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028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28章 028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七零之彪悍女知青六零小仙女九星霸体诀快穿系统攻略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武神天下     叶青水此刻的表情带着一点乞求, 企图这个老人家能对此感兴趣、给她指点迷津。

    上一次周老爷子送给叶青水的是一本物理方面的著作, 里边充斥着大量的电学方面的知识。

    叶青水靠着这本厚厚的大部头书开拓了思路。她也注意到老人家的书桌上摆着很多电学的原件, 虽然很多都很陈旧、电线乱七八糟地散落着。这让空有理论基础、而实际操作很差的叶青水着实眼前一亮。

    周存仁淡淡地瞥了一眼她, 继续洗着手里的恭桶。

    叶青水毫不气馁,她叙述道:“这里一个多月没有下雨, 井里的水也干了。现在乡下都是靠着人力来挑水, 再过段时间乡下就要种后季稻, 没有水就没法种稻子。”

    “咱们公社找水源很困难, 打井也打不出水来,我琢磨了一个方法,想做个靠谱的找水仪。找得出地下水, 吃水问题也就能解决了。”

    “我遇到了很多难题,周老师能帮帮我吗?”

    谁知周存仁听完淡淡地哦了一声, 丝毫不感兴趣,又低头又擦着他手里的恭桶。水龙头的水涓涓地流着,细如丝线, 他擦了一遍又一遍, 根本不带搭理叶青水。

    漠视的眼神让人难以亲近。

    周恪也在一旁听着,他推了推爷爷:“爷,姐姐和你说话呢。”

    周存仁绷着一张老脸, 脸上的皱纹犹如深深的沟壑,他坐在水池边洗着恭桶, 筒子楼上的邻居打开门怒骂:

    “周老头, 臭死了, 你洗完赶紧滚滚滚,吃饭都倒胃口。”

    周存仁笔直的腰塌了几分,他更加倔地挺直了腰使劲地洗桶,更没有心思理会叶青水了。

    周恪挠挠头放下了手里的桶,他和叶青水小声说:“姐姐你等着,你有啥不会的留着,回头我帮你提提。”

    小孩子眼里认为的“请教”,只是简单的请教功课写作业那样的事。但这一次不是。

    叶青水摸了摸他的脑袋,摇头:“快去吃糖吧。”

    叶青水叹了口气,她抱着自己的本子蹲在周存仁面前,更小心翼翼地说道:

    “周老师,如果这个找水仪做出来了,乡下能种得上稻谷,城里也不会再断水了……”

    老头子不为所动。

    叶青水又换了一种说法,“我知道您很喜欢吃包子,特别是大肉包子,您能帮帮我吗?”

    周存仁动了动唇,轻蔑而倔强地哼了一声。他的双眼虽然浑浊,但眼神却犀利清明,从一开始对待这个女娃子的态度都是不咸不淡、不冷不热。

    他跟他热情可爱的孙子简直南辕北辙。

    叶青水心里有些失落。

    周存仁冷漠的表情没有绷多久,很快就有红小兵钻了出来,“周老头,厕所都被粪堵死了,你麻溜点扫干净运到乡下!”

    周存仁挺得板直的腰突然佝偻了起来。

    叶青水忽然眼前一亮。

    她兴致勃勃地说:“恪儿,我们去扫厕所!”

    庄稼人最不怕的就是这种脏和累,大队种地穷得买不起化肥家家户户都得去拣粪,叶青水还养猪每天扫粪呢!

    除了周存仁之外,一块扫厕所的还有一个老头子,他头发稀稀疏疏,看着一个年轻的女娃子能挑能抗,不禁啧啧佩服。

    虽然大家都是一样扫厕所的,也都穷得连条裤子都穿不上,但周存仁那股冷淡的气度看起来却比整条街的文化人都要厉害。

    “老周,人求你办啥事你就应了呗,难得有这么一个心地善良又踏实的娃儿愿意帮你。”

    叶青水手脚麻利地跟把周存仁清理的工作干了,夕阳落下之前,叶青水用着小推车推着满满的“肥料”运出县城。

    扫厕所的老头儿说:“女娃子,你有啥要求周老头的说来听听?”

    叶青水累得直喘气,肚子饿得前胸贴后背,她来来回回运了五车的粪交给了来接头的生产队。

    她心不在焉地道:“乡下找水困难,想做个找水仪把地下水挖出来。”

    扫厕所老头猛地点点头,“然后咧?理想很伟大,有啥思路没?”

    叶青水说:“有,用电场法找水。”

    老头猛地拍大腿,“物理呀?老周你就端着吧,来来来,女娃子我帮你——”

    叶青水虽然没有抱啥希望,但还是把自己的小本子递给了老头。

    周存仁这时候用扫帚敲了敲地板,左边转悠了一圈、右边又转悠了一圈,仿佛漠不关心一般。

    等叶青水和老头叙述完了,他才伸手夺过了她的小本子,他淡淡地说:“让我看看。”

    老头子又拍着大腿大笑,“激一激你就受不了了。”

    周存仁表情严肃、目光谨慎地浏览着叶青水的推导过程,很快就翻完了。

    他浑浊的眼睛里流露出欣喜的光,虽然只是刹那间的一闪而逝。

    看完之后的周存仁,指着本子的某几处说道:“你的想法很新颖,但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统统都是有问题的,你再仔细想想,想好了我教你怎么做。”

