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019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19章 019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天下第九快穿系统攻略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过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六零小仙女九星霸体诀七零之彪悍女知青武神天下     叶家。

    得知要趁着夏天挖井的叶青水, 一脸愁苦地趴在书桌上。

    谢庭玉此时已经干完活洗完澡了, 回到屋子里。他淡淡地说道:“担心也没有用, 该来的迟早要来。我……听说你和那些女知青打赌了?”

    这是谢庭玉从沈卫民那边听来的消息。

    沈卫民原话是这样的:“玉哥,水丫可真了不得了。她敢和女知青打赌了。水丫放下狠话,让女知青闭嘴少说闲话。”

    谢庭玉戏谑道:“水丫, 这回你可得好好学习了。”

    虽然这个姑娘口口声声和他说要学习文化知识,但除了背点国文之外,其余的一点也不用功,倒是懒得很。

    叶青水觑了他一眼, 脸上的愁苦半分不减。

    担心也没用?

    谢庭玉哪里知道情况,当年这里连续两个月大旱, 他们大队根本挖不出水井。没有水了,大队好些社员就去偷隔壁大队的水,被发现后打得不可开交。闹出了一堆麻烂的破账。

    于是最后公社决定去修水库, 这水库一修就是好多年。不仅劳民伤财还收效甚微, 叶家村的日子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好在后来八十年代初分田到户,农民的日子才好过起来。

    明知挖井是做无用功, 还要硬着头皮挖上数月, 叶青水是不愿意的。上辈子阿婆就是干挖井这苦活, 累得不慎从高处摔下扭伤了腰, 从此在床上一病不起。

    叶青水眼神不禁流露出困惑, 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谢庭玉揪了揪叶青水的大辫子。叶青水的两根大辫子, 黑光油亮。摸起来软软的, 像陷入了乌云之中。

    “哎呀, 你在干什么?”叶青水吃痛地皱眉。

    谢庭玉说:“我说,你得好好准备。”

    叶青水这才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她睨了谢庭玉一眼,“我被她们这样为难,还不是……因为谁?”

    “所以——你得好好帮我,这次我想要借你的书看,你没有意见吧?”

    单调枯燥的劳动生活,需要一点精神粮食。叶青水很爱看书,早就对谢庭玉那收藏了一柜子的书垂涎很久了。但是她从来没有提过,她宁愿慢慢攒钱去书店买。但是书店的书哪里有谢庭玉的藏书这么有趣。

    好多书都是他从首都那边寄过来的,内容有趣,精装的书籍看起来文雅贵重。偶尔劳动完后,谢庭玉都会坐在桌边,闲闲地看书书。手边放一杯清茶,修长的拇指偶尔翻动着书页。

    这跟村子里劳动完后就抽烟、聚起来打牌的臭男人迥然不同。上辈子这样的谢庭玉、他的所有模样,全都是叶青水向往、渴望的。

    但现在的叶青水不一样了,因为她已经变成她曾经向往的样子。她不会再羡慕谢庭玉,她变得爱看书了。

    谢庭玉可有可无地点点头。

    叶青水很开心地去他的几只大木箱子翻书,她翻完了一口箱子翻第二口,跟坐拥了几亩良田的仓鼠一样窃喜。

    晌午浓烈的阳光注入窗子,撒下一地的剪影,叶青水微微屈着腰蹲在地上,拇指划过一本又一本的书,翻了很多本,怀里的书山越摞越厚。

    点点金辉缀落在她额间的绒毛上,她的眼睛盛满了专注和热情。细细白白的口罩带子穿过她小巧的耳朵,鼻翼以下的脸完全被掩着。她看起来一片安静清凉。

    刚洗完澡的谢庭玉却觉得……有点热,他一脸探究地看着叶青水问:“整天戴口罩不热吗?”

    叶青水含糊地说:“热啊,怎么不热,换你试试就明白了。”

    叶青水的敷脸方子得三个月才能见效,早摘了影响效果。

    “这本书的封面看起来好有意思。”她忍不住拾起其中一本棕色封面刷金漆的精装书,翻开来看。

    迎面扑来的歪歪扭扭的蝌蚪文,这是一种比看国文书还要可怕的感觉。这是俄文。

    五六十年代z国和苏联就是兄弟国,那时候兴起了学俄语的风潮,俄语是许多知识分子所热爱的,英语反倒是八.九十年代才渐渐热起来的。她放下了手中的蝌蚪文名著,塞回了箱子里。

    谢庭玉已经拿了毛巾擦脸上的汗了,他淡淡地道:“这你看得懂么?也敢乱翻。这几本你不要乱动。”

    叶青水对这句话有种后知后觉的敏感。

    因为上辈子的谢庭玉嘴里,这句话的频率太高了。

    那时候谢庭玉会厉声地呵斥她:“你又看不懂,你翻它做什么?”、“这你看得懂么,也敢乱翻?”、“你又不懂……问来做什么?”等等这些数都数不清了。

    突如其来地,叶青水想这些陈旧旧事,心里微微泛起波澜。

    她提了一口气,不高兴地道:“你这话说得我就不乐意了,不就是俄文么。我怎么就不懂了?”

    “呀留不留几比呀。”

    正在慢慢喝水的谢庭玉猝不及防地呛了一口茶。

    他许久才恢复平静,他说:“这什么意思?”

    叶青水心满意足地挑完了自己喜欢的书。

    “骂人的意思喽,你不知道吗?”

