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040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40章 040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七零之彪悍女知青九星霸体诀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快穿系统攻略天下第九六零小仙女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谢庭玉是头一次牵着叶青水的手, 还牵了一路。她有些紧张, 根本没有在意手被他握了一路。

    女人的手软软的, 凉凉的,离开了, 谢庭玉的手掌心还有一点软润的触感。

    周存仁此时在台下坐着、并不在台上,叶青水经过第一排的时候,他常年绷着的严肃的面孔, 罕见地多了一丝的笑容,他说:“上去吧,大伙都在等你。”

    叶青水犹豫了一下,摘掉了口罩。口罩摘下的那一刻, 仿佛整个画面都亮了起来。

    明亮的白炽灯光如线, 照得人纤毫毕现,灯光落在棉白的衬衫上, 新制的衣服反射的白光, 耀眼如雪,视线往上挪几寸, 浅浅的淡粉色的薄唇,山水清澈的眼瞳像坠了漆墨, 黑白分明。

    她穿着黑裙子、白衬衫,慢慢地走上台上,像一个误入的人一般。

    细白的脖颈柔白, 乌发黑眼。干净、通透。

    叶家村来凑热闹的那些知青、以及村里的社员见了, 脸上的表情精彩各异, 诧异、震惊、甚至不敢想象地揉了揉眼睛。

    那翘首盼望、恨不得抻长了脖子使劲往前看的姿态,如果不是严肃的场合,那震惊的心声已经能够沸腾起来。有人窃窃私语地低呼:

    “那是叶青水吗?”

    “咋变得那么俊了,跟换了人似的。”

    叶家村的人也觉得很惊讶,以前他们顶多是觉得叶家的闺女长得五官端正,却也没有想到现在出落得那么标致。

    搁在从前叶家水丫说是全村一枝花还有点勉强,但这回穿得整整齐齐,白衬衫黑裙子,雪白的丝袜,脚上踩着一对洋气的皮鞋,说她是城里人都敢信。

    标致俊俏得是十里八乡的头一份,清纯得跟水似的逼人的眼。他们好像有点明白了,为啥人谢知青才下乡不到一年,火燎燎地结婚了。

    谢庭玉靠边站着,听见了叶家村位置上不小的骚动,他淡淡地呵了一声,他的目光随着村里人的目光而移动,最后落在叶青水身上。

    他深邃的眼睛略过一抹惊艳,旋即而来的是更浓稠的暗沉。

    他的小丫头,像一颗朴实无华的种子,掉进泥里,慢慢地破土发芽、抽条,打朵。

    村代表是叶大志,他胸前配着朵花,拿了一个大大的红信封、一张奖状递给叶青水。

    他站在叶青水的身边说:“这就是叶家村研究出了‘电脉冲天然电场法’的叶青水同志!”

    “她勇敢创新、不懈研究最后解决了乡亲们吃水难的问题,她身上体现了农业学大寨的精神……”

    叶大志像是背稿子似的,他瞪着大大的眼睛,嗓门洪亮、声调情感抑扬顿挫,说完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民间的乐队又吹起了号角,热热闹闹地吹了一曲。

    叶青水简单地陈述了发明找水仪的思路过程,她说:“当我发现电阻率的方法行不通的时候,我想起了m主席写的《矛盾论》和《实践论》。”

    “主席说,‘事物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地下水每时每刻都在渗透、蒸发、流动,它们在外力的作用下,会产生一些物理或者化学的变化,而这种变化又会反应到地表……”

    高高的屋檐响起了她平稳温和的话,阐述得十分清晰。连农科所的研究员都产生了浓浓的兴趣。

    这些详细的过程,无疑是响亮的巴掌,打在了那些曾经质疑她的人的脸上。

    最后叶青水温和地说:“我提供了理论依据,实际上把它们变成实实在在的找水仪的人是——周老师。”

    叶青水鞠了个躬,很快跑下了台,

    她的两根油亮发光的大辫子也跟着一甩一甩,漆黑的眼眸明亮传神,双颊腾起了两团红晕,掌声如雷,那一刻她就像荷塘里的水。

    吸引着他,误入歧途。

    ……

    短短的一小时的表彰会过去了,领导干事们陆陆续续地离开,两个的武装部干事齐头并进,他们严肃地摘下帽子,摘掉帽子的那一刻,口气很热乎。

    “行啊你,能弄来了这么多人。原先还以为就我们俩撑场子,赶紧拉了农科所的朋友过来。”

    谢庭玉撇过头,漫不经心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他淡淡地说:“这是她自己的功劳,跟我没关系。”

    那种语气仿佛他像为了女人冲昏头脑的纨.绔二代似的,谢庭玉不喜欢。

    叶青水做出来的找水仪虽然不能惹人注目,但它贡献却很大。有这么多人来,全是冲着它的意义来的。谢庭玉前后花得不过是租赁礼堂、请乐队的费用而已。

    看着谢庭玉一本正经的表情,两个军人忍不住笑。

    “那是你媳妇?”

    谢庭玉应:“是。”

    两个男人冲人群里瞧了眼,“弟妹挺俊的,适合你。”

    “还有工作,先走了。有机会联系。”他们敬了个礼,高大的身躯挺得直直的、走路也一板一眼。

    谢庭玉看见叶青水被人群团团地围住了,这些人里头除了叶家村的人、还有县城里的居民,瞧着这个嫩生生的小姑娘啧啧称奇,她的年龄小、还是个姑娘,自然比周存仁这个老人家受欢迎。

    不过围着她的大多是中年的妇女,谢庭玉眉毛轻挑。

    “还以为是老学者,没想到是个大姑娘呀。”一个胖乎乎的婶子笑得眯起眼。

    “叶同志,有对象了吗?”

