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103章 第一百零三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女战神的黑包群混元修真录[重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     番外·出柜

    公元1998年, 亚洲金融危机席卷全球,造成全球金融海啸。

    8是个敏感的数字,但凡逢8,必有全球性灾难事件发生。譬如78年的石油危机、88年的严重通货危机、98年以及08年的金融危机。

    18年没有爆发金融危机, 但经济形势肉眼可见的不太妙。

    98年,国家领导力挽狂澜,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 因此金融危机对华国并没有造成重大的影响, 致使华国总体经济仍旧平稳的增长。

    当然也有一些负债本就严重的老牌企业承受不住金融海啸的摧残, 支撑不到半年时间,宣告破产。

    其中就有沈峰、魏满莹苦苦支撑的星耀投资。星耀投资宣告破产,连带旗下一些产业也不得不以破产处理。

    但就在这时候, 晨星经过评估过后, 重新收购其中一些产业并进行资产重组,挽救了那些濒临破产的企业。

    而暗中吃了一个大亏的沈峰和魏满莹也没有办法, 只能遗憾退出长京市的商圈, 回到京城。但是当他们回到京城却尴尬地发现没有他们发展的位置了,毕竟他们已经离开京城商圈至少5年时间了。

    江山代有人才出, 商圈竞争激烈不已,自然不会等待他们来瓜分市场。

    1997年12月初, 长京市国贸工程竣工。一月初,企业商家、商超酒店等入驻国贸工程, 国贸大厦成为长京市cbd中心。

    金港区也在五年间发展成为长京市的cbd商圈, 西岭合作社的企业大楼也搬迁至商圈内围, 就坐落于国贸大厦的对面。

    站在顶层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可以看到对面国贸大厦中间的餐厅,里面每天人流量很多,基本上是观光客。

    ..

    骆白手中拿着笔,拇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抵着笔帽,‘咔哒、咔哒’地拨开又盖下。剪裁合适的西装袖子恰好到腕骨处,露出一小截白皙细瘦的手腕,手指骨节分明。

    手腕上隐约可见套着一串金刚菩提佛珠,盘得很是圆滑,仔细一看,每一颗金刚菩提多是十瓣以上。若是拿到文玩市场上卖,单是这一串,估计也要十来万。

    手指活动着,手腕往前伸了一下,袖子便缩了一点,隐约可见手腕上一个铜钱大的红印子。

    铃铃。

    骆白推了推眼镜,放下手中的钢笔,转身接起电话,电话那头说道:“骆董,厉先生在楼下。”

    骆白有些不明所以,因为平时厉琰到他办公室里,从来都是直接进来而不必通报。毕竟两家都认识,他去厉琰公司也是一样的。

    即便被拦下来,厉琰也可以给他打电话啊。

    骆白:“让他上来。”

    前台:“厉先生说您下来,他没有带手机。”

    骆白:“好吧,先让他等我几分钟。”

    说完,挂断电话。骆白提起外套边往外走,边穿上,来到电梯按一楼然后下去。来到前台,远远就见到坐在前台圆形软沙发上的厉琰。

    厉琰现在的身高超过一米九,身材比例偏偏也很好,随便穿一件衣服都像是t台男模。他侧对着骆白,从骆白的角度看过去,率先入眼就是一双大长腿。

    然后是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的搁置在大腿上。手上没有佩戴任何首饰,干干净净,看似瘦削实则一拳能把沙包打破。

    大学那几年,他倒是跟着傅培营学了不少野战技巧,随后每年都会花点时间跑去狩猎场打猎。要不是有些动物禁止猎杀,他估计就要去猎那些大型猛兽了。

    长袖规规矩矩的束到手腕,袖扣两颗扣子扣起来,将整只手臂都裹在单薄的衬衫里。看着斯斯文文没有力气一般,实则能将骆白整个人举起扣在墙壁上好几个小时……咳,黄了,不能继续往下想,会被和谐。

