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54章 第五十四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慈母之心[综]红楼之公主无双     南越省商协会收到平汉省商协会的求助,于是经由副会长带领组员和专家搭乘飞机前往平汉省。

    专家是农科博士, 专门研究果树嫁接类的课题, 也发表过分析国内水果滞销等问题的论文。

    这俩农科博士恰巧是长京大的,重点实验培育基地里的人才。

    厉琰认识南越省商协会副会长, 有过点交情。有他开口,带上骆白一起,副会长表示万分欢迎他俩随行。

    毕竟是金大腿啊。

    要是金大腿满意了,颔首点头, 说不定就投下两三千万不是?

    再加上带来的少年跟专家组相识, 可能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富家子弟。

    于是, 副会长戴成才没有半点反对的意思,还对俩人颇为热情。

    组员里头不知情况的人, 还以为俩人是上峰儿子, 戴成才赶着讨好。

    他们偷觑厉琰和骆白, 都是年纪不大、颇为俊俏的少年。

    前者气度平静从容,波澜不惊似的, 腕间缠着佛珠, 却没半点信佛者该有的慈眉善目。

    对上那双眼,就跟注视着深渊似的, 猝不及防就会出一身冷汗。

    相貌也是漂亮过头,盯久了反而觉得有煞气凝聚成刀,要择人而噬一般。

    老一辈的说过, 漂亮过头就成了煞, 是为不详, 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反观另一个少年,就是不笑也有天然的亲和力。此时,他戴着眼罩,靠在同伴肩膀上睡,后者一动不动,维持着同个姿势,好似担心轻微响动就会把他吵醒。

    这样看来,倒是个温柔的人。

    老一辈的话,或许不可尽信。

    飞机遇到气流,颠簸了下,睡得不是很深的骆白抬头,因为戴着眼罩所以眼前一片漆黑。他哼了声,带着鼻音询问:“到了?”

    厉琰:“没有。”端起温水,凑到骆白嘴唇边:“喝点水。”

    骆白正巧口干舌燥,于是抿了口,滋润干涩的喉咙。每到夏天,他就容易缺水,嘴唇上起坏死的皮块。

    舌尖舔到坏死的皮块,骆白有些烦躁,直接将那皮块撕扯下来,带出点血丝,还有些疼。

    厉琰按住他的手:“你想把皮都扯下来?”

    骆白:“舔着难受。”

    下嘴唇还有坏死的皮块,不扯下来就忍不住要舔,越舔就越缺水。

    厉琰把他的手打开:“别乱动。”

    他找空姐要了包棉签,取出根棉签沾水,一点点润着骆白的嘴唇,等到坏死的皮块浸水泡发,再一点点小心翼翼地磨开。

    确定没有血丝后,才让骆白再喝下两杯温水。

    摘下眼罩后,骆白皱眉,嘟哝着:“里头没放糖。”

    厉琰瞥了眼骆白,目光落在那被磨成殷红色的嘴唇上,扫了两眼就收回来。

    骆白喝完两杯温水后,手里就被塞了根棉签。

    厉琰:“自己润着嘴唇。”

    骆白看向厉琰,边润着唇边说道:“我们大概要在平汉省待上四五天,可能会出现水土不服或饮食不合胃口的情况。”

    他倒是没出现过水土不服的情况,平汉省那边饮食偏辣,对厉琰来说就不太友好了。

    厉琰:“我在平汉省待过,没出现过水土不服的情况。外地人多,所以酒店也会提供不辣的饮食。”

    骆白:“那还好。”扔掉棉签,看着飞机上的时间提示:“快到了。平汉省航空线挺发达,就是陆路交通不太好。”

    平汉省多山丘,用以种植果园,修了挺多条公路,但还是有许多地方的道路没通。

    这也是平汉省水果滞销的一大原因,毕竟丘峦多,则路难修。

    ..

    半小时后,飞机在平汉省机场着陆,一行人走出来,机场外边已经有人等候多时。

    平汉省商协会派了专车来接机,显然诚意十足。

    与此同时,骆白还注意到机场挺多商务人士,提包带电话,大多数以团队出没。

    行走间,仍旧保持通话,脱口而出时,嘴里还蹦出几个熟悉的字眼,诸如‘南方市场’、‘让利’、‘东南亚市场’等。

    不止骆白注意到,连戴成才也注意到。

    一行人各自给了眼神,低头耳语,随后就是戴成才接了个电话,不知那头说了什么。

    总之,戴成才的神色明显变得严峻,等通话结束后,他才沉重的叹着气说道:“平汉省商协会做了个蠢决定。”

    他的组员询问:“他们做出什么决定?还需要我们的协助吗?”

    戴成才脸色挺难看:“他们决定办个拍卖会!”

    全员懵逼:“拍卖什么?水果?”

    果商协会除了水果还有什么?

    但水果哪里值得拍卖?难不成还成千上万吨的拍卖?

