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47章 第四十七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电视台女记者离开的时候, 骆白问她:“播出去后, 会有人满足我的诉求吗?”

    女记者:不会, 只有傻逼和真爱才满足你的诉求。

    骆白:“会吗?”

    女记者扬起职业笑容:“会。好的, 感谢骆白同学的配合, 今天的采访到此为止。”

    骆白:“结束了吗?”

    女记者:“是的,还有下一家,挺忙。再见。”

    骆白目送女记者离去时颇为沧桑的背影, 心心念念都是大红花。

    长京市每年中考、高考,本地电视台都会上门采访、播放。

    如果高考状元拿到全省前三甲, 说不定还会舔着脸到省级电视台循环播放以示庆贺。

    长京市市民习惯了每年的状元采访,前段时间才刚看完高考状元采访,接下来就是中考状元采访了。

    采访前三甲时, 状元的采访时间最长。

    但在今年, 长京市市民们见到了有史以来采访最短的中考状元,连探花、榜眼的采访都比他多了一倍的时间。

    六点半播放本地新闻,七点钟则是新闻联播。

    恰好六点半又是晚饭时间,故而有很多人都守着电视。

    这时候电视台和节目也都不是很多,而这时间点基本上都是新闻, 所以很多人看新闻。

    长京大重点实验室培育基地。

    罗老和其他组员在忙完手中繁重的工作后, 围聚一起到小食堂吃饭。

    小食堂放着个黑白电视, 通常用来在吃饭时间看点时事新闻。

    今天, 有人吆喝道:“骆白那小孩拿了个中考状元, 应该有电视台采访。我听说就今天播, 在本地电视台。”

    “那赶紧的, 调到长京电视台。”

    “已经调过去了,正在广告。结束后就能看,先盛饭吧。”

    “哈哈,骆白那小孩真牛,等他高考结束,能不能挖到咱长京大来?”

    “有门路,让校长去搞。威胁利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搞到咱长京大来。”

    大伙陆陆续续入座,捧着饭碗笑笑聊天打趣,顺便等待广告过去。

    罗老一来,辈分小的年轻人主动让出主位给他。

    “开始了,都别说话,专心看。”

    广告结束,新闻开始,前面就是些街坊邻居小纠纷,连市里某镇捕捉到一只两头八脚青蛙都上电视台采访。

    新闻中段,终于到了重点——原本先采访的骆白,但不知是否电视台领导看到采访后受刺激,还是为了压轴,于是将骆白的采访放到后面。

    按照顺序,先探花、后榜眼,采访时间分配都一样,程序也相差无几。

    先采访父母,感受、平时管教孩子的方法,问题大同小异。

    然后是探花、榜眼,问题相差不多,就是在访问感受之后,访问平时学习方法。

    回答虽中规中矩,但也算有趣,让人知道原来学习好的人还不忘安排丰富的课余活动。

    连他们的学习规划、时间安排也启发不少人。

    罗老点头:“少年强,则国强。不是一味埋头读死书,课余时间也应该培养兴趣爱好,强身健体。年轻一代的花骨朵,真的很优秀。”

    其余人附和:“精神面貌,积极向上,未来可期。”

    “长京市教育还是好的,总体向上,前行的道路虽有障碍,但先行者不会畏惧。”

    ……

    此刻,还是正常、十分正能量的聊天画风。

    直到宝哥出场。

    骆父\骆母:身为天才爸妈,并不惊喜。

    自信的光芒仿佛要透出屏幕闪瞎他们的眼睛。

    宝哥:没有学习计划、没有时间安排、没有复习,课余时间刷刷题就可以拿到中考状元,因为是天才啊。

    宝哥:奖励吗?并不满意呢。竟然没有大红花?

    ——呵,大红花,是不是还要打马游|街踏遍长京市?!

    电视台女记者的表情就是电视机前观众的表情,她内心的真实表现,也是观众们的真实表现。

    其他人的采访大概都有四分钟,除了宝哥,身为状元却只有不到三分钟的采访。

    但对于观众而言,不到三分钟的采访实在太长了。

    因为他们已经接受到这不到三分钟采访所带来的负面情绪,稍稍有点克制不住想打人呢。

    罗老:“……”

    其余人:“……”

    良久。

    “吃饭吧,别看电视了,都是些垃圾采访。”

    “是啊,没有营养,充满阶级性的鄙视,关掉吧。”

    “吃饭,吃菜,吃完就去实验室。记住了,我们是博士!”

    ……

    众人很受伤,他们感觉自己被一未成年中考状元碾压到窒息。

    这不应该。

    他们是博士,是宝贵的研究人员,他们也是天才!