    骆白清咳两声,来到厉琰的身侧。

    厉琰听到声音,抬头看过来。

    骆白呼吸一滞,尽管看了许多年,如同量尺寸那般一点一点吻过那张脸的事情都做过,可他还是会时常被惊艳到。

    如果说初见时的厉琰是个漂亮过头的男孩,少年时期则是漂亮与凌厉并存,那么现在就是一个性感与成熟共存的男人。

    骆白俯身,眼角余光瞥过前台大厅,没有多少人注意到这边。他便朝着厉琰的嘴角亲了亲,然后起身若无其事一般的推着细框眼镜,舔了舔嘴唇轻声说道:“想你了。”

    厉琰眼中暗芒一闪而过,捏了捏骆白的手:“撩火注意场合。”

    骆白‘啧’了一声,“装。”

    厉琰面不改色,站起身说道:“今天骆银跟周昊海订婚,你都准备好了?”

    骆银在国外读完研究生就开始创业,依旧是走的教育行业。总公司地址在海外,于去年在美上市,主要市场正在转移到国内。

    公司上市后,她就回国开发国内市场,过年的时候就直接把周昊海带回家,宣布了两人的恋情。

    双方家长虽然惊讶但也表示支持,而骆银则提出计划,在今年订婚,明年结婚,可以说非常讲求效率了。

    其实骆白等人对于这个结果是有些惊讶的,只是都没表露出来。因为他们都以为骆银会是最晚结婚的,毕竟她一心向事业。

    没想到骆银最早结婚,她甚至只读了研究生。反观骆金,至今也没谈恋爱,目前正在攻读博士。

    她扬言三十岁之前不会结婚,没有拿到心仪的学位和奖杯,她就不会考虑恋爱的事情。

    这跟家里人想的情况相反了,好在他们都选择支持。

    骆白:“都准备好了,他们就在对面国贸酒店里订了位子。差不多到点了,我们走吧。”

    厉琰便也拉着他朝对面酒店走,边走边说道:“我们的关系,要跟他们说吗?”

    “至于吗?”骆白耸耸肩:“不瞎的,都能看出来吧。”

    他们除了在外面会矜持一些,在熟人面前从不掩饰。而且大学毕业后,骆白和厉琰还一直住在那栋老式单元楼里,那一层楼的三个房间都被打通重新设计成一个非常舒适的生活空间。

    他们俩至今还同居,从年少时相遇开始,差不多同居了有八年时间。

    感情再好,也不会两个大男人还整天黏糊在一块儿。然而骆父、骆母对此从不发表意见,想必是早就知道并默认了。

    厉琰:“说一声也不费事。”

    骆白:“行吧,等二姐跟周昊海订婚完,我顺道说说。”

    ..

    骆银个子不太高,模样很是娇小,气质非常温柔。

    任是谁看见她都无法想象她在商场上有多雷厉风行,杀伐果决。

    她坐在周昊海的身边,低眉浅笑,像是得到了全世界的幸福一样,那么美好。反观周昊海,没眼看,笑得跟智障一样。

    他两辈子都在追求骆银,把她当成仙女一样放在心里供着,可能也没想到那么优秀的骆银会选择他吧。

    周永利这当爹的,也是没脸看自家儿子,实在丢份。不过算了,谁让他是傻儿子的老父亲,门面还是要担起来。

    骆白坐在骆银的身边:“二姐,订婚快乐。”

    骆银浅浅的笑着,眸光温柔:“谢谢。”

    骆白接过厉琰递来的一份文件:“我准备了好久的礼物,总算能送出去了。二姐,你要不要打开来看看?”

    骆银眼中有些了然,她接过文件打开来,里面果然是一份股权转让书。当年的教辅材料卖出去的那部分钱,骆白给了骆银,当作创业基金。

    后来,骆银就把自己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了骆白。

    而今,骆白又把这百分之五的股份重新送还给她,当作订婚礼物。

    骆银:“你傻啊,二姐又不缺钱。”

    骆白举手做投降状:“我就这份礼物值钱,下回你结婚,我可能只给得起两百块的份子钱。”

    骆银被他逗笑,忽然在他耳边问:“你跟厉琰的事情还没说?”