    “我儿子冶钢厂当干事的,工资三十级,二十二岁,上进的很……”

    “去去去,二十二那么老了还肖想人闺女,我弟弟十八岁,已经是大学在读了,毕业包分配工作,以后会到化肥厂上班……”

    谢庭玉原本是很耐心地站在一旁等人,走近几步听到了这些声音,脸黑了。

    他靠近了叶青水,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微微一沉,按住她。整个人也弯下腰来,语气淡淡地说:

    “我就是她对象。我们还有点事,同志们不聊了。”

    谢庭玉拉着叶青水的手走出了礼堂,拇指从口袋里勾出了她的口罩,迎着微微发烫的阳光,眯起了眼。

    他懒洋洋地说:“日头晒,带着吧。”

    叶青水戴上了口罩,喃喃地说:“这种事你也瞒着我。”

    “我没有想到……”

    谢庭玉把单车铃一拨,薄唇掀起,戏谑地道:“等你想得到,你都不愿意来了。”

    叶青水才想起那天谢庭玉背着她去见副队长,回头却骗她要多养两只猪的事。

    她的脸上涌起了生气,两腮的脸顿时跟染了红晕似的,捶了他一拳。

    “你这人……”

    拳头落在谢庭玉的背窝上,但他却不觉得疼,轻飘飘地跟落在心窝上似的。

    谢庭玉一挑眉毛,问:“我这人怎么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坏。”叶青水咬着牙说,亏来的时候他还不紧不慢地赏花摘花,那种悠闲的架势没一点来县城参加表彰会的样子。真是一条大尾巴狼。

    谢庭玉听到坏这个词,不禁纳罕了。他扯了扯她的辫子,俯身弯腰贴近她的耳朵,吹了口气。

    “我哪里……坏了?”

    他见到她耳根渐渐地红了,露出来的胳膊起了微小的颗粒,浑身绷得紧紧的。

    谢庭玉很快地直起身体,一本正经地说:“这不是拉了你一把吗,水丫,你可不能知恩不图报。让我数数,这回奖金有多少?”

    谢庭玉打开了那张牛皮信封,上次的奖励是国家给予的创新奖,这次是县里额外补贴的。

    他数了数还挺厚的,三十张大团结,这足够让这么贫穷又抠门的姑娘阔绰一阵子了。

    叶青水很快抢回了她的奖金,她说:“我要去看洋车儿了,你站在这里别动等我回来。”

    她姿势熟稔地跳上车,双腿迫不及待地踩了起来,风吹得她那两根大大的辫子一颤一颤的,甩起来利落美丽得就像出水的鱼尾。

    谢庭玉站在原地,望着青天白日,朗朗清风,不禁翘起了唇。

    ……

    叶青水很快来到黑市,在巷子里等着她的钱向东擦了一把汗,凉凉地说:“你来晚了。”

    “昨天夜里就有两辆被人买走了,今早你又不来早点……”

    他戴上毡帽、斗笠,贴着墙根坐下,几年如一日地守着一筐鸡蛋等人来买。

    而他身旁用来装糯米鸡的篮子早就清光了,一片荷叶都不剩。

    这种强烈的对比,让叶青水有些忍俊不禁。她说:“我这刚想好蛋也是能做早点的,我要是把蛋也收了,我八你二,做不做?”

    钱向东早就想和叶青水提一提这个蛋的事情了。以前蛋是一分钱一只卖给她,但天气热了,她懒得动,也不大乐意做那么多活,蛋渐渐地就不买了。

    他犹豫了一会,三七还差不多,但是万一磨跑叶青水,他上哪里再找个手艺这么好的人。

    钱向东说:“成成成。”

    叶青水笑眯眯地说:“这样你还得帮我另外找几样东西,我写给你看,帮我跑跑腿。”

    叶青水想从兜里掏出笔,发现身上的衣服换了,于是她用拇指在钱向东的手掌写下几个字。

    “黄油。认得字不?”

    钱向东猛然点头。

    “牛油,认得不?”

    钱向东眉头一皱,但又很快点点头。

    “蜂蜜、吉利丁。”

    钱向东不认得后一个,不过他强记了下来。

    叶青水又写了好几个,她低着头拇指一撇一捺地划起来,有碎发偶尔掉下来,擦过钱向东的手掌。

    谢庭玉猜测叶青水很有可能去了黑市,他问了很多人,才找到这条隐秘的巷子。

    他看见了路边停放的熟悉的单车,于是朝着巷子深处走了进去,再然后……他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叶青水亲亲热热地牵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手,低着头摸着他的掌心,目光专注得仿佛对待最重要的事似的。微风轻轻地吹动她额角的两缕碎发,那个男人还给她捋了捋头发。

    谢庭玉唇边的笑容逐渐消失了,他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深邃的眼瞳渐渐地发暗、浓稠得像化不开的墨。

    他送她衣服裙子鞋子,还费心费劲地吸引了一群人给她开一个表彰会,给她正一正名声。她穿着他亲手烫平的衣服裙子,在跟别的男人亲亲热热?

    另一边,巷子里的钱向东不耐烦地说:“大妹子你头发遮我眼了。”

    他用手撇了撇,顺便把她碍事的辫子拨到另一边,他这才意外地说:“咦,你今天这一身还怪好看的。”

    谢庭玉跨着大步,几步上前一把捉住了叶青水。

    “你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仿佛跟冻住了似的,冷飕飕的,像首都十二月天里刮来的风、像凝起来的冰。

    叶青水还想再写一个“牛奶”,没想到肩膀一沉,双肩被钳了起来,才一转头就看见谢庭玉冷冰冰的脸。

    那张脸冷冷的,跟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却又很有区别。他的眼睛里仿佛夹杂着隐隐的怒气,眼尾斜斜上扬,眼神莫名地看着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