    “我曾经也是中考状元,高考还是省探花。”

    “我年纪轻轻,不到三十,已经是博士,开始在实验室带项目。”

    “对对,我们也是天才呢,哈哈。”

    众人终于找回平衡,恢复其乐融融的和谐氛围。

    突然之间,有人幽幽说道:“……要带福运哦,提出理想菌株设想哦,听说主笔一套高中教材了哦,操作有没有这么骚?”

    !!!

    众人怒,将这破坏和谐快乐氛围的罪人叉了出去。

    难道就不能让他们在这虚假的安慰中获得丁点的快乐吗?

    .

    长京大校长:“噗——”

    当场喷茶,失礼不说,还得面对来自各位家里有小孩的亲戚埋怨的目光。

    长京大校长心里苦,他就想着骆白得了中考状元,那就让亲戚邻居小孩和他们的父母都过来看看采访。

    学学中考状元的安排、计划和学习方法,说不定有收获呢?

    但他没料到骆白会如此骚气,骚得与众不同。

    面对亲戚的埋怨,深受打击的小孩们,长京大校长掩面不忍。

    命运何苦为难他这个两百斤的小可怜?

    .

    厉琰在一中附近看房子,很快就看中一间两室一厅、约莫六十平米的房子。

    因傅家出面干涉,厉琰的户口没遇到太多阻碍就成功刮出来独立。

    所以交付全款后,产权证书等都顺利过户。

    一中学生是走读和住宿两种模式,宿舍住满八个人,对于有些洁癖以及喜好清静的厉琰来说,绝对不可能住宿。

    所以从开始决定入读一中,他就在附近圈定几个地方,打算买房子。

    看了几处,最后选中一小区末尾的单元楼,人少、幽静、隔音好,环境也好,非常适合居住。

    左右邻居都是退休老人,平时出门才有个娱乐活动,所以不会吵闹。

    正中厉琰心意。

    站在阳台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森林公园,正面对着大湖泊,环境非常清新。

    过个几年,这块整片区域都会被开发,形成现代化城市规模。

    地铁、图书馆、购物街、大广场等等一系列配套,唯独那片森林公园没有被开发,作为景观区保留。

    连带周边区域也被划分为最佳住宅区,变成长京市有名的退休养老最佳选择。

    一套三室一厅简单家宅,价格就已经达到20万。

    跟后世动辄三、四百万比起,很少,实则已经是高到很多人望洋兴叹的地步。

    但是再过十年,直接翻了十几倍,一套老房就能炒到两百万,遑论新房。

    房地产,好像也是暴利行业,值得投资。

    厉琰淡淡扫过自公园到远处还未被开发铲平的群山,一一跟后世繁华商圈对比,最终确定:可以投资。

    于是就在心里划了几个圈,圈完后就放下,等那几块土地的标放出来再说。

    他转身进屋,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六点半,想到骆白考中状元采访一事。

    打开电视,正巧是本地新闻开始。平静的看了十几分钟,直到骆白出现。

    ……大红花?

    厉琰沉默,骆白之前提过几次大红花,他就知道以其诡异审美,绝对不会放弃大红花。

    .

    骆白期待了很多天,没人送他大红花。

    所有人都以为他在开玩笑,见了面还很给脸的哈哈大笑。

    骆白很郁闷,不好受。

    直到厉琰说要来见他,心情稍微放晴。

    骆来宝用小剪刀剪朵纸花,涂成红色,拿根绳子串起来找到骆白:“宝哥,我送你大红花。”

    望着那丑到炸的低配版红花,骆白露出笑容,接过来:“小宝,还好有你。”

    他还能怎么样呢?

    生活的嗟磨、亲朋好友的不理解,已经摧毁他那放纵的骄傲。

    哪怕是低配版,也能够安慰到受伤的心。

    骆白叹气:“自古天才无人懂。”

    骆来宝趴在窗台上:“漂亮小哥哥来了哦,在门口。”

    骆白下楼:“我去开门。”

    大门打开,外面是厉琰的车,而他就在门口站着,见到骆白便招手:“送你个礼物。”

    近来收到许多中考礼物,骆白没有太大的惊喜感。

    “送什么?你刚出院吧,身体没好,别老奔波。”

    厉琰面色不改,没接这话题,而是指着后备箱:“在里面,你打开看。”

    骆白丝毫没有心理准备,打开后备箱,被团团簇拥在一起的,精致又俗气的大红花震惊到。

    惊喜来得太快,请问应该怎么走程序?

    先哭还是先感动?

    骆白:“厉琰,你果然懂我。”

    不愧是倾盖如故的好朋友!知音!

    他立刻就往胸口上套了两朵大红花,胸前背后,美滋滋的。

    骆白转身问:“好看吗?”

    厉琰淡淡撇开目光,颔首:“红色衬你。”

    骆白抬头挺胸,那被打压的骄傲再次放纵,肆意撒野。

    厉琰:“车借你,敞篷的,带你转一圈怎么样?”

