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41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41章 41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七零之彪悍女知青九星霸体诀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快穿系统攻略六零小仙女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谢庭玉看清了叶青水旁边站着的男人。

    他的手攥得有些紧, 连自己太用力了都没有发现。

    叶青水挣了挣手腕上的手, 没挣开,她拧起眉头:“你怎么来了?”

    钱向东发现自己的合伙人正在被一个男人揪着, 而且面露不悦,他不由地说:“大兄弟哎,你都把人姑娘的手腕给拽红了。”

    谢庭玉听了脸色更黑。

    叶青水生气了,用力地拨掉了谢庭玉的手,“你到底怎么了?”

    谢庭玉紧握的手空无一物,心头涌上了一股怅然, 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酸溜溜的滋味,悄然地爬上心头

    他冷着脸, 淡淡地说:“水丫你在做什么?”

    叶青水这才回过头来看他, 挺拔的男人背逆着光, 白皙的面庞被晒得通红, 额角脸颊汗珠不断地涌下。她想象着他是怎样地晒着火辣辣的太阳,又是怎样拖着不灵便的腿脚走到黑市的……

    他还背着一只背囊。

    叶青水的语气稍平和了些, 她说:“我不是和你说过让你在原地等我吗?你跑来这里做什么?”

    叶青水从谢庭玉的背囊里翻出纸和笔, 她迅速写了一张白纸出来递给钱向东。

    “刚才我说的就是这些, 回头你帮我仔细打听打听……”

    钱向东从叶青水的手里接过了白纸,谢庭玉的拳头不自觉地攥了起来。

    连他自己也没有料到自己的情绪已经在悄然地变化了。

    叶青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低气压,谢庭玉就那样黑着一张脸站在旁边。这么大一个人杵在这里, 叶青水也谈不下去了。

    她赶紧把的谢庭玉拉扯上了车, 自己跳上单车踩了起来。

    谢庭玉心里到底是不痛快。

    他冷冷地问:“那个人是谁?”

    叶青水这才解释道:“你好像不太高兴?你不喜欢黑市, 我才没有把你带过来的。那个人是个倒爷, 平时就是他帮我卖东西的,如果没有他,恐怕我就要每天起得很早去县城里了——”

    原来还是帮她卖吃食的。

    听语气,她还很感激他。

    谢庭玉撇了撇唇。

    “知人知面不知心,水丫你也长大了,要注意和男人保持距离了。”

    听听这语气,谢庭玉的声音降到了冰点。

    叶青水不太懂怎么就惹得后边这位大少爷不高兴了,难道是怕她被占便宜?这个有什么好担心的呢,钱向东为人还是信得过的,一心只想着挣钱,跟那些流.氓混混根本不一样。

    谢庭玉的担心纯粹多余。

    叶青水想到谢庭玉今天做的这些事,把谢冬梅的衣服鞋子都借给她穿,让她体体面面地出现在表彰会上。

    她感激地道:“谢谢你肯借衣服给我穿,还有鞋子。”

    她有些小心翼翼地说:“等我洗好了,再给冬梅寄过去——”

    谢庭玉听到衣服鞋子,心里越发烦躁。

    有些想撬开叶青水的脑子看看,她到底想的是什么。做到这种份上了,她还是什么都不明白,难道世界上脚型一样的女人会有这么多吗?

    他强行把话题扭转过来,“你们这边的女孩子不都挺保守的吗?”

    “听说没出嫁的女人被男人看了脚就要嫁,怎么到你这里就随便和男人手拉手了……水丫,你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吗?”

    谢庭玉这群知青初来乍到的时候,被老知青特意提醒过这边的风俗,奇葩的诸如不能看未婚女孩的脚,看了要娶,不能摸未婚女孩的头发,摸了要娶。

    虽然很多都只是调侃,这种吃不饱穿不暖的年头,哪里还守得住那么多规矩。但是它却提醒了男知青要保持适当的男女关系距离,不能随便调戏当地姑娘。

    叶青水听到这里,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谢庭玉的话。

    她已经走出深山许多年了,走出外面才知道很多事情,改掉了一些陈旧的陋习观念。这个年代,男女关系确实保守一些。刚才的那一幕让旁人看来多少有些不妥当。

    谢庭玉一直说要做她的哥哥,没想到此时却有点像吃醋的丈夫?

