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039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39章 039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天下第九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七零之彪悍女知青九星霸体诀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快穿系统攻略六零小仙女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薄薄的, 入口即化, 鸡肉与蛋白糅合成一种不可思议的美味。浓稠的汤汁味道醇厚, 吃完令人齿间留香。

    汤是吊了一夜的筒骨老高汤, 很有营养,一碗芙蓉鸡片量不多,却足够谢庭玉慢慢品尝。他眯着眼睛,弯弯的眼瞳里流泻出止不住的愉快。

    每天的午饭时间, 也算是谢庭玉养伤之后的最期待的时候了。

    眼见着一片又一片的鸡片儿入口,沈卫民肚子里的咕噜声大了起来,他为此跑了一天,饿得很,非但饿得很, 还有一种来自内心深处难以抑制的渴望。

    只见谢庭玉的拇指握着瓷白的汤勺,舀起一片薄薄的片片儿,玉色的鸡片凝着一层稠糊,颤巍巍的好看极了,美味又精致。那勺子悬在半空中……

    沈卫民死死地看了一眼,额头青筋暴起, 转身“刺溜”地匆匆忙忙夺门而出。

    叶青水忍不住扑哧地笑出了声。

    “怎么不留你朋友吃顿饭?”

    谢庭玉平静地掀了掀眼皮, 他说:“没他的饭吃。”

    叶青水很爱惜粮食, 也不喜欢吃剩菜,因此都是按人头吃饭的。叶家的饭特别香, 全村怕是拎不出几个能像叶家这样隔三差五吃得上肉的人家, 谢庭玉常常觉得不够吃。

    每次吃完都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特别是刘一良几个来吃饭的时候,这种感受尤为强烈。谢庭玉至今还惦记着两个月之前那道卤汁小排。

    自那次之后,叶青水再也没有做过了。

    谢庭玉问:“什么时候可以做次卤汁小排骨?”

    叶青水收回了他吃得干干净净的碗,一滴汤汁都没剩下。他的食量大得惊人,像他这样的胃口在农村估计能吃穷娘,也不知道之前在知青食堂是怎么活下来的。

    叶青水瞟了他一眼:“养伤的时候不能吃太多酱油,留疤不好看。”

    谢庭玉的背有一条特别狰狞的伤,特别深,别的伤口都快要消失了,它还依旧留着。那么好看的背,留着一条伤口,像残缺的画似的。

    谢庭玉正在屋子里做着复健的活动,闻言,他停下了步子,背靠在墙上直视着她,忽然问:

    “不好看,你很在意?”

    叶青水琢磨着这句话,感觉他有点在意。

    可能长得好看的人,都有点介意这个吧。叶青水已经在尽力给他涂药换洗了,别的地方都好得七七八八了,它还是不肯好,无力回天。

    她连忙说:“怎么会。”

    “男人留道疤才有味道。”

    谢庭玉听了,如刀裁似的眉舒展开来,他勾起唇,薄薄的唇角带了一点弧度,很漫不经心地说:

    “是吗,那我要吃卤汁小排骨。”

    叶青水的脸皱成一团,她还是觉得养伤不能这么作死,她没有吭声捧着空碗就离开了屋子。

    谢庭玉用背贴了贴墙,结实的墙壁带着一阵冰冰凉的舒服。早已经愈合的伤口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骗子,明明就很在意。

    ……

    四天后。

    第一生产队的副队长来叶家,吆喝着找叶青水,叶青水正在好好地写功课,谢庭玉说:“我出去看看,你继续写别动。”

    副队长和谢庭玉说了几句话就被谢庭玉打发走了,他憨厚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两条大白牙又白又亮。

    “是个好消息哩!”

    “你可得督促水丫好好准备。”

    叶青水抬起头冲窗外瞅了眼。

    谢庭玉觉得那双水灵的眼眸跟会说话似的,眼巴巴地瞧着他看,他忍不住说:“看我做什么?”

