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四十三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女配不掺和(快穿)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骆来宝扒着骆白房间门口,眼睛一错不错盯着漂亮小哥哥。

    骆白在她眼前晃了晃, 没动静。

    于是拧着门把将门关上, 骆来宝卡在门缝中间,终于回神。

    骆来宝特深沉:“宝哥,我理解你。”

    那么漂亮的小哥哥, 就是葫芦娃和猴哥加在一起也比不上。

    骆白:“……理解什么了你?”

    小小年纪, 一天到晚煲电视剧, 傻了吧。

    骆来宝小胖手抓住骆白的大手, 又看了眼他身后的厉琰:“你们睡一起吗?”

    对比颜值,好像看不出谁吃亏。

    骆来宝很苦恼,最后一拍脑门, 语重心长:“宝哥,吃亏是福。”

    骆白:“啊, 所以?”

    骆来宝真诚:“我陪你们睡吧, 亏都给你们吃,福都给你们。”

    骆白也真诚:“骆小宝啊, 你的牺牲,哥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哥不能让你没福气。这样吧,晚点我就把你三天份的糖果给隔壁小胖子,别谢哥, 出去。”

    骆来宝还想锤把胸口以示哀痛, 但瞥见漂亮小哥哥走过来,立刻害羞, 非常迅速的把她大脑门往宝哥怀里怼。

    厉琰:“你妹妹?”

    他垂眸看着躲在骆白怀里偷看的骆来宝,印象中骆白有几个姐妹。

    不知道眼前这个是谁。

    骆白:“骆来宝,我家最小的宝贝,我老妹。”

    厉琰朝骆来宝点头:“你好。”

    他跟骆来宝见过面,一瘦瘦小小的姑娘,抱着骆白的骨灰坛,神情麻木而疲惫。

    当他处理完身边反水的人后,发现她自杀了。

    眼前的小姑娘胖嘟嘟,身上的灵活劲儿完全挡不住,该是在众人的宠爱之下长大。

    骆来宝害羞,小声回答:“你好。”

    听到楼下开门的声音,她迅速跑下楼去,连最爱的宝哥也不顾了。

    骆白:“……”

    平常多没脸没皮,这会儿羞怯得像是要自闭。

    看不出来骆来宝还是个颜控。

    骆白关上门,将厉琰的行李箱放到角落里,指着衣柜说道:“这两天的换洗衣服就拿出来挂里头,里面还有新被套,刚晒过太阳——算了,我先拿出来吧。”

    他抱着被套放到床上,床很大,足够两个人睡还有余地。

    骆白想到什么,回头问他:“你有没有洁癖?习惯跟别人睡吗?要是不习惯,我扑个地铺算了。”

    厉琰正在打量骆白的房间,闻言看向床铺。

    这一看,倒是移不开目光。

    这是一张雕工精致的廊柱式拔步床,罩上同色系蚊帐,因摆放角度问题,从外面或是不仔细看就看不出其巧妙。

    只以为是农村里常见的廊柱式木质床,此刻骆白撩开蚊帐,却是能看清里头样式。

    廊柱式拔步床起于明朝时期,以围廊式拔步床最为典型,属于婚床。

    后世中并不常见,价格也昂贵,当然在以前也不是普通人用得起的婚床。

    骆白竟有这么一张婚床?而且睡在婚床里?

    没记错的话,拔步床似乎是女方嫁妆。

    骆白回头看到厉琰盯着拔步床看的目光,瞬间了然,忽然就有些不好意思。

    他解释道:“我外婆的嫁妆,也是她妈妈留给她的嫁妆。外曾祖母家以前是有名的富商,嫁妆里就有拔步床,听说更早些时候,是做工更为精致的围廊式。我妈妈出嫁的时候,这就是她的嫁妆。后来我爸妈离开家,带不走拔步床,就留在外公家里,我从小睡到大的,你介意吗?”

    厉琰轻声道:“不介意。”

    骆白铺开床铺后,坐在床沿边,隔着回廊,对厉琰露出个颇为灿烂的笑容。

    “床是很大的,不过回廊也可以铺地铺睡。你身体不是太好,就还是睡床上——”

    厉琰打断他:“我真的不介意。”

    他看向骆白,目光平静,没有半分勉强和不自在。

    似乎在这一刻忘记他自己那谨慎的秉性,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但凡有人靠近都会立刻清醒过来的警惕。

    骆白:“好吧,我也不是很想睡地铺,会失眠的。”

    言罢,他拍拍床铺,招呼厉琰:“你要进来看一看吗?这可是拔步床哦,很多人都没见过的。”

