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074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天下第九武神天下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快穿系统攻略野心家穿越五零抢夫记     叶青水被他放开,大口地喘了好一会的气。

    她低头擦了擦眼睛, 只感觉到面红耳赤, 不敢去看谢庭玉。

    这在她记忆里是绝无仅有的一次, 她没料到自己会做出这样的事。

    她偷偷抬起头看他, 意外地发现谢庭玉的耳朵也红了。

    不仅耳朵红, 他白皙的面容浮上了淡淡的红,宛如浅淡的粉花, “嘭”地炸在了叶青水的心底。

    叶青水忽然有了一丝底气。

    她摸着手里的表,终于下定决心, 她抬起头来教训他:“以后不许你乱花钱。”

    谢庭玉听见小姑娘在训斥他,听得他的心窝软得一塌糊涂,哪里还会拒绝。

    他连忙说:“不乱花钱了, 我把钱全都交给你。”

    谢庭玉说着用力地抱紧了她,心贴在一处,才知道这种温馨可人的滋味是原来是这样。

    他把自己的钱拿了出来, 叶青水没想要, 但还是帮他数了数, 整理了一下。数完之后她噗地笑了笑。

    谢庭玉面庞褪去的红,又涌了上来,他轻声地说:“钱不多,以后可能还得指着水儿养。”

    其实谢庭玉还想说, 他在首都还有房子、一些固定财产,这些以后都是她的。但是他偷偷看了她一眼,那个欢颜笑眼、勾着唇给他乖乖地数钱的小姑娘, 谢庭玉又觉得心窝发暖。

    这样就好。

    数了两遍钱之后,叶青水才确定谢庭玉的现有财产是五百零二块三毛一角五分。

    虽然不算多,但是放眼看过去红旗公社没几个知青能像谢庭玉这样腰包厚。

    知青都很穷,每个月只有知青办补贴的十块钱津贴,四十来斤的粮食,饭票菜票若干,也仅仅是能让自己吃饱而已。因为力气小,每年能从大队分到的粮食少得可怜。

    相比之下,谢庭玉已经算得上很有钱的男人了。

    如果搁在上辈子,叶青水恐怕会被这笔“巨款”吓到。不过这段时间下来,她挣的钱已经远远超过这个数了。

    叶青水把钱还给了谢庭玉。

    谢庭玉说:“水儿你拿着,我的钱都给你。”

    他的大手包着她,黝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不容拒绝。

    叶青水想到谢庭玉大方随性的性格,花钱确实不少,还喜欢送她东西,有时候送给她的东西都是很不必要的。

    想到这里,叶青水把这些钱票收了起来,从里面抽出了一张大团结递给他。

    “我先帮你存着,不要你的钱。要是缺钱了可以找我要。”

    谢庭玉把全身上下掏空了,换来了十块钱,但是他的心却被填得满满的,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他落下了一个淡淡的“嗯”,揉了揉叶青水的头发。

    叶青水没有躲,她的头发又被他弄乱了。她看着男人英俊的侧颜,他身上清浅的皂荚香有着暖暖的味道,她想她应该多给他一些的机会。

    不要因为害怕而习惯性地拒绝。

    当谢庭玉的手落在叶青水的脸上的时候,叶青水轻轻地蹭了蹭他微微带着汗的掌心,笑着说:

    “我去做晚饭。”

    晚饭后。

    谢庭玉又一次看见了叶青水拿出了那本“破旧”的书,说它是书其实比较勉强,更不如说它是一堆纸小心翼翼地装订起来的本子。特别破旧,纸张经历了一定的年头,有些地方甚至发了霉。

    叶青水见谢庭玉一直看着她,随口提了一嘴:“这是周老师自己编的书。”

    她和谢庭玉说了周存仁的情况。

    谢庭玉把书捧起,他坐在叶青水身边,仔细地看了起来,一看就是半个小时。

    油灯下,眉目清隽的男人目光如柱,那微微蹙起的眉头和认真的眼神,让叶青水呆呆地看了一刻。

    许久之后,谢庭玉评价说:“读起来很有趣味。”