    “副队长找我啥事啊?”

    谢庭玉表情很淡定,他眯起眼耐人寻味地说:“找你商量让你多养两头猪啰。”

    叶青水听了有些气结,但又寻摸不出哪里不对劲。能多养两头猪,也算是一件好事了。猪就像金库似的,多养年底就能多分点猪肉。不过可能对于她来说也不算一件好事,毕竟倒腾出手来投机倒把的时间少了很多。

    她听完把脑袋缩了回去,埋头又写自己的功课。

    谢庭玉忍不住笑骂了句,真是一个傻丫。

    他慢吞吞地走回了房间,拉了一条小板凳坐在叶青水的身旁。她穿着清凉的短裤短袖,十分修身,窄窄的腰身挺得直直的,露出来的手臂和大腿白得晃人的眼。那是一种从水里透着粉的白。

    谢庭玉看了一会,才狼狈地撇开了视线。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东西,于是淡淡地说:“水丫你怎么整天看算学……你最弱的是国文,该多看看。”

    他从自己的书柜抽出了一本比较破的诗集出来,他随意地翻开了其中一页,扔让叶青水看。

    “你看看?”

    叶青水写了很久的东西,脑子也有些疲惫了,她拿着谢庭玉破旧的书捧在面前看。看了一会,谢庭玉让她念一念。

    早秋的晌午,日头也很热,热得让人流汗。但叶青水心静自然凉,浑身还是凉凉的爽快。她照着书本念了起来。

    念了一首《减字木兰花》、又念了一首《孤愤》,从北伐声中起誓师,一路念到……

    她念到:“妹妹你是水——”

    谢庭玉挑起了眉毛,仔细地听着她的声音,软软的,轻灵得像鸟啼。谢庭玉很喜欢听,这一点也许、可能被她发现了,之后她总是刻意地板起脸来地念,但这次不一样,她平平无奇的声音,让谢庭玉听出了一点柔润害羞。

    他淡淡地道:“念啊,怎么不念下去了?”

    叶青水看着谢庭玉清淡严肃的脸,声线疏懒又清冷。

    叶青水看着他正经的脸,不禁咬着舌头,脸有点红,这都什么轻浮的诗。但念也念下去了,刻意跳过未免太过夸张。她稍稍加快了语速念下去:

    “妹妹你是水,你是清溪里的水。无愁地镇日流,率真地长是笑,自然地引我忘了归路了。”

    短短的两句念完了,叶青水往后翻了翻,后半页不见了踪影,她摸了摸手上这泛黄的纸质,书也有些年头了,缺页漏页的也不奇怪,叶青水念完了很自然地又接着念下一首。

    谢庭玉注视着叶青水,从侧面看着她柔软的辫子,稀疏却长的眼睫下,掩不住一双清澈又窘迫的眼。玉似的娇软的面孔,从脖子开始起了淡淡的红。被口罩遮住的脸蛋,不禁令人浮想翩翩,不知口罩下面她是何种表情。

    谢庭玉心不在焉地想。

    他说:“你继续念。”

    他从他装书的柜子很深的地方,取出了自己的日记本。映着深深地日光,他的拇指拾起一张泛黄的书页,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上了年头的纸张泛黄,字有点模糊,像是被人摸过很多次掉了油墨。不过还能依稀看得出来:

    “妹妹你是水,你是荷塘里的水。借荷叶做船儿,借荷梗做篙儿,妹妹我要到荷花深处来。”

    叶青水念了好几页子的书,松了口气。她问:“这些不用背吧?”

    谢庭玉淡淡地说:“怎么不用,全都背下来,治治你这不好的记性。”

    于是叶青水脸皱成一团,不过还是背了起来。毕竟她是真的记不住文字,跟缺了根筋似的,但是公式数字却是过目不忘。

    谢庭玉在整理着他的几口大箱子,把他不需要的书都挑了出来,并归到柜子上,他一本正经地说:

    “你可能会看到的书我都拿了出来,以后不要随便乱碰我的箱子了,知道了吗?它现在是我的私人物品。”

    叶青水才不稀罕,她说:“不稀罕看。”

    谢庭玉笑了笑,“嗯,这样才乖。”

    “衣服做好了吗,给我看看?”