    戴成才:“拍卖销售供货权,在无法让出市场的情况下,只能让出利益。拍卖某个地区的水果供货,在一定时限内,设置某个价格的下限值,就可以拥有该地区水果供销来源。”

    闻言,大多数人暂时没能反应过来,皆以为是好事。但稍微细思,就能想明白其中有多大的危害。

    举个例子,平汉省武右县盛产甜柑,将其设置为水果供销源之一。

    拍卖会将这条供销源放出来拍卖,假设时限为五年,设置价格最低下限值为0.78元每斤。

    那么只要拍卖者获取这条供销源,就等于五年内承包武右县所有甜柑。

    表面上来看,仿佛是能完美解决该地区水果滞销问题的好办法。

    因为水果滞销最大原因就是缺乏市场,而现在有人直接承包,那农民完全可以放心种植,不管好坏多少,总有人买单。

    “好像没问题啊,既可以解决今年滞销灾难,又替果农下一年的市场找好渠道,挺好的解决方法。”

    “我也看不出问题,唯一的问题大概就是水果价格略低,但比起烂掉要好许多吧。”

    “至少果农可以安心种植,不必担心卖不出去。价格低,把量提上去就好了。”

    “谁想出的鬼点子,可以啊。”

    不!

    短时间内看,是条奇诡的点子,确实可以暂时解决果农问题,但对于该地水果的长久发展就很不利。

    首先,假如价格下限设置很低,那么在时限内完全可以将价格压到最低,实现一个巨大而又廉价的水果源仓。

    倒贩到市场,果商翻个两三倍,那就赚翻了。

    然而市场的翻倍,跟果农没有关系。

    接下来经济腾飞,92年、98年都是经济大爆发的重要时期,假如水果供销源完全掌控在果商手中,相当于垄断。

    那么市场价格高低,完全取决于果商。

    水果廉价,主要因为供过于求,果商完全可以联合起来将这种情况颠倒过来,形成供不应求的情况。

    那么,水果价格自然而然提高,但果农没有得到应有的利益。

    其次,但凡做生意的人都知道,宁可让利也绝不能让出市场。

    让利只是损失部分利益,市场一旦让出,那就是长久利益的损失,缺口被打开,那就是利益源源不断的流失。

    故而,平汉省果行拍卖的举办,主要是为了保住市场,暂时性让出部分利益。

    实际上,它就是在让出自己的市场!

    品牌在市场中取决定性作用,后世中,华国很多品牌都比不上国外。

    譬如汽车、化妆品、服装等,国内几乎没有自己的品牌,提起来也仅是平价牌子,没有高端品牌。

    因为高端品牌市场已经被国外提前抢占,他们宁可损失利益也绝不放弃品牌的培养和推广。

    所以后世中,品牌就是市场竞争中最有利的盾牌。

    区域水果被垄断,属于自己的品牌发展不起来,等到想要培养品牌的时候就会发现市场上早就没有位置了。

    果商不是蠢货,自然懂得发展自己的品牌,但这品牌不属于平汉省。

    果商在外开拓市场,而这市场也不属于平汉省果农。

    一旦脱离果商,平汉省的水果源仓又会变成卖不出去而烂掉的大麻烦。

    为了不滞销,果农和果商只能达成长期合作,持续被压榨。

    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品牌、没有渠道、没有市场,只能依附果商。

    五年、十年、二十年后,市场水果一斤五块、十块钱,果农依旧是一块钱不到,可能连水果也吃不起。

    不单单是果农,连整个水果市场都可能被果商控制。

    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其他省份水果滞销,果农因焦虑而盲目学着拍卖,那么届时就真的全国水果市场被垄断了。

    种植水果的果农、吃水果的群众,于市场中无法置喙一句。

    骆白摇头:“市场平衡会被打破。”

    市场最忌平衡被打破,届时只会得到畸形的结果。

    戴成才拍着大腿:“没错!这点子是个馊主意,它在短时间内破坏平汉省果行市场,长时间就会不断发酵,波及其他省份的果行市场。有些人没看透,有些人早就看出来了,不然怎么那么多人奔着过来?以为都是来做慈善的?”

    另两名专家通过浅显的方式解释,这才让其他人都明白过来。

    “既然是危害那么大的点子,平汉省果行协会怎么还敢放出来?”

    “要么是心存私心,要么蠢!”

