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45章 第四十五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女配不掺和(快穿)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骆白琢磨着:“你觉得西岭村首个提出家庭农场会不会被打成地主圈地?”

    家庭农场, 合作社的基础, 也是走向农业生产经营组织化的道路。

    国外现代化农业发达国家基本以中小型家庭农场为主, 但在华国, 直到2012年才开始提出这个概念, 13年进行推广。

    当时提出这个概念的,依旧很多人搞不清楚,甚至误认为是地主圈地行为。

    事实上, 早起的家庭联产承包制在大量承包土地的时候就已经具有家庭农场的规模,不过后来受工业化、城市化的冲击, 土地流转加快,农场变得细碎化、僵硬化,受阻较多。

    厉琰:“不会。趁现在村落还未被城市工业化冲击, 但农民不具备充足的流动资金支付租金。”

    骆白若有所思:“是个问题。”

    两人漫步于果园中, 而这座果园承包两座山头,以沼气为纽带,初步具备生态果园的基础模型。

    这也是骆白特意选择此处为观光地的原因,他也想来看看这座果园。

    果园主人是少数具备现代化农业经营模式的村民,果树行间还种植着喂养牲畜的草料。

    山顶上盖着两间土砖房, 干净清新, 而在山脚下还有个采摘园, 仅供过路者自己采摘挑选然后付钱。

    跟后世的家庭农场模型很相似, 只是重心偏向于种植而不是娱乐为主。

    当然这也跟现在经济市场有关, 人们的观念里, 农业相关者皆是面朝黄土辛苦耕耘, 。

    而城市化才刚开始,人们也没有被城市钢筋铁骨的冷漠刺痛,进而选择回归自然。

    所以,农场的娱乐化不到该成熟的时机。

    骆白来此的目的当然不简单,他是为了生意。

    果园主人不太愿意加入合作社,毕竟他看不到有利于自己的好处,反而前期需要付出资金扶持合作社的壮大。

    另外,果园主人也有自己成熟的市场,从采摘请来的工人市场到加工厂,以及贩售市场,形成一条颇为稳固不易断裂的贸易链。

    所以,他拒绝合作社入伙邀请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厉琰:“你是来说服他的?”

    他觉得骆白不像来谈判,更像来搜刮利益的。

    骆白笑眯眯:“不啊,他都看不到合作社好处,我说得天花乱坠也会被当成夸大,说不定连印象分都减了。宝哥从不干傻事。”

    厉琰:“所以?”

    骆白:“不能合伙,那就友好和谐的做生意嘛。”

    厉琰:“送钱?”

    骆白:“赚钱。”

    宝哥像是会把兜里银钱送出去的慷慨人儿吗?

    不,他只会把别人兜里的银钱敛到自己怀里来。

    要不然,还怎么自夸福运光环?

    总不能旺了别人,苦了自己吧。

    厉琰:“谈哪方面的生意?”

    骆白:“这不就来看了?我先瞧瞧,哪方面能让我们双方达成友好和谐的合作。”

    敢情来之前就没了解过,特意来一趟就是侦察,看看哪里能抠出点钱。

    果园主人被惦记上,挺倒霉。

    厉琰没半点同情,反而帮着骆白分析,从果园经营到市场销售以及加工厂等等,最后得出结论。

    “前面这些没有合作的必要,果园早已经有成熟的脉络体系,必然比你熟悉,而你插不进手。剩下去可以从种植、采摘等方面入手,譬如种子、幼苗,如果培育出更为优秀、产量多而质量高的幼苗种子,就可以达成长期合作。”

    骆白点头,不置可否。

    厉琰续道:“种子、幼苗的培育不容易,需要经过较长时间的实验。所以即便是很好的合作方式,碍于技术问题,放弃。那就剩下作业机械化,可行。”

    闻言,骆白终于露出惊讶的表情。

    厉琰没有分析错误,确实,能够达成合作并顺利从果园主人手上赚到大笔钱的途径就是提高果园产量。

    提高产量的方法有两个,其一是种子幼苗的优化培育,这条短时间内达不到,不作考虑。

    其二就是果园作业机械化,即果园土地的开垦、果树的栽培管理以及最后的果品收获过程,全部通过机械化处理。

    这样的好处是科学、效率、规范化,省下大量人工费,最重要的是机械化管理能够达到更为高效的效率。

    果园种植、管理和采摘基本上还是以人工为主,虽然利用机械,但机械也需要人为操作,连半自动化的程度也没能达到。

    骆白认真问厉琰:“你以前接触过农业管理?”