    叶青水一时之间犯起了迷糊。

    难道是谢庭玉的道德感比较高,就算是顶着虚名的妻子也想管一管?

    叶青水这么一想,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确实有点不妥当了。

    她解释说:“我没有和他拉手,我今天本来是想拜托他买点东西的,特意带好了纸和笔,但是一时没找到,就在他手上写了……你别担心,他很规矩的是个正经人,平时很照顾我。”

    谢庭玉冷淡的说:“哦,我也很规矩,但是我不过是抱了抱你,就得娶了你。他呢?”

    谢庭玉回想脑海定格的那一幕,浑身的气血都要飚起来。在那条深深的小巷子里,她和他牵着手,亲密地窃窃私语,旁若无人。

    叶青水听了,心底不禁犯起忧愁来。

    说到底,谢庭玉还是在为这桩婚事而不平吗?

    叶青水听了踩着踏板的脚也没有那么有劲了,动作也迟缓了,她垂下头来沉默了半晌,两根精神奕奕的辫子也跟着牵动起来。

    这年头虽然离婚不好,但谢庭玉实在容忍不了,连一个虚衔也介意,她也不是……不可以离婚的。只是接下来的日子会难熬些。

    谢庭玉等了许久,才听到她轻轻的声音,轻得仿佛要被这山风吹散了似的。

    “对不起,拖累你那么久真的很对不起,我们找个时间离婚吧……”

    谢庭玉摒住呼吸,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刻,他血管里的血液都凝固住了,恍如耳朵出现了错觉一般。

    谢庭玉黑着脸说:“你再说一遍?”

    叶青水果敢地说道:

    “找个时间我请村里的叶二爷做个离婚的公证人,分了家,你搬出叶家,以后想住哪里住哪里——”

    叶青水的话还没说完,感觉车子猛然一扭,她的脚突然就踩不动了踏板了,她整个人连人带车剧烈地倾斜下来,侧翻摔倒在地。

    原来是谢庭玉突然跳下了车,又用力地扯住了单车。

    叶青水猛然地闭上眼睛,迎接脑袋朝地摔下来的剧痛。

    但当她整个人快要摔到地上的时候,却被迅速扶住。谢庭玉把她搂了下来,一脚踹开单车。

    叶青水惊吓地松了口气,不住地喘着气。她生气地抬起头来——

    当她抬起头来,谢庭玉一张出离愤怒的脸映入了眼帘。

    他额边的青筋隐隐浮现,带着迫人的气势问:“你说什么?”

    叶青水一双水润的眼里布满惊疑,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生气的谢庭玉,虽然他脾气也不怎么好,上辈子尤其明显。

    她张了张嘴,下意识地觉得闭嘴最好,但叶青水也被他气到了。

    她这么怕他做什么?

    叶青水的胸脯起起伏伏,顺了一会的气,才大声地说:“我说离婚,我不拖累你,再多苦多累我都不巴着你,离了也好,一拍两散,你好我好——”

    她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压到了路边的一颗老树上,老树被用力地一撞,枝叶轻轻地颤。

    “很好、很好……”谢庭玉扯了扯唇,冷冷地笑。

    叶青水只感觉自己的背传来一阵痛,呼痛的声音还没溢出嘴,嘴唇就被堵上了。男人身上淡淡的皂角青草的气息钻入了她的鼻尖,混着汗水的味道。

    铺天盖地,混着浓烈得化不开的怒和欲。

    她的唇瓣传来了一阵疼。

    那一瞬,叶青水满脑子只有轰隆的一声,像是被惊雷炸开,炸得思绪纷乱全无,脑子一片空白。

    谢庭玉在亲她。

    谢庭玉怎么会亲她?

