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020(补全)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20章 020(补全)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快穿系统攻略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天下第九六零小仙女九星霸体诀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七零之彪悍女知青武神天下     谢庭玉听了只是瞥了一眼, 并没有应和。

    一旁的汉子听完噗嗤地笑了:“谢知青还怕没有水喝吗, 多得是人愿意送哟!”

    谢知青没结婚前,明里暗里想要和他谈对象的姑娘一只手都数不过来,送水算什么,最夸张的还有送饭的。每个人每月的粮食都是定量的, 粮票珍贵,能从牙缝里挤出口粮来给别人吃那一定是感情很深厚才舍得。

    真真是让一干单身汉既羡慕又嫉妒, 大家一样单身没对象, 但现实就是那么残酷,旱的旱死涝的涝死。

    可喜可贺……谢知青终于有对象了。从这几天的迹象看过来,他又沦落成和他们差不多的待遇, 险些没人送水喝。不过如果他没有水喝, 中午一块吃饭的时候,大家也是乐意分点水给他喝的。

    沈卫民拇指摩挲着下巴刚冒头的青茬, 来自众人的调侃令他仿佛感受谢庭玉正在一点点渗透这个小山村,在这里扎下他的根。这种感受很微妙。

    他幽幽地道:“玉哥, 你可要记住说过的话。”

    谢庭玉喝完了水擦了擦汗,又继续干活了。

    他和沈卫民说:“嗯。”

    ……

    秋收前, 叶青水经常去水潭网螃蟹,靠它做蟹粉包挣钱。农忙起来后,水潭的水也差不多见底, 螃蟹已经很少了。她也有一段时间没去黑市, 兜里的存款越来越少。于是叶青水把从倒爷手里买来的鸡蛋腌了, 用她的十三香老卤水来腌。

    一连腌了好几天, 她揭开盖子用筷子夹起来卤蛋变成了深棕色,一根筷头插穿了,蛋黄同它的外皮似的是一样的色泽。这卤蛋跟国营饭店的卤蛋,不是一个类型的。叶青水把卤蛋切开拿来拌饭,被卤汁直接浸泡过的蛋芯柔糯易散,绵软如沙,又香又下饭。使人吃完唇齿留香。

    拿来蒸着米饭吃,也很够味。,吃起来香得要命。

    叶青水有预感,如果一直卖卤蛋她也能挣钱。

    这种腌制品不容易放坏,而且蛋可比肉好买得多,隔壁倒爷就有源源不断的蛋源。她手脚麻利地用卤蛋蒸了碎肉,肉是谢庭玉买回来的。

    她正欲炒个青菜的时候,阿婆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笑吟吟地和她说:“水丫,有人来找你。”

    阿娘说:“难得有女知青来咱这里,还是来找水丫的。她们是你刚交的女朋友吗?”

    叶青水闻言摇摇头,她擦了擦手从柴房钻出头来看了一眼,是那几个女知青。

    女知青扬起手里的纸,努努嘴轻声细语地道:“叶同志你前段时间说欢迎我来,我们今天就来了。”

    她正经严肃地说:“叶同志你说的没错,达者为先,我们不能用学历来看人。我们用它来交流交流,今晚你好好做这个,明天我们再来一趟。”

    叶青水点点头,抓过来看都没看塞进了兜里。她送走了这帮叽叽喳喳的女知青之后,又折回柴房捣鼓她的一方小天地。

    这个细节的动作,让女知青们看了不禁心生鄙夷。

    等吃完晚饭叶青水想起这么一件事,抽出兜里被揉得老碎的白纸,不禁弯起眉头来:

    这群女知青还真是看得起她啊!

    她问谢庭玉:“那个叫何芳的人你认得吗?”

    谢庭玉见叶青水在揉一团白纸,他不禁对叶青水收到的“战书”有些好奇,他是知道一点今晚有女知青上门的事的。毕竟沾了读书人的事情,芝麻绿豆大的都能被叶妈叨念几次。他不免多看了几眼。

    淡黄的灯光照在叶青水的脸上,她的大辫子已经散开了,长长的垂到了腰部。口罩也摘了,隐约地能看见那挺翘的鼻。看完白纸后她皱起眉,

    谢庭玉见她兴致缺缺的样子,如同平时背国文一样,不禁失笑。

    “记得,她爸爸是外交官,爷爷奶奶也是翻译,要不要……我给你看看?”