    厉琰:“没有。”

    骆白不信:“怎么可能?!你比宝哥还聪明吗?”

    厉琰跨步前行,甩开骆白。

    骆白从不信到相信,接受缓冲时间只有两秒。

    他追上厉琰,两人间错开了一步,厉琰在前,他在后。

    骆白对自己竖大拇指,努力让自己更加骄傲膨胀。

    “你瞅瞅,还有谁,能比宝哥更有福运?宝哥的眼光、运气无可匹敌,随便匹配都能匹配到个天才。你不用自卑的啦,你也很幸运哦,因为宝哥也是天才。”

    厉琰朝后方伸手,一把揽过骆白的脖子,把他夹在腋下,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那力道挺大,骆白被夹着艰难向前走,自夸的话都忘记说,抓着厉琰的胳膊就问:“你怎么力气那么大?”

    厉琰不是身体虚得很吗?不是从根底就坏了?

    初见时脸色苍白病态,说话有气无力轻飘飘的,瞧着就是风吹就倒。

    怎么力气比他个正常人还大?

    厉琰瞟了眼胳肢窝底下的骆白,松开手,转着手腕:“生病而已,又不是没点力道的废物。”

    健康人力道还比不过重病者力道的废物宝哥,心里受了伤。

    骆白安慰自己:“至少还有智慧陪伴。”

    随后小眼神在自己和厉琰之间来回数次,他似乎发现了什么。

    比划着两人间的身高:“我比你高!”

    厉琰‘呵’了声:“我比你小一岁,还在发育。”

    骆白:“任何理由在强大的事实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掩饰。”

    虽然不靠近很难看出身高上的差距,但厉琰确实比他矮上两三厘米。

    他叹息着:“宝哥受伤的心灵终于得到稍稍的安慰。”

    然后凑到厉琰面前:“你知道吗?我也还在发育,身高还会长,说不定到时比你高半个头。”

    越想越得意,身高就跟那啥的粗长一样,永远都是男人用于攀比的骄傲。

    此刻,骆白得到这幼稚浅薄的快乐。

    日后,他就会明白有些东西实在不适合攀比,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成为永远的伤痛。

    厉琰瞥着骆白,面色平静,淡定从容的拨弄佛珠。

    他原先就因为常年吃着糟蹋身体的药,导致身高较同龄人要矮了些,看上去颇为孱弱。

    前世根除病根,将身体调养好之后,经常锻炼。大概是在19岁左右,迟来的发育终于到来,两年时间,身高蹿到一米九出头。

    至于骆白,不知是否因瘸腿之故,最后身高固定在一米七左右。

    今生没有瘸腿,身高估计会往上蹿个几厘米,但看骆父骆母的身高,估计一米八就顶了天。

    厉琰揩了下唇角的笑意,骆白还想比他高半个头,估计到最后如何努力,也得比自己矮。

    于是他就对着努力骄傲的骆白轻轻的、面无表情的发出个字:“呵。”

    骆白:“我感觉到你对我的蔑视。”

    厉琰拍拍他的脑袋:“不是错觉。”

    骆白:“……??”

    怎么回事?

    倾盖如故的新朋友缘何对他如此不友好?

    .

