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016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16章 016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百炼成神七零之彪悍女知青武神天下破云九星霸体诀六零小仙女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是啊,嫂子。”

    “我认你做玉哥,她可不就是玉嫂了?”

    偏偏刘一良没有眼色,没看懂叶青水尴尬的眼神。

    刘一良很想吃叶青水做的饭,于是使劲地讨好她。他想起以前叶青水经常来知青点找玉哥,很明显地她可看中玉哥了。刘一良就觉得嘴甜一点准没错。

    于是在谢庭玉灼灼的注视下,刘一良又多叫了声。

    “嫂子的饭可香了,不是我吹的,这几天我啊是吃啥都不香。沈卫民这小子背着我偷偷来了一回,今天正好有空来一趟,嫂子不留我吃一顿吗?”

    刘一良也是还打着光棍没找媳妇的人,见过叶青水这人,吃过一顿饭之后,刘一良也琢磨过来了。还是玉哥有眼光,看得见玉嫂的可贵之处。

    玉哥这么挑食,啥也不爱吃的人,讨这样的媳妇,保证喂得他白白胖胖的。

    叶青水这下是涨红了脸。

    谢庭玉和她做好了离婚的约定,但是离婚毕竟是一件不太光彩的事情,叶青水没有告诉过别人,想必谢庭玉也是吧。

    她忙不迭地阻止刘一良,恨不得找针线缝上他的嘴。

    “留留留!你快别这么叫我了,怪不习惯的,叫我水丫吧!”

    她自证清白,小声地和谢庭玉说:“先和你说明白,这可不是我让他叫的。我才不是他的什么玉嫂金嫂银嫂,以后你和他说说,被叫得多了这让我以后怎么嫁人。”

    那个表情,那个拍着胸脯恨不得撇清干系的模样,让谢庭玉感觉非常微妙。

    虽然他也不是很喜欢这个称呼,但是……

    谢庭玉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他转头恳切地同刘一良说道:“一良,请你以后有空来教教水丫怎么养猪吧,她没有经验。”

    称呼这件事就这样被谢庭玉刻意忽略地揭过了。

    但刘一良却不这么想的,叶青水和谢庭玉说悄悄话这个动作落在他眼里,他偷偷笑了笑。

    “这有什么有空没空的,我人就在知青点,嫂子有空随便来找。”

    叶青水真是怕了刘一良了,她扔下一句话就赶紧走了。

    “我去做饭,你们继续聊聊天。”

    刘一良默默地注视着叶青水去了柴房,随着第一缕青烟冒起,柴房里飘来属于食物的香气,他脑海里不由地脑补起叶青水在起火、切肉,洗米做饭……

    这时候,他可真是羡慕谢庭玉。他到底是怎么找到这么好的媳妇的,不光脾气好、模样也没的说,连做饭的手艺都这么好。

    刘一良也想找这么个手艺好的媳妇,缺衣短粮的苦日子过得多了,稍微吃点好吃的东西就能让人惦记很久。他倒不像玉哥这么阔绰,人自首都来的,家里条件特别好,能隔三差五沾点肉味。

    刘一良干的是要卖苦力的技术活,每月能从畜牧站分到一点粮票和肉票补补营养。他把这个月发的肉票都带身上了,就图能敞开肚皮吃顿好的。

    他用力地咳嗽了声,“正好来了,家里还有挑水砍柴的活没,我顺手干了。”

    他努力地咽了咽口水。

    刘一良说完就去找柴火堆了,穷人家的孩子实在得很,在别人家里吃饭还得顺便干一干活才能吃得安心。要是这饭是叶青水做的,在刘一良眼里,估计劈几天的柴也愿意吧。

    叶青水溜到柴房才松了口气,一个两个都是狗鼻子。这么赶巧地全等着她做饭吃了。

    昨天她忙着背书,没空做饭,于是就匆匆地调了卤汁卤猪脚,把它们泡在以前冬天腌酸菜的坛子里密封卤着。卤汁是独门的秘方,用了十三中香料调制成的,也叫十三香卤。用它卤成的食物,香浓诱人,让人食髓知味。

