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八十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80章 第八十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韩娱之张三现代修士生存手册     回到家里, 两盆年桔摆在门口两侧,唯一的桃花则放在庭院。剩下的那盆百合花,厉琰亲自抱着放进房间里。

    那房间,自然也是骆白的房间, 他们同住一间,里头放了一张普通的床。

    骆白坐在客厅,跟骆来宝一起把红包串起来。

    厉琰下楼见到这一幕, 不解其意。

    骆白:“外面两盆年桔要挂上红包, 寓意吉祥平安、招财进宝。”

    厉琰:“还有这意思?”

    骆白:“当然。”

    他指了指桌脚旁放着的两个大红灯笼, 说道:“等会我们去把这俩灯笼挂门口。”

    厉琰帮忙给红包串线,然后跟随他一起出去,把这些红包挂在年桔上。

    黄澄澄、红彤彤, 格外喜庆、热闹。

    骆白搬出梯子, 提着灯笼踩上去,将灯笼挂了上去。站在梯子上面, 拍了拍手, 低头跟站在年桔旁正抬头望着自己的厉琰对上视线。

    愣了愣,骆白露出笑容, 打了声招呼:“恭喜厉琰同学解锁挂红包技能。”

    厉琰:“先下来吧,别站上面。”

    骆白下到梯子第三格时, 猛地往下跳,他觉得刺激好玩, 却让厉琰在那瞬间吓得心口漏跳一拍。

    骆白回头, 见厉琰停驻原地, 脸色有些阴沉,不由疑惑:“厉琰,你怎么不说话?”

    厉琰深吸口气,假装若无其事,来到他身边并将梯子挪到另一边,然后拎着剩下的灯笼爬上去。

    “我以前过年的时候,从没挂过灯笼,剩下这个灯笼我来挂吧。”

    骆白心疼,当即同意,压根没往深处想。

    “行行,你小心点,我在下头扶着梯子,很稳的,你不用怕。”

    厉琰把灯笼挂了上去,低头居高临下看着骆白担忧的表情:“你刚才站在上面也没见半点担惊受怕的,怎么现在这么紧张?”

    骆白嘴快:“我摔着,又不会疼到哪去。你摔着,我得心疼啊。”

    话一出口,骆白就后悔了。

    他向来有些口无遮拦,以前什么样的骚话都能冲着厉琰说,那是因为当时他一心为建设社会主义而努力,心里光明正大。

    现在可不一样,他对栗栗小可爱有了点心思,一说骚话就感到愧疚。

    骆白在心里冲自己那没把门的嘴巴拍了两下,对上方的厉琰说道:“我开玩笑的,你别介意。”

    “你摔着,我也会心疼。”

    两人同时开口,骆白愣住,而厉琰笑着说道:“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骆白:“哦……”有点遗憾。“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虽然不是唯一,但如果要选择的话,那个人一定会是厉琰。

    “骆白——灯笼挂好了没?”

    “好了!”

    骆白:“下来吧,我们该进屋去了。”

    厉琰从梯子上下来,而骆白则把梯子折起来放到一旁,两人一同进屋。

    此时,骆母和骆父已经在厨房里准备年夜饭了。

    骆金和骆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骆来宝在旁边玩着玩具。

    骆白拉着厉琰坐下,扫了眼墙上的钟。

    “快六点了,六点的时候就能吃年夜饭。晚点有烟花爆竹,八点的时候看春晚守岁。明天其他地方还有傩戏,很有意思,到时候带你去看。”

    厉琰静静地听着骆白兴致勃勃的介绍,也觉兴致盎然。

    不知不觉,时间悄然而逝,到了年夜饭的时间,大伙儿上桌,说着吉祥话就开始拿起碗筷。

    骆家人天生热情,待厉琰周到有礼,不会过于盛情款待,也不会让他感到尴尬。酒足饭饱后,骆父、骆母给了几个孩子压岁钱,没有忽略厉琰。

    第一次拿到压岁钱的厉琰有些新奇、有些惊讶,接过来的时候,心里有股暖流流过。

    红包里的钱没有多大,至少对于厉琰而言,非常的少,但比任何时候获得的财富都弥足珍贵。

    骆金和骆银分别给骆白、骆来宝以及厉琰也备了红包,而骆白则给骆来宝备了红包。

    作为‘真人生赢家’的骆来宝踱步到厉琰面前,眨巴着双眼盯着他瞧。

    厉琰头一次感到为难,他没有准备红包。

    这时,骆白塞给他一个小红包:“我准备了几个,紧急备用。”

    厉琰接过,然后送给骆来宝。

    骆来宝拿到手,还有些不乐意地嘟囔:“这是宝哥的,不是神仙哥哥的……”

