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46章 第四十六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女配不掺和(快穿)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骆金?”

    骆金面前的饭放了很久, 她也才吃两口, 跟平常狼吞虎咽相差甚远。

    骆银等了半晌, 见她还没能吃完才喊了两声。

    骆金回神:“嗯?”

    骆银:“想什么?快上课了, 还不赶紧吃。”

    骆金:“哦。”

    三两下扒干净饭菜, 抽出纸巾擦嘴巴,打了个饱嗝。

    侧头看见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不由贴到玻璃前自己观看。

    “骆银, 你说我长得好看吗?”

    那两只金鱼佬夸她长得很漂亮,适合站在聚光灯下, 吸引目光。

    骆银正在结账,头也没抬:“好看。”

    骆金:“真的?跟唐书玉比呢?”

    她想起每年见唐书玉,所有认识她们俩的, 总有攀比一番。

    最后都会遗憾的说一句, 她不如唐书玉好看,果然是乡下丫头登不上台面之类的话。

    骆金倒不是自卑,想跟唐书玉攀比,而是恰好能够想到的人是她罢了。

    骆银:“你比她好看。”

    骆金:“别哄我。”

    骆银瞟了眼骆金:“不信,你问宝哥去。”

    骆金想了想, 点头:“好, 晚点我问他。”

    有点审美眼光的, 都看得出骆金比唐书玉好看。

    唐书玉是皮肤白, 打扮时尚, 形象上就已经添加不少分数了。

    单论五官, 决然比不过骆金, 后者是天生的美人胚子。

    骨相、皮相说不上一等一的好,但合在一块,就能有十分的美和灵气。

    她现在是还没长开,等过个两年,长开了。

    那份天然的美貌和灵气自然而然夺人目光,任是再华美的衣服和妆容也无法掩盖。

    骆银:“走吧,准备期末考。”

    骆金:“嗯。”

    走的时候,骆金落在身后,偷偷把兜里的小纸条拿出来看了眼,然后塞回去。

    小纸条上面留下个号码,是今天那两只金鱼佬的联系方式。

    她拿在手里,没扔。

    .

    陈星很犹豫:“那个小女孩会不会已经把纸条撕了?”

    小八很笃定:“不会,她会来的。”

    陈星:“过去两天了,半点动静也没有。”

    他很失落,心里空荡荡的,失败太多次,忽然发现可能再也没有勇气面临下一次的失败。

    这次的剧本真的很好,他有信心可以成功,可是没主角啊,难道要海选不成?

    灵光一闪,陈星拍着大腿:“干脆搞个海选,让女同志报名参加。”

    小八摇头:“不行,女主角得是骆金。”

    陈星懵了瞬:“为什么?”

    小八挺坚持:“她适合。”

    然后没有多说,只继续等待。

    他还对陈星说:“等她吧,陈哥。你帮我接其他活,演个路人甲也好,能露脸就成。我看看能不能筹点资金,入个股。”

    陈星皱着眉,不解小八坚持的原因。

    明明以前最讨厌演戏,不喜欢面对镜头,宁愿当个群众演员也不演男配。

    然而小八性格本来就拧,不说就以沉默应对。

    陈星没法,只好答应:“最多再等个两天,我去找她,尝试说服她。”

    当天晚上,他们接到骆金来电。

    骆金:“我只有暑假有时间,期末考试结束到放假,还需要四五天。”

    陈星高兴得不行:“没问题,我们腾出工作和时间等你!”

    挂断电话后,陈星还高兴得准备打开白酒吹一瓶,然后就听到小八说:“资金充足吗?”

    陈星顿时就萎了,蹲在墙角抱头自闭。

    自闭结束,他开始给骆白打电话,催他投资。

    骆白:“演员、剧本、场务……都弄好了?”

    陈星:“肯定都安排好才找你,信我不?”

    骆白:“我说句难听的话吧,我本身不做慈善,投资必然是要有回报。你懂我意思吧?”

    陈星:“明白。”

    骆白:“我投资,也要入股艺星城,百分之十的股份,不会干涉你的任何决定和主权,包括对公司的管理权。你同意吗?”

