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078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武神天下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野心家天下第九快穿系统攻略穿越五零抢夫记     叶青水偷偷去医院做了流产手术的“小道消息”没几天就传遍了全村。

    她去上工的时候, 有几个妇女光明正大地盯着她的肚子看。

    “好好的咋做了孩子,谢知青不是一直想要孩子吗?”

    “多可惜啊……”

    看春耕时这夫妻俩的那股热乎劲儿, 哪里像是要堕胎的模样。只有往山沟里头走,更偏远的地方才有验男胎女胎,查出是女孩就打掉。这种行为是会被叶家村的人轻视。

    这年头多子多孙是福气, 条件也不像六十年代那会儿会饿死人了,再穷的人家也不会狠心把自己的骨肉弄死。再说谢知青也是个读书人,家里条件也好, 犯不着嫌弃闺女。

    乡下结过婚的妇女们摇摇头, 看着叶青水白嫩嫩的脸蛋,胀鼓鼓的胸脯, 清纯纯地跟水似的, 不由地戴上了异样的目光。

    不会是私底下偷了汉子吧?

    叶青水饶是心平气和,也被气笑了:“我压根没怀过孩子, 哪来的流产?我看看谁在污蔑我的名声, 看我不两个耳刮子扇过去!”

    这件事情刚发酵了一天,就有人查出叶青水在那段时间, 确实有让村支书开过介绍信去市里的人民医院, 跟那张流产单子对得上。一时之间,大伙盯着谢知青的脑袋, 觉得绿油油的。

    这么好的男人都留不住媳妇,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这娶妻娶贤的说法果然没错, 讨媳妇不能光看脸,长得太招人惦记了, 回头就给男人戴绿帽。

    连周婷婷都来问叶青水:“水丫,你应该没有怀过孩子吧?”

    叶青水眼神冷了下来,她郑重地说:“没有。”

    周婷婷看着叶青水误会了,她用温暖粗糙的手握住了叶青水,情真意切地说:“我信你,你永远都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我不是来怪罪你的。”

    一年的时间相处下来,周婷婷也算摸清了叶青水的为人。

    她很少见到像叶青水这么有上进心的农村姑娘,别人干完活闲暇时候就聚在一起搓叶子牌、睡懒觉,到城里吃喝玩乐,但周婷婷每一次去叶家,看见的不是叶青水劳动的身影、就是她伏在桌前认真看书的背影。

    叶青水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无论是做找水仪、还是劳动,总是最积极、热情的,当初为了做那个找水仪,她跑遍了图书馆、一本厚厚的书翻了七八次。

    周婷婷点头用着柔和的目光看着她,“我相信你。”

    她相信当初这个能在人群的攻讦之中仍坚持自己、响亮地喊出“达者为先”的姑娘,她一定有自己的骄傲。

    她相信当初这个能够忍受枯燥、一遍遍地探索改进找水仪,最后带着大家掘出清甜的井水的姑娘,她一定有自己的坚持。

    周婷婷说完之后,支着耳朵在旁边偷听的孙玲玉,也别扭地说了一句:

    “我也信你。”

    孙玲玉想得可就简单多了,她觉得叶青水这个女人有些邪乎。每次碰到这种情况,误信谣言的那些人多半最后都要被打肿脸,没有一次例外。

    况且叶青水也不像那么没脑子的人。放着谢知青这么好的丈夫不要,非要偷人。

    孙玲玉除了认为叶青水身上发生的种种事情有点奇怪之外,她隐约地感觉到何芳也有些邪乎。大过年那会冷不丁地就被她诬陷、带进了坑里,这种人也不是啥好人。

    这次过完年回到乡下,孙玲玉也跟她撇清了干系。

    孙玲玉说完之后,一些年轻的女知青也开始面面相觑,最后鼓起勇气,稀稀疏疏地说:

    “虽然这次传得跟真的似的,但是……我还是相信你。”

    这是曾经去过叶家吃过饭的女孩子,吃人嘴短,她愿意相信叶青水。

    “我也信你,你这回可不要让我们失望!”