    得亏叶青水的记性好,才记得住这一句,搜肠刮肚她也仅会这一句了。她记得以前她有时候说错话了、嫌她笨了,谢庭玉会黑着脸说这句话。

    有时候他还会恶劣地揪着她的辫子,把她赶出去面壁罚站。

    叶青水抱着谢庭玉的宝贝书走到床边,看着谢庭玉愣愣地朝这边看,没好气地拉过她新买的遮羞帘布。

    “看什么看!一个大男人整天盯着个姑娘看,老不正经。”

    谢庭玉:“……”

    谢庭玉盯着那块黑乎乎的布,不大的布却几乎挡完了里边的情景,晌午的浓光注入,却隐隐地映衬出她捧着书的背影,两根大辫子调皮地垂下就像利落美丽的鱼尾。

    他不由哑然失语。

    呀留不留几比呀(我爱你),到底是谁不正经了?

    ……

    叶青水猜得果然没错,繁重的农忙刚过去几天,社员们还没舒展开疲乏的身子骨就被吆喝去挖井了。像阿婆这样才五十来岁的老人家身子骨还硬朗结实,肯定也得去干活。

    叶青水想起阿婆摔伤的腰,就恨不得啥活都揽在自己身上。

    她是年轻人,手脚麻利干活快,她一有空就去给阿婆打扇子盛凉白开喝。生产队的老人们见了都不由地羡慕:

    “八两呀,你这孙女懂得孝顺唷……女婿也好,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福气享不完了。”

    阿婆喝着水丫送来的凉白开,里头还有一丝咸咸的味道,是非常淡的盐水。凉开水的灌入,使她恢复了一丝体力。

    她怪嗔道:“水丫你别老跑来阿婆这里,有空去给小谢送送水,才是正经事。他们那边的活熬人。”

    叶青水都恨不得一直跟在阿婆身边盯着她,怎么可能去给谢庭玉送水。他大清早地灌了满满一壶的淡盐水,自给自足得很呢!

    叶青水又从怀里掏出一颗煮过的鸡蛋,递给叶阿婆。

    她悄悄地说:“阿婆你快吃,等会干活了就来不及了。”

    叶阿婆正饿得眼睛昏,但是天气热水没了,她也不想干巴巴地啃着干粮咸菜。现在叶青水递过来的温温的水煮蛋,让她嘴里不住地泛着口水。

    她狼吞虎咽地吃了鸡蛋,又啃了一个馒头。

    叶家阿婆这丰足的口粮,令旁人不由地羡慕起来:有了一个阔绰的孙女婿,到底是不同了。叶阿婆现在不仅吃得起白面馒头,还有鸡蛋吃。

    叶阿婆承受着这一片羡慕的眼神,啃着干粮感觉嘴里都甜。

    她推搡着孙女,笑骂道:“去去去,不去给小谢送水,也得回去干活,光黏着你婆仔细大队长见了骂你!”

    叶青水不情不愿地跑回家,又灌了一大壶开水。她想到男人那边的活累人,估计是在修水利,她取了谢庭玉的保温瓶装了大半瓶的份量。

    叶青水给谢庭玉送开水的时候,谢庭玉的水已经用光了。

    谢庭玉正在和沈卫民说话。

    沈卫民口干舌燥,“对不起啊玉哥分了你那么多水,连累你没水喝了。咱熬一熬吧。”

    谢庭玉想了想说:“没事,水丫会送水过来的。”

    沈卫民不经意地回头看,看见叶青水正提着水壶站在他们身后,也不知道是几时来到的。他眼里露出惊讶,那看见水的欣喜是掩饰不住的。

    他“哇”地张大了嘴,扯了扯嘴小声说:“玉哥,你料事如神。”

    他用手肘捣了捣谢庭玉的肩,让他回头看。

    听完了这两个人“窃窃私语”的叶青水沉着一张脸,她把水壶递给谢庭玉,“阿婆让我来的,喝吧。”

    谢庭玉笑了,从善如流地接过水壶:“谢谢水丫儿。”

    叶青水送完水之后,浑身都不得劲了。

    谢庭玉怎么能这么不假思索认定她一定会给他送水,那种轻描淡写却又笃定的语气,叶青水听了好险没被气着。谢庭玉不会还以为她还是原来那个满腔热情又傻乎乎青水儿吧?她哪里给他这种错觉了?

    上辈子的青水还真是这种傻姑娘,一点累都不愿意他受着。他手指破了,她都会红着眼说:“你一定很疼吧。”

    怎么、可能让他渴着?叶青水现在想起很多年前这种委屈又卑微的日子,越发牙痒痒。

    ……

    工地。

    叶青水走了之后,沈卫民举着暖水壶足足灌了几大杯,才满足地喟叹了一声:“又活过来了。”

    “玉哥,你怎么这么料事如神啊?”

    谢庭玉听了犹豫了一会说:“她现在每天都往叶阿婆那边跑,然后阿婆今天让我多带点水。”

    其他汉子瞅了眼谢庭玉那红双喜大字的暖水壶,再看看自己兜里揣的竹筒做的细细一筒的水壶,嗓子又干又难受,不禁羡慕极了。

    有了媳妇的汉子笑眯眯地说:“还是有媳妇好,这种时候就有水喝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女主满脑子骚操作[综]奸臣套路深神级陪玩抗日神剧很科学哥布林圣母院恶魔男仆霸道宠:甜心驾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