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027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27章 027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七零之彪悍女知青九星霸体诀快穿系统攻略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六零小仙女天下第九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武神天下     另一边,知青点。

    周婷婷回到知青点后, 展开叶青水的手稿仔细地读了起来, 看着看着就看入迷了。

    有人叫她, 也没有反应。别人见她这一幅入迷的样子,不禁好奇地凑上去看, 看完之后又去和孙玲玉悄悄说:

    “我看到周婷婷在看叶青水的东西,叶青水要做找水仪,没想到她还能有这种想法。”

    “看样子挺有模有样的, 你们测的点真的准吗?”

    孙玲玉听了, 根本没兴趣去周婷婷那里探个究竟,她回道:“准,怎么不准。叶青水还想做找水仪,她不是疯了吧,什么都敢想。”

    她拇指点着雪花霜往脸上擦, 和何芳打趣地道:“不是我看低她, 叶青水要是有这种志向,母猪都能上树。”

    何芳惋惜道:“可惜了谢知青。”

    周婷婷忍无可忍, 她说:“谢老师再好也已经是别人的丈夫了,三天两头提起他是什么意思?”

    “叶青水再不好, 我看也比你们强多了。别总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说不定要闹笑话的!”

    ……

    次日。

    叶青水早早起来把糯米鸡做了, 裹着糯米鸡的荷叶是她提前摘了泡好, 下水焯了去涩, 糯米是夏天新晒的, 用荷叶包着蒸了软糯可口,带着荷叶清新的香气,米的表面油汪汪地凝着,看起来极了。咬一口黏滑软糯,米油里带着香。

    她一共做了四十个糯米鸡,一只一毛钱,七七八八地除掉成本和人力还能挣个两块多。

    叶青水也想多做几只,但是荷叶摘多了秃得太明显容易被发现。

    她把糯米鸡交给钱向东的时候,不由地问:“这几天我没进城,周恪还好吧?”

    钱向东不太明白她怎么突然问起周恪了,他摸了摸脑袋说:“还好,和以前一样,就是很久没见你了,怪想你的,他还以为你不干了。”

    叶青水说:“等明天我去城里买点东西,顺便去看看周恪。”

    叶青水琢磨了一晚上的找水仪,有个地方卡住了百思不得其解。天亮的时候她突然想到:周恪的爷爷不就是个天大的好帮手吗?

    钱向东说:“那保准成。”

    叶青水做完早饭,伸了个懒腰回屋子睡了一个短短的回笼觉。

    睡到天亮的时候,沈卫民按时地来叶家照顾谢庭玉的每日排泄。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屋子里的时候,两个人早已经洗漱完毕,谢庭玉清清爽爽地吃完了早饭。

    谢庭玉见了他,眼皮不带掀一下。

    去茅厕的时候,沈卫民开始犯起了难,他问谢庭玉:“昨天水丫是啥表现,她没有……什么吧?”

    谢庭玉没有回答他,让他看着办。

    沈卫民把兄弟背回屋子之后,走到叶青水的面前犹豫了很久。

    叶青水正拿着她的本子设计着找水仪。

    她见了沈卫民这一幅犹犹豫豫、吞吞吐吐的样子,她不假思索地开口: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道歉的话就算了。我知道你心里就是那样想的、也瞧不上我这种村姑,你放心,你的担心是多余的,我没有想过会拖累你玉哥一辈子,我和他早就约好了离婚的事。”

    这一通话把沈卫民打好的一肚子草稿的话都堵住了。

    谢庭玉从来都没有和沈卫民提过自己和叶青水约定离婚的事情,这种事毕竟也不是值得宣扬的事。

    但沈卫民却不知道。

    原本想来道歉的沈卫民却突然僵住了,他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来看叶青水,仔细地看着她的表情。

    只见叶青水戴着口罩的脸,她露出来的眉眼清淡,低垂着继续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因为看不清叶青水的表情,沈卫民心里带入了一个被他的话伤透了心的形象。

    原本叶青水也是皱着眉头、为手里的难题百思不得其解,这幅模样更吻合了沈卫民的猜测。

    沈卫民以前任意妄为惯了,也碰到太多跟蜜蜂围着花似的追着谢庭玉的女人,但还是头一次三番两次被叶青水这样轻易地原谅。

    他以为她至少会恼羞成怒骂他、甚至吹枕边风让谢庭玉和他不再往来。

    但是叶青水什么也没做,连说话也是风轻云淡、毫无怪罪之意,这反倒让沈卫民头一回生出了复杂又微妙的情绪。

    他说:“对不起,你千万别难过……我不是有意的,你别哭,千万别哭,我错了。”

    沈卫民还想说些什么,但看见叶青水揉了揉眼睛,以为她要哭了,沈卫民心里臊得慌、转身很快离开了叶家。

    叶青水揉了揉酸胀的眼睛,抬起头来看着沈卫民落荒而逃的背影,不禁想:这、什么跟什么?

