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025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25章 025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九星霸体诀快穿系统攻略七零之彪悍女知青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六零小仙女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武神天下     叶青水睡醒过来, 在草席上伸了个懒腰。她涂了一层防晒的药汁到脸上才戴上口罩出去上工,谢庭玉骤然伤了,给她带来的麻烦不止一点点, 压榨了叶青水很多的休息时间。

    这一觉睡得差点迟到了,叶青水匆匆地戴好口罩, 对谢庭玉说:“有什么事情你先忍忍, 实在忍不住就拉个响铃, 隔壁家李婶家的二虎听到会来找我的。你现在尿急不急,我拿夜壶给你?”

    谢庭玉姿势标准地坐在床上认真地听广播, 除了身体上的一些伤,他身上那不见丝毫烦躁, 那淡然又镇定的气度, 好像跟悠闲度假的人似的。让人感觉不到一点狼狈。

    谢庭玉听她叨叨絮絮的言语, 破天荒地嗯了一声。平时这种解手的事情都是等沈卫民来了他才愿意做的,憋着也不肯拉下脸请叶青水帮忙。

    叶青水递了一只夜壶给他,扭头走出了屋子。

    等再进屋子的时候, 她发现谢庭玉一贯冷静的脸, 有一丝丝的异样:耳朵有点微微的红。

    叶青水无心多想,倒了夜壶很快去上工了。因为日头已经很迟了,她仍坚持先去叶阿婆那里才去上工。她给叶阿婆带了满满一壶的凉水,让阿婆在一旁休息喝水,她自己干了大半的活。

    阿婆咕哝着说:“水丫啊, 阿婆还没老, 手能抗肩能挑的。”

    “我只是在井边上提一提泥。”

    叶青水跟往常一样念叨说:“阿婆老了, 眼睛花、腿脚也没有年轻人那么利索了,您可一定要小心脚滑,干活的时候看清楚别踩空了。”

    “晓得哩晓得哩!”

    叶青水帮阿婆干完活,才去做自己的活。大队的女劳动力分成五股,错落在不同的地方,七八个劳动力打一口井。

    这一天,叶青水干活的时候格外的不顺、心跳越来越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夜谢庭玉吵着没有睡够、还是最近太累的缘故。

    当她终于倒完最后一筐泥准备下工的时候,有人吆喝她:“啊呀!有人摔倒井里头了,青水你去看看是不是你婆!”

    叶青水手里的铲子哐当地掉了下来,她脑海里的弦“嘣”地断了,整个人跟疯了一样地跑过去叶阿婆那。

    “阿婆啊—阿婆——”

    叶阿婆已经被人抱着从井里头拉出来,她的脑袋被磕出了血,风烛残年的老太太颤颤巍巍的,头发乱糟糟,粗土布的衣服也擦破了。

    叶阿婆先摸了摸叶青水的脸,粗厚的拇指揩掉孙女的眼泪,“水丫不哭……阿婆没事,脚脖子扭得疼——”

    “而已”两个字没说完,叶青水眼泪哗啦啦地流着,心碎地抱着狼狈的老太太,她埋怨着自己:“都是我的错,阿婆,阿婆我背你去医院。”

    叶青水此刻对自己对于命运的屈服,不满攀升到了极点。

    早知道有这样一件事,为什么不干脆让阿婆歇在家里,避过这个灾难。

    明知道这口井打不出水,所有人的努力都会白费,为什么还要做沉默的人。

    被孙女搂在怀里的小脚太太叶阿婆笑了,她拍打着孙女:“别闹,要惹笑话的。阿婆不用去啦……”

    说来也是惊险,叶阿婆才念叨着孙女说她腿脚不灵活,整个人就栽了下去。好在她下午歇息够了,也没干多少重活,浑身还是一把子力气,摔下去的时候老太太抓住了井里的吊绳,慢慢地滑下去。除了中途磕磕碰碰地撞到头、脚也抽筋了之外,其余还算是好的。

    叶青水呜地流了两行清泪,抱着仍旧健康的老人家又哭又笑。大队里的赤脚医生粗略地检查了一下老太太的腿脚和伤口。

    “没事,回家敷几包臭草管治好!”