    短短两天时间里,骆白带领厉琰走遍附近几个村落里较为大型的、已经初步具备后世家庭农场模式的承包式果园、菜园。

    大概摸清其作业模式,多为人工,效率低下,关于这方面则大有可操作的空间。

    同时,骆白阐述自己理想中的合作社,而其行动步骤却一点也不理想,而是脚踏实地、思虑谨慎,方方面面都考虑其中。

    虽然没有列足一千条优点,但厉琰已能从中看出无限潜力。

    农业向来不是他想要涉足的领域,不过反正只是投资,用不着掺和,也能随时撤资。

    既然骆白有意这条道走到底,他就愿意帮忙。

    厉琰:“不如你求我吧。”

    骆白:“??为什么?”

    厉琰:“之前承诺过你,帮你一个忙。你求我,用掉这个承诺,我帮你一路扶起合作社。”

    骆白静静地看着厉琰:“你一路扶起合作社,等于最大股东,赚取最大利益,分到最大的一块蛋糕。回头还得我用掉承诺,当我傻?”

    厉琰习惯将万事都最大利益化,随口一提罢了。

    骆白不同意,那就放弃,他也没损失。

    “我本来打算负责合作社投入的一应资金,最大股东依旧是你。你不同意的话,那就算了。”

    骆白牵起厉琰的手,真情流量:“我们忘掉刚才的不愉快,重新来过好不好?就从刚才你说帮我扶起合作社那句开始,我们重新来过?”

    厉琰笑了下,扯开骆白的手:“我拒绝。”

    骆白捶心口,心疼。

    以前都是他挖坑让别人跳,现在轮到厉琰坑他。

    想要坑回去吧,这货智商高,警惕心强,压根不容易坑。

    骆来宝推开门偷看,先看漂亮小哥哥的颜,听到宝哥‘重新来过’那句话,又见到他捶胸口悲痛欲绝的动作。

    赶紧蹬蹬跑过去,扑到骆白身上大喊:“啊!宝哥,你振作一点,还有我!”

    骆白翻着白眼,气若游丝:“骆来宝……你必须得减肥……”

    骆来宝小胖手捶过去:“哎呀,都什么时候了,跟我计较这些有意思吗?”

    骆白冷漠:“下去。”

    骆来宝‘哦’了声,慢吞吞从骆白身上爬下去:“宝哥,你忘了你的小三吗?”

    厉琰回头:“小三?”

    骆白用手掌盖住眼睛:“葫芦娃。”

    厉琰:“……童心未泯。”

    骆白爬起来,抱起骆来宝,邀请他:“一起去?”

    厉琰沉默,他觉得自己就算没有前世记忆,应该也不会童心未泯到去看葫芦娃。

    于是拒绝:“不了,我抄佛经。”

    骆白很遗憾,他本来打算把宝藏介绍给小伙伴的。

    奈何小伙伴嫌弃宝藏太幼稚。

    唉,他们都不懂得欣赏这时代的动画精品,错过了快乐的大宝藏,可惜啊。

    转身朝门口走去,骆白特兴奋:“今天轮到谁出世了?”

    骆来宝大声回答:“五娃,会喷水哦!”

    骆白好激动:“水娃!超帅的!”

    骆来宝:“我喜欢四娃,会喷火——啊噗!”

    楼下熟悉欢快的曲调透过门缝隐隐约约传进耳朵,厉琰合上笔盖,侧耳倾听半晌,笑了一下。

    葫芦娃刚出来的时候,很多小孩子在追,别墅里有佣人的小孩在看。

    一群人嘻嘻哈哈,很吵闹。

    厉琰那时候不喜欢,他必须得在房间里,大部分时候躺在床上。

    楼下那群小孩的嬉闹令他憎恶不已,却又无力呵斥。

    所以其实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童年美好记忆的动画片,于厉琰而言,都代表着不愉快的过往。

    不过现在,已经不会影响到他了。

    厉琰从行李箱拿出砖头般笨重的手提电话,拨给香江钟特助:“去香江的行程往后推迟一周,告诉老中医一声。”

    钟特助不解,但没有去质疑老板。

    厉琰接着说:“原先那家老牌电气公司,旗下还有生物制药、it和高科技农业三个项目?”

