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48章 第四十八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合作社以及外河城那头尚未有动静,长京大罗老那儿, 倒是有了好消息。

    骆白匆匆赶过去, 在实验室附近的小片果园里见到一大家伙。

    好东西!

    多功能自走式果园作业平台,集耕作、植保、采摘等作用于一体。

    国外大规模使用的时候, 国内直到07年才有第一台自走式果园作业平台。

    果园作业平台主要用于果品采摘和剪枝,现在更多工人采摘、剪枝主要还是以攀梯爬树形式,安全不能保障,效率也低下。

    所以果园作业平台可以填补这方面的缺陷, 虽然不能跟后世国外更为发达的全自动化机械采摘相比。

    但在90年代, 已经足够先进了。

    研究出这台果园作业平台的组员叉腰问:“怎么样?可以吧。”

    骆白两手合击, 予以肯定:“可以到爆炸!太酷了!您怎么想到发明这玩意儿?”

    他以为最多是改进先前已在果园中规模化使用的果树挖坑机和中耕除草机等,因国内农业机械起步实在太晚, 很多机械都引用国外进口再进行改造, 很少能有自己原创的农业机械。

    倒是真没料到会捣鼓出一台多功能自动式果园作业平台, 而且期间他没有利用后世知识提点半句,全任由他们自己捣鼓。

    故而, 骆白是真惊喜。

    这名组员颇为激动, 皮肤挺黑,但笑起来时, 牙齿特白。

    他说道:“除此之外,我们还改进开沟、除草和灌溉一体化机械,让其效率和覆盖率都高于现如今市面上的农业机械。还有电动剪枝机, 正在研究, 国内没有电动剪枝机。都是人工剪枝, 关于这方面的机械几乎空白,没得参考,只能摸索。”

    骆白:“已经非常好了,出乎我的意料。你们真棒!”

    组员挠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其实我家是种植果园的,我们那个省是水果大省,所以我研究的机械基本是果园作业机械。而且有时候没头绪,还是我爸、我哥他们提点我。”

    说到这里,他正色道:“我爸他们没读过书,不懂农业机械,但他们一辈子跟种植业打交道。谈及这些,他们反而比我更灵活、专业。”

    骆白点头:“劳动人民的智慧。”

    他是真的认可这句话,也认可该名组员所说。

    其他领域如何,骆白不是很了解。

    但在农业领域里,国内不少农业机械甚至是大字不识的农民发明出来的。

    后世中那些广泛应用于农田中的农业机械,专业人员在研发过程中,基本上都会向当地经验丰富的农民请教。

    譬如自动式果园作业平台,在农业机械化团队以及当地农民合作下才研发出来并不断改善,最终作用于果园中。

    组员:“不过上回,你提到的植保无人机还没有头绪。”

    骆白摆手:“慢慢来吧,不着急。”

    日本那边的植保无人机这才刚研发并试用于农田中,华国农业在此之前连这念头也没有过,如今有人研究已经足够好了。

    后世国内过了二十多年才开始重视植保无人机的使用,可市场仍未开发。

    无人机不够成熟可靠,农民不懂使用、不确定农药勾兑剂量等等问题,致使后世国外植保无人机广泛使用而国内市场一片空白。

    “带我去看看其他机械,开沟、除草和灌溉一体化机械。”

    “成,跟着我走。”

    或许是实验室刚成立,可研究项目实在太少,人才笼络过来的太多,导致他们真的闲得没事干,所以研发和改进不少农业机械。

    数目以及质量都让骆白为之惊讶。

    索性他也对农业机械有那么些研究,于是整天浸在实验室附近的厂房中,同其他人讨论得热火朝天。

    尤其是植保无人机,这群人着重点在于无人机平衡、起降和失控保护。

    骆白的着重点则是植保喷洒装置以及实时监控程序研发。

    “监控?喷洒农药而已,你要监控什么?我们是农业研究人员,又不是搞程序开发的。再说,机身不平衡,飞不起来,还搞个屁的农药喷洒!”