    这个女知青攥紧拳头,她相信那个能带着她们打出水井、挽救粮食的人,品性不会差到哪里去。

    “咳咳……你们干嘛看着我。”剩下的孤零零的几个尴尬地咳嗽了一声,最后脸上浮起笑容,她们和叶青水说:

    “经过讨论,我们宿舍的人也决定支持你,青水,这次可要好好辟谣。”

    最过恶毒的事情不过污蔑女人的清白,杀人不过点头,用这种软刀子似的方法离间人家的夫妻感情。万一谢知青顶不住压力,离了婚,叶青水这辈子都难以抬起头做人。

    叶青水愣住了,她没有料到自己会听到这一番话。

    她看着面前十来个年纪各异的姑娘,有的面黄肌瘦、有的被劳动压弯了腰、佝偻起腰、有的仍是天真活泼、穿得朴素,但是她们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亲和的笑容,深深地看着她、一双双黝黑的眼里,

    叶青水只觉得心间仿佛有一江暖暖的春水流淌而过,滋润了她的心,平复了她心底积尘已久的愤怒。

    她喃喃地说:“谢谢、谢谢,真的……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她捂住嘴,喉咙再也无法发出声音。

    她看着这一张张面孔,那些曾经误解过她、随波逐流鄙夷过她的人,这一次站在了她这一边。

    这是叶青水从来没有奢望过的事。

    她本以为这一次,同过往的每一次都一样,她仍要站在全村人的对立面,为自己辩解清白。

    她本以为这一次,也同过往的每一次一样,恨不得谣言跟真的一样、在她背后偷偷地嘲笑、辱骂她,她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最后换来的只不过是无足轻重的默认。

    大家默认你这次没错,你还想怎么样?

    周婷婷拍了拍叶青水的肩,“别光顾着感动了,快想想怎么办。”

    “你那天也去了那个医院,你做了啥事?”

    一个女生说:“听说那张纸条是女同胞在某个男知青宿舍发现的,这件事是谁告诉我来着了?崔翠,你说!”

    被点了名的女生抬起头来指了指:“大红和我说的。”

    叫大红的姑娘又说起是另外一个人说的。

    这样刨根问底、顺藤摸瓜,摸来摸去摸到了另外一个女宿舍。

    叶青水看着面前的陌生的、熟悉的面孔,看着她们叽叽喳喳地给她谋划献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很开心。

    她笑了笑。

    以前总是以为自己已经过了在乎流言蜚语的年纪,别人对她的看法不重要,身正就不怕影子斜,原来被误解得多了,她也是会委屈的。

    叶青水抿了抿唇,说:“你们帮我传个话,我有几句话要和赵燕知青说。”

    ……

    知青点,女宿舍。

    赵燕听着知青宿舍里头有人聊叶青水“偷汉”的事,每一次听都心惊胆战。

    这一天,宿舍里的人都去吃午饭了,空荡荡的只剩她们俩。

    何芳语重心长地安抚着她:“这种丑闻在乡下,就跟虱子似的,越解释越惹一身骚。难道她叶青水还能跳出来证明自己确实没有偷汉不成?”

    “医院那边我已经买通了医生,叶青水就算把你指出来也没辙。只要你咬死了,嘴巴严严实实的,谁也怀疑不到你头上。”

    赵燕脸色愈发苍白,越发想不通:“可是你随便写一个名字就可以,为什么偏偏要把这件事栽在叶青水身上。”

    何芳皱起眉,说:“我这都是为了谁!你自己想想,叶青水现在声望这么好,她要是有心思去报个工农兵学员,人家是三代贫农、军属之家,你哪里还有机会?你这个没良心的。”

    何芳磨破了嘴皮子,心里暗道赵燕真是蠢,拖人后腿。要是换成孙玲玉,早就一拨就通,压根不会再用她费劲。

    何芳顿了顿准备继续说:“你——”

    宿舍的门被敲了敲:“赵燕在吗,叶青水找你。”

    赵燕的身子顿时抖得跟糠筛子似的,何芳咬咬牙,“你嘴巴最好严实一点!”

    *

    另一边。

    叶青水把赵燕这件事告诉了谢庭玉,谢庭玉一大早就请了假,连农活也不干了。

    田里根本不见谢庭玉的影子,村里人还以为谢知青丢不起这个人,怕是没脸来上工了。

    叶青水只知道他是有事离开,两个人昨天把这件事说开了,她倒是不太担心谢庭玉的情况。不过架不住村里人投来的怜悯的目光。

    叶青水吃完了午饭,周婷婷就把赵燕带了过来。

    赵燕没有来得及吃午饭,本来苍白的面色,如今更是愈发白。

    叶青水目光落在了这个孱弱的女人身上,

    “为什么写我的名字?”