    叶青水把老人家背在身上,和大队长说:“我阿婆以后不能参与打井了。”

    大队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也是从苦日子里熬过来的人。

    他捻了一只草烟,拇指点了点烟纸利落地卷成烟,深吸了起来。

    大队长沉默了许久,说:“叶家阿婆养养就能好,水丫啊,六爷爷知道你心里恨得很,但是后季稻眼见着要种了。现在大伙都疲了,都想歇歇。老牛还有耕得累打着都不肯走的时候,这个不干、那个也不干,咱们的粮食咋办?”

    “你这个六爷爷不能应,你叔去参军了,你们家本来就少一个壮劳力,都想着偷闲没有奋斗精神,哪里过得上好日子。”

    叶青水听了大队长掏心掏肺的一番话,既是气愤又是眼窝子热。大队长说的话没有一点可以指摘的地方,说到底还是穷闹的。因为穷,红旗公社一共七十六支生产队,每年都欠着国家的粮食。

    穷得嗖嗖抖,走在外边都不敢说自己从哪里出来的,外边人提到红旗公社就一脸鄙夷。

    落后、贫穷,穷山恶水、现实得令人绝望。但是这里却有最朴实的民风,最甜的山泉、最美的歌谣。叶青水走出了大山之后,才发现外边一样是农村,却比他们叶家村富裕得多。别的村子七五年就通了电,叶家村八十年代才通。

    身处其境,才能切身体会到这样一句话:一个人的富不是真正的富,大家的富裕才是真正的富裕。

    叶青水把眼泪逼了回去,她说:“现在跟无头苍蝇似的打井没有用,这井的选址太草率了、十有**打不出水来。”

    叶青水的话刚脱口,一旁侧着耳朵热热闹闹听八卦的知青就翻了白眼了。

    尤其是和叶青水不对付的孙玲玉。

    她说:“叶同志你怎么可以动摇革命的决心,别的不敢说,这井可是知青们齐心协力、认真探测了很久才决定出来的。你这样草率的评价,才是犯了盲目武断的错误。”

    叶青水否定了水井的选址,无疑于站在了知青的对立面。一个是愚昧的乡下女人,没读过几天书,见识经验也谈不上。可是另一边却是受到过良好教育的知识青年,男的女的都有。

    谁更可信,几乎不言而喻。在场的十几道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叶青水身上,仿佛在看笑话。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看着小姑娘似垂死挣扎地反驳:“你们说这是集大家智慧的结晶定下的打井位置,我想问问你们用的是什么方法探测的,由哪些人勘测的?”

    “如果后季稻播种前,水井还是没有打出来,又该怎么办?”

    孙玲玉双手插着腰,轻视地道:“没有什么如果,十口井不可能一口都打不出水。叶青水,我看你是仗着嫁了个好男人,口气也大了。不仅不愿意劳动、还反咬一口。要不是咱这里民风好、乡亲们心眼也实,你就该被批.斗了。无知!”

    没有人想认真回答叶青水这三个问题,而是嘲笑。

    “回去多读读书吧!”其他人笑道。

    “还‘达者为先’,要论打井这学问,这里人人都是你的‘先’咧!”

    叶青水把这些嘲笑声都听完了,她冷静地和大队长说:“阿婆现在伤了,肯定是不能干活了,我要给她请一段时间的假。六爷爷,我提出的看法不一定是对的,但有考虑的需要。”

    “凡事都有个万一,肯定要做好两手准备的。”

    叶阿婆最后重重地叹了一声:“六弟,当年你大哥是怎么帮你的还记得吗?多的话,嫂子也不说了。水儿,咱回家。”

    叶青水归还了农具,背着阿婆回了家。

    阿婆在她背上,囔道:“阿婆连累了你啊,水儿呀……你的脾气和你爸是一样倔的。”

    她把脸贴在孙女暖暖的脖子上,用满是皱纹的脸蹭了蹭孙女光滑的皮肤,很满足也很感动。她不禁地有点心酸。

    孙女被知青娃娃逼得脸都抬不起,被那么多人指责嘲笑,没有谁出来帮帮话,她那么孤零零的一个人,叶阿婆很愧疚。

    “你爷和你爹还在的时候,村里人都不敢出大气。你爹是个顶顶有出息的人,他有学问、又聪明,村里的第一条路还是你爹写信去革委会让人来修的。他要还在,肯定见不得你受苦受累。”

    叶青水感觉到老人家呜咽的声调,赶紧从沉思中拔.出,她笑吟吟地说:“我爹真好,他是个很有本事的人。”