    叶青水一听,欢喜地说:“周老师懂怎么做吗,赶紧做出来才是正事。”

    她听完这番话,担忧的心就彻底地落回了肚子里。但同时她也有着淡淡的失落和不解。

    周存仁语气轻淡地道:“这点功劳我还不至于抢你的。”

    “恪儿,回家吃饭。”

    干完活的周存仁干脆利落地走了,扫厕所的老头哼了一声,喃喃地自言自语说:“到底还是嘴硬心软,以前可是生生吃过热心这个亏。”

    他转过头来和叶青水说,“周老头还搭理你,不容易呀女娃娃,要好好珍惜。”

    叶青水也觉得能得到周老爷子的帮助很不容易,她到底是安心了一点,大队有望顺利种上后季稻。

    她到水龙头下洗干净手,骑着准备回乡下叶家村。

    夕阳下,周恪柴瘦的小身子抱着砖头厚的书,气喘吁吁地朝着叶青水跑了过来,他抹了一把汗,笑道:“姐姐,这是爷爷给你的。”

    他笑嘻嘻地擦着小汗手,学着爷爷的姿势,“他啊,回到家翻来翻去为了找这几本书暴躁得跳脚。”

    周恪的一口白牙被金子般的阳光映得闪闪发光,乌黑纯真的眼睛仿佛清澈的小溪。他露出浅浅的酒窝,用着瘦削的小手握紧了叶青水,小小声地叮嘱着她:

    “姐姐加油哦,早点找到水,让恪儿和爷爷洗个澡。”

    ……

    叶青水回到了乡下,花了几天的时间把周老爷子给的几大本书仔细地阅读了一遍。

    她干脆没有上工了,理由是在家照顾生病的丈夫,这下村子里的闲话又满天飞了。骂叶青水懒惰、无可救药。眼里光看得见男人,恨不得攀高枝进城里享福,哪里还有个农民的样子。

    谢庭玉听到传言有些哭笑不得,他和叶青水说:“你不在乎吗?”

    他看着小姑娘忙碌的侧影,不禁侧目。她这几天每天早起晚睡,早上必定跑到城里、行踪几乎成了谜,说好的在家照顾他,实际上也照顾不到哪里去。

    他头一回真切地感受到当了一回靶子的滋味。

    叶青水随意地道:“没事,反正也不差那一句两句,我不在意。该我受的、不该我受的,我全都受了。”

    叶青水想着反正现在打井是做无用功,倒不如把时间花在刀刃上。上辈子从夏天打井打到秋天,山地刨得坑坑洼洼,愣是没打出一口出水井来。

    阿娘倒是对这些话很在意,吃午饭的时候,她劝叶青水赶紧回去劳动。

    “水啊,阿婆好得差不多了,她说明天和你一起去上工。”

    阿婆不知道心里想着啥,她板着脸,和叶妈说:“俺啥时说过这话了,不去上工就不去。”

    “咱娃娃是要做大事的人了,水呀,婆听你的。你赶紧找出那个啥找水姨,那个姨咋架子那么,让你找来找去都不肯来。”

    谢庭玉正喝着水,听了差点没有被呛到。

    叶阿婆没念过什么书,她根本连找水仪是什么玩意都不清楚。她不想去上工完全是心里憋着一口气,豁下老脸来怼着大队长。到底谁才是本村人,几个知青娃娃欺负青水大队长都不吭一声。

    大队长放任流言不管的态度让叶阿婆心寒。叶阿婆的丈夫和两个都是当兵的,是村里当之无愧的有名望的老人了,头一回受到这种冷遇,她心里堵着一口气。

    她心疼水丫,摸摸她日渐憔悴的脸说:“大不了今年勒紧裤腰带,少吃点粮食。”

    叶青水听了不禁笑,“阿婆,找水仪不是个人,是一个像收音机一样的铁盒子,能用它找到地下的水。阿婆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只不过是被说几句闲话而已,听了又少不了几块肉。乡下婆娘就是爱唠叨,这有文化的人骂人也是下刀子。不在意就好了。”

    “阿婆,水丫保准过段时间让你风风光光,变成大队最有名望的老太太。”

    叶阿婆听了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她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她默默地叹道:孙女都被骂傻了。

    孙玲玉也来探望谢庭玉,她借着探望谢庭玉的机会,和叶青水说:

    “叶同志啊,听说你在弄什么找水仪。有什么结果了吗?要我说,你可不能碰到一点点困难就退缩了。m主席说过,要有艰苦朴素的革.命精神。万一咱们挖水井挖不出来,可就指望着你啦。”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眉飞色舞的神气极了,一点也瞧不出指望叶青水的意味。浓浓的嘲讽,明摆着就是看扁人。

    何芳捂嘴笑了笑。

    叶青水听了,像周老爷子一样挺直了腰板,自信地道:“可不是,你们还真的得指望我。”

    清风徐徐地吹来,叶青水的眼睛弯成月牙,眼里迸溅出来的光,自信又耀眼,像一块吸铁石似的吸着人的目光。

    一个星期后,生产队合力打的那十口井,渐渐地有了结果,陆陆续续地挖到了可以出水的深度,但是一口都没有打出水,大队长顶着炎炎的烈日,艰难地做下决定:让社员咬着牙再往下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