    骆白惊喜:“真的吗?”

    厉琰:“嗯,这不都得打马游|街?做天才还是低调点,少刺激到普通人,所以游村就够了。”

    骆白:“你说得对。”

    他蹬蹬跑上开了盖的敞篷车,迎着飒爽的风儿,胸前红花微微颤抖。

    心情的激动无以言表,骆白回头邀请厉琰:“一起吧,我的荣耀分你一半!”

    厉琰不着痕迹后退一步,轻声拒绝:“你的荣耀留在我心里,我在这里看着你就已经足够了。去吧,早点回来。”

    最后一句话,是对兼职司机的助理说的。

    助理双眼含泪,神情麻木而呆滞。

    他想问老板,为什么这么对待他?他一直兢兢业业不是吗?

    但最终,他什么话都没说,开着车,绕着村子,为宝哥挥洒他的荣耀而默默耕耘。

    厉琰目送远去的车,决定回去后就让这车留在车库里,别开了。

    ——回去的话,还是乘坐公交车吧。

    丢不起这脸。

    骆来宝站在他身侧,目露艳羡。

    她也好想戴大红花游村哦。

    .

    夙愿得到满足的宝哥,和厉琰的友情蹭蹭往上涨,再度热情邀请他过夜同睡。

    而胸前佩戴的两朵大红花,则是留在房间里,当成勋章般裱在墙上。

    骆白:“对了,我已经收到一中录取通知,被分到实验班,而且还要住宿。不过住宿的话需要晚自习,办起事来不方便,所以打算在外面租房子。”

    厉琰:“我也一样。”

    骆白:“要不咱俩合租?”

    厉琰想了想:“可以。”

    骆白:“那得租个大点的,能塞得下我这拔步床。”

    骆白没忍住,又摘下大红花戴在胸前,端坐在拔步床床沿,说这话的时候正巧抬头,眉眼都是笑意。

    他肤色很白,是那种健康的象牙白,五官也好看。

    不是厉琰那样儿漂亮到凌厉,跟把刀似的。

    而是较为温柔、无害的长相,让人看了就心生好感,无法讨厌。

    厉琰之前说过,红色衬他,确实没错。

    短袖衬衫和宽松长裤,搭衬胸前大红花,竟然看不出半点俗气。

    反而好看得紧,坐在床沿的模样,像在等着谁一般。

    偏偏还是婚床,不正像极古时候的新娘?

    恰也是豆蔻枝头的年纪吧。

    厉琰眉心跳了下,拨弄佛珠的速度稍快了瞬,移开目光说道:“塞不下,我买了套房,两室一厅。房间有点小,把床挪进去的话,可能活动不开。”

    骆白既惊讶于厉琰买房的速度,又遗憾无法将床挪过去。

    “我可能会睡不着,认床。”

    厉琰紧闭嘴唇,没将心头冒出的那句‘要不打通两个房间’说出来。

    他侧耳听着,楼下有些热闹,于是提醒:“伯父、伯母回来了。”

    骆白漫不经心回应:“回来吃饭吧。”

    厉琰走到窗前,推开窗,吹着风,扭头又看了眼床沿边的骆白,心绪不明。

    .

    骆金在期末考结束前,偷摸和艺星城签下艺人合约。

    因为是艺星城里唯二的艺人,所以陈星大方给了行业内条件最好的a级约。

    一旦开拍,需要离开长京市,去往影视城拍摄。

    所以骆金这头思索如何跟家里人说,至于陈星,尚在制定合同,企图不被骆白坑到。

    .

    郭通达将外河城食糖制造的李老板的态度带到,彼时骆白也在场。

    “北方路不通,他们这边也有自己组织、正规的农副产品模式,所以听到合作社时,大都没兴趣。”

    骆父、骆母以及周永利对此没有太多失望的感觉,毕竟受到挫折很多,习惯了。

    他们连附近的村民、市内部分企业都谈不拢,遑论只有过一次合作的北方外河城。

    骆白:“其实开始我就不太赞同郭叔你到外河城去,北方毕竟离得远,就算成功说服他们入股合作社,于交通、沟通上都不方便。”

    如今还没有后世构建起来的交通网络、电子信息网络,南北相距又远,本就不适合。

    郭通达对此也是知道的,只是他看好外河城,也想过在外河城扎根,所以至今也没放弃。

    骆白:“不过,”他敲着桌,若有所思:“也不完全是坏事,或者说,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如果于此时,在北方也有了个合作社据点,那么后期发展不会过于困难。

    一旦合作社强大,势必有人能见到其中利益,模仿自也会很多。

    届时,想要在北方开拓市场绝不容易。

    南方种植业发达,北方则是畜牧业更为发达。

    南北作物不同,市场也很广阔,此刻的开头很难,但要是真的打开了,反而有利于后期计划的进行。

    骆白:“如果我没记错,那位李老板在甘蔗种植、制造食糖以及糖类生产都有所涉及,但糖类生产几乎是靠模仿起家的,对吧?”