    中午的时候,叶青水拿了两只出来蒸着米饭吃,特别下饭,谢庭玉破天荒地多吃了一碗饭。

    这种猪蹄不值钱的东西,谢庭玉昨天多一眼都没看。连吃晚饭都不期待了,可着劲让她多背书。今天中午吃了一顿,觉得滋味真香,他连洗澡都提前了,弄得干干净净地早早等着饭吃。

    叶青水没有猜错,谢庭玉还挺期待猪脚饭的。因为叶青水还挺会花费心思做得很好吃,因此今天特意来蹭饭的刘一良,在他眼里都不怎么可爱了。

    叶青水支唤着阿娘去竹林采了些竹叶,用洗干净的新鲜竹叶垫在蒸笼底,蒸出来的饭,香气透心。

    一些很经济实惠的花样叶青水还是愿意弄的,像竹叶这种不要钱的东西,拿来蒸个饭向刘知青表达感谢很划算。叶青水趁着做饭的当头,匆忙地吃了一碗赶紧去干活了。

    叶青水把晒干的草药切好捣碎,熬成浆糊,放凉后均匀涂抹在纱布上,最后再把纱布贴在脸上,敷半小时。

    敷完之后脸蛋凉丝丝的,和吸饱了水似的,照着镜子满满的胶原蛋白。肌肤的恢复能力,在青春期达到了巅峰。

    做完了日常护肤任务的叶青水,满意地戴上口罩,抽出她最不擅长的国文来看。

    另一边。

    吃饭的时候,谢庭玉吃到用稻花香大米蒸出来、带着竹叶香气的大米饭的时候,微微愣了一下。

    他不禁地问:“怎么……就用了竹叶来蒸米饭?”

    这种竹叶蒸饭,只有在讲究一些的饭店才会做。能在乡下吃到竹叶蒸饭,谢庭玉感觉很亲切。

    叶青水不在场,并不能回答他。

    谢庭玉久久没有得到答复,又埋头继续吃了。

    阿婆努努嘴,咽下米饭说:“‘大炼钢铁’那几年,家里的铁全都拿起做贡献了,连口锅都没有。人在食堂没吃饱肚子,水丫她娘就会砍竹子烧饭吃,废柴火是废了点,但好歹能吃个饱。”

    阿娘附和道:“是啊,水儿这丫头怕是惦记得很,好吃吧?用竹叶蒸出来的饭很香,好吃就多吃点……”

    她说着又埋头吃了。

    刘一良也觉得蒸饭特别好吃,香滑软糯,货比货得扔,食堂那些红薯饭都被叶家的大米饭完爆了。他从来没吃过这样香的猪蹄,里面的猪筋被蒸得软糯,外边的皮却仍有嚼劲,卤汁香得进了骨髓里似的,越吸越有味道。

    他担心地捂紧口袋,忽然感觉自己带的粮票可能不够吃这一顿了。

    酒足饭饱之后,刘一良留下了五两的粮票和三两的肉票。虽然猪蹄不需要肉票,但是刘一良觉得值得。这猪蹄做得比肥肉都好吃多了,油汪汪的同时又不腻,筋骨咬得嘎吱响,吃得可真是欢快。

    他满足地吮着拇指头,满足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玉哥,我今天能敞开肚皮吃一斤的米饭。但是没带够票,不敢吃那么多……”

    谢庭玉没说话,因为他没有吃饱。

    ……

    吃完饭就天黑了,叶青水很不舍得晚上点灯看书,因为那样太费煤油了,也容易熬坏眼睛。所以她吃饭都是争分夺秒的。谢庭玉吃完饭再回屋,叶青水已经学习了好一会了。

    谢庭玉说:“怎么不点灯,点着吧。和知识相比起来,这点煤油算不得什么。”

