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第一百零四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104章 第一百零四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女配不掺和(快穿)女战神的黑包群混元修真录[重生]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     番外·骆金(骆家三姐妹的番外)

    2001年年中, 骆金在影视城拍一部古装戏。毒辣的太阳高高挂在头顶上,而身上穿着厚重的戏服,如果不是好几台小电风扇放在面前运转着,骆金估计就得晕过去了。

    不过即便没有晕过去, 她也热得完全不想动,在没有戏份的时候便直接钻进空调车里面瘫着。她有自己的保姆车,一辆装备齐全的房车。

    片场没人敢在她休息的时候不长眼的上来打扰, 即便是导演, 也得先跟她的助理说一声。骆金现如今在娱乐圈中的地位, 多的是人来捧着她。

    骆金自己是块金字招牌,拍的电影、电视剧都大火,基本上跟她沾点边的新人都能被带飞。再加上现在圈里人都知道骆金也有艺星城的股份, 还有西岭合作社是她家的, 甚至是认识晨星资本背后的大佬。

    人晨星资本后来投资的一个奢侈品品牌,专门找骆金代言。据晨星资本高层流露出来的意思, 就是幕后的老板给自家大姨子的代言。

    这话一出来, 还有谁敢不捧着她?

    好在骆金真心爱她的演艺事业才没让人给纵坏了,她也争气, 哪怕地位很高了依旧没忘记磨炼演技。入这行已经有11年了,骆金在演戏途中还不忘进修。

    她倒是两边都均衡得很好, 拍戏学习两不误,就那么慢悠悠的朝着, 脚步坚定。这也是因为她没有那么多烦恼的缘故, 不像其他人需要争取机会。

    骆金休息了几分钟便跟家里通电话, 主要是跟她的侄女儿见个面。

    骆银在三年前跟周昊海订婚,两年前挑了个吉利日子就结婚,去年生下个小宝贝。小宝贝十个月大了,会爬会走还会吐出几个单词,特别活泼。

    骆金非常喜欢侄女儿,每隔两三天就要打个电话听听她的声音。侄女儿从出生到五岁之前的礼物,她全都买了下来,专门空置出一个房间给放礼物。

    “一一!”

    骆金喜笑颜开:“宝宝!”

    电话那头立刻响起软糯的回应,中气十足特别响亮。骆银的女儿不像她母亲那样安静温柔,反而很是活泼好动,反倒像极骆金。

    骆金听着电话那头的小宝贝啊啊呜呜的讲了一大堆谁都听不懂的话,即便鸡同鸭讲,双方还是聊得格外开心。

    不知不觉竟然聊了半个钟,而小宝贝精力不济,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骆金听着小孩浅浅的呼吸声,内心温柔得不可思议。

    这时,骆银接过电话:“她非常喜欢你,比任何一个人都喜欢。”

    骆金眯着眼睛笑:“人们都说外甥像舅舅,侄女像姨妈,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

    骆银:“看你这么喜欢小孩,怎么不找个人谈谈?”

    骆金:“没兴趣。”

    骆银:“你还真一心钻进学习上了?”

    骆金以前说过三十岁之前不考虑谈恋爱和结婚的事情,谁能料到她真的将那句话贯彻到底,至始至终孤身一人。

    骆银:“就算娱乐圈都晚婚晚育,但至少要谈个恋爱吧?谁像你这样,身边连个人都没有。”

    骆金:“我又不像你和大宝那么聪明,但凡要做哪件事都需要专心致志,比常人耗费更多努力去学习才能获得结果。要是把时间浪费在谈恋爱上面,哪里还会有现在的影后骆金?”

    骆银:“……我开始思考当初强迫你学习是不是对的。”

    骆金:“谈恋爱和结婚的目的是为了快乐,而学习同样能带给我快乐。”

    骆银:“你一个人,始终会孤单。”

    骆金:“两个人一样会孤单。”

    骆银:“现在我说不过你。”哪怕在商场上口若悬河,依旧无法说动骆金。“算了,我也不过是随口说两句,你有你的生活方式。”

    父母也都只是出于担心偶尔过问两句而不会干涉,身为妹妹,骆银自然也不会过度干涉骆金的生活。

    骆金:“放心吧,我很快乐。”

    骆银:“工作什么时候能结束?”

    骆金:“大概得到八月份了。这几天要去一个没有信号的地方拍摄,我没办法给小宝贝打电话,所以录音到时候寄过去,千万别让她把我给忘了。”

    十个月大的小孩儿压根就没有记性,三四个月没听到声音指不定就忘了。

    骆银:“行吧,到时候给个电话,我去拿。”

    双方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随后就挂断电话。

    骆金打开车门冲助理说道:“下个场次是什么时间拍摄?”