    当初那位李老板上过电视,基本背景有过了解。

    北方外河城被誉为糖都,所以食糖产业向来发达,大多数企业规模属‘一体会经营’。

    即从原料、加工到销售,由同一企业完成。

    实际上,这就跟合作社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位李老板所经营的企业就是以种植甘蔗、生产食糖以及加工各类糖类产品为主,销售虽有固定市场,但其实也属于被动地位。

    李老板主要经营他的糖类产品加工企业,旗下品牌是各类糖果,诸如奶糖、巧克力、棒棒糖等。

    品牌全国知名,也因味美价廉而十分畅销。

    唯一令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山寨,从口味到包装,全山寨其他公司产品。

    国内国外知名糖果公司的品牌,全被山寨个遍。

    李老板的企业不是个例,此时国内并没有原创的认知,多数企业品牌都靠山寨起家。

    直到开始壮大,而知识产权、商标产权等逐渐深植人心,山寨之路慢慢走到尽头。

    小型公司还好,大型山寨公司除非转型,否则都是破产倒闭的结局。

    李老板经营的糖类加工企业开始办得如火如荼,但过后不久就会因为涉嫌山寨国外糖果品牌被告,连企业内部人员想起来的广告词,竟也涉及山寨国内某老牌糖果公司的广告语。

    其山寨形象因这两起官司深植人心,形象慢慢败坏,市值下跌,无法创新,转型不成功。

    最后宣告破产处理。

    这李老板,现下也没有要纯原创的意思,直到第一起侵权被告官司后,他才想要转型为原创企业。

    可惜,企业内部人员早已习惯山寨。

    再加上企业内部管理混乱,是个典型家族企业,没人具有原创意识。

    想要原创,结果千辛万苦想出来的广告词都是一字不落的抄袭。

    所以,这企业注定失败。

    但对于骆白而言,却是个突破口。

    骆白:“郭叔,您要留在外河城吗?”

    郭通达:“这边糖类制造业趋于成熟,留在这里,或许能学到更多。”

    骆白:“确实,那么您就留在那里,再等等。李老板会同意跟我们合作的。”

    郭通达:“你有办法?大宝啊,郭叔愿意帮你,但可不愿意当个间|谍害人家。”

    骆白:“……叔,您想多了。”

    他就是能够帮李老板实现原创转型之路而已,顺便达成友好和谐的合作不是?

    算起来,这是互惠互利的事儿。

    山寨者,不是多坏的心肠,但确实挺缺德。

    意识到原创的重要性,在可以改变的时候,趁早摒弃山寨转为原创,于己于他,都是件好事。

    “郭叔,您不必劝人入股合作社,这件事不着急。别人的顾忌,也不是没道理,不一定非得让别人入我们的合作社。”

    骆白思考着,算计着,脑筋转得特快。

    “合作社嘛,可以有很多。外河城是糖都,那就成立个糖类制造加工合作社,要是个畜牧业发达的城市,那也可以成立个畜牧业合作社。只要能达成合作,确定我们合作社是主要地位就行。”

    合作社多种多样,没必要他一家独大,更没必要全国就他一家合作社。

    这哪儿干得来不是?

    但是他的合作社可以跟全国的合作社合作往来,彼此信息互换、互相交流,而只要保证他的合作社拥有最为先进的农业机械、最发达的信息技术、生物技术等等,那就谁都不能破坏其主导地位。

    郭通达明明很佩服骆白了,这会儿还是叹服不已。

    “我知道你的想法了,如果是这么做,倒不是没人同意。”

    骆白:“那就祝郭叔您马到功成。”

    顿了顿,他又笑眯眯的说道:“不过呢,如果想要快速在外河城打通道,在那儿的糖业上占个位置,就还是多等等。等李老板主动跟我们谈起合作的事。”

    郭通达:“……叔懂。”

    谁被算计上,不知该说倒霉,还是幸运。

    放下话筒,骆白对围观的骆父、骆母以及周永利说道:“合作社就开始申请成立吧,不必再找人入股了。剩余的少数人,我跟他们聊聊。”

    三人对视一眼,点头:“成。”

    应下来后,骆父忽然说道:“村长任期三年,今年是我最后一年任期,但我不打算连任。在这位置上,想干些什么都施展不开,能帮得上的忙也少。限制多,束手束脚,所以我打算今年过后就不参加选任,直接在合作社帮忙。”

    骆白:“我没意见。”

    其余人自然也没意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