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073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武神天下天下第九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快穿系统攻略野心家穿越五零抢夫记     “怎么是做梦,周老师太小看自己了。要是把您编写的这些书印刷出版, 肯定能拿一笔稿费。”

    叶青水回忆起来, 上辈子她虽然没有参加这一场高考, 但是谢庭玉是参加了的。准备考试的那段时间, 她比谢庭玉还要紧张, 每每有了新消息出来总是很积极打听。

    当年恢复高考的时候,来自s市印刷厂的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被卖到脱销。为了买到珍贵的资料书, 很多人早早就来排队,书店刚开门十分钟不到书就卖光了。有些人还到处托了关系, 托了s市的朋友寄来了这本书。

    叶青水翻阅了周存仁的手稿,泛黄的本子上写着重修订第三版。

    她心里肃然起敬,即便是没有抱着任何希望、仿佛在做“无用功”的工作, 周老爷子的态度也非常严谨。

    叶青水的目光渐渐充满了希望,她相信这些凝结了他心血的书,一定能出版!

    周恪忽然抬起头, 漆黑柔亮的眼瞳里流露出渴望, “太好了, 太好了!爷爷,咱们有钱治病了!”

    周存仁听了叶青水的话,缄默了许久。

    “出版?”

    叶青水用力地点头。

    周存仁的手止不住地颤抖,霎时, 一股暖流涌上了他的心头,令他的胸口热乎乎的,他低下了头继续写、才能控制住没有露出失态的激动。

    叶青水从自己带来的背囊里把腊肉取了出来, 说:“来之前不知道,现在周老师得了这个病,不能吃它了。周老师要多补补营养,吃点软的、流质食物。”

    好在叶青水还买了五斤的面、三斤的米,说话之间正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些钱和票券偷偷地放在里面。

    “恪儿知道怎么照顾爷爷吗?”

    周恪点点头。

    虽然这几天他都在噎干饭,但是给爷爷吃的都是软乎乎的粥。

    “要多喝温水,心态也要好。”叶青水说。

    说完她捋起袖子,去供销社买了十斤煤球,利索地扛了回来。

    她擦了擦汗,“这本我可以拿回去誊抄一下吗?”

    “你拿吧。”周存仁说。

    叶青水离开之后,周恪才打开了她留下的草编袋子,他动作迟缓地从里面掏出一袋面粉,一袋大米,最底下垫着零零散散的钱票。

    去年新打下的面粉白花花的耀眼,散发着浓郁的麦香,大米粒粒晶莹饱满,清香扑鼻。五十块钱和三十市斤的粮票。

    这么多……

    周恪吸了吸鼻子,他永远地记住了叶青水给的这一袋救命粮。

    叶青水骑着单车往百货商店驶去,这一趟来县里她是想来买单车的,她有单车票还带了钱,买单车并不麻烦。

    她兜里揣着厚厚的手稿,只觉烫烫的、沉甸甸的。

    周老爷子的药费,也是一笔不少的钱。虽然说指着他的书能出版、挣一笔稿费,但是手稿成书以前还有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叶青水快要走到百货商店的时候,她停了下来调转车头往黑市去了。

    钱向东仍旧在卖他的鸡蛋,见了叶青水又返回来,吃了一惊,“你咋又回来了?”

    叶青水从怀里掏出一张热乎乎的单车票,问钱向东:“如果我把它卖掉,能换多少钱?”

    钱向东想了想,大概地说:“一百块?”

    在小地方的县城,单车是稀缺的大件,供给并不像大城市那样富足。这样一来,车票的价格水涨船高,不知是。

    钱向东的表情终于松动了,“咋,你要卖掉它啊?也成……我帮你问问。”

    叶青水又把手腕上的手表摘了下来,“浪琴的,我在首都买得二百多块。别把它贱卖了。”

    钱向东这才意识到叶青水的窘况:“你这又卖票、又卖手表的,缺钱啊?缺钱好呀,每天多捣鼓些吃食,勤快点!”

    “不是我说,咱这做倒爷的……”

    叶青水默默听着他叨叨絮絮、不厌其烦的话,不禁弯起了唇。

    等他终于说完,叶青水才说:“鸡蛋别卖光了,你留一斤待会送去给周恪。”

    钱向东也没过问为什么,应了下来。

    叶青水离开了黑市,她回到家放好了单车,走进屋才看见谢庭玉正在给阿婆泡奶粉喝。

    阿婆砸吧砸吧着嘴,乐滋滋地说:“这比水丫上次煮给俺喝的还好喝。”

    “难怪这么稀罕。不用泡,干着吃奶粉也香!”