    叶青水把早已经做好的一套学生日常装取了出来,府绸质地的及膝黑裙子,崭新的棉白的衬衫,还有一套冬天穿在外面的灰色呢子外套,朴素低调,却又有着一种年轻人的亮丽时尚感。

    谢庭玉夸道:“做得真好看。”

    他拿着衣服走了出去。

    于是叶青水在背书的时候,她能看见谢庭玉在院子里洗衣服,洗完后整整齐齐地晾在竹竿上。

    晌午热辣辣的日头,很快把衣服晒干了。

    谢庭玉把它收了回来,发现衣角不如原先那样整齐,有了皱褶。他皱起眉来,问叶青水:“水丫,你懂怎么把它弄平吗?”

    叶青水看都不看一眼,心想:就是懂也不告诉他。

    谢庭玉浓密得跟墨汁似的眉毛纠结起来,“这……这可怎么办,明天要用它的。”

    他吞吞吐吐地,换了一种说辞:“明天我要把它寄出去。”

    叶青水教他,用开水装在铁罐子里,用铁罐反复地压衣服,布料就平整了。

    谢庭玉眉头拧起,烧了一壶开水把水倒入搪瓷罐里,手一摸搪瓷罐的耳朵,被烫得差点泼了水。他笨手笨脚地推了几次,好歹把裙子压平了。他松了口气,又重新烧了一壶,准备烫衬衫。

    叶青水实在看不下去了,她怀疑放任他自己弄,他能把自己烫伤。

    她接过了搪瓷罐,认命地烫起了衬衫。心想:谢庭玉可真是个好哥哥。

    谢庭玉漫不经心地问:“你明天没有什么事吧?忙不忙?”

    叶青水说:“不忙,不过要去县城里一趟。”

    她听说黑市里来了一批洋车儿的新货源,要去看看。叶青水没有购车票,即便攒够了钱没法去商店里买,等这次的货源等得脖子都快长了。

    单车、收音机这一类大件的工业品,在黑市里是属于有价无市的。虽然贵,但是也有不缺钱的人。城里嫁娶媳妇,嫁妆彩礼里有三转一响,脸上都有光,于是单车在黑市里就很抢手了。

    谢庭玉想了想说:“哦,那就好。”

    ……

    次日,叶青水攥着兜里硬邦邦的两百来块,一身轻便地骑着单车准备上路。

    谢庭玉拿一个军用背囊把衣服装好,坐在了单车的后座。

    他很自觉地掏出了口琴,吹起了歌,还凭叶青水任点。

    “水丫,想听什么?”

    叶青水想起上一次在他那里听来的小曲,说:“就那个……叫莫斯科吧。”

    “它叫《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不叫莫斯科。莫斯科是一个城市。”

    谢庭玉认真地纠正道。

    叶青水说:“嗯,我知道了。”

    谢庭玉举起口琴,轻轻地吹了起来,低低的调子,又轻又欢快,异域浪漫的风情悄悄地荡漾开来。缓缓的拍子,被他吹得很温柔,乐声像是会说话似的,脉脉地吐露着深情。

    他们去县城里的山路,会有一段经过葵花田的路。那是遥山公社的特色农作物,俗称葵花。籽粒炒了很香,不过这些葵籽是拿来榨油的,人家公社靠着种葵花,年底分红比种水稻的强多了。

    谢庭玉见了这片灿烂的花田,视野也变得宽阔、敞亮,浓烈的耀眼的花海像画似的,他眯起了眼睛。

    “水儿,花好看,停停。”

    叶青水脚没停下来,她说:“这不是让人观赏的花,这是粮食,是拿来榨油的,看见守花的社员没有,你摘了一朵今天就别想去县城了。”