    叶青水果断地拒绝了,拎起笔想了想在白纸上唰唰写写。因为明天要赶早去黑市,她写了会就吹灯,很早上床睡觉了。

    知青点,女知青们热烈地讨论着。

    “出得那么生僻就是我们自己写,恐怕都没几个答得出来。当然咱们何芳能写得出来的,难怪她能被推荐去读大学真厉害!”

    有人不由道:“你们会不会太为难她了,叶同志怎么可能学过那个东西,何芳毕竟是从小耳濡目染的……”

    “我们是帮助她认清自己。”

    “没错,咱们这回是要帮助她消灭短见,虚心接受别人的意见。”

    孙玲玉说道:“我们知道叶青水肯定写不出来,要是她能道歉,这件事就揭过了。”

    ……

    次日,叶青水拿着满满一坛的卤蛋进了城。卤蛋是凉的,不像热乎乎的东西那样那么容易散开味道。叶青水等了一会才等来客人。

    周恪就跑了过来,他笑嘻嘻地接过叶青水的卤蛋,闻了闻:“姐姐这次做了什么,好香啊。”

    叶青水让他留两个拿回家下饭吃,周恪分走了一半的卤蛋离开了。叶青水摸了摸自己的蛋蛋们,再看一眼旁边一如既往卖生蛋的倒爷,油然而生起一个念头,不禁问他:

    “要不要咱们合作卖卤蛋?”

    倒爷听了叶青水的话,起了兴趣,“怎么卖?”

    叶青水抿唇说,“以后你把蛋卖给我,再跑我家一趟。”

    倒爷想起这位卖包子如此畅销的本事,脱口而出:“好啊好啊。”

    “每只蛋我卖三分钱,你得一分。”

    他听完话生生哽在喉咙里,开喷起来:“三分钱一只蛋,你也敢想!”

    生蛋一分钱一只都没人要,卤了卤而已,两分钱一只估计都都嫌贵,她倒好直接买了三分钱,三分钱可以吃上大肉包子了!还能吃得饱饱的!

    叶青水哦了声,没勉强他。

    等了没一会她的老顾客来了,虽然三分钱一只的蛋贵了点,但是还是有人愿意买。有的人直接当场吃了起来,拌着刚从国营饭店买的馒头吃,褐色的蛋皮刚入嘴里,客人就没失望。

    那香喷喷的卤味,征服了他的味蕾,他吃得有滋有味,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两只!

    “再给我十只,不对,我要完了。”

    于是叶青水的蛋就这样卖光了。其他犹豫地嫌贵没买的客人抱怨:“怎么可以这样霸道——你这一下子买完了让咱怎么办?”

    那个客人美滋滋地说:“我再给你五毛钱,这个坛子和坛子里的卤水都给我了吧。”

    叶青水看了看买蛋的年轻人,只觉得他很有眼光。这卤汁可是征服过谢庭玉的卤汁,它才是卤蛋的灵魂。

    “大妹子呀,你下次啥时候来。下次来了先给我留十只吧,我先定下了啊!”

    “我也要五只!”

    卖蛋的倒爷又一次被叶青水用实力,开了眼界。他后悔了,但他一直没有机会插得进话。他盯着自己脚边无人问津的鸡蛋,感受了一把把板凳坐穿的凉意。

    周恪再回来的时候他拿走的卤蛋也卖光了,他顺便给叶青水递来了一把散散的零钞和票据。

    叶青水摸摸他的脑袋,打开了水壶,里边躺着两只肥溜溜的蛋。

    “我知道你肯定没有吃早餐,快垫垫肚子吧。”

    她看着周恪眯着眼睛,享受地吃完了卤蛋,拉手离开了黑市巷。

    “哎——等等呀大妹子,我愿意我愿意!”

    ……

    叶青水想送周恪回家,但周恪垂头看看自己脚上破旧的草鞋,露出两只大拇指。他笑嘻嘻地说:“我自己可以走。”

    叶青水说:“没事,顺便而已。让恪儿试试坐洋车儿的滋味。”

    于是叶青水领着周恪穿梭在小巷子里,他羡慕地摸着洋车儿,硬邦邦地结实。“谢谢姐姐送我回来,我还是第一次坐这么好的车。”

    车子呼啦地驶过大街小巷,路上碰到以前那些欺负他的人,周恪心里油然生起了一股骄傲。

    回到破旧的筒子楼下,巷子里被炫了一脸的小孩做着鬼脸对周恪说:“小臭老九坐了洋车儿还是小臭老九。”

    “你们——说什么?”