    谢庭玉把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听了个全。

    他安慰着叶青水道:“你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里,根本不值得难过。”

    谢庭玉听到沈卫民说她哭了,有些担心。但他只能坐在床上动弹不得,不能走到她身旁看个究竟。

    他望着叶青水的背影,声音柔和了许多,用着安慰的语气说:“我家里虽然规矩多,但是过日子毕竟是跟自己过,和他们没有多大关系的。我的家庭很简单也很普通,和别人家没有什么区别。”

    说到这里,谢庭玉有了一丝的停顿,“不瞒你说,我的父母在我四岁的时候离婚了,除了我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妹妹是继母带过来的。我爸是b军区的一名军人,平时比较严肃话少很难亲近。除了父母之外,往上还有爷爷奶奶,两个姑姑一个小叔。”

    叶青水听了谢庭玉的话,不禁有些好笑,这台词就像这年代相亲的时候,对象交代家庭背景一样,说得明明白白。这些事情其实她上辈子就知道了,并不需要再多听一遍。

    叶青水又低下头,描绘起了自己的找水仪,她蹙着眉艰难地思考起来,笔尖却流利地泻出一个又一个公式。

    另一边,谢庭玉见了叶青水又低头仿佛害羞、又仿佛是回避地低头。

    他深吸了一口气,手心不期然地出了一点汗:“我……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人生大事,没有考虑过对象的事情,和你结婚也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如果、如果。”

    谢庭玉喉咙突然像卡住了一样,面庞涌上了红色,非常红。

    “如果让我和叶同志你一起共同生活奋斗的话,我也许会……”

    叶青水听了感觉不太对劲,脑袋从公式海中拔了出来,她摘下了口罩,深吸了一口清晨清新的空气。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难过啊,你不是说把我当成妹妹看待的吗?”

    “我有什么好难过的。我刚才是在想找水仪的一些事情,才没吭声。”

    谢庭玉因害羞而没有说出来的“愿意”这个词,这回是彻底地噎在了喉咙里了。

    一时之间,诧异、错愕涌上了心头,谢庭玉也想过叶青水会有反应,但完全没料到叶青水会是这种反应,他现在有些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镇定下来。

    谢庭玉的脸青了又红,红了又黑。

    如果不是腿脚不方便的缘故,看不到叶青水的表情,谢庭玉都想走到叶青水的面前,直视着她一口气把那些话说完。

    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情刚刚经历了一个怎样的跌宕起伏。谢庭玉的脑海浮现起叶青水红着脸来知青点找他的画面、她跳下河去追他的口琴的画面、她给他吹梁祝的画面。

    最后,谢庭玉翻滚的心思才彻底地平静了下来。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被叶青水打断后,谢庭玉再也没有重提一次的心力了。

    他的脸色有些差劲,语调也有些低沉:“嗯,水丫不难过就好了。”

    今天也许不适合同小姑娘说这些话,气氛不对,她很不高兴。

    他清楚小丫头平时看上去软和得一团和气,其实私底下的脾气一点不小。

    谢庭玉说:“今天起水丫不要给他送饭吃了,他爱啃馒头啃馒头。”

    叶青水想了想,该得把钱退给沈卫民了。她虽然脾气好,但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这么明里暗里嫌弃她,怎么还吃得下她亲手做的饭?

    谢庭玉顿了顿又道:“钱也不用退还给他,你收着就好,该他受的。”

    叶青水说:“那不行,欠着他的钱总感觉心里怪怪的。”

    谢庭玉扯了扯唇,冷冷地道:“你不用在意,该他受的就得他受着,这点钱让你受这些委屈算什么,改天我再让他好好和你认个错。”

    谢庭玉心里憋着一口气,久久不能落下,如果不是沈卫民也许今天他就不用生生把话憋回去了。

    叶青水虽然对谢庭玉之前说的话有些疑虑,但这种疑虑很快也被抛到脑后了。

    ……

    叶青水把想不通的问题整理了一遍,把它塞进口袋里,骑着单车去了县城。

    她先去百货大楼买了一罐麦乳精,掏工业券的时候掏得特别的爽快,给钱也很利落。因为这钱和券都是谢庭玉的,她只是顺路过来帮忙捎带一瓶。

    一罐麦乳精五块钱,虽然贵,却能得到很大一瓶。叶青水拿着它想着等攒够券了,她也要给阿婆买上一罐尝尝。

    买完麦乳精后,她花了五分钱买了一点果糖揣在兜里径直地朝着周恪家走去。

    周恪正在家里艰难地洗着粪桶,瘦巴巴的小手洗得通红,水龙头的水很小,近乎于无。他憋得满头大汗,不由地和爷爷叹气:“要是今天跟昨天一样断了水,咱们可怎么办呐爷爷。”

    周存仁哼了一声:“这不正好吗,不用洗公厕了。”

    周恪皱着眉头为难地说:“但是这样爷爷就没有工资、也没有粮食可以领了。”

    周存仁不说话了。他也觉得城里断了自来水,怪难为人的。

    叶青水笑吟吟地递上了一包糖果,招呼周恪:“恪儿,我买了点糖快来吃。”

    同时她掏出了自己满是问号的小本子递到周存仁的面前,小心翼翼地问着:“周老师,请您指点指点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