    谢庭玉说:“我不摘,我就看看。”

    叶青水停了一会,让他看个够。

    她在心里默默地想,谢庭玉难得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谢庭玉只看了几眼,他说:“咱们首都也有这种花,不过是给人观赏的。”

    过了一会,他调笑道:“大葵花我是摘不了,不过……小的却是摘得起的。”

    “给你。”

    叶青水听见他摘了花,险些被吓死了。刚才也没见到他摘花啊。

    一阵悉悉索索之后,她感觉到耳朵有些痒,男人温热的气息微微靠近,喷撒在她的耳侧,非常痒。很快一个凉凉的东西戴进了她的耳朵上。

    叶青水擦地刹了车,把耳背上的花取了下来,准备眼前一黑。

    不过她却摸到了一朵很袖珍,茎秆长着毛绒绒的软毛的……菊花。金黄灿烂,袖珍可爱。确实是“小葵花”没错。

    谢庭玉又重新掏出了口琴,吹起了他欢快活泼的歌,吹着吹着就吹到了县城里。

    ……

    到了县城,谢庭玉让她走另外一条路去供销社。另一条路经过的大街多,人流也多,会依次经过县革委、县宣传部、知青办、武装部……等等机关单位,最后才会走到供销社。

    这条路叶青水平时是不敢走的。

    不过她慢慢悠悠地骑着单车,一路上能看见许多熟面孔。她越看越觉得奇怪。还有人冲她招招手。

    新任的副队长叶大志扯着洪亮的嗓门,“哎,水丫,咱们就等你了。”

    他的胸前别着一朵小红花,沧桑的一张糙脸破天荒地爬满了笑容,喜出望外。

    不过很快他皱起眉头来,看着叶青水这一身灰扑扑的装扮,“不是说让你穿身整洁的衣服来的吗?这么破,这不就是丢了社会主义的脸吗?快快快,小娟你和水丫换一身。”

    “不用,我这里有套新衣服。”谢庭玉四平八稳地说。

    叶青水一头雾水,看着面前这一张张盯着她的面孔,全都是叶家村的父老乡亲、还有一些知青。

    谢庭玉把她带到了居民宅,他一边掏着衣服,一边说:“猴子家在这里,你先换身衣服,先别问这么多,等会你就知道了。”

    “可……可、是这是给你妹妹寄的衣服。”

    谢庭玉摇摇头,微笑道:“换吧。”

    他高大的身躯,迎着门外八月灿烂的日光,挺拔得让人不敢直视。

    他的手掌大而宽厚,指腹有一层薄薄的茧,温热干燥,有力地把她推进了房间里。

    谢庭玉给的衣服里还有一对雪白的丝袜,一双新鞋子。鞋子的尺寸正好合脚,不磨脚,叶青水一头雾水,慢吞吞地换了身衣服,

    “是不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谢庭玉牵着她的手,走进了一间很大的屋子,里边像是一个礼堂。走进去的那一刻,耳边响起了吹吹打打吹起来的《歌唱祖国》,场面热闹,歌曲恢弘。

    让人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走进门后,叶青水忽然眼前一亮,明亮的白炽灯光线如柱,撒在她的脸上。清澈的眼眸里,映着一张张的人脸。她的嘴巴微微张了起来,疑虑、不解。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跟着谢庭玉来到这种场合。

    不大的礼堂里,前排穿着中山装的县领导正襟危坐,有农科所的、宣传部的、革委会的,还有几个穿着军装的武装部干事,以及叶青水不陌生的记者……叶家村的人乌泱泱地在后头站着。

    谢庭玉淡声道:“水丫,上去吧。”

    “这是属于你的——”

    他微微侧过脸,深邃的面庞表情忽然变得柔和。

    “嗯,迟来的表彰会。”

    周恪拍着手心,漏风的牙齿嘻嘻地笑起来,眼神柔软明亮地注视着台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