    “不过出版有难度,一来,周老师的资历。二来,他的成分……”

    叶青水拧紧了手,说:“资历没有问题,他以前是大学的教授,数学博士。只是成分……”

    说到这里,两个人都缄默不语了。

    谢庭玉不忍心看她满脸失望的样子,他拉着她的手鼓励道:“试一试吧。”

    叶青水点头,“我们各自用方法找一找它出版的机会。”

    谢庭玉忍不住露出一笑,“那我肯定比水儿要快一些。”

    说着他开始写信,从抽屉抽出一张洁白的信纸,缓缓写下:

    “奶奶:见信如晤……”

    叶青水攥紧了拳头,没想到谢庭玉居然直接写信向谢奶奶求助了,谢奶奶是文化人,要是问她这些事她指不定还真的有些门路。

    叶青水不甘示弱,也开始思考了起来。

    几天后,叶青水跑去了市里的第一人民医院。她花了两分钱的挂号费,找了一个医生仔细地询问了胃癌。

    凡是医生说的话,叶青水都拿着小本子一条条记了下来。七十年代的药费很便宜,开一剂药有时候只要花几毛钱,甚至几分钱。城镇职工拿着单位的介绍信来医院,还能享受单位的鸡蛋、猪骨头的营养补贴。

    但是癌症这种大病却不在其中,吃药多、还要化疗,药费很贵。

    叶青水心情沉甸甸地在医院逛了一圈,当她走出医院的时候,她看见了何芳。何芳此时正搀扶着一个女知青,何芳见到叶青水显然也很惊讶。

    她先是脸色一白,然后问叶青水:“你怎么从这里出来了?”

    叶青水顺着她的目光,转头看见背后是用方正的宋体字写的“妇科”两个字。

    “来问问情况。”

    “这样啊……”何芳若有所思。

    叶青水没有多说什么,她和何芳也不熟,很快离开了。

    何芳搀扶的那个女知青叫沈燕,她的脸色白得跟纸似的,沈燕不觉地擦了擦汗涔涔的脸,羡慕地喃喃道:

    “真好,她和谢知青快要有孩子了吧……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何芳眼前不觉地浮现起那天在谢家,谢庭玉维护叶青水的画面,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看她和谢知青感情不怎么样吧,要不然来做检查怎么都没人陪。”

    好在叶青水是已婚妇女,否则开介绍信来医院看妇科的事被传出去了,指不定得被喷死。

    沈燕惴惴不安地问:“她应该不会把这件事宣扬出去吧?”

    毕竟以前……沈燕想起自己那些诋毁过叶青水、戳着她的脊梁辱骂她的日子,再想想自己如今的惨况,脸色更白了几分。

    为了掩人耳目,她特意避开了村里的卫生所,来到市医院,没……没想到还能在这里看见叶青水。

    何芳拍了拍沈燕的背,她小声地说:“担心什么,很快你就能被选去当工农兵学员了,那时候我们都不在这里了。”

    沈燕听了,这才放宽了心。

    谁知道叶青水压根没把这匆匆的一遇放在心里,她满心满眼想的全都是周存仁的病。

    次日,她和谢庭玉齐心合力地把周存仁从到了第一人民医院。

    和他一起带来的还有满满一包的草稿纸。这种纸表面粗糙、暗黄,价格很便宜,几分钱能买到一大袋。

    谢庭玉笑称道:“现在周老师可以安安心心写你的书了,这边医院有食堂很方便,三餐都有人送过来的。”

    周存仁小声地偷偷告诉叶青水:“水丫,我们周家的宝贝藏在……”

    “让恪儿带你去。”

    叶青水明白了什么意思,忙不迭地摇头。

    “不,你要的。你不要,我在这里一刻也住不下去。走走走,我不住了,我要回红旗镇。”老头子一掀被子,蹬鼻子吹毛,竖目圆瞪。

    周恪撅起嘴,拉着叶青水的手往外走,倔强得像一头牛。

    一旁的谢庭玉附在媳妇耳边,轻声道:“水儿,收下来吧。”

