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011

【书名: 七十年代娇媳妇 第11章 011 作者:素昧平生v

强烈推荐: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快穿系统攻略六零小仙女九星霸体诀武神天下天下第九七零之彪悍女知青百炼成神     叶青水戴上了洁白的口罩,顺手也把自己过长的刘海扎了上去,露出了饱满的额头,清爽干净。

    白天的活并不重,她挣到属于自己的工分后很快回家开始学习。

    谢庭玉也很早就下了工,他洗澡换了身干净的衬衣才过来检查叶青水的功课。

    叶青水见他身上穿的白衬衫,洗得忒讲究,这种白衬衫不禁勾起了叶青水痛苦的回忆。上辈子的谢庭玉经常奴役叶青水给他烫平衣服,这个年头家里当然不会有熨斗这种物件,她是拿热开水装进搪瓷壶一点点推的那种烫。

    这么齐整的衣裳,谢庭玉是不穿出外面去的。毕竟现在还不是那个人人都丰衣足食的年代,乡下有些穷得连衣服都没有得穿,出门溜一圈,补丁少于三个的都拎不出几个来。谢庭玉能维持这样子,已经是最大的体面了。

    真没看出来,他私底下还挺风骚的。但这辈子他也甭想奴役她再干一点点活了。

    谢庭玉发现了叶青水的变化,不禁问:“怎么戴口罩?”

    叶青水摸了摸自己的脸,用力地咳嗽了声,不好意思地说:“发了好多痘,不能见风不能晒日头,怕吓着人。”

    谢庭玉伸手想摘她的口罩,叶青水被他这种突如其来的“自来熟”,愣住了。

    “这、这动手动脚不太好吧……”

    她义正言辞地说:“我可也是大姑娘了,不能这样动手动脚了。”

    叶青水乌黑的脑袋,微微地抬起来,巴掌大的脸只露出尖尖的下巴和一对黑黢黢的眼睛。那眼睛里透出的灼热的芒,携带了一丝浓烈的明媚。全身上下,只有这一对眼睛最好看了。

    谢庭玉听了差点没被呛到。

    谢庭玉困惑地看着叶青水,叶青水不服气地瞪了一眼回来,那清亮亮的眼睛里没有了昔日那股浓烈执着的感情,仿佛随着那一夜的心凉,消失不见了。

    人的心思,会变得那么快吗?

    谢庭玉眼睛微微眯起,狭长的眼角眯成一线,脸色也淡去了几分。

    熟悉他的叶青水知道他心里指不定不高兴,这人虽然对人挺好的,但是脾气还是挺不好的。她赶紧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努力念书。毕竟赶跑了这个老师,叶青水上哪去再找个不要钱的老师哟。

    她念得又慢又认真,即便偶尔嘣出了含糊的口音,她也停下来自己给自己纠正了。

    谢庭玉随手翻了一篇古文出来,又难又艰涩,“你念这个。”

    叶青水轻轻地“哦”了一声,她瞥了一眼,谢庭玉指的那篇文,她上辈子背过,这一次让她念没有什么困难。

    沈卫民下工后不久也朝着叶家来了,他是来找谢庭玉的。他大大咧咧地进了谢庭玉的屋子,他看见谢庭玉占着桌子坐着,好整以暇地看着墙根,而墙根那边是叶青水捧着书在念。

    他嗤笑了一声,“玉哥,你小媳妇开始上进了啊?”

    他的话刚说完,就遭到了谢庭玉的冷眼。

    “咋咋呼呼地说些什么,你去外面等着。”

    谢庭玉把他赶了出去。

    这样吵吵嚷嚷的的动静丝毫没有影响到叶青水,她虽然看着书,实则却是在背诵着:“旧南阁子也。室仅方丈,可容一人居。”

    沈卫民死皮赖脸靠在门边,从怀里掏出一根玉米剥了来吃。这是他干活的时候顺手捋下来的,生玉米甜甜的咬起来皮脆汁多。

    他吊儿郎当地说道:“她居然读书了,了不得了,真让我吃惊。”

    “哎,玉哥你干啥——”

    沈卫民“啪”地被谢庭玉敲了一记,他不大乐意了。

    “你现在对她这么好,几句话都说不得了?”