    邻居家的孩子蹲在门外,见了口水都掉了下来,吞口水的声音微弱可闻。

    县城里没有奶粉卖,这是孙女特意从首都买回来的。阿婆没有舍得把这么金贵的东西随便分给小孩吃。

    她自己喝了一小口,剩下的留给了孙女。

    来找娃娃的妇女李大婶,见了自家娃一水溜地蹲在人家门口惦记人家的奶粉,脸一红,抱起娃娃就跑。

    要是搁以往李大婶估计会嫉妒,现在只剩下羡慕。

    叶青水这丫头片子现在可不得了了,嫁的人好,婆家也喜欢,刚一回村逢人就发喜糖。一家一包。

    李大婶偷偷留了个心眼,以前蹦得最厉害的那几家人这回连颗瓜子儿也没落得。然而自己家还有甜滋滋的奶糖吃。不仅如此,去年水井打出来那会,那几家人总是被沈卫民刁难,打一回水别人都打完了才轮到他们。

    沈卫民是谁,他可是谢知青的兄弟。

    李大婶更是坚定了叶青水这丫记仇,得罪不起,只能好好讨好。

    叶青水只觉得小孩儿漆黑的眼瞳里流露出来的饥饿,让人看了不忍。她随手从桌子上抓了几颗炒熟的花生,分给了他们。

    李大婶抱着娃催道:“水丫啊,新房子咱也建好了,啥时候来顿收工饭呀。”

    她还记得叶家那顿能让人吃得满嘴流油的开工饭,绵软滑嫩的扣肉滋滋喷香,那顿饭吃得比他们家过年的时候还要香,滋味真让人难忘。

    叶阿婆本来想着大年初一干脆就把收工饭办了,但是这些干活的社员们齐齐拦住她,劝她不急。

    等叶青水回来做收工饭,吃起来才香、才够味!

    叶青水乐呵呵地拍了一下脑袋,“今天刚开市,门市的猪肉摊排了老长的队。婶,你急着吃吗,不急就等过几天再做吧!”

    李大婶哪里还敢再催,只是把这顿饭惦记上了。大队年尾分的猪肉,这几天也快吃光了,肚子里没有油,大家都惦记着叶家还欠他们一顿有肥肉、有油水的收工饭。

    叶青水和李大婶客套完了,低头看见阿婆小心翼翼地舔着拇指,一点粉末都不舍得浪费。

    “这奶粉吃起来比麦乳精还香,花了不少钱吧?”阿婆问。

    谢庭玉说:“不贵的,阿婆尽管吃。”

    阿婆却把牛奶让给了孙女,“水丫也多喝点,”

    叶青水没有舍得喝牛奶,而是把它让给了阿婆。

    她有点感慨,老人的苦日子过得太多了,吃上一点好吃的东西就满脸幸福,跟笑开了的花似的。

    说话间,谢庭玉一个眼神就注意到了叶青水空荡荡的手腕,他蹙起了眉。

    叶青水好说歹说让阿婆把牛奶喝光了,她回到屋子里掏出了周存仁的手稿,字迹遒劲有力,一笔一划写出来的,非常工整。

    叶青水看得入迷了,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已经过去,手稿已经看完一半。

    而谢庭玉此刻正坐在她的身旁,看着她,不经意地随口问: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叶青水下意识地举起了手腕,但只看到了空荡荡的手腕。

    谢庭玉被她这个迷糊的动作惹得弯起了唇。

    叶青水还是很喜欢新买的那只表的,有了表能看时间,总不至于干完活就两眼一抹瞎。

    不过……虽然她把表买了,心里也不算惋惜。

    她迎着谢庭玉困惑的眼神,解释道:“我把表卖掉了。”

    谢庭玉轻声说:“水儿,你把手伸出来。”

    叶青水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男人,并没有动。

    谢庭玉却托起了她的手,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扣在了上面。

    叶青水只感觉手腕一凉,沉甸甸的有了坠感,她连忙低头看,一块银色的表落在了她的手里。

    指针滴滴地有序转动,表盘精致,映着阳光折射出微微耀眼的银光。

    “我……我不要。”叶青水下意识地要摘下来。

    “送你一件东西这么难?”