    “阿婆别难过,水丫也不埋汰人的,我会有出息的。以后您可好好养着使劲享福就对了。”

    叶青水把老人家背回家后,采了点跌打损伤和活血化瘀的草药,自己帮着阿婆敷。她以前跟着师傅学过一点药理,这种小伤小病手到擒来。

    她打了水亲手给老人洗脚推拿,摁得叶阿婆直哼哼,哼完了舒舒服服的。

    做好晚饭后,叶青水吃完了自己的那份,手脚利索地盛了谢庭玉的晚饭。

    她走到门口,听见沈卫民的声音。

    “唉,你千万别这么想。你家规矩多,你奶要知道你把水丫带回去她能活灭了你。”

    “还有大院里爱军叔叔家,你见过没?那是一个先例,爱军叔叔讨了个乡下媳妇,先不提门当户对的问题、也不说人家思想能否同步,但那婶子我们能看得见,当初三天一小吵两天一大吵,学句老人说过的话是心思太多,什么便宜都想占,到头来总是爱军叔叔收拾屁.股。闹得整个大院鸡飞狗跳,大家都在看他们家的笑话,最后过不下去离婚了。军婚哪里有这么容易离的,你自己以后也是要走这条路的……虽然水丫看起来性子不错,人也好,但你想清楚了吗——”

    “今天水丫和那帮女知青吵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纠纷,可能是托了你的福吧。”沈卫民说着噤声了。

    “咳咳——”叶青水端着碗,扣了扣门。

    沈卫民见了脸黑了又红了,匆匆扔下一句话就溜了:“那个,玉哥我明天再来。”

    叶青水心平气和地给谢庭玉喂完了饭,她仔细地给他擦了擦嘴和手。

    谢庭玉平静地问:“你生气吗?”

    叶青水摇摇头,她从来都没有再想过要嫁给谢庭玉了,听到这种话也不痛不痒。可能对他刚才那种横向类比不太舒服,但话说回来了,沈卫民又不了解她,她何必为他的误会而争执、生气呢?

    谢庭玉微微地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那就好。我替他和你说对不起,明天我让他来亲自道歉,你不要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烦恼。”

    “我听说你今天的事……”

    叶青水把碗收好了,拿着一个小本子来到谢庭玉面前,她问:“如果让你来打井,你会怎么定地址?”

    谢庭玉见她确实没有生气,淡淡的娥眉跟山水画似的,清淡宜人。眉心整齐光滑,露出的一双眼睛如同点漆,乌黑纯亮,像灵秀山水养出来的一样。

    他动了动拇指,揭开了叶青水的口罩。让她的皮肤呼吸一下新鲜的口气。

    他开始说:“要根据水文地质条件,构建模型来预测地下水分布,再考虑选址。如果是平缓的地形,地下结构简单,定址很容易。但是这里是喀斯特地貌,比较复杂,还要考虑溶洞的情况,建模不容易找水也比较困难……”

    谢庭玉娓娓道来,声音不疾不徐,试图用简单的例子和语言,让叶青水听明白。

    叶青水又问他:“那怎么能知道地下哪里有水?”

    他顿了顿又说:“可以钻孔探测,常用的找水方法有地震法、激发极化法、遥测放线法。目前最常用的找水设备,是利用电阻率法原理找水的。但是这里都不太适用……像电阻率法,我试过,仪器探下去显示有水,可是挖下去却是一滩烂泥。”

    叶青水听完沉思了很久,她说:“如果有一种能探得到水的‘地下千里眼’就好了。”

    “谢谢你,我明白了。”

    谢庭玉有些摸不清头脑,但他看见小姑娘似恍然大悟、很快又紧锁着眉头的样子,不由调侃:

    “怎么,你还想找到这种‘地下千里眼’吗?”

    “我不找,我自己做。”

    叶青水手脚麻利地翻出了谢庭玉的《大学物理》来看,她的手咻咻地翻了起来,点了点,“电阻不行,那电场行不行?”

    “像m主席说过的,事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地下水也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每时每刻都在蒸发、流动,流动的水就会有电流、电流定向移动就会有电场。”

    谢庭玉听了不由地莞尔,眉间染着淡淡的笑容,鼓励道:“水丫,你试试看。”

    如果条件允许,谢庭玉想摇摇这小姑娘脑袋里晃荡的水,让她清醒一下,但是他想起每次写数理都满分的叶青水,制止了这种念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