    叶青水双手叉腰怒瞪着小孩,黑乎乎的口罩加上她阴森森的语气愣是把小孩吓走了。

    “呀留不留基比亚。”叶青水说。

    周恪听了磕巴了一下,扯了扯叶青水的袖子,“姐姐你平时可不能随便说这样的话。”

    叶青水弯下腰来,问:“为什么?”

    周恪的脸突然就红了,他不太确定地说道:“爷爷说这是不好的话,只能对最亲的人说。和别人说了就是很不好啦。”

    叶青水点头,摸摸他的脑袋:“快回去吧。”

    周家。

    周恪快速地跑回家,踮起脚来从书架上扯下一本笨重的书,他疑惑地摊开来认认真真地问爷爷:“爷爷,呀留不留基比亚是不是骂人的话。”

    周老头乍然听见这句话从七岁的孙子口中冒出,周老头很严肃很认真地看着他,看了半晌。

    周恪吞吞吐吐地说:“今天有人和我说这句话了。”

    周存仁神色古怪地撇撇嘴,“是的,你没有记错。”

    ……

    叶青水骑着单车呼啦地回到家,刚进门就看见几个女知青在等着她。

    她擦了把汗,喘了口气回屋子里翻出了那张纸出来。

    女知青何芳说:“叶同志你那天说的话确实有道理,达者为先。”

    “别的方面或许我有很多不足,但有一方面我还是很有信心的。现在我也要说一句:叶同志,你要是肯把之前说过的话全收回来,承认自己能力不足仍需要虚心学习,我就不为难你了。”

    正在往嘴里灌水的叶青水,一口气还没喘匀了,差点呛到。

    女知青们摇了摇头,对比起胸有成竹的何芳来说,一脸无所谓的叶青水,让人不禁可怜。叶青水太爱面子了。

    这种盲目自大的表现是错误的。她们要帮助叶同志深刻地认清自己。

    “何芳你看看她翻译得对不对?”

    这是一张写满了英文的纸,在这个年代极少有人懂得英文,因为用途不是很大,除非专门学习的人。

    何芳看完之后,全对,她愣许久才说:“她翻的是对的。”

    这怎么可能?

    叶青水怎么可能会英语呢?

    女知青的表情很复杂,眼里泄露出惊讶,旋即很快变得不屑,这才是正常的。

    难怪叶青水敢把牛皮吹得那么响亮呢。有一个那么有文化的对象真的是拣了大便宜了。

    她们不假思索地说:“别不会是面子下不去,让谢老师给你做的吧?”

    叶青水喷了一口水。

    快中午了叶青水还得去做饭,她快速划着手里的铅笔道:“是是是,你们说的没错。再来一次,我马上做。话吃回去算什么。”

    “写不出来我把纸都吃下去。”

    躲在门边看热闹的婷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

    大概是叶青水的语气太过真实、自信。

    女知青们面面相觑,看着叶青水这么自信的样子,突然之间心头冒出一个很可笑的想法:叶青水也许……可能真的会英语。

    等了很久之后,叶青水转着笔,利落把铅笔放到一边。

    “怎么这么半天也没见动静,没动静就算我赢喽?”

    她站了起来,客气地说道:“以后要学会用变化的眼光看待人,人不可能一辈子没有变化的。”

    叶青水急着去做饭,把这群女知青请出门后,很快去溜进柴房做午饭。叶青水不是很愿意让叶妈做饭,因为她一沾厨房,总爱煮红薯饭。

    女知青们在走回知青点的路上,议论纷纷面露狐疑:“你们觉得那个真的是她写的吗?”

    “我感觉周婷婷说的话好像有点道理,她有没有文化还不确定,但是真的是读书人那一套了。”

    “万一她只是在强撑呢?”

    “何芳,刚刚推着你、你怎么都不吭声?要是刚才考一考她就知道了。”

    何芳打起精神,强笑道:“我刚刚也被她唬住了,想着万一她做出来了咱们岂不是太咄咄逼人又丢脸了吗?”