    骆白不甘示弱,争执回去:“通过监控可知哪片农田已喷洒过农药,是否出现病变、损坏,减少疏忽而起的损失。植保无人机主要作用就在于均匀、安全、高效率喷洒农药。你以为单只喷洒农药就好了?那我搞个气流喷雾机械就好了,用得着弄这么麻烦的无人机?”

    “是哦,那就别弄无人机了,大家伙儿都去研发气流喷雾机算了。”

    骆白可被气坏了,这群成天混实验室没扛过锄头的,懂个屁!

    其他人也气坏了,这无人机操控台都没碰过的未成年,懂个屁!

    双方环抱双臂,气鼓鼓地互不理睬。

    等气消得差不多,精力回来后,继续投入下一轮争执。

    最后结果就是接受彼此观点,朝着后世趋于成熟的植保无人机方向研发,竟是少走许多弯路。

    骆白拿走几份新型农业机械的资料:“准备资料,先注册发明专利,我去谈生意、签订单。搞定后再来找你们,记得植保无人机好好弄,研发资金不用愁,宝哥给——”

    实验室众人不耐烦:“行了行了,赶紧走。”

    骆白瞪着他们,在心里安慰自己。

    算了,身为老板,无论到哪个地方、哪个时空都会被嫌弃。

    没事的,这也是老板要经历的成长。

    骆白按着心口宽慰自己,然后思考该如何物尽其用,如何残酷无情地压榨他们。

    毕竟,这也是必须要经历的成长啊。

    离开时,有人在他身后喊住他。

    骆白回头,见是那发明果园作业平台的组员,名叫方一。

    方一提着个果篮,篮子里放满苹果、樱桃和葡萄,个头饱满水灵又漂亮。

    “我家里头寄过来的水果,其他人都分了些,剩下这些,你就拿回家去吃。”

    骆白接过水果篮:“谢谢。”

    方一笑笑说道:“不用,我家里种植大片果园,这些恰巧是今年月份到了,刚采摘下来的果子。反正不送人,也要烂在地里。”

    骆白从这话里听出其他意思:“滞销了?”

    方一挠挠头:“每年都会滞销,大批大批的果子摘下来,放不到三天就得倒掉,全烂了,又卖不出去。”

    骆白:“我听你口音,是平汉人?”

    方一点头:“对的,水果大省。”

    华国是水果产量大国,除了少数地区因气候、土壤原因无法种植,几乎所有省份都能种植水果。

    每个省份都有其代表性水果,故而华国水果产量世界第一。

    但与之相反的,水果市场滞销问题一直存在。

    问题依旧是果农缺乏对市场的了解,除此之外,还有品牌、质量等原因。

    后世中,国内水果市场受进口水果冲击,只能靠价廉量多取胜。

    国内水果滞销,国外进口水果却可以一颗草莓卖到几千元。

    骆白疑惑:“平汉省是水果大省,全国知名,怎么还会出现滞销情况?”

    记忆中,平汉省水果挺出名,现在进口水果也不多,市场应该还可以。

    方一露出苦笑:“平汉水果出名,但其他城市水果也出名啊。苹果产量比不上烟台、葡萄质产量比不上新疆,种植的人多,产量多,市场就那么点,大批水果运送到市场,剩下的,没人要。”

    他叹口气:“水果产量太多,要不起。被剩下来的,家家户户都种,也不是旅游城市,谁要?只能摘下来一筐筐倒掉,或者任其烂在泥地里。”

    骆白若有所思:“你特意找我,还有其他事要说吧?”

    方一被拆穿,脸色涨红,可惜皮肤太黑,看不太出来。

    “我……听说你在成立合作社,可能有办法弄个销售渠道,我想请你帮忙。要是你能帮忙解决我老家水果滞销的问题,我爸他们肯定愿意加入合作社。”

    骆白摇头:“整个大省的水果,果农多少、产量多少?单凭我一人之力,再加上我那个还没成立的合作社,怎么帮你开拓市场?”