    骆白一个爆炒栗子就送给骆来宝:“够了啊,别趁机敲竹杠。”

    骆来宝吐吐舌头,转身就跑。

    骆白失笑:“她也就只能趁着新年的时候光明正大要钱了。”

    他侧着头,盯着厉琰瞧,拿出一个红包:“我比你大一岁,所以送给你压岁钱。”

    厉琰怔住,接过骆白给的红包,忽然觉得掌心滚烫无比,心口似乎被暖流淌过,温暖了四肢百骸。

    连同冰冷的灵魂,好似也在逐渐暖和。

    “谢谢。”

    轻声细语,仿佛风吹就散。却是厉琰发自内心的,最真挚的感谢。

    骆白摊手:“以后每年我都得送你压岁钱了,谁让我比你大一岁。”

    厉琰突然凑到骆白面前,后者被吓了一跳,一时间不敢动。

    厉琰盯着他,垂眸在他的侧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猝不及防的退开:“以表谢意。”

    那样轻轻碰一下就离开的触感,如果没有集中注意力可能还感觉不到。可是偏偏骆白在那一瞬间集中注意力,于是就有酥酥麻麻的感觉从脸颊边,逐渐蔓延开来。

    那酥麻的感觉,渐渐来到心口处,甜而软,似乎还是酒味的,不然怎么有种要醉了的感觉?

    骆白不自然的躲避态度,让厉琰的心慢慢往下沉。

    厉琰撇开目光,望向窗外的夜空,抿紧唇,克制着忽然而至的病态念头。

    他拽着佛珠,一颗一颗地拨弄着,默念着佛经。

    骆白是他唯一的光、生命里的温暖,不能——不能让他受到一丝伤害!

    慢慢来,不要急。

    跑不掉的……

    厉琰猛地扭头,对上突然出现的骆银那审视的目光。被压制在眼底的阴鸷转瞬间消失,换上克制有礼的温和,朝着骆银点了点头。

    骆白:“二姐?”

    骆银:“我来喊你们,一起去看爆竹烟花。”

    骆白赶紧起身,招呼厉琰:“走吧,我们到庭院去。”

    两人起身,越过骆银,去往庭院。

    骆金从楼上下来,经过骆银身旁时询问:“骆银,发什么呆?”

    骆银回神:“没什么。”

    她们来到门口,正巧见到庭院中,骆来宝不知说了什么,把骆白逗得捧腹大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而厉琰正巧接住他,并将他带到怀里去,而骆白毫无所觉的,笑倒在厉琰怀里。

    骆银总觉得哪里不对,十分古怪。

    “你觉得他们有没有哪点不对劲儿?”

    骆金:“啊?谁?”

    骆银:“大宝和厉琰。”

    骆金:“没有啊——哦,对。他们感情特别好。”

    骆银:“不觉得太好了?”

    骆金:“说得也是。”她琢磨着,终于有所怀疑:“你说,厉琰会不会是我们流落在外的兄弟?”

    骆银:“……”

    骆金哈哈大笑:“开个玩笑,说不定他俩前世就认识,今生再续前缘。”

    骆银:“越说越离谱。”

    骆金:“做人要浪漫点嘛。走啦,去玩吧。”

    说着,骆银就被拉到庭院中间去看烟花爆竹了。

    八点钟的时候,大家伙儿就围在一起看春晚,再晚些时候就有周永利等人打电话过来庆祝新年。

    这时候的春晚节目特别出彩,到了后世,过个十几二十年,依旧是经典。

    大概九点钟的时候,骆来宝闹不住,开始打瞌睡,慢慢就睡着了,被抱回房间里睡。

    骆白偷偷笑她:“下午让她午睡,她不要,果然到点就睡了。”

    慢慢到了十一点钟,热闹的气氛逐渐冷下来,烟花爆竹也渐渐停了。

    守岁就由骆父、骆母来,而骆金、骆银、骆白和厉琰都被赶回房间睡觉。

    回到房间里的骆白还坚持等着十二点钟到来,他打开灯光,说道:“守岁,终岁不眠,以待天明。如果守了整夜,就可以把一切疾病瘟疫都赶跑,祈祷来年平安健康。”

    厉琰坐在他身侧:“迷信而已。”

    骆白侧头,笑着说道:“要是大家都可以平安健康整年,迷信点也不是件坏事。”

    财富可以凭借本事赚到,小病小痛也能够医治。可是意外和绝症,即便再天才,也是他无法触碰的领域。

    所以唯独平安健康最重要,只是熬夜而已,如果这份心意真能上达天听,那也不至于因为睡觉而被错过。

    “你的平安健康,也在我的祈盼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