    骆白拿起花生剥开来吃进去:“说不说没差别。”

    骆银意味深长的瞅了他一眼:“看来你还不知道。”

    骆白:“知道什么?”

    骆银:“爸妈和周叔他们私底下商量过了,要介绍个姑娘给你认识。”

    闻言,骆白愣住:“为啥?”

    骆银:“你说为啥?”

    骆白挎下脸,该不会都不支持吧?怎么以前不说,现在突然先斩后奏?

    骆银嘴角抽抽,又扫了眼厉琰,那人正在自己爸妈跟前伺候着,跟亲儿子似的,而骆白没觉得半分不对。

    她就估摸着,这一方把人代入到女婿的位置,另一方又以为是干儿子。于是,误会直到现在也没澄清。

    骆银抿着唇,不打算帮忙澄清,她想看好戏。

    难得骆白和厉琰都犯糊涂,多有意思的时候。

    骆白忧心忡忡,既担心父母不同意,又提心吊胆着姑娘的出现。战战兢兢捱到订婚宴结束,好不容易能松口气的时候,包厢的门忽然被叩响。

    骆母拍着手掌,恍然大悟一般:“你们郭叔来了。”

    订婚宴差不多就跟家宴似的,桌上也就骆家(除了骆金,她在国外)、周永利父子,就是厉琰了。

    郭通达跟骆家关系一向好,这回特意百忙中抽出点时间过来参加订婚宴。

    骆父他们同郭通达聊了会儿,正要落座时,郭通达似是想起什么,回头冲门口喊:“文竹,站外面干嘛?快点进来。”

    骆白心里一个咯噔,不妙,大事不妙。

    厉琰微微眯起眼睛,面无表情地瞥了眼明显紧张起来的骆白。

    其他人不明所以,骆来宝咬着筷子,目光在骆白、厉琰以及进来的漂亮女孩之间来回,表情若有所思。至于骆银,笑容越发温柔。

    熟悉她的周昊海问:“骆银,你怎么突然那么开心了?”

    骆银:“发现一件很好笑的事情。”

    周昊海:“是什么?”

    骆银:“乖,别问,女人的秘密。”

    周昊海似懂非懂,但也没有再问。

    骆来宝就想着,二姐肯定知道些什么。

    郭通达带来的女孩子叫姚文竹,起先满脸不情愿,待见到骆白和厉琰两人一改之前的消极不合作,主动坐在了骆白身边的空位。

    骆母:“大宝,这是姚小姐,比你小一岁,农科专业的,你们应该有话聊。”

    没有,他哑了。

    骆白偷觑旁边的厉琰,后者面色淡淡的喝着酒,酒杯轻轻往桌上一磕都像是往骆白心口上砸。似乎察觉到骆白在偷看,厉琰瞥过来一眼,眼里毫无笑意。

    哦豁,生气了。

    骆白垂下手,悄悄握住厉琰的手,后者反手紧紧扣住,任他怎么挣也挣不脱。

    姚文竹:“我认识你,你是骆白,引领华国发展现代化农业的第一人。我就是因为你才选农科专业,周叔今天说要介绍个人,让我认识。我本来还不想来,现在想想,幸好我来了。”

    握手的力道明显变大了。

    骆白:“我就是嘴巴上说说,真正做事的是其他人。”

    姚文竹笑了一下,“原来你很谦虚嘛,不像电视和杂志那样给人留下的狂妄印象。”

    骆白用剩下来的那只手摸了摸鼻子,感觉握住右手的力度又变大了。当他拒绝的时候,力道变小,当姚文竹开口说话,那力道又变大。

    热缩冷胀似的。

    “还好。”骆白全程没有看她一眼,专注于眼前的食物,仿佛那很美味。

    骆父、骆母以及周永利等人互相对视一眼,都觉得好事将成。

    周昊海也挺高兴,喜悦冲昏了他的头脑,以至于他问厉琰:“你们兄弟俩感情那么好,要是骆白结婚,你也不能单着呀。”

    骆父点头赞同:“小琰年纪也差不多可以结婚了吧。”