    陈星沉默,良久后询问:“无论我行驶任何权利,对公司下达什么样的决定,您保证都不会干涉?”

    骆白:“我对娱乐行业没有经验,干涉只会添乱。话说在前头,我信任你,不代表我愿意做慈善。一次两次亏损,我当前期投入,连续见不到回报,我可能就会撤资。”

    话摊开来说,显得有些冰冷,不近人情。

    但这恰巧让经历过无数次尔虞我诈的陈星非常安心,他们本来就是萍水相逢,投资人与被投资的关系,谈感情不觉得可笑吗?

    所以,恰恰好是以利益为主导的关系,最能令人安心。

    再者,艺星城现在没有任何资金,哪怕没有骆白,陈星也是要去拉投资、拉人入股。

    自己找的,可能不仅要公司过半的股份,还要领导权,对他横加干涉。

    相比较起来,只要百分之十股份,以及只当个股东领分红的骆白,反而真像是在做慈善。

    陈星没有考虑多久,当即同意。

    骆白:“那么,过几天我们就请个律师、见个面。”

    双方拍板决定下来,没有半句废话,效率很高。

    陈星放下电话感叹:“所以跟未成年打交道还是有好处的,至少不用次次拐弯抹角说话。个个打太极,当自己武林高手?烦死人,谈生意,速战速决不好吗?”

    小八犹豫半晌,忽然说道:“骆白跟骆金同姓,会不会有关系?”

    陈星哈哈大笑:“姓骆的人一抓一大把,怎么可能那么巧合?”

    小八:“万一呢?”

    陈星笑容消失,那就是悲剧的开始。

    不会的,哪有那么多巧合?

    他不可能手黑到这种地步。

    .

    长京市中考相较全国晚了近半个月,终于还是到来。

    骆白的学校作为考场,而厉琰的考场则在市中心。

    中考规模没有高考那么大,连卷子也是省内卷,校门口挺清静,估计除了老师着急一下,家长也不带急的。

    这厢,骆白等人接受老班鼓励后,进入考场。

    试卷分发下来,骆白先从头看到尾,然后从容不迫,下笔如有神。

    行云流水,每道题思考顺序不超过五秒。

    大概是半年来每天两张卷子,雷打不动的刷题,导致现在一拿到卷子就跟平时刷题那样,没有一点点的挑战性和紧张感。

    骆白这边很快引起监考老师注意,因为监考老师打混、又为了避嫌,所以特意换不同学校的老师过来监考。

    眼前两位监考老师都不认识骆白,也不知他是哪个中学的,好奇过来一看,本以为是放弃自我瞎答题,谁料竟都答得有模有样。

    两名监考老师互相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等监考结束,他们记住骆白及其学校,回头就去反映此事。

    因着上回高考大规模作弊一案,他们也怀疑骆白是不是作弊。

    下午场的考试,有所耳闻的监考老师也盯上骆白,心中怀疑不已。

    考试结束后,今日监考的老师任务完成,于是围在一块聊天。

    聊着聊着,聊到考生骆白。

    “考数学的时候,填空题,前一道、后一道,思考时间目测不超过五秒。唰唰两下,在草稿纸就列下答案,跟没思考一样。要么,他是天才。要么,就是……”

    话没说全,大伙心知肚明。

    “骆白?好像没怎么听说过。”

    “听说不是重点班的学生。”

    “不是吧,好像初二期末考不太行,但是初三一直名列前茅。但是偶有几次又往下掉,涨幅起起落落,有些古怪。”

    “不会又是……外头买卷?”

    众人沉默,良久后说道:“跟上面反映一下吧。”

    这时候,人群中一直沉默的老师开口:“如果是本校初三二班学生骆白的话,那就没问题。”

    众人看过去,见这人是考场本校的老师,以为是在袒护。

    “成绩总做不了假的吧,你们学校那个骆白,初三月考、大考,成绩确实起起伏伏。这次年级第一,下次跌出两百名开外,这就跟海浪似的。”

    本校老师露出个恍惚的笑,瞥了那老师一眼:“年级第一是因为他来考试,跌出两百名,是因为他缺考。跌出多少名开外,看他缺考多少科。”

    众人面面相觑:“你们学校……就让他这么玩?”