    钟特助:“是的。听从您的吩咐,我们已经着手准备投资生物制药和it这两个项目。”

    厉琰:“再加一个。”

    钟特助:“??哪个?”

    厉琰:“高科技农业。”

    钟特助迟疑许久,作为一名专业的特助,虽然不知道老板为何发疯,但他只需要尽力分析就好。

    “老板,我们一直没有涉及农业领域。一方面投资高科技农业,没有实验点,市场不容易开发,另一方面则是高科技农业人才零散,目前来说需要花费时间去寻找。然而我们更多精力是在生物制药和it项目,再者,自我们收购的两家老牌公司后,股份一直下跌,我们在亏损。”

    厉琰:“资金不够?”

    钟特助:“不是,但不该花在没有必要的地方上。”

    厉琰:“有没有必要,我说了算。我说投资就投资,高科技农业的项目,尽快提上日程。”

    钟特助:“……行吧。”

    您是老板,您说了算,赔钱也是您的事儿。

    厉琰:“还有疑问?”

    钟特助:“没。”

    厉琰:“嗯。”

    然后他就挂了。

    远在香江的钟特助,抬手盖住双眼,无泪自悲。

    下属表示同情,谁让他们的老板是个未成年,虽然诡谲莫测看不透。

    但小孩嘛,朝令夕改,正常,习惯就好。

    “有时候我真想知道小老板家世到底是怎么样的?肯定超级有钱,要不然能花几千万买亏损公司的股份?”

    “话说回来,这两家公司会不会倒闭?最近经济真的不景气,股市很不稳,连带刚稳定下来的国外股市都有点崩。”

    “上次那回,真吓死人。不知道会不会再来一次。”

    “难说哦,反正我不看好目前的股市。”

    “不会吧?已经崩过一次,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第二次。”

    这时,一个专注于电脑几根线的员工忽然挥落杯子。

    杯子落地,砰然碎裂,吓了众人一跳。

    “你中邪了?”

    “突然间吓我一跳。”

    员工:“不是啊,你们看这家老牌糖果公司,就是我们收购的那家,今早突然股值上涨,涨势有点吓人。”

    众人沉默,包括钟特助也围过来看。

    股值确实在持续而稳定的上涨,估摸情势不会坏。

    至少证明厉琰的投资没错。

    钟特助:“看我们投资的另外一家公司股值。”

    员工听话的切换过去,然后说道:“已经跌停,但在回涨,涨势非常慢,可是很稳定。”

    钟特助:“……大家,看看有没有哪个公司的高科技农业值得投资。”

    众人一语不发,回头默默工作。

    好吧,他们收回前言,哪怕朝令夕改,他们也跟死了小老板。

    .

    外河城糖蔗加工厂。

    郭通达在这李姓加工厂老板的带领下,参观了整座生产链完整的糖蔗生态园加工厂。

    李老板就是当初前往西岭村采购获得几千吨食糖,在食糖危机中自救而成为成功典型案例的外河城老板。

    他背着手说道:“你觉得在这样完整的生产链情况下,我还会选择入股千里迢迢之外的合作社吗?就算要入股合作社,我完全可以号召外河城的老板们自己成立一个。”

    郭通达:“如果生产链真的完整,外河城就不会因为市场突然开放遭受重大打击。”

    李老板:“所以我们据此重新制定战略方针,时刻掌握市场。”

    郭通达一时间无话可说,实际上他在外河城寻找过很多人,但他们无一不是相同的调调。

    全都不看好合作社,而且并不愿意让远在南方的西岭村掌握合作社主权,他们宁愿自己合伙成立一个。

    但在郭通达看来,他们对于合作社本身就不看好,而且其印象还停留在十几年前,连公社都被取缔,何况合作社?