    方一有些失望:“我想着,你那么聪明,应该有办法。那边的果农,年年亏损,心疼啊。”

    骆白:“这是平汉省某些人的责任,他们需要大刀阔斧的改革、需要渠道和支持。诸多步骤,慢慢走下来才行。单凭我,说句实话,无能为力。”

    如果是解决单个果园一时的问题,他有办法。

    但是解决整个平汉省水果滞销的问题,而且是长久性的,困难度很大,基本上无法实施。

    骆白只能拒绝:“我帮不上忙,抱歉。”

    方一摇头,勉强一笑:“没事,本来就是我强人所难。”

    平汉省水果滞销于此刻不过是个小插曲,只是两人都没料到,这实际上是片落在雪山山巅的雪花。

    自山巅滚落而下,雪花滚成球状,越滚越大,形成巨大的雪球撞击雪山,最后竟是差点造成雪崩式的平汉省果农大灾难。

    .

    西岭合作社申请通过,于1990年8月16日正式成立。

    这个后世华国最大的农业合作社,其初始地点设定在简陋废弃的厂房中。

    成立之初,创始人共七位。

    分别是任西岭合作社理事长、副理事长的戴加贤、骆从书。

    任合作社监事长的周永利、郭通达,村支书大儿子以及碍于周永利人情不得不入股的朋友、被骆父说服的邻村养殖业大户。

    另有社员15人,整个合作社成员共是22人。

    人不多,但每个人都干劲满满,对未来充满期待。

    骆父签下最后一个名字,宣告众人:“西岭合作社,在今天正式成立!”

    简陋废弃的厂房外横着块铁皮,上面简单几个黑体大字,还绑了条红布带。

    骆白和骆来宝各自执着条红布带,横在二十二个人前面。

    合作社发起人站在最前,由骆母和周永利共同握着剪刀。

    骆白:“剪彩开始,我说剪,你们就剪。剪彩的时候要抬头,拍下初代创始人的照片。”

    他侧头,看向贡献相机前来相助的厉琰:“可以了吗?”

    厉琰已经调整好角度和焦距:“可以。”

    骆白:“开始——剪!”

    红布带剪断,众人人抬头,‘咔擦’一声定格,留下这张合作社初代创始人和初代社员同框的彩色照片。

    里头,还有在旁扯着红布带‘不小心入框’的骆白。

    厉琰:“好了。”

    骆白立刻跳起来,拿出打火机去点燃炮仗:“注意啊,我点炮仗了——”

    火星簌簌响,骆白赶紧跑开。

    下一刻,噼里啪啦震天响,骆白抱头乱窜,跟厉琰相撞,差点没摔倒在一块。

    厉琰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也把骆白扶起来,那头骆来宝见状,尖叫着飞扑过去。

    三人齐齐倒在泥土地里,骆来宝压在骆白身上,活像只王八,特快乐地划拉四肢。

    骆白差点没在这重压之下吐血,忽然想起底下还有承受两人体重的厉琰,当即想把骆来宝掀翻。

    他挺了挺腰,动不了。

    ???动不了?!

    骆白瞪大双眼,震惊不已。

    底下的厉琰见状,忽然就笑出声,差点没把眼泪笑出来。

    骆白瞪向他:“你笑什么?”

    厉琰单手环抱住骆白的肩,另一手越过他,抓住扑腾的骆来宝往下一扯。

    他似笑非笑:“没事,腰力不行,还可以锻炼。”

    骆白:“!!!”

    骆来宝安稳的坐在泥地上,扭过头和骆白对视,双方陷入沉默。

    下一刻,骆小胖灵活翻身逃跑。

    骆白颜面大失:“骆来宝,你必须减肥!”

    骆来宝跑远了,喊回去:“宝哥,你要锻炼啦。”

    骆白辩解:“她起码五十斤,完全压在我腰背上,那个点不能使劲。”

    厉琰:“哦。”

    骆白:“我感觉你在敷衍我。”

    厉琰起身,拍拍身上沾到的泥土,漫不经心回应:“嗯。”

    骆白:“……”

    宝哥生气了你知道吗?

    厉琰:“之前提过的合住,还算数吗?”

    骆白:“算数,但我的床又搬不进去。”

    厉琰轻声道:“我量过了,主卧可以。”

    实际上,他是打通墙面,重新装修,将主卧面积扩大。

    骆白露出笑脸,被哄好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