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奇幻异典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女配不掺和(快穿)慈母之心[综]红楼之公主无双     厉琰单手撑着额头,眼角余光瞥着车窗外, 窗外骆白脱下上衣, 擦拭着后背的汗水。

    他似乎将他的话听了进去,在毛巾上倒干净水, 然后擦掉身上的汗水和味道。

    厉琰眸光深沉,缓速拨弄着佛珠,心里头一遍遍默诵着佛经,有些惊讶于心里头忽然迸发的念想。

    那念想不是欲|念, 他倒不至于会对个未成年产生那样禽兽的念头。

    那是熟悉的、看见中意之物, 于是想要得到的念想。

    以往是看中了某些具有开发价值的项目才会产生的念想, 头次出现在人的身上,这让他觉得诧异。

    厉琰在思索着骆白的价值, 是否高过于两辈子加起来曾产生过的最强烈的念想。

    短时间内, 暂时无法得出结果, 因为骆白到底不是亟待开发的项目,他所具备的价值不可估量, 却不该以价值来衡量。

    骆白套上t恤, 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凑到厉琰面前:“你看看、闻闻,还有没有汗味?”

    本以为厉琰会不耐烦且嫌恶地推开他,谁料他竟然真慢慢凑过来, 鼻尖抵在胸膛。

    一低头就能对视上那双黑沉如水潭的漂亮眸子, 里头藏着不明意味。

    鼻间能够闻到厉琰身上的味道, 中药味和佛前檀香味缭绕,味浓却不显得杂乱肮脏,而是干净,闻着就觉得干净。

    骆白吞了吞口水,不知何故有些紧张。

    “你……干嘛?”

    厉琰轻笑:“闻汗味。”

    骆白浑身僵硬:“闻出来没?”

    厉琰抬起手,指着骆白胸膛:“这里没有。”然后凑到脖子处,鼻子在那儿嗅闻两下,轻声道:“这里也没有。”

    他还想再往上,几乎贴到骆白脑门。

    骆白盯着近在咫尺的厉琰,突然握住他的肩膀,语气凝重而沉痛:“兄弟,你看上我了?”

    厉琰怔了瞬,回望骆白,扬起笑容:“看上了,你愿意?”

    骆白痛心疾首:“我怎么能愿意?愿意就是乱|伦!”

    厉琰:“……”

    揉着太阳穴退开,靠回椅座,厉琰叹气,低不可闻地说道:“逗你玩,别介意。”

    他一前世今生加起来上百来岁的老头,怎么可能会真看上个小孩?

    骆白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刚才那瞬间,厉琰凑得太近,气氛逐渐变得暧昧。

    最可怕的是,他还想亲下去!

    禽兽!

    宝哥怎么能如此禽兽?!

    厉宝宝还是未成年啊!再漂亮那也是未成年,还是个男的!

    颜控也不能没有节操!

    好吧,最重要的是对于骆白而言,他内里灵魂已经成年,而厉琰还是少年。

    要是真对厉琰产生不该有的情愫,那跟恋童有什么区别?

    骆白单手捂住双眼,抿着唇,陷入强烈的自我谴责中。

    方老父在外头敲车门,进来时发现后车座气氛有些诡异,于是看向助理。

    全程把自己当透明的助理表示他也没闹明白,可能是哥俩闹矛盾了吧。

    方老父:“我们现在出发?”

    骆白抬头:“走吧,麻烦您指路。”

    汽车启动,沿着方老父指定的路线朝水果罐头加工厂而去。

    烈日炎炎,两道俱是蜿蜒到山脉间的果园,从山脚铺垫到远处山峦,广阔旷远而硕果累累。

    ..

    与此同时,平汉省果行商协会展中心正在举办省内各县水果供货权的拍卖,最先开始是武右县的甜柑。

    设置价格下限值在七毛钱每斤左右,率先以第一年年均产量价格作为起拍价。

    武右县甜柑年均产量在八千到一万吨左右,取均数九千吨,起拍价在一千二百万左右。

    普通果商承担不起这价格,选择放弃。

    参与竞拍的果商几乎都有果王之称,还有某些省份商协会合作竞拍。

    竞拍过程中,每当刷新竞拍价格,就有不少人交头耳语,几乎所有人都随时保持跟总公司以及银行的通讯,避免竞拍途中资金断了。

    谁都想让平汉省成为自家企业后方的水果源仓,源源不断地提供水果。

    故而,有资本竞拍的人,眼睛眨也不眨地举牌,将一千二百万的起拍价炒到两千三百万,足足高了一千一百万!