    沈卫民用一种八卦的语气,把白天听到的事告诉谢庭玉。

    “我今天才知道,这小丫头她会水,熟得很呢,水下闭气两分钟那都是小事一桩……知青点那边都传开了,觉得你太好欺负,跳个河就能嫁。我他妈的听到都气死了。”

    屋里的叶青水眉头稍微皱了皱。她脆声吆喝道:“说话声太大,我听见了。”

    沈卫民远远地瞪大了眼睛。两个男人齐齐扭头看着墙根边背书的姑娘。

    谢庭玉转过头来,轻咳了一声:“谣言不可信,你到底是个男人,整天扎这些女人堆里有什么出息。”

    沈卫民透过窗子,瞥了叶青水一眼,小声地和谢庭玉说:“这丫头以前可害羞得很啊,最近怎么这么刺头了。不会是以为嫁给你,有了依靠吧?玉哥你先别急着骂我,你怎么回事,还教她念书识字。不怕她赖你一辈子啊?你们结婚证扯了没,扯了得赶紧分,她心机可深得很……”

    “收起你的想法。”谢庭玉说。

    她确实变了很多,以前软弱可欺、文静得像兔子一样,轻易容易脸红。现在……胆子大了很多。有时候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但在谢庭玉眼里,跟偶然见了朵新奇的花、看了一本好书的感受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稀奇。

    沈卫民结结实实地挨了谢庭玉的戒尺,这回是打掌心了。

    他缩回了自己的手,一个大男人眼里流露出委屈。

    沈卫民看着谢庭玉,压低了嗓门吼:

    “你这帮她教训孙玲玉,又是可怜她没文化没见识、要帮她扫盲,还为了她这样对我……”

    “你不会是瞧上村姑了吧!”

    谢庭玉瞥了一眼屋里正在用功的叶青水,脊椎骨挺得跟椽子似的笔直。她低眉顺目地念书的样子,分明还是个一团稚气的小姑娘。虽然以前挺招人嫌的,但自从他和她坦白心迹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说过要赖上他的话了。对于这桩乌龙一样的婚事,她到底怎么打算的,谢庭玉不得而知。

    不过有一点,谢庭玉很清楚。

    他没有被朋友误会的恼怒,淡淡地说:“这件事我只说一次,这是不可能的。”

    谢庭玉见沈卫民委屈的眼神,缓和了语气,懒懒地道:“她只是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而已,你那么在意她做什么?走了,去吃饭。”

    “我把她当妹妹看,从今往后不要说这种话了。”

    沈卫民听了不由地竖起了大拇指。

    “我不说,这么听着,我就放心了。”

    叶青水的耳朵很灵,即便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她还是能听得见。她止住了声音,手捏着破旧的课本,一口气堵在心里。毛都没长齐,他才毛都没长齐呢!他怕是没见识过大长腿和大胸吧!她缓一口气才慢慢地续上背诵: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

    为了节约时间学习,叶青水做好饭后急匆匆地塞了几嘴填饱了肚子,便回屋背书。沈卫民来了,她叹了一声,捧着课本跑到后山对着田埂和山野默读了起来。

    她摸索着上辈子的感觉,从头熟悉到了尾,等到天黑的时候,她已经能磕磕绊绊地背下三篇课文了。

    上辈子,年轻的叶青水不知道聪明人是什么样的,她和绝大多数落后愚昧的乡下人一样,以为聪明是和学历挂钩的。而谢庭玉就代表了当时最高的学历。

    她深深记住了谢庭玉嫌她太笨,连书都背不下来。以前在她心底里,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很笨的人,因此她碰到不会的东西只会憋着一口气努力学,努力了之后,起码别人会夸她一句勤快。

    后来碰到的师傅是个忒实诚的人,她大概是觉得叶青水太自卑了,一个劲地夸她:你真聪明!我从来没碰到过这么有天赋的孩子!有你这么一个接班人,我死而无憾了!久而久之,叶青水还真的信了,被师傅洗脑了,她就是这么优秀的人!

