,“我没事,放心。”

    一群年轻的姑娘聊着聊着,聊到了工农兵学员的事情,“今年好像是何芳还是赵燕被推荐去了。”

    “不应该是何芳吧?她去年不是被取消资格了吗?”

    周婷婷有些失落,她家里成分不太好,这种推荐的资格从来都没有她的份。

    一个女生叹道:“我好想去上大学……”

    “做梦吧你,梦里可以想想。你劳动不积极、文化又过不去,上啥大学?”

    “哎!我就随口说说,当不得真。”

    叶青水听了她们叽叽喳喳的闲聊,忽然笑了起来。

    她摘了最后一朵蘑菇,微笑道:“相信我们都有机会上大学。”

    她们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命运正准备赠与她们一个惊喜。从此以后,上大学不再是做梦,伸伸手、努力一点就能够触碰得到。

    *

    傍晚的时候,周婷婷还怕叶青水会胡思乱想,她提了一袋苹果来给叶青水。

    她的脸热乎乎的,因为刚才激烈的疾跑而显出异样的红来,两颊红润得就像她手里的苹果。

    她喘了一口气,“水丫,给你。这是咱们凑钱买的。”

    “不开心的时候,吃一只。甜甜嘴,心里就好受一些了。”

    南方气候湿热,并不适合种苹果。苹果都是从外地运过来,量少而稀缺,一斤苹果卖五分钱。

    叶青水提着手里沉甸甸的苹果,心里蓦然有些感动。

    她只从里面拿出了一只:“这样就够了,让你们大家破费。”

    周婷婷摇摇头,“你就全拿了吧,这点钱我们还是有的。”

    叶青水笑了,“其实他已经帮我想到办法了,你们不必担心。改天有空我做顿饭给你们吃,谢谢你们吧!”

    周婷婷听了很高兴,“这事能解决就好,太好了!”

    “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吗?”

    叶青水摇摇头,“你们只管来吃饭就好。别的……玉哥会解决。”

    周婷婷听到吃饭这两个字,眼里闪过一抹异彩。她来叶青水家里吃过三顿饭,尤其是过年前那顿杀猪饭,印象极深。

    虽然囊中羞涩,平时不好意思上门叨扰。但这次叶青水主动提出来了,周婷婷就爽快地应下了。

    “那敢情好!咱宿舍的姑娘可都惦记着你家的饭,她们都说特别香!”

    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了,叶青水做的肉,香得能勾得人睡不着觉、牵肠挂肚地惦记,那顿杀猪饭吃得周婷婷现在还念念不忘。宿舍里的姑娘要是知道能去叶家吃饭了,今晚怕是睡不着觉了。

    叶青水看着周婷婷期待的眼神,开始琢磨着该准备啥菜招待客人。

    这么想着她摇摇头笑了,这还是她第一次邀请那么多个女知青上门吃饭,这恐怕是上辈子的她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

    ……

    次日,村子里又多了一道流言。流言说的是村子里的未婚姑娘打了胎,怕被人查出来,于是写了别人的名顶了上去。

    何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用着冰冷的目光看着赵燕,“你昨天到底跟叶青水说了什么?”

    赵燕低下头,沉默不语。

    何芳心道赵燕这个蠢人,万不得已的时候她是不想舍弃赵燕的。但是谁想她这么不禁打。

    她很快也应对地传出了消息,“这都是叶青水夫妻为了遮丑,胡乱攀咬别人的假消息。大家听听也就过了……”

    天一大亮,谢庭玉早早地就去上工了。

    谢庭玉被很多社员同情、可怜、嘲讽。

    “谢知青,咱也知道你心头苦、说不出来,但你们也不用这样乱诬陷别人吧?”

    “行了行了,这事咱知道了。谢知青你条件好,趁着年轻,不如再找一个吧。”

    别的男人还以为叶青水想扯一块遮羞布,

    谢庭玉拿出单子,正儿八经地说:“我去了那家医院查证消息,意外地看到了人家记在档案里的记录。”

    他也拿出了一张流产知情书,上面的落款赫然就是何芳。

    “我当时很惊讶,我相信何芳是一个思想正确、积极进取的同志,我不相信她会做出这样的事。于是我找了人民医院妇科的李主任……我发现我媳妇原来是被冤枉的。”

    “是我错怪了她!”

    谢庭玉说完离开了,留下了一群社员面面相觑。

    他们不敢置信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咋回事,这个女知青也去打胎了?”

    “这日期还是同一天、同一家医院?”

    群众社员们嗅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息。

    春耕忙活完后,村里人都空闲下来了。这个流言更劲爆,这个女知青同志未婚先孕,去年还是大家推举过的要去上大学的工农兵学员,思想品质都很优秀,怎么可能干出这么丑陋的事情?

    “我不信,这个何同志总是笑得甜甜的,对咱庄稼人也有礼貌,她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这时有个人弱弱地说:“说起来,大伙还记得上次挖井那件事不?”

    其他人点点头。

    “那次之后叶家丫头风风光光上了报纸,何知青却去检讨会检讨错误,哎——”

    “我就说叶丫头人思想没得说,嫁的男人也好,犯不着去偷人。要是真是咱想的那样——”

    那个拿着单子的人灵机一动,说:“那天原来不光叶青水一个人去了医院呀!快去找支书问问,这个何同志是不是也去医院了!”

    看热闹的同志不嫌事大,很快去找了村支书要开介绍信的存根记录。

    这年头看病、住宿、出去办事情都少不了介绍信,没有介绍信寸步难行。

    很快,他们在村支书那边也翻到了那天的记录,何芳同志开的介绍信赫然在列,而且还是去市里人民医院的!

    拿到这个热腾腾、烫呼呼的证据的村民们,一时之间心里复杂极了。

    沈卫民这时候适时地插了一句话,“咱们不能这样凭自己的主观意愿去揣测别人,要讲究证据,先不要乱传人姑娘的坏话,以免毁了人家的名声。这回咱们要实事求是,认真求证……”

    “这个何知青今年还是工农兵学员的预选人,这么大的事情咱该慎重。”

    说着,他的声音变得愤慨,“同样的道理,叶青水也是一个好同志。她带着大伙打出了水井、挽救了集体财产。这样的好同志应该得到我们的尊重,而不是肆意揣测、恶意泼脏水。”

    吃瓜群众退去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确实热心、也正义的好同志。他们惭愧地说:“我们这回确实不能再冤枉好同志了,咱应该好好查证,要不派个代表去医院查查?”

    沈卫民跟谢庭玉关系好,自然不在代表的行列之中。

    叶二牛跟何芳关系好,也不能在代表之中。

    于是筛筛选选,选了五个公正的男女知青、村里的妇联主任、干部去医院查证。

    次日,天不亮这五个人坐车去了市里。

    一行人来到医院的时候,拿出了介绍信说明了意图。他们查了当天的挂号记录,他们翻了许久,终于在本子上看到了叶青水和何芳的挂号记录。

    叶青水,肿瘤科。

    何芳,妇科。

    他们不可思议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咋回事呀这……难道叶丫头生了瘤子?”

    他们于是去了肿瘤科查证,问了医生,医生带他们来到了一间普通的病房。

    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子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他掉光了头发,面容很憔悴、然而精神却很好。他挺直了腰身,拿着笔不住地在纸上写字,时而沉思、时而动笔。

    他看见了门外来的人,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这个老人走到了他们的面前,问:“你们都是水丫的乡亲父老吗?”

    五个人被请进了病房,老头子说:“多亏了水丫夫妻,是他们把我送到了医院,我才能治病、才能活到今天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