    “别忘了,果行商协大半成员都是果商,这对他们有利。”

    “其他省份的果商估计也听到这消息,奔着过来。有些果商厚道,或许愿意提高价钱,但有些果商选择压榨,那就是果农的灾难。”

    “你们看,还有外商。”

    众人透过车窗看向机场的方向,确实有好几波外商出现。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否为奔果行拍卖而来,但华国是个超级大市场,外商必然看中这个大市场。

    如果探听到消息,自然闻风而来。

    骆白低声说道:“这点子说起来有利有弊,确实可以解决滞销问题。但果农话语权几乎被剥夺,容易出现一家独大的情况。除非出现能制衡果商、调节市场的机构。”

    厉琰跟着轻声回答:“果行商协会可以作为这个平衡的机构,但不一定有这能力。”

    没有法律限制,利益在前,人人皆可化为贪婪的野兽。

    骆白低喃:“掺和不了啊。”

    实在头疼。

    果行被垄断,于他的合作社而言,顶多是水果市场渠道被分流,不会带来多大的利益损害。

    他的农业机械依旧销售得出去,这完全没必要掺和,而且也掺和不进去。

    他只想当个中间商,一旦掺和,他就变成承包商。

    水果销售、加工、深加工,以及市场渠道,全都得忙活,哪背得起来?

    他又不是专业合格的果商,没办法揽下来。

    看来这趟平汉省之行,注定白跑一趟。

    厉琰将手掌盖到骆白的脑袋上,掌心触摸到柔软的发丝,一时间有些晃神。

    “那要回去吗?”

    骆白沉默片刻:“再看看吧。”

    看看最大赢家是谁。

    厉琰:“嗯。”

    事不关己般,无论是果农还是果商,谁得意、谁悲惨,皆与他无关。

    商人本性,趋利而已。或者说,但凡有所求,本性都是追逐利益,无关善恶。

    在厉琰看来,并无不妥。

    他没有同情心和忧患意识,如果这场果行拍卖会对他有利益,那么他也会参与。

    平汉省一行,只是为了陪骆白而已。

    ..

    果行拍卖会开始前,骆白去了趟方一老家,平尧县。

    平尧生产葡萄和樱桃,樱桃个大汁水多,南方市场价格很高,一斤卖到15块。

    但在平尧,却有近一半卖不出去。

    因为路途遥远,空运费用太高,火车太慢,加上天气热而冷链物流不发达,所以南方几乎没得卖,市场空白。

    骆白见着满园子的樱桃,心疼得龇牙咧嘴:“你说我这要是有个完善点的冷链物流,统统运到南方去,不得销售一空?”

    方一他爸听不懂啥叫冷链物流,就晓得‘销售一空’这词,闻言就问:“那能运过去不?”

    骆白遗憾:“不能,中途就全烂了。”

    方老父‘吧嗒、吧嗒’抽着旱烟,咳了两声:“我这片樱桃园每天烂个几十斤,算还好,家里人天天盯着、护着。其他人没我这么精细,每天烂个上百斤,十来天过去,烂了有上千斤。”

    骆白蹲在方老父旁边:“樱桃市场价得有七、八块吧,这上千斤得有七、八千扔烂泥地。”

    方老父挥手:“正常,每年烂的,差不多是这个数。”

    骆白眯着眼,问他:“没想过深加工吗?”

    方老父一愣:“什么深加工?”

    骆白:“加工成水果罐头、水果干,小零食之类的。”

    现在的罐头多是水果类,但贵,一般人买不起,所以加工水果罐头的厂子不多。

    但是水果干能办到吧,后世种类繁多的水果干,很多人钟爱的闲暇小零食。

    方老父:“最近的一家水果罐头加工厂,今年已经收满了。每年收的不多,而且多是桃子、甜柑类水果罐头。新鲜水果卖不出去,怎么还会有人买罐头?”

    骆白搓着手指头,市场空乏到这种程度,难怪平汉省水果将近一半滞销。

    他沉吟片刻,问方老父:“最近一家水果罐头加工厂在哪里?”

    方老父:“我带你去吧。”

    骆白笑眯眯道:“谢谢您。”

    他回头,看向靠在车门旁的厉琰,摇手招呼,然后跑了过来:“我们去附近的水果加工厂看看。”

    厉琰递给他手帕:“擦汗。”

    骆白接过手帕,反手握住厉琰的手,贴到自己脸颊上,冰冰凉凉特别舒服。

    他发出喟叹:“跟玉石一样,超舒服啊。”

    骆白得寸进尺,就想贴到清爽干净的厉琰身上,降低自身的温度。

    厉琰眼疾手快,钳住骆白双手,将他推拒得离自己远点:“先把汗水擦干净再靠近我。”

    骆白胡乱擦脸:“汗水是男人的味道!”

    厉琰看不过去,接过毛巾,钳住骆白下巴替他一点点擦干净。

    骆白很配合,舒服的眯起眼睛,脸擦完了,他就主动背过身,撩起t恤,露出白皙青涩的躯干。

    汗水自躯干脊骨落下,滑进尾端凹陷处。

    厉琰的喉结上下滚动,哑着声道:“后背……自己擦。”

    骆白扭头:“兄弟,帮人帮到底啊。”

    厉琰已经将毛巾扔给他,打开车门进去了,关上车门前还丢下句话:“让我看见汗水,或是闻到汗味,你就别上车。”

    骆白:“……”

    兄弟,你这翻脸无情的,合适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