    赵燕沉默了许久,苍白的面容平静极了,她问了一句:“你要报工农兵学员吗?”

    叶青水随意地回答:“不报。”

    明知道今年准备恢复高考,叶青水压根就没有想过工农兵学员的事。工农兵学员的质量不如正儿八经通过高考考上大学的大学生。

    赵燕听了,崩溃地颤抖起来。

    叶青水看她一副弱不禁风、面色极差的样子,怕她当场晕厥,于是给了她一只馒头。

    赵燕的眼泪掉了下来,她的内心正在做着激烈的挣扎。

    半晌之后,她没要馒头,犹豫了半天最终跪了下来,给叶青水磕头。

    “对不起,求求你不要揭发我。你的名字不是我写上去的,那个单子也不是我传出去的……我只是想好好地上一个大学……我没有想过要害你。”

    她使劲地磕头,“我来了这里这么多年了,我只是想回家而已。”

    赵燕咚咚咚地磕头,额头上很快沾上了泥灰,隐隐发青。她身上穿的衣服已经很旧了,寒酸又鄙薄,叶青水记得五年前就见过赵燕穿这件衣服。

    叶青水这么一听,前因后果便联系上了,心里明白了。

    “是何芳让你这么干的吗?”

    叶青水摇摇头,怜悯地说:“你被她卖了,还在为她数钱,真是蠢透了!她去年丢了录选的资格,这一次把你推到我面前,我肯定要澄清这件事,你怎么可能还有机会去念大学?你这回落选了,想必机会又落到她身上了。”

    “你付出的这些,值得吗?”

    赵燕捂着嘴失声痛哭,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尽的疲惫:“叶青水,我不是你,没有你这么幸运。你知道吗……我真的很羡慕你,但凡我有你一半的好运气,都不会这样做。”

    “求求你,我好不容易才拿到这个机会……”

    明明只是一场意外,却因祸得福嫁给了谢知青。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村姑,却因为嫁得好,事事顺风顺水。嫁给他,吃得饱饭、还能回到城里。

    叶青水听了,连连摇头。

    她哪里来的好运气来让人羡慕?

    上辈子,她的前半生一直活在自卑和屈辱之中,遭受着流言的打击。阿婆早早去世、谢庭玉车祸身亡,她误会了谢庭玉一辈子、也怨了一辈子。

    这种事情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恐怕早就郁郁而终了吧?

    叶青水努力地摇头,认真地纠正赵燕:“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也不会管你怎么样得到这个机会。有一点我要纠正你,我一点都不幸运。相反,我一直活得很艰难。

    路都是由人选择走出来的,你只看到了别人表面的风光却看不到私底下付出的艰辛和眼泪。

    你想要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就要朝着那个方向努力。你想吃饱饭,必须勤奋劳动;你想要上大学,必须勤奋好学、让别人认可你的品质;你想要过上好日子,必须终身奋斗。

    每一个从叶家村走出来,被选去当工农兵学员的,无一不是劳动积极分子、或是思想政治文化拔尖的人。他们可以为此努力、拼命,骄傲地去上大学。你呢?你今天为了上学的机会愿意出卖自己、明天为了一个工作机会出卖灵魂,羡慕我?恕我直言,我根本不会像你这样做,你的思想从根源上有问题。”

    “你羡慕我嫁给了谢庭玉,但是我告诉你,没有他、靠着自己这双手我也一样能过得更好。”

    赵燕听了流下了眼泪,脸上却仍然是不信。

    她哭着摇头道:“你根本不明白……机会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多么珍贵。”

    叶青水的话音刚落,从门外传来了一阵掌声。

    谢庭玉缓缓地推开了门,含笑地看着屋里的叶青水。他平静的面容比以往的每一刻都要真诚,他说:“水丫说得没有错。”

    赵燕抬起头来,看到谢庭玉的身后,站着的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俨然就是那天为赵燕做手术的那个人。

    赵燕脸色一白,如果今天她没有来求叶青水,谢知青是不是会让这个医生来揭发她。

    她的头磕得更厉害了,砰砰砰地砸在地上,磕出了血。

    “这次我真的没有害水丫,我只是去做了一个流产手术而已。”

    谢庭玉说:“你起来,如果你没有掺和这次的事情——”

    他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淡笑。

    叶青水觉得赵燕虽然可恨,但是始作俑者的何芳更应该揪出来,不能让赵燕代她受过。

    谢庭玉说:“不然这样吧,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也感受一下水丫吃过的苦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