    助理看了看行程表:“下午三点钟,不过现在那边有个新人演员演技不太好,拖延进度。我看可能得再拖晚一些才能开拍。”

    骆金点点头:“我先睡会,别让人来吵我。”

    助理:“行的骆姐,您先睡。”

    骆金关上车门,拿出一条毯子又调低空调度数睡着了。

    因为本身就很疲惫,所以入睡很快。

    大概两个小时过去,骆金猛地惊醒,醒来时脸上尤有冷汗,脸色也是格外的苍白。

    显而易见,她做噩梦了。

    梦里的‘骆金’在16岁那年,被唐书玉推了一把,落入狼狗的口中,脸颊上被啃下一大块肉。之后就是‘奶奶’带着唐书玉找上门来,冤枉她故意陷害唐书玉。

    随后就是好一阵兵荒马乱,家里人来不及澄清,来不及讨回公道,赶忙将她送到医院去。医生在她的大腿上割了肉和皮肤组织,填到脸上那个大窟窿。

    抢救及时,‘骆金’的脸没有毁得很过分,只不过脸颊上还是留下一道疤。起初非常显眼,而她经常受到异样的目光,加上成绩不好便主动辍学。

    父母痛心,既有责备又有劝诫,希望她不要为容貌所困,更希望她能够继续学习。

    可是‘骆金’任性的辜负父母的期望,不是因为她真的自怨自艾,而是因为那次的意外,家里存款全都花光了。

    骆母没有工作,骆父被唐镇陷害丢掉工作,于是两人只好去一些工厂里面工作。‘骆金’看着原本光鲜干净的父母现在时常穿着脏衣服,白发添了一道又一道,而骆银、骆白都拿奖学金填补家里。

    除了她。

    ‘骆金’不想读下去了,她去工作,好在手还算巧,多少能帮助父母减少负担。

    然后就是‘骆白’被唐书玉抢了高考成绩,还被撞得出车祸,‘骆金’恨得红了眼,差点拿起刀子就跟唐书玉同归于尽。

    后来‘骆白’的腿需要钱治疗,‘骆金’就把自己嫁给一个鳏夫,每天每天都活在黑暗里,直到最后一尸两命,终得解脱。

    骆金醒了过来,捂着疼得快要窒息的心口,难受得没办法呼吸。

    这个梦从四年前就开始做起,每次非常疲惫的时候就会突然入梦来。她在梦里徒劳无助,痛苦和绝望包围着她,令她梦醒之时心悸不已。

    骆金抹了把脸上的冷汗,那噩梦太过真实,有时候甚至会让她分不清到底哪个世界才是真实。

    此时,电话铃声响,来电提示是‘小八’。

    ‘小八’原名和艺名都叫裴瑭,如今也是圈中知名的男星。原本靠着脸进入圈子里,起先颇受诟病,后来硬是凭着自身努力成为演技男星的代表。

    骆金接起电话:“裴瑭?”

    裴瑭沉默片刻:“刚醒?”

    骆金:“嗯。”

    裴瑭:“发噩梦了?”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谁将她细致入微的注意着,那人必定是裴瑭。

    骆金沉默,裴瑭便知道答案。他跟着沉默,然后说道:“我在家里煲了热汤,宁神养气。”

    骆金沙哑着声:“谢谢。”

    裴瑭对她很好,从十一年前认识的时候,他们合拍的第一部戏就一直对她很好。裴瑭是圈子里的怪物,跟她一样,因为他们都洁身自好得像一个教徒。

    入圈十一年,两人身边都没有过伴。媒体曾经编排过两人的关系,但经年过去,谣言不攻自破。

    骆金是因为四年前的那个噩梦而恐惧着,裴瑭是因为心中早有人了。

    那人是她。

    骆金知道。

    半个小时后,裴瑭来到剧组,带来一些小零食分发给剧组的人。剧组习以为常,因他两人确实从未官宣过,也因为两人同属一个经济公司。

    骆金打开车门,见到站在远处正走过来的裴瑭。

    十一年前的裴瑭是个坏小子,尽管五官俊美,但气质很糟糕,一看就是街头拼架的混混。经过十一年的雕琢,从骨头到皮肉,经历一番拆毁和重塑,期间不知道付出多少汗水、吃过多少苦头,终于修成现如今这温雅绅士的样子。

    裴瑭似乎察觉到她的注视,忽然回头,瞧见骆金,莞尔一笑。他迈开长腿走了过来,连步伐都显得格外优雅。

    裴瑭的母亲是香江人,父亲据说是个外国人,至于哪个国家的,说不清楚。裴瑭的五官轮廓很深,但兼具东方的柔和,面相上来看,贵气、优雅。

    后来脱胎换骨,从里到外,从气质到面相都如出一辙,便有许多人说他也许祖上是哪个贵族。毕竟当年国乱,内陆有许多贵族都搬到香江发展。

    一开始,经济公司想过用利用这个噱头,不过后来被扒了。裴瑭的母亲是个妓1女,他自己则是个混混,没什么正儿八经的出身。

    裴瑭伸出手在骆金面前晃了晃:“被我迷呆了?”

    “是啊。”骆金随口应道,然后看向他手中的汤盅:“今天又是什么?”

    “酸枣仁汤。”

    骆金:“过两天我要进山去拍戏。”

    剩下的话没说,但是已经主动告知行踪和行程安排,裴瑭心满意足。他知道骆金心里有他,却不知道她一直拒绝的理由。

    不过,努力总有回报。

    至少没人可以比他更为靠近骆金,而这份靠近是在骆金的默许之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