    本校老师语气轻飘飘:“不然能怎么样呢?要我是校长,也得捧在手心当宝啊。”

    上次高考作弊,大量辅导班被揪出来,连本校不少老师、学生被牵连,名声直堕。

    眼前这群老师,别以为她不知道,心里偷偷乐呵着,恨不得本校再多闹点丑闻,最好把生源都掐断了。

    呵呵,瞅着吧,等中考成绩出来,他们就会知道,本校名声再怎么往下堕,也有分分钟挽回声誉的王牌。

    .

    中考结束。

    骆白离开考场,小迷弟陆舟小跑着跟上来。

    “宝哥,试卷上的题,我发现我都会!”

    陆舟很激动,太激动了。

    那些题目都是骆白闲暇无事划给他,让他做,每天不停歇的做卷子、做题目,让他后来看到试卷都反射性想找笔。

    结果中考卷子发下来,他就发现那些题型似曾相识,基本上就是骆白让他练习的题目,只是换了个壳子。

    陆舟:“我觉得我能考上高中了!”

    小学渣唯一的野心,就是上高中,去哪个学校不重要。

    主要原因在于九十年代中考没有太多的限制,但想要上高中,难度又比后世高。

    校外人员,哪怕没读过初三也可以参加中考,中考人数增多。

    但相应的,分数线要求就高。

    大部分人读完初中,没能继续往上读。

    对于陆舟来说,他早就做好中考过后回家继承家业的准备了。

    结果没想到,在骆白的帮助下,他居然还有望继续学业。

    陆舟:“宝哥,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就要辍学回家……”

    骆白:“放心,如果这半年来你没有偷懒,天天两张卷子,雷打不动,那么一中应该是能过的。”

    陆舟长大嘴巴,瞪着骆白。

    他以为自己已经骄傲了,没想到骆白还能让他膨胀。

    “如果我真的进市一中,那就是光宗耀祖,我奶奶、爸爸妈妈都会感激你,给你送香的。”

    骆白冷静拒绝:“哦,不用这么热情。”

    陆舟还是很激动,主动剖白内心:“不管能不能去市一中,只要能顺利上高中,我就不用回家继承家业。虽然有上亿身家,可我不喜欢,钱财都特别庸俗,只有获取知识才能让我感到快乐。”

    谁都不知道,看似厌学的自己,其实特别爱学习。

    只有骆白,看出他差生外表之下,那颗向着知识而颤动的红心。

    ???

    上亿身家?

    骆白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小傻白甜同桌。

    原轨迹中,陆舟被徐强诬陷偷盗卷子,学校将他开除。

    临近中考,没有学校收留,无法参加中考,之后再也不见踪影。

    而他虽然和陆舟是同桌关系,但前世家里出了太多事,他没心力关注陆舟去向及其家庭。

    所以,可怜兮兮傻白甜同桌,一旦辍学就不得不回去继承上亿身家?

    上亿身家,放到后世,得是首富级别了吧。

    ……真是可怜。

    陆舟真诚道谢:“宝哥,谢谢你帮我实现梦想。”

    骆白:“不用谢,陆同学,投资吗?入股吗?有兴趣合作做生意吗?”

    陆舟:“——??”

    粉了多年的爱豆,突然告诉他,爱豆其实是个爱钱的庸俗之人。

    请问,适合脱粉回踩吗?

    .

    厉琰的助理这两天过得很魔幻,每天接送老板去考场,参加中考。

    站在家长群里面眺望,神情很恍惚,落在旁人眼里,误以为是个为儿愁断肠的老父亲。

    但让助理真正心神恍惚的,却是学校没去过几趟的老板,参加中考了!

    天,不是说好捐几栋图书馆,用钱塞进去就好了吗?

    老板什么时候开窍了?