    骆母倒是想让厉琰当自己女婿,她喜欢这么好看的孩子。于是突发奇想:“要是你们俩同时有了好消息,不如也赶着一块儿结婚,同个日子热闹又喜庆。”

    骆银正巧在喝水,差点没喷出来。

    厉琰笑了笑,“我和骆白都这么打算,肯定同个日子结婚。”

    “那好,那真是好。”

    骆来宝还是咬着筷子,她就是觉得很奇怪,可是每次去问二姐,二姐都用眼神怜悯她,然后再温柔的岔开话题。

    骆母轻斥:“小宝,不要咬着筷子。”

    骆来宝:“哦。”一个没拿稳,筷子掉地上了,她慢吞吞的蹲下去捡筷子。

    圆桌底下,没有秘密。

    骆来宝的位置正对着厉琰和骆白,一抬头就看见那紧握在一起的手。她瞪大了双眼,冒出头来瞧了瞧对面坐着的两人。

    然后又蹲下去盯着对面交缠的双手看,她在思考,现在这个情况要怎么面对。

    说实话,两个人都好好看。

    骆来宝知道母亲一直希望厉琰能和骆金看对眼,两个人颜值都很高,她也希望如此。好看的人就要和好看的人在一起嘛。

    不过母亲的希望破灭了。

    骆来宝无声的叹气,心中厉琰x骆金的大旗倒塌。在荒凉冰冷无声而广阔的心的平原上,一道崭新的大旗缓缓竖起来。

    厉琰x宝哥!

    莫名有种诡异的兴奋感是怎么回事?

    骆来宝蹲在桌底下,面上是十分老成的表情。

    周昊海见她捡个筷子迟迟不上来便觉奇怪,催促几声没见回应也跟着探头去看:“小宝,底下是有黄金吗?”

    骆来宝扭头,目光幽幽。

    周昊海心里一紧,莫名的产生紧张感。这种紧张感还是只有重大事件发生时才会有,比如当初高考成绩下来,比如骆银答应他的追求时。

    骆来宝又转过头看向某个方向,周昊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双紧握的手。

    看不出来啊,宝哥速度那么快!

    周昊海咋舌,然后起身,忽然顿住——不对,位置不对。

    他弯腰探身重新看了两遍,再三确认,确定没有看错——那是厉琰和骆白紧握的手。

    周昊海下意识看向厉琰,对上厉琰的笑容:“!!!”

    宝哥!!你们玩这么大的吗?!!

    媳妇!!他们——!!!

    骆银微笑:“乖,看破不说破哦。”

    周昊海瞬间被顺毛:“好的。”

    骆来宝的目光意味深长。

    这时,周永利收到自家蠢儿子的眼神示意,实在不忍卒睹。

    蠢儿子真的更蠢了,那挤眉弄眼的样儿,身为老父亲都忍不住想一巴掌抽过去。

    周昊海:亲爸欸!看我一眼啊!

    周永利撇过头,甚至为了忍住不揍周昊海的冲动假装勺子掉地上,弯腰去捡的时候一不小心瞅见那交握的双手。

    应该说不愧为父子,他的反应跟周昊海一样非常欣慰,看不出来骆白这小子有一套,速度快。

    于是当他起身对骆白投以男人都懂的笑容时,恍然间就扭曲了。

    “!!!!”

    亲娘欸!他是眼瘸了吗?!

    郭通达袖子被人扯了数下,他惊讶的看过去:“老周,干嘛呢?眼抽筋不成?”

    周永利拼命用眼神暗示,斜对面,底下,惊天大消息!

    郭通达不高兴了,“你瞪我干啥?”

    这要不是日子特殊,非干一架不可。

    周永利:“……”都是智商低下的憨货。“桌底下……就你脚底下,帮我捡个勺子。”

    郭通达:“捡个勺子的功夫至于挤眉弄眼吗?”