    来自东南亚小国果王以两千三百万天价拍下武右县至少十年内的甜柑年产供货权,占尽场内风头。

    南越省果行商协会组员坐在角落,瞪着前方大豪商充满□□味的厮杀,为那逐渐飙升的价格而心惊肉跳不已。

    “疯了吧?!这天价,足以偿付整个武右县两年甜柑产量。”

    “东南亚小国位于热带,水果产量和种类都很多,出口量都嫌太少,怎么还要竞拍甜柑?”

    组员中的农业专家回答:“为了市场。东南亚盛产水果,华国是超大市场,但是出口我国有关卡限制。如果直接竞拍得到武右县甜柑供货权,可以获取优惠政策,利用这边的渠道开拓市场,进口东南亚水果。”

    另一名农业专家说道:“所以你们看,竞拍者大多是外商。他们的目的不在平汉省的水果,而在于市场渠道。别看现在多花一千一百万,不出半年,他就能连本带利赚回来。”

    平汉省水果源仓,这样一个巨大的源仓,如果成为外企、外商进驻国内市场的踏板,对于其他省份的果商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威胁。

    其他省份的果商显然在第一轮的竞拍中意识到威胁,纷纷致电各自省份的商协会,经过商讨,决定要将平汉省一半的水果源仓握在手中。

    南越省果行商协会戴成才抹掉额头上的热汗,大跨步进来,手里还握着通讯电话:“上头明确指令,谷宁县苹果这条供货权必须拿到手!”

    谷宁县苹果是平汉省最富盛名的水果,其产量指标向来省内名列第一。

    要不是名声尚未打开,估计会跟烟台苹果不相上下。

    组员:“成功率很低,在场很多人都在等着谷宁县苹果的供货权。谷宁苹果本身品相、质量、产量属上佳,达到出口标准。外商盯着它,不仅在于国内市场,恐怕更注重国外市场。”

    苹果是大众水果,用处极广。

    可惜谷宁县地处实在太偏僻,交通不便再加上没有完善的冷链物流导致该地苹果滞销。

    谷宁苹果供货权在下午三点半开始竞拍,但已有风声放出,起拍价在两千万左右。

    想要拍下来,保守估计在三千五百万。

    戴成才眼前阵阵发黑,但他相信,眼前一头黑的,不止他一人。

    他们果行商协基本是由果商组成,然而偌大华国,无数大省、万千果商却未曾真正出现过果王!

    糖王、烟王、股王……唯独没有果王出现。

    后世闻名全国的‘褚橙’橙王目前正将他的烟草公司发展为亚洲第一。

    但美国有新奇士、东南亚有果王、日本有果行合作社……全都是组织化、现代化的成熟企业,唯独国内是散乱的果商组建起来的果行商协会。

    零散商家怎么跟成熟企业争斗?

    谁乐意耗费身家担下谷宁县苹果至少十年内的供货权?

    就算真拿下来了,之后怎么开发?如何寻找到市场?

    没有资金的情况下,担下这重担不仅拖累自己,还连累当地果农。

    戴成才:“商协会最多只能提供七百万资金。”

    组员:“没其他办法了?”

    戴成才:“还有!”

    组员:“什么法子?”

    戴成才:“联手合作,抵抗外商。”

    如果合计整个平汉省水果产量,那么谷宁县苹果产量至少占据三分之一。

    别的不说,单拿下谷宁县苹果供货权,就算保住平汉省的水果供货权,不至于完全被外商把持。

    南越省商协会提供资金不足,那就联合其他省份商协共同拿下谷宁供货权。

    戴成才叹气:“剩下其他县的供货权,产量不算大,保守估计价格在一千三百万左右。希望有人能站出来,啃下这部分供货权。”

    下午三点半开始前,各省果行商协会代表默契地选择了同一家酒店,进入包厢中商讨。

    ..

    下午一点钟,昌盛罐头加工厂。

    骆白在方老父的带领下,跟加工厂厂长见面,以投资的名义,受到热烈欢迎。

    昌盛罐头加工厂厂长欣喜若狂,搓着手大步跨出来,没有丝毫犹豫的走向厉琰的助理:“您好,骆老板。您真是慧眼如炬啊,茫茫山头也挡不住您瞧见我们罐头厂的潜力。哈哈,不瞒您说,我们罐头厂虽小,但都是老手艺,罐头料特足——”

    助理挡住罐头厂厂长伸过来的手并挪到骆白面前:“这才是骆老板。”

    昌盛罐头加工厂厂长笑容僵住:“哈???”

    我小地方出来的,没见识,别驴我——

    这分明是你家初中没毕业带出来见世面的小孩吧!