    开窍了的老板·厉琰正百无聊赖的坐在考场上,冷静翻开试卷,前后左右看了一遍。

    放下笔,确定不会做。

    于是他趴下,全程都在睡觉。

    他忘了自己压根就没接触过中学知识,乍一见,所有题目竟然全都不会。

    前世倒是考过几个学位证书,他就以为中考题目很简单,足以应付。

    没料到,他夸大了。

    厉琰很快接受事实,估算着需要捐多少钱才能跟骆白同个班级。

    大概有了个数目,他就安心的睡过去。

    因其态度过于从容淡定,再加上漂亮凌厉得有些诡谲乖戾的容貌,除了不明就里的监考老师稍稍提醒一两次。

    后面的监考老师都知道有这么个人,直接把中考睡过去,故而也没人再去提醒。

    中考结束后,骆白打电话问他:“考得怎么样?有没有把握?”

    厉琰沉默片刻,‘啪嗒、啪嗒’拨弄佛珠,从容说道:“我在医院,没参加中考。”

    反正中考成绩不会公布出来,没有准考证号,查不到。

    闻言,助理看了眼后视镜中的老板。

    毫不心虚,心理素质一如既往的稳。

    骆白:“那还能进市一中吗?”

    厉琰:“我捐了两栋图书馆。”

    骆白心疼:“可以不花钱的……”

    唉,扔进学校图书馆这项投资,分分钟血亏。

    厉琰:“……”

    决定找家教补习功课了。

    骆白那么一说,似乎很有道理。

    钱可以随便花,但不能浪费在没有回报的投资上面。

    .

    长京市中考成绩公布下来的时候,骆白甚至没有意识到,还围坐在电视前等待六娃破壳。

    而文教局那边,已经确定升职的文博新出于好奇,率先查询到骆白的分数:634分。

    六科,总分640。

    只扣了六分,当之无愧的中考状元。

    文博新虽早知道骆白聪明,但还是为这个高分数而惊讶。

    正局对于骆白也有所耳闻,得知其如此高的分数,敲桌思索数下才说道:“这孩子,得留在长京市,他能把我们市里的教育行业带活。”

    文博新惊讶于正局说这话时,语气里的笃定。

    他委婉提醒:“期望是不是太高了?”

    正局:“你跟长京大校长打过交道,知道那边的重点实验培育基地、还有理想菌株的提出,都跟一个未成年有关吧。”

    文博新:“听过。”

    是了,都是骆白提出来的。

    凭借这份天资,确实能够脱颖而出。

    正局叹口气,说道:“我们长京市多少年没出过省状元?大概就前年,成绩最好的一次也就拿到个省探花而已。每次高考,我市状元比起其他市,都会少个十几二十分。”

    “十几二十分,这就是银河天堑的差别!我想着,要是骆白的话,能不能期待他在三年后高考的表现。”

    文博新:“如果是骆白,确实可以期待他拿到省状元。”

    正局轻咳几声:“期望不妨高一点嘛,说不定还能出个全国状元。”

    文博新:“……”

    您可真敢想。

    正局:“总之,你们得重视。还有他姐姐,叫骆银的女娃娃,也是能多多期待。对待天才,要予以鼓励。”

    文博新:“一定。”

    .

    中学校长颇为紧张,来回搓着手,询问:“分数出来没?还没?行吧,再等几分钟。”

    骆白的班主任常老师、以及前班主任谭正国也都紧张,围着电话等成绩公布。

    实际上,他们等的是文教局的电话,那电话宣告着今年市中考状元花落谁家。

    谭正国:“状元肯定是我们班的林同学,他考前状态特别好,最后三模的时候,考了601分吧?一般来说,中考分数通常比三模高十来分。常老师,你们班的骆白同学,三模才四百分出头吧。”

    常老师压根懒得搭理他,倒是有旁的老师刺了回去:“那回,骆白缺考两科,总共两百来分。”

    谭正国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他知道骆白那回缺考数学和化学,总共220分。

    要是参加考试,估摸得有610,要是中考高个十来分,那就是620。

    这样算下来,他班里的林同学也还是有机会拿状元的嘛。

    “成绩还没出来,别太看好。我看骆白同学成绩起起伏伏,缺考那么多次,谁知道真实成绩怎么样。上回不查出来,挺多学生成绩造假。”