    毕竟……这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维持尊敬的、一点卑微恳求。

    周存仁很早就知道这女娃子喜欢它们,第一次恪儿拿出那颗玛瑙珠的时候,她眼里流露的惊艳掩饰不住的。虽、虽然现在它们也不值几个钱吧。

    但好歹,能让他心里舒坦一些。

    谢庭玉夫妻俩离开医院之后,这个倔强了大半辈子的老头子终于在医院放声哭了起来。

    呜呜地哭得像一个小孩。

    同病房的老人咕哝道:“哭啥呀哭,儿子儿媳对你这不是挺好的吗?”

    “有水果、有鸡蛋,听说给你订了牛奶?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你瞅瞅咱几个,光秃秃的连个果都没有。”

    周存仁这才止住哭声,“他们不是我儿子、儿媳……”

    走出医院,叶青水他们坐着汽车回到了县里。周恪带他们来到一个破败的废弃公厕。

    厕所年久失修,已经废弃多年不用了,但因为地处偏僻、使用的人也很少,政府久久没有重建它的计划,因此它这么多年也没有被拆掉。

    于是,周恪在叶青水和谢庭玉惊讶的目光中,拿着铲子一把一把地铲着淤泥。

    翻出来的泥土,臭气熏人。

    但是周恪坚毅的眉眼丝毫未动,仿佛闻不见这脏臭的味道一般,挖到最后他用双手从淤泥粪便的下面捞出了一个桶。

    他拖着这个桶放到小推车上边,朝着家推去,这一次跟以往每一次的运送粪便没有什么差别。

    路人见了也只是纷纷捂住鼻子,厌恶地躲远几步。

    回到家,周恪把它拿到水龙头下彻彻底底地刷了好几次,用小小的声音抱歉地说道:

    “爷爷说这是氧化铜,它是最耐腐蚀的材料,埋个几十年也没有问题。”他顿了顿,有些惴惴不安地说:“你们可别嫌它臭……”

    叶青水怎么都不会想到,周老爷子居然把家当扔到粪坑里存着。这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想到这么损的法子,抄家的红.卫兵得有天大的勇气才能跑到粪坑挖宝贝吧?

    想到这里,叶青水和谢庭玉都不约而同地笑了。

    “不嫌不嫌。”

    叶青水说着捋起了袖子,拿着刷子撒着皂角液加入了刷桶行列。

    筒子楼里的邻居也如往常一般,习惯了周恪总是在刷粪桶,也没兴致往他那边看,甚至在他刷完了桶还骂骂咧咧地道:

    “小兔崽子,你给你姑奶奶快点,臭死人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周恪听了低头闷闷笑,露出一对虎牙。

    他们一起洗干净了桶,提上了周家。

    周恪拿着剪刀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憋出了吃奶的劲儿,也没把这个氧化铜材质的桶剪出一个口子。

    谢庭玉说:“让我来吧。”

    他观察了一会找到了旋口,用尽了力气拧它,拧了大约十来分钟,它“噗”地发出闷闷的声音,盖子被打开了。

    叶青水给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盖子打开的那一刻,叶青水的眼神在那一瞬之间变了变,谢庭玉擦汗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

    所谓珠光宝气,不外如是。

    在阳光的映衬下,瓷器纹理精巧清晰、釉质光滑细腻,白玉流淌着莹润的光泽,珍珠折射着耀眼的光,更有各色的玛瑙翡翠、精巧木雕。

    即便是谢庭玉见了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他停顿了片刻,擦汗的动作才继续了下去。

    他说:“恪儿,这些东西我们不能要的。”

    周恪的坚毅的面容一垮,眼眶立即包了两团泪,他连忙跪了下来给他们磕头。

    “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这样,爷爷说这些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再值钱,它也不比爷爷的命重要。你们肯给爷爷治病,愿意花那么多钱,爷爷也乐意给你们。”

    “求你们收下吧!不收下它,恪儿和爷爷都不能安心。明天爷爷保准会出院,再也不治病了……”

    这些东西值什么钱呢?