    他弯腰捡起那勺子递给周永利,后者一脸生无可恋地把勺子扔了下去,当着郭通达的面儿。

    周永利:“老郭,帮个忙。”

    郭通达:“……”真的生气了,亲兄弟也得生气。“最后一次。”

    他再次弯腰去捡,这回真见着了。

    “!!!!!”郭通达的表情显得茫然又无助。

    周永利:“我懂你的痛,但别说,憋着。”

    郭通达:“难受,心口疼。”

    周永利:“我也是。”

    周昊海:“我也——”

    骆父:“你们说什么呢?”

    骆母:“藏什么秘密呢?今天可不能瞒着,得说出来。”

    周永利:“不适合。”

    郭通达:“是兄弟,就不能说。”

    周昊海:“我心甘情愿憋着。”

    骆来宝摇摇头:“一辈子都没这么委屈过自己。”

    总结得可以说很精辟了。

    三个大男人含泪,泪水也只能往心里流。

    骆父骆母:“???”到底藏啥秘密这么神神叨叨?

    骆银拿起桌边的纸巾抿了抿唇角,‘一不小心’把桌上的勺子弄掉地上了。正跟骆白聊得欢(单方面聊得欢)的姚文竹见状,为表亲近便主动说道:“我帮您捡起来吧。”

    骆银温柔一笑:“谢谢。”

    “不用。”姚文竹蹲下身捡起那勺子,一抬头就看见骆白和厉琰交握的双手,下意识抬头就要喊出来,谁知撞进了厉琰冰冷的眼中。

    即将要喊出来的话就这么堵在喉咙口,随后她又听到骆白的询问:“姚小姐,餐桌上有备份的勺子,找不到的话就不用管了。”

    姚文竹:“没有,我找到了。”

    她起身,将勺子还给骆银。然后看向骆白,后者面上带着笑容,有些无奈、有些宠溺,明明右手一直被绊着却也没有要甩开的意思。

    换句话说,他是心甘情愿的。

    姚文竹抿紧了唇,她是喜欢骆白的,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了。

    她很崇拜骆白,要不然也不会选择枯燥的农业,不会脱下漂亮的裙子和鞋子,选择跟泥土为伴。

    刚才见到骆白时,她差点欣喜得忘记矜持。而当时的欣喜跟现在的心情形成鲜明对比,天堂和地狱,一线之隔不外如是。

    姚文竹有一瞬间想不管不顾的说出来,但触及骆白温和的眉眼,她便又憋了回去。

    喜欢会让一个人变得连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的温柔和善良,所以此刻姚文竹也格外的温柔,不舍得伤害骆白。

    她很丧气的戳着肉圆子吃,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姚文竹,要稳住啊!

    骆父、骆母有些摸不着头脑,本以为姚文竹和骆白的事儿成了,没料到突然之间就没了结果

    骆母逮着机会,趁姚文竹去洗手间时赶紧问:“大宝,你不满意姚小姐吗?”

    “没有满不满意的说法,我又不是她什么人,哪能评价一个姑娘呢。”

    骆父:“少打太极。你知道我们的意思。”

    知道真相的周永利父子以及郭通达坐在角落里沉默不语,假装透明人。

    骆白又摸了摸鼻子,说道:“可我有了伴儿。”

    骆父和骆母愣住:“那你怎么不早说?”

    骆白:“没来得及。”

    骆母懊恼:“唉你这……早点说就不闹这乌龙了。现在让姚小姐怎么办?”

    骆白:“她估计对我没想法。”

    骆母:“真的?”

    骆白点头。

    骆母回想刚才姚文竹的态度,确实看上去没有特别热络的意思。她也就放下心来,进而八卦地问:“你跟你女朋友多久了?”

    骆白:“不是女朋友。”

    此言一出,在场知情者立即紧张得心都吊到了嗓子眼。但听骆白面不改色接着说:“是伴儿,结婚的那种。我们在一起7年了吧。”

    骆母倒不纠结名词称谓,接着问:“7年……那不是未成年就在一块儿了?哪个呀?藏得那么好,我一点也没发现。”

    骆白:“您认识的,那人您认识。”

    骆母真完全懵了。

    她认识……哪个呀?哪个姑娘呀?骆白有跟哪个姑娘比较亲近的吗?