    常老师:“那您等着看不就得了,废话那么多。”

    谭正国冷笑连连,既然这么信任骆白,那就看他们怎么栽跟头。

    十分钟后,文教局来电。

    ——恭喜xx中学的林同学获市探花,总分623,全市排名第三。

    谭正国拍桌狂喜,校长笑得合不拢嘴:“不错,全市第三也很好,值得表扬。”

    下一刻,电话里头又说道。

    ——恭喜骆白同学获市中考状元,总分634,全市排名第一!!

    谭正国笑脸僵住,校长及其他人惊喜不已。

    常老师先是没反应过来,懵住了,后被同事推了一把才猛然清醒,高兴得合不拢嘴。

    “我得赶紧通知骆白,让他免得他担心。”

    校长:“赶紧通知,对了,还要告诉他,我们学校予以奖励,奖励一千元。还有,要拉个横幅,就杵校门口、马路上。哎,听说还有电视台采访是吧!”

    “恭喜啊,恭喜常老师。”

    “哈哈,常老师这回应该能拿到优秀教师称号,估摸特级教师证也容易拿了。”

    “有些人啊,把宝当草,把市中考状元当成差生踢出去,不知道后不后悔。”

    “悔呗,肯定悔得肠子青了。”

    谭正国悔吗?

    那可不。

    .

    骆白收到喜讯,第一时间告诉家里人。

    骆母笑呵呵,塞给他一百块:“予以鼓励。”

    骆父也塞给他一百块:“戒骄戒躁。”

    骆金、骆银分别送了点礼物,而骆来宝出手也很阔绰,送了他十颗糖果。

    知情者,认识的长辈、朋友纷纷送来贺礼,大小皆有,全是一番心意。

    然而骆白很郁闷,送来的所有礼物里面,一朵大红花也没有!!

    身为长京市中考状元的自己,难道连胸前佩戴大红花的资格也没有吗?

    采访的长京市电视台记者,正是播道高考舞弊案的女士。

    女记者亲自采访了骆白的家里人,骆父沉默寡言,全程点头。

    骆母答得中规中矩,没有特别突出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话。

    直到女记者问:“听到这个消息时,您惊讶吗?”

    骆母:“不惊讶。”

    女记者:“那您惊喜吗?”

    骆母:“不惊喜。”

    女记者:“……为什么?”

    骆母:“可能是自信,身为天才他妈的自信。”

    骆父重重点头:“嗯!”

    天才他爸的自信。

    女记者:“……”

    那你们很强哦。

    轮到采访骆白时,前面的回答都很正常,谈及学习方法,他也给出了很普通的回答。

    “刷题。”

    女记者:“除此之外呢?”

    骆白:“没了。”

    女记者:“???学习计划、时间安排、答题技巧,都没有吗?”

    骆白:“不需要。题目刷一遍就行了,基本上就是套了个壳,内里都一样。学习计划、时间安排还有答题技巧什么的,属于浪费时间,宝哥不需要。”

    女记者:“……”

    不是,等等,其他人不是这么回答的。

    她觉得事情有点无法控制,所以想要试图拉回正常的采访。

    但还没开口,就听到骆白说:“我跟其他人不一样,天才,你懂吗?带福运的天才,见过吗?”

    女记者:“??啊??”

    骆白指着自己心口:“本人,带福运光环的天才,闲暇时间、娱乐节目,刷题。刷够了,就成为中考状元。”

    她觉得如果把这段给播出去,骆白可能会被打。

    女记者艰难转移话题:“往届中考状元奖励都很丰厚,那么你对这笔奖励有没有规划。”

    骆白:“事实上,我不太满意这次的奖励。”

    有料?!

    女记者赶紧问:“哪里不满意?”

    骆白控诉:“为什么没有大红花?难道宝哥不配拥有大红花?!”

    宝哥很失望,失望之极!

    女记者:“……哦。”

    可以的,这个回答很骚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