    不是错觉、也不是在梦里,唇瓣的疼痛令叶青水再也没有更清醒地认识到这个可怕的事实。

    男人的吻来得气势汹汹,像刀似剑,磕碰着叶青水的唇,搅和着她的舌,反复地咬着、惩戒似地啃着。吻得人呼吸不上来,有一股铺天盖地的窒息感。

    霸道,蛮不讲理。

    叶青水挣扎着,拍打着他的手,她的双臂被他紧紧地反扣住,这时候的谢庭玉气息完全变了,变得炽热、偏执。这种被死死摁住挣扎不开的感觉,宛如溺水。

    叶青水打死也想不到谢庭玉会亲她。

    被大树擦得生疼的背,让叶青水不自觉地簌簌流下了眼泪。

    谢庭玉感觉浑身就像一个装满岩浆火炉,生气得要炸开了。叶青水这样含泪带怨、梨花带雨的模样,更是令人生起欺负她的念头。谢庭玉只有堵住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惩罚她,才能好受一点。

    只不过沾了一点点,温软的女儿香跟引火索似的,点燃了他。

    他亲了半天,亲掉了她眼角的泪水,吮够了才拍着她的脸,擦掉她睫毛凝着的眼里,怒意被很好地安抚了。原来亲吻是这个滋味。

    还怪舒服的。

    他说:“水丫,你以为你想离婚就能离?”

    谢庭玉压着她,感受到了她身体柔软的起伏。

    叶青水张着嘴,心里震惊、错愕、委屈、愤怒交织,复杂极了。

    她突然口吃了起来:“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庭玉轻轻地喘了口气,暖热的气息撒在叶青水的脖颈。

    蓦然地,染红了她的脸。

    谢庭玉没说什么,眼角微微眯起,似含着不满足地又堵住了叶青水的嘴,他日日夜夜地在她身边睡着,和她同一个屋檐,看着她渐渐发育起来,规矩得就像柳下惠。为的究竟是什么?

    没想到她一边喜欢他,还一边惦记着离婚,还和别的男人亲密无间。

    谢庭玉要惩罚她,让她长长教训。

    叶青水的脸一阵青一阵红,被亲得脑子发胀发晕,迷迷糊糊之间感觉扣子被解了开来,被人用力地揉了一把。

    四野空旷无人,晨间清凉的山风吹得叶青水浑身一个激灵。

    她羞愤得满脸通红,被松开的手立马扬起来扇了谢庭玉一耳光。

    谢庭玉脸被打偏了也满不在乎,他的喘气声低低的,弯着腰附在她的耳边吹气。

    “你知道了吗?”

    “我很生气。”

    他低低地喘了一口气,搂着她要命地说:“水丫,别让我生气了好不好。”

    ……

    叶青水被谢庭玉放开的时候,整个人跟被惹急的兔子一样噌地扶起了地上的单车,双腿跟踩风火轮似的,死命地踩着单车,

    而单车呢,也像离弦的箭似的,一眨眼就不见了影子。

    谢庭玉靠在大树下喘了几口气,墨似的眼眸染了火苗,也被风吹得渐渐地平歇了。

    他眼里含着意犹未尽的满足。

    他淡淡地想,娶了这么个媳妇有什么用,近在眼前摸个小手都不行。稍稍欺负一下,眼泪跟水龙头似的,一碰就哭。

    一会说要做他的妹妹,一会又撩得他到处是火。

    谢庭玉怪纳闷的,为什么他亲她,她还不高兴。

    她不是一直很喜欢他吗?

    在谢庭玉还没有记得住叶青水这个人的时候,她就经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借着吹小曲和他拉家常、时不时陪他干些活,在他必经的路上到处都是她的影子。

    这种伎俩以前也不是没有别的女人用过,但谢庭玉唯一一次的心软,却是看见了她那清亮灵动的眼眸,清凌凌的就像山里最清甜的泉水。

    单纯又活泼,让人不忍拒绝。

    少女热烈浓稠的情愫,渐渐地感染了他。谢庭玉头一回没法讨厌被人这样小心翼翼、单纯又无知地喜欢。

    叶青水踩着单车火烧火燎一样地跑回叶家村,一头扎进了自己的屋子。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只是屋子里满眼的都是谢庭玉的东西,叶青水才坐下就恨不得把他的东西统统扔出去。

    谢庭玉到底是什么意思?

    因为她占了他名分上的妻子的位置,所以也要她顺便解决他的生理需求,像上辈子那个混乱的夜晚一样?

    谢庭玉以为她还会像上辈子一样生生地吃了闷亏,白白被他占了便宜不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