    骆白:“他长得特好看,特别漂亮,您很喜欢。”

    周昊海忍不住点头,可不是,比他这正儿八经的女婿还喜欢。

    周永利看不下去,偷偷往儿子脑袋上抡了一把。安静!

    骆来宝举手作证:“妈你好熟悉的人,而且好喜欢,而且特别好看。”

    骆母寻思来寻思去,猛地脸色一变,这排除完不就剩下——骆母脸色苍白,仿佛受了重大打击。

    在场众人的心顿时揪了起来,连淡定的骆银都开始皱眉,心想着难道那人是厉琰就给她带来那么大的打击?

    “是……骆金?”骆母小心翼翼地、虚弱地问。

    众人脸色精彩纷呈,他们似乎忘了骆金跟骆白没有血缘关系。

    骆白太阳穴抽抽:“妈,那是我大姐。”

    骆母拍着胸口,总算缓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她还要问的时候,姚文竹回来了,于是疑问只能藏在心底,等到宴会散了也没找着机会问。

    夜晚,骆母还记着这事儿,于是打电话过去问,接电话的人是厉琰。

    厉琰:“骆白在洗澡,您有事儿问我也一样。”

    骆母:“晚上说的那件事,大宝的伴儿到底是谁?”

    骆父凑上来,跟着侧耳倾听。

    厉琰沉默片刻,说道:“您和伯父都认识的。”

    骆母:“我想不起来。”

    厉琰:“他们认识8年,交往7年,上同一个学校,一直都在一起。去过彼此的家里,认识彼此的家人。所以,您也认识。”

    骆母:“??”所以到底是谁?

    骆父、骆母同款懵逼脸。

    骆来宝路过,见到这一幕摇头叹气,她开始怀疑除了大姐,其他人都是捡来的了。

    智商鉴血缘。

    骆白洗完澡,直接跑过来从后面抱住厉琰:“哈!”

    厉琰稳住身形,没有趔趄半分,显然已经习惯。他刚想告诉骆白正在打电话,电话另一头是他父母。

    骆白往厉琰耳朵边吹气,暧昧的说道:“厉先生,我准备好了,明天不用上班,今天晚上可以玩很久哦。我买了一些小礼物,你要哪种口味的?”

    厉琰:“我在通电话。”

    骆白:“谁呀?”

    厉琰:“伯父伯母。”

    骆白:“……”

    面面相觑,一时无言。

    骆白的脸顿时如火烫一般迅速烧红,连忙跳下来假装镇定:“今晚通宵斗地主,夜宵你要哪种口味?”

    厉琰:“……挂了?已经挂了。”

    骆白双手捂脸,这令人窒息的场面。

    厉琰放下电话,将骆白抱起,抵在墙面上,吻了上去:“反正该知道都知道了,就别浪费你一番苦心。”

    骆白双手搂上厉琰的肩膀,多年的默契让彼此很快就燃烧起来。

    厉琰一边咬着骆白的耳朵一边询问:“你准备了什么小礼物?还口味?到哪学的这些?”

    骆白的手指微微抖动着,睫毛也在抖动着,脸色酡红,瞪了眼厉琰,色厉内荏的一眼。

    “我说了,夜宵口味,爱吃不吃。”

    厉琰睨了他一眼,似乎在怪他不够了解自己而说这些话。

    夜宵那么美味,怎么可能不吃?

    ..

    骆父和骆母相对无言,半晌后,骆母小心翼翼地问:“厉琰?”

    骆父:“你我都认识,长得好看,同居八年,一直在一起。”

    除了厉琰,再无别人。

    骆母:“怎么办?”

    怎么办?能怎么办?

    骆父:“洗洗睡吧,明天让他们来家里吃饭。”

    骆母:“后天吧。”

    骆父似乎想到了什么,尴尬的咳了好久:“后天……那就后天。”

    这年轻人,仗着年轻就胡闹。

    骆母寻思着,她该煲点补身体的汤。

    不过厉琰最终还是成为她的女婿,某种意义上的,虽然有点出入,但是总算如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