    叶青水摸索着找到了火柴,点燃了煤油灯,她昨天背国文背得腻了今天看到国文脑袋就晕,于是掏出新买的那本数学书看了起来。

    数理化这些带着数字的,她一看就兴奋。

    谢庭玉给叶青水稍微讲了讲公式定理,没有平时那么有耐心,很快就使唤她去自学了,顺便递给她一张数学试卷。

    他说:“看完之后顺便做做题目。”

    叶青水对数学很感兴趣,自习什么的,她越看越入味、越着迷。跟打了鸡血似的。

    轮到做题目的时候,她做一会题,又把书本翻来翻去,前后对照看,哗啦啦的翻书声惹得谢庭玉都忍不住皱起了眉,不过却不讨厌,他心想:数学可能对于一个辍学了很久的人来说,并不容易。

    叶青水苦大仇深地盯着题目,最后在空白部分写了:此题无解。

    此题无解。

    此题无解。

    “水丫好好做题,不要开小差。”

    谢庭玉在等叶青水的求助。

    但叶青水哦了一声点头,又埋头耐着心做了半小时的题目。

    谢庭玉想借着数学题,顺便和叶青水提一提以后吃猪蹄的问题。因此他没有仔细教完叶青水就打发她去自学了。

    今天的猪蹄,啧,真香。卤汁香得,干拌着饭也好吃得不行。

    他握着钢笔准备给叶青水批改题目,另一只手的拇指扣着桌面,闲闲地想:女孩子思维不够敏捷,他还特意挑了比较难的试卷让她写。这个农村丫头,一准很快得投降。

    他问叶青水:“水丫,你觉得数学难不难?”

    叶青水仔细琢磨了一会才回答,“不难。”

    这女人虽然不怎么有文化,但是对自己却一直很有信心嘛……谢庭玉注意到,每次碰到这种验证的时刻,她的眼睛总是一闪一亮的。就像上次在知青点一样。

    谢庭玉忍不住勾唇。

    他看着她空荡荡的试卷,对照着答案哗啦啦地批改了一遍,一张卷子二十道题只对了五道,虽然有点惨,可能对叶青水这个初学者来已经不容易了,但是谢庭玉今晚就想着卤猪蹄,别的不想。

    “哦,不难怎么还错了这么多?”

    叶青水迷惑地看进去,看了许久才谨慎地说:“我觉得我没错。我应该是对的。”

    谢庭玉顿了顿,拇指扣了扣试卷空白处:“你说说为什么留空白,我也想给你对,但是——”

    叶青水耸耸肩,双手撑着下巴说:“我不写才是对的,你不信你再仔细看看?”

    他放下了书里附带的答案,一题题仔细地看下去。但这么一眼看过去,他的表情从轻松变成了严肃。脸被打得啪啪响。

    因为叶青水没有答的,都是解不出来的题。换句话说,此题无解就是正确答案。

    他久久才说:“嗯,水丫你没错做得很好。不迷信课本。”

    “这本书的编者思考不够严谨。”

    说完,谢庭玉随手把书扔进了垃圾桶里。

    猪蹄……是不用想了。

    谢庭玉破天荒地认真地打量了眼前这个丫头,这一眼让他感觉仿佛从来没真正认识过叶青水这个人。

    虽然这个想法,有些荒谬。

    谢庭玉把书扔了,叶青水却忙不迭地从垃圾桶把书捡了回来,抠门成性的她说:“扔什么,没关系的,我都能看得出来它的错误,我再多看看争取早点把它看完……”

    “毕竟也是费了购书券买的,很不便宜呢!能看得出它究竟写得对不对,也是反复思考验证的一个过程,你说对不对?”

    一连两个对不对,叶青水的声音中包含着沉重的惋惜。穷人对待每一份需要花了钱的东西,都总是特别心疼。

    谢庭玉面无表情地说:“不对,书可以再买,但是误导人的书不能再看了。”

    叶青水握着这本教材,想起了周恪的爷爷,那天他也是说了这样一句话,语气是很轻蔑的。她原以为只是老爷子脾气古怪,直到今天她才明白过来。周恪的爷爷是个很有学问的人。才能够一眼就能把看穿这本书的质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