    置身处地,叶青水很容易想起自己年轻时候那种笨笨的、被人看扁被人误会的经历,她心头涌上了一丝对过去的自己的不平,憋着一口气,她又背下了一篇。

    她背完书后,循着记忆里的养容秘方,在山里采了几味常见的草药,诸如:银花、栀子、白芷、蒲公英、慈菇等等皆可入药,采了拿回家熬制成药糊敷脸。

    另一边。

    沈卫民既然来找了谢庭玉,谢庭玉便留了他在家吃饭。他摆着碗筷,叫叶妈和叶阿婆一块来吃晚饭。有时候晚饭是叶妈做的,大米都不舍得多用,于是那天晚上吃的就是红薯粥了。

    谢庭玉把烫手的砂锅掀开,因为太烫,只掀开了一个口子。他发现里面不是红薯粥,松了口气。

    既然不是红薯粥,那今晚肯定是叶青水做晚饭了。

    沈卫民瞄了一眼,看见砂锅里是清清的水,噗地笑出声来:“玉哥,今晚不会要喝白开水吧?”

    谢庭玉把砂锅彻底掀开了,一只瓷白的小碗立在水中央。掀开盖子,淡黄滑腻的蛋浮着一管鲜红的蟹,香气诱人。

    很小一碗,每个人只能分那么几勺就被瓜分殆尽了。但是这么小一盏,勾得人肚子里的馋虫都出来了。沈卫民深居内陆,没有吃过螃蟹这种玩意,不太认得出这是什么,谢庭玉却是吃过的。

    锅里温着用蛋炒的韭菜,叶阿婆和叶妈对那一小盏的蒸蛋兴致不大。她们默契地认为,好东西是要拿来招待客人的。

    谢庭玉用勺子,每人分了一点。叶青水做的其实是蟹肉蒸芙蓉蛋,做的时候先把螃蟹切了,小心翼翼地把蟹管连肉带壳剪出来,蟹腹里的蟹肉一撮撮地挑出来,蟹壳洗干净重组成一只螃蟹,再浇上搅和好的蛋液。实际上蟹黄和蟹肉都融在蛋液里头,芙蓉蛋蒸好,再细细地撒上一圈细葱丝。

    这道菜无论是外观还是口感,都能属于精致级别的。

    谢庭玉用勺子浅浅地啜了一口,芙蓉蛋柔滑、润口,蟹肉的鲜味盈余唇齿,水嫩的蛋偶尔夹着瘦而又韧劲的蟹肉,鲜甜到了极点,蟹黄香得流油,嫩的被蒸成了蟹油,结实的蒸成了蟹籽。

    两勺下肚,他的眼睛眯起来弯成一线。

    沈卫民呜地两口就吃完了,他没有想到乡下居然还有这种风味。昨夜里他就见到小丫头从水潭里提上来活泼乱跳的硬物,看起来不是鱼,她没有偷大队的集体财产,他才没有多留意。

    没想到竟然是这种好东西。

    他啧啧地说了一句:“野……”

    他被谢庭玉淡淡地瞥了一眼,改口赞叹道:“叶丫头这手艺真的没话说。”

    他意犹未尽地叹了一声,“好吃是好吃,就是少了点。”

    要他彻底对叶青水改观,靠这一顿两顿饭是不可能的,不过沈卫民心里却暗道:这一顿两顿三四顿地吃下去,难保玉哥不心软。这可不行!叶丫头心思不简单啊!

    谢庭玉心头也有淡淡的惋惜。

    不过他不知道小小一碗,却废了叶青水好大的功夫,挑蟹肉挑得眼花。三只雄壮的螃蟹才做出这么一点点。太老的蟹肉,是没法做这个菜的。

    沈卫民说完,叶妈把自己碗里的蒸蛋夹给了他:“娃儿,你可劲吃,吃个够,婶这里还有。”

    “都是乡下的东西,不值几个钱,这种土螃蟹都是拿来喂鸡鸭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十年代娇媳妇相邻的书:病娇大佬的渣前妻[穿书]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名利之巅[美娱/综英美]乌龟升级在异界暗帝爆宠:恶魔大小姐归来星宗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