    周恪不懂,或许它曾经值钱过,也有过一段时间的灿烂,但是死物毕竟是死物,再珍贵也比不上爷爷在他心里的地位、更比不上尊严。

    他和爷爷都想有尊严地活着。不受嗟来之食,也挺起胸膛光明磊落地做人。

    叶青水看着周恪小小年纪,心智却那么成熟,乍一看俨然也已经有了大人的模样。他小小年纪承受了这么多重担,叶青水鼻尖都有些发酸。

    她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人,这对爷孙俩用行动告诉她,他们还能更骄傲一些。

    人和人总是不同的,弹簧能屈能伸,得意时可以蹦得老高、失意时也能弯下腰来。玉石却不行,硬要掰开它们,它们只能玉碎。

    叶青水心想:原来连他们祖孙俩都不信自己的书能印制、能出版。他们不信自己能挣到钱,不信这个病能治得好……

    但是却信她。

    信她和谢庭玉,不会举报他们。

    叶青水把周恪扶了起来,声音凝涩地道:“好……”

    周恪破涕为笑,用草纸把它们包了起来,装到了叶青水的绿军包里。

    走出破旧的筒子楼,叶青水忍不住说:“我一定会让周老师的书顺利出版的。”

    谢庭玉淡淡地笑,轻声地说:“哦,奶奶给我拍了一个电报……”

    叶青水想问:这么快?

    但想了想却觉得不可能,这个年代通讯那么落后,从这里寄平邮的信到首都起码要大半个月的时间。

    谢庭玉温声说:“奶在电报里问你好不好,她很想你,希望你平时多多写信给她老人家。”

    叶青水笑道:“我马上给他写信,我阿婆正好想给奶寄一点土特产呢,阿婆去年亲手酿了荔枝蜜,想给她尝尝。”

    酿荔枝蜜可不容易,阿婆年轻的时候养过蜜蜂,有一手的采蜜绝活。

    现在放走的野蜂不太认得阿婆了,她酿的蜜一年只有一罐,以前拿来给孙女喝,现在她想匀点给亲家奶奶喝。

    谢庭玉笑了笑,“阿婆真好。”

    可不是……半个月后从南方乡下寄来的甜甜的纯蜜送到了谢奶奶的手里,她每天喝一点,手脚不抖了心情也舒畅了,逢人就美滋滋地说亲家婆给她寄了蜂蜜。

    纯的,还是荔枝蜜。荔枝在首都很罕见,有钱都买不到荔枝吃。

    谢奶奶嘴里抹了一抹蜂蜜,满满都是荔枝花香味。掺杂着远方清秀灵韵的小乡村里自然的味道,原始、纯粹。

    谢奶奶说:“玉哥娶得好啊,娶的媳妇是个明事理的,勤快利落、心眼也好,整天都惦记着我这个老人家,新年那会来了天天做好吃的给我这老婆子吃,人也有出息、特别上进。”

    谢奶奶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

    因为那时候部队大院里总有些闲言碎语,埋汰她的孙子大好的事业不干偏偏去鸟不拉屎的乡下、以及谢家的孙媳居然也是从乡下讨来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护短的谢奶奶特意给孙儿、孙媳写了一封信,她在信里说:“孩子,当初你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奶奶没有拦着你。因为奶奶知道,这是你的选择。

    你选择响应祖国的号召,毅然地去了偏远的乡下,奶奶打心底为你骄傲。每个人的选择都不一样,不要因为正在干着平凡的事业而沮丧,须知平凡的岗位上也能做出巨大的贡献。奶奶永远都以你为荣。”

    她给叶青水写了:“你和奶奶一块做的腊肉很好吃,尝过的人都赞不绝口,想要跟奶偷学手艺。奶奶当然不答应……水丫寄来的糕点,把对面家的小孩都馋哭了,他们跟奶抢零嘴吃。奶奶真盼着水丫能再来首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