    谢庭玉摁住了她作乱的手,清了清嗓子,声音低沉:

    “这是一块女表,那天在商店里我见你看了很多眼,趁你没留意,把它买了下来。”

    他把它买下来,满心欢喜地想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一个午觉过后,她从外边回来,手腕上已经戴着一只表了。

    他当时问她想要买什么,她却没把自己真正需要的东西告诉他,这一点认知让谢庭玉有些挫败。

    叶青水听了男人的话,心头蓦地一动。

    她看了看腕间的表,非常秀气,在商店里的时候她第一眼相中了这块表,但后来询问价格之后,太贵了,她没有买。

    没想到谢庭玉却帮她买了回来。

    叶青水看着谢庭玉微微暗下的眼,仿佛很沮丧。这是他极少的情绪的外泄。

    她忽然有些不忍,她想起了他总是给她做完了事却闷不吭声的行为,坏的事情做得透透的、令她心酸,贴心温暖的事总是瞒着她。

    他瞒着她独自去了天堂,他瞒着她、接济她,他瞒着她、喜欢她……

    要是她没有卖掉自己的表,这块表他还会重新拿出来吗?

    谢庭玉揉了揉叶青水的头发,怕她立马摘下来还给他,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好了,这块表就送给你了,别卖掉了。”

    “要是缺钱,可以问我要……”

    谢庭玉的话,还没说完。

    叶青水就踮起脚,轻轻地亲上了他的唇。

    那一瞬,窗外习习的暖风拂动,席卷着淡淡的花香味,温暖的春风仿佛袭上心间,拥有无比温柔醉人的力量。她发间温馨的淡香,扑到了他的面上,牙齿笨拙地碰到了他的唇。

    谢庭玉猝不及防地被撞得往后退了几步,手却搂住了叶青水的腰。

    他低头疑惑地看了小妻子一眼,震惊极了,这是她难得的、破天荒的一次主动。

    叶青水看着谢庭玉面无表情的脸,咬了咬唇,果断地转身就走。

    谢庭玉投来的疑惑的眼神,纯真得仿佛孩童,叶青水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一泄,眼睛忽然泛酸,朝着门口跑去。

    叶青水眼泪猝不及防地掉了下来,她以后再也不这样做了。

    但是叶青水哪里知道,谢庭玉平静的面色掩藏的是火山喷薄、是山摇地动、是惊涛骇浪,炽热的岩浆滴淌过他的心,烫得他心颤不已。

    他的耳朵产生了“嗡嗡”的幻觉,脚上踩的地仿佛在摇动。

    门即将被打开的那一刻,谢庭玉喑哑的声音传开:

    “水儿,你怎么能亲一亲,就跑了。”

    话音刚落,叶青水只感觉自己被男人紧紧地搂了起来,被他托着用力地摁在了门边。

    一阵天旋地转,她的背碰到了冰凉的墙,抬起头看是谢庭玉乌黑沉沉的眼瞳。

    在叶青水恍惚怔愣之间,他用指腹擦掉了她的眼泪。

    男人结实的胳膊硬邦邦的、挤得人发疼,他灼热的目光宛如滚滚的岩浆,炙热无比,直勾勾地看着叶青水,认真地说:

    “再亲一亲?”

    虽然是商量的语气,但是动作却蛮不讲理,谢庭玉低头狠狠地吻了上去。他一直都是克制的、冷静的,但是这一回克制和冷静都仿佛消失了,他只想让她好好尝尝,憋得难受到底是什么滋味。

    叶青水除了上一次在黑市惹怒了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这样失控的谢庭玉了。

    唇被他惩罚性地咬着,辗转缠绵,胸腔里的气息仿佛被他榨干,喘不过气来,亲得叶青水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门外,春天里湛蓝天宇传来几声鸟叫,阵阵暖风拂过,枝头初绽的花徐徐落下,树枝哗啦啦地摇晃着。室内,也一片春意盎然。

    许久……

    谢庭玉才停下,理了理小姑娘乱糟糟的辫子,低沉的声音里掺着浓得化不开的喑哑和愉悦:

    “水儿记得,下次要这样亲我。”

    他从来都不知道,被她亲吻是这样一件能让人失去理智的事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