    所以,叶青水这个女人到底是真有本领还是装得有本领?大家又一次面面相觑。

    ……

    叶家。

    吃完午饭后,阿娘说:“水丫,阿娘和你一块去挑水吧,家里的井水干了。”

    叶青水连忙摆手道:“不用阿娘,我去就好。我用洋车儿推很快的,比两个人一块去还利索呢!”

    叶妈听了就不去了,她用拇指点着叶青水的脑袋说:“都是你整天用小谢的车,他今早还问我车在哪里呢!”

    叶青水听了不禁羞愧,如果她能早一点凑够买单车的钱就好了。

    按照现在挣钱的速度,她得半年才能买得上单车,而且前提是还得有买单车的批条。如果按照黑市的价格买单车,恐怕一年都买不上单车。

    她要多加努力、趁着谢庭玉离开之前挣出一辆单车才行。

    叶青水把水桶绑在车座上,朝着山里头一路骑去。

    火辣辣的日头晒得泥土都裂开了缝,脚踩在地上都嫌烫着鞋。叶青水拣了树荫浓密的山路走,但因为贪图凉快绕了不少的远路。

    叶青水来到泉水边,咕咚咕咚地喝了两大口水。这边的水源丰沛,但是地势低、离得远,流不到高地的叶家村。因此大队长才想在岩下打水井,企图把这片泉水连接着的地下水汲取出来。

    正想装水的时候,她看见谢庭玉提着扁担,沉甸甸的水桶压弯了尖尖的两头。这一瞬间,四目相对,他也看见她了。

    这一刻他的眉目微微弯起,笑容耀眼极了。

    “你来得正好。”

    他挑着水走到单车边,看见叶青水带来的两个空桶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把空的水桶装满水系到车头,另外两只水桶绑在车尾。

    叶青水此刻是有些尴尬的,因为她用着他的车去投机倒把,而他却纯靠人力去挑水。

    她摸了摸鼻子,再一次暗暗下定决心,半年内一定要挣出一辆单车来。

    她沉默地跟在谢庭玉的身后。

    来到岔路口后,她看见谢庭玉推着车子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绕远路。叶青水急忙说:“走近一点的吧。”

    叶青水以为他不耐晒,谁知谢庭玉淡淡地道:

    “没事,你的脸怕热,走这条路凉快一点。”

    叶青水听完后心里嘀咕,真是一只大尾巴狼,他自己就生得那么白平时肯定不爱晒太阳,偏偏推她身上。

    谢庭玉顿了顿,回头看着叶青水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水丫,吹曲叶子来听听?”

    年轻的时候叶青水会吹叶子,在路边随便摘片叶子,够长够柔韧,就能吹出清亮亮的声音。当初她能和谢庭玉搭上话,也是因为这叶子曲。

    这还是她那个会唱社戏的阿娘教会的本领。

    叶青水想着一路无话,也挺无聊的。她摘了一片叶子吹了起来。她吹了好几曲,从《茉莉花》吹到《小燕子》,又从《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吹到《东方红》。

    时而浓密时而稀疏的树影,斑驳地落在她身上,亮亮的光斑映在她油亮的秀发上,像打了一层光晕,文静而清秀。她颔首轻松地吹着曲子的时候,眯起眼睛来的样子仿佛眼角有光流下来。

    直到……她吹起了谢庭玉熟悉的曲调。谢庭玉不禁地挑了挑眉。

    轻柔婉转的歌声,开头热闹宛如春风,仿若有鸟语花香。接着安静婉转,主题副题交错,活泼欢快、抒情柔美,突然从某一刻开始急转而下,如诉如泣。

    谢庭玉听得脚步都不由地慢了下来,一曲吹完了,他发现叶青水已经掉到后面落了很远。

    尾音也正如渐渐消逝的曲调一样,越来越小,他笑了:“怎么突然吹起这曲歌了。”

    “你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吗?”

    叶青水把叶子扔了,愣愣地说道:“不知道,随便吹的。”

    谢庭玉顿了顿又道:“是阿娘教你的吗,它叫……”

    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掺着笑意,缓缓落下,“嗯,是梁祝。”

    叶青水又走了很长一段路,直到走到村口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她一不小心吹了以前谢庭玉教她的调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