    外河城的糖业生产链已经足够组织化、企业化,所以他们认为不必要再让合作社来分杯羹。

    李老板劝他:“你在种植蔗糖方面很有经验,对于糖业也很有研究,留在西岭村这样一个不以食糖为主要农作物的村子里,根本发不了财。不如跟着我,在外河城发展。”

    郭通达沉默,他是考虑过的。

    当初从长京市到外河城,见到这里的规模化,他就动过心。

    但是,至少先把西岭村的合作社成立起来,他才能离开。

    李老板:“你好好想想,想通了就来找我。我也不是不能入股合作社,但绝对不会投入太多资金,最多就是以我个人的名义投资。”

    他是真挺看好郭通达此人,故而想要招揽过来,而以个人名义投资就是他能给出的最大诚意。

    郭通达:“我明白。您放心,我会好好考虑。”

    .

    王则泯刚回到家就被父亲喊进书房,开始还不解其意,后来见到放在父亲书桌上的‘万家灯火连锁商超企划书’就懂了。

    他一时无言,头有些痛。

    原先他就发现骆白、骆银主笔的教辅材料蕴含的商机,明明是第一个发现,本还想捞点本儿,谁知人没那意向。

    没意向就没意向吧,结果扭头不声不响跟文教局勾搭上,直接订下两千套的单子。

    贼啊,可太贼了。

    比起跟他合作,这才是最适合的路子。

    不花一分钱,不必把钱分给其他人,直接空手套到几十万。

    王则泯郁闷,本以为自己够聪明了,哪知道一山还比一山高。

    王泰目光炯亮:“儿啊,这份企划书……你写的?”

    王则泯被那声‘儿啊’给喊得鸡皮疙瘩起来就掉不下了。

    “你那怀疑的表情很不信任我,我不说。”

    铁骨铮铮,特别不爽。

    王泰了然:“哦,那就不是你。谁写的?”

    王则泯:“要真是我写的,你怎么说?”

    王泰:“你几斤几两我不知道?”

    他儿子是掉钱眼里头没错,天生适合当个商人,可他眼下的格局、眼界不宽。

    只能瞧见小打小闹的玩意儿,看不到更为长远的未来,这份大气还得慢慢培养。

    王则泯郁闷又疑惑:“写得很好吗?”

    王泰简略评论:“大气。”

    王则泯:“里面的计划可行?”

    王泰:“潜力无限啊,儿子。”

    王则泯:“……前期投入不小吧,为什么不从零售商店开始做起?”

    王泰:“长京市零售商店共有四百多家,市场很小。相反,商超没人干,市场是空白的,没有竞争对手。”

    王则泯:“资金、货物不足。”

    王泰扬了扬手中的企划书:“里面详细分析过,行吧,你爸我就是心动了。赶紧的,告诉我谁写的。”

    王则泯告诉他骆白的名字,又将地址告诉他:“自己找,我得考试。”

    “行行行,赶紧走。”

    王则泯:“……”

    单亲少年的心,好累。

    .

    市一中校门口。

    小八扯着陈星:“真的,那女孩好漂亮,气质和气场都很棒,非常适合当我们新剧女主角。”

    陈星揪着心口,痛心疾首:“小八,这是市一中,学校,里面都是未成年,祖国美丽漂亮的花朵。你什么时候堕落到这种地步?竟然引诱高中生……我觉得警卫好像在盯着我们看,他是不是觉得我们都是金鱼佬?”

    小八压根不睬陈星,紧张的盯着校门口。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如水入油锅,滋滋沸腾。

    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学生飞快冲出来,有些走路,有些踩踏着单车,无一不青春飞扬。

    小八忽然抓住陈星:“看——”

    陈星顺着小八直愣愣的目光望过去,第一眼就愣住。

    小八:“是不是很漂亮?”

    陈星已经戴上墨镜:“你觉得我这样像不像星探?”

    .

    中午放学,骆金在校门口等骆银。

    骆银没等到,遇见两只自称星探的金鱼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数据废土荆棘与蔷薇之主夺嫡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是作弊玩家游戏攻略指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