    骆白扬起招牌笑容,人畜无害。

    握住罐头厂厂长的手,上下扬了扬:“您好,我就是有意投资昌盛的人,我叫骆白。”

    厂长立刻看向方老父,后者点头。他连忙收起惊讶,将这些诧异全都塞进心里头,绝不表现出来。

    随后不着痕迹的扫视面前几人,目光最多落在骆白和厉琰身上。

    确实,看气度,俩小孩反倒更像主事的人。

    那中年人虽说是精英派头,但更像是替人办事的助理。

    做生意的人,迎来送往,没带怕的。

    厂长立刻扬起热情笑容:“您好,骆老板。我姓赖,您喊我声赖厂、赖总都行。”

    骆白笑着:“那我喊您赖总吧。我听您刚才说,昌盛罐头都是老手艺?”

    赖总立刻说道:“那必须!百年传承的老手艺,都是干了几十年的老师傅,别的罐头厂还想把他们挖走。”

    骆白:“怎么不扩大生产?”

    赖总:“您看我这厂,里头老师傅手艺是好,但学徒少。再者,市场渠道不怎样,水果罐头向来很贵,家家户户过年才买一罐,属昂贵品。可就是这样,我这厂每年也得售出一千、两千罐,同类型水果罐头加工厂算好的了。”

    □□十年代,罐头销量实际很火爆,不过大多是肉类罐头。

    这时代的罐头原料新鲜,量足而且不添加防腐剂,不像后世为了延长食品过期而添加防腐剂。

    因为防腐剂添加不够新鲜,再加上商超等的出现,食品种类齐全,所以后世很多罐头逐渐消失在市面上。

    不过,有些老牌水果罐头依旧长存,并发展成为品牌。

    骆白觉得,如果真有老手艺,失传的话未免可惜。

    “我能看看生产间吗?”

    赖总:“您请。”

    骆白跟随其后,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回头看向厉琰:“要不,你还在车里待着?”

    食品生产间必然是干净的,但有些步骤可能得在不通风的密室里完成。

    洁癖的厉琰,可能会不舒服。

    厉琰抬眸,笑了下:“没事,走吧。”

    赖总见状:“要不到我办公室里休息,等我们参观完就去办公室商量。”

    骆白:“那太麻烦您了。”

    赖总摆手:“哪的事儿?”

    言罢,他招呼会计小妹过来,领着厉琰到办公室里待着。然后亲自带领骆白到生产间查看,里头有大概三十个工人左右。

    多是中年、老年,青年学徒几乎没有,倒是少年辍学和暑假打工的孩子有不少。

    但是食品生产间非常干净,消毒步骤很完善,而且罐头里确实没有添加防腐剂,实实切切通过温度杀菌保存食品新鲜度。

    骆白转了一圈,在离开时忽然见到有个老工人桌面前放了个玻璃罐,罐子里头是紫红色的浆糊。

    他问道:“这是什么?”

    赖总:“自制的葡萄酱。”

    骆白:“我能尝一口吗?”

    赖总:“没问题,您试试,都是厂里的老艺人自制的果酱。他们还会制其他果酱,都挺好吃。”

    骆白吃了口,味道很纯正,果香浓郁,不会甜到令人发腻。

    “食糖没下多少吧?”

    赖总:“果酱、水果罐头,本来就是偏甜,食糖再下多点,那更太甜了。甜过头,果香味儿就没了。”

    骆白点头赞同,然后说道:“赖总,我们去您办公室商讨吧。”

    .

    “除了水果罐头,还有果酱、果酒、果汁……水果的作用范围非常广。如果我投资,那就是希望可以物尽其用。我要昌盛成为水果二次加工老品牌,老工艺、不添加防腐剂,安全卫生,健康合格,承包一切水果的二次加工。”

    赖总有点懵:“什么意思?骆老板,您能解释清楚点吗?”

    骆白坐在沙发上,仰头说道:“意思就是说,昌盛加工厂不只要生产水果罐头,还要扩展果酱、果酒、果汁类的,一切水果二次加工,昌盛都要涉及。”

    赖总跟着坐回沙发上,脑袋还是挺懵的,表情呆滞地消化着骆白说的话。

    新来的投资老板要求,不仅加工水果罐头,还要果酱、果酒、果汁等一起?

    这怎么可能?

    一个小破厂,哪可能干得来这么多?!

    再者,一水果罐头市场渠道就这么点儿,还要分给其他二次加工的水果类产品,利益分割不是更散了么?

    骆白端着会计小妹泡的茶,优哉游哉喝着,感叹这茶还挺好喝。

    旁侧厉琰正端详墙上的一幅观音像,丝绣绣成的观音像,技艺颇高。

    助理左右端详,心中也跟着惊叹,左右两方对比,差距实在太大。

    四十好几的赖总思维受到冲击,而十几岁的骆白好整以暇,胸有成竹一般,最可怕的是他的眼光。

    能够从一条线里头,找出无数蔓延开的分叉线,通过一件商品就能寻找出无数赚钱的路子,这份眼光和远见,实在可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