    古时候就是极为昂贵的价格,到了后世,自然变得更为昂贵。

    拔步床由架子床和围廊组成,围廊可以用来摆放梳妆台以及藏些小零食。

    梳妆台被骆白当成简易书桌,制成了较为小巧的书架。

    骆白的书籍比较多,自己的、外公和外婆的,故而外面大书架、里头还有个小书架。

    小柜子里藏着水果干、糖果和小零食,另一侧的小柜子里则锁着些较为重要的文件、规划等等。

    厉琰走了进去,在围廊处绕了一圈,最后坐在骆白的身侧。

    床上的雕工很是精湛,雕的图案也很吉祥。

    有些拔步床会在床头和床柱上雕些春|宫图,这张则没有,否则也不敢让骆白睡了。

    厉琰:“真好。”

    他在向骆白靠近,像朝着光而前行,似乎有温暖洒在身上。

    骆白不解他所叹息的,躺下来背贴着硬邦邦的床板,望着床顶说道:“你都复习好了吗?”

    厉琰依旧坐着,靠在床沿边,闻言回头:“中考复习?没有。”

    骆白:“有把握?”

    厉琰:“算有。”

    实际上他就没怎么参加考试,也不打算去参加考试。

    想进一中,投两座图书馆应该就行了吧。

    反正继续学业也只是因为骆白。

    骆白朝厉琰勾勾手指头:“低头。”

    厉琰看了他一眼,俯身过去,朝着骆白靠近。

    脸贴着脸,近到可以看清脸上细小的绒毛,厉琰的脸实际上很干净,毛孔细到见不着。

    靠得近了,精致漂亮的五官带来的冲击力变得格外强烈。

    五官那么漂亮却没有半点弱气,明明身体也不好,看上去却比谁都强大一样。

    骆白叹气道:“你一定是老天爷的私生子。”

    不然怎么能占那么大的好处?

    厉琰微愕,下一秒又听到骆白略带小骄傲的说:“我不同,我是亲生的。”

    厉琰表示赞同。

    骆白抬手,按住厉琰的头往下拉,额头贴着额头:“给你沾一点福运,祝你中考旗开得胜。”

    厉琰愣住,唇角带出淡淡的笑。

    这让他还怎么逃避中考?

    骆白松开手,拍拍厉琰的肩膀,示意他起身,看了眼时间:“走吧,下楼去。我爸妈他们应该都回来了,介绍给你认识。”

    厉琰犹豫:“他们可能不喜欢我。”

    大人都不喜欢他,觉得他男生女相,偏还乖戾,肯定是凉薄的性格。

    养出来,或许就是条白眼狼。

    靠近了,说不定还会被克死。

    骆白拍着厉琰肩膀,意味深长:“放心吧,别的不说,我妈肯定喜欢你。”

    就冲着这脸,必须得喜欢。

    下楼后,骆父、骆母果然在,包括骆金和骆银,她俩也从学校里回来替骆白中考加油。

    周昊海也在,一见骆白就扑过来:“快快,宝哥,让我蹭点福运,保佑我期末考过年级一百五十名。我爸答应过要给我买台超级音响啊啊——”

    一台超级音响大概六百块左右,也算价格昂贵了。

    这年代,哪个高中生肩上扛着音响,拥有属于自己的bg出场,他就是街头上的扛把子。

    骆白冷血无情的拒绝并拉着厉琰迅速闪开:“技能冷却中,无法增福。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要迷信。”

    周昊海见到厉琰,瞬间愣住:“宝哥,你居然带野男人回家?!”

    一句话引来客厅众人注目,骆母见到厉琰,眼睛就挪不开了。

    上上下下打量完毕,骆母表现得很热情:“大宝的朋友吧?来阿姨身边坐。”

    近距离看,骆母感叹道:“怎么长的呀?那么好看,我以为没人比我家大宝好看呢。你叫什么?”

    厉琰的尾指抖了下,“厉琰。”

    他似乎懂了骆白笃定的原因。

    骆家,似乎一脉相传的颜控。

    骆母:“琰?王炎二字?”

    厉琰:“是。”

    骆母:“琬琰美玉,玉石通透,人如其名。”

    厉琰淡笑,原先起这名,却是没什么意义。

    现在一听,竟然觉得也很不错。

    骆父重重咳嗽两声,示意骆母镇定冷静,别吓坏人小孩。

    骆白坐在厉琰旁侧,周昊海见没自己位置,于是跑到对面跟骆父一块儿坐。

    骆金和骆银打量了下厉琰,因是骆白的朋友也表示欢迎。

    骆银:“文科长找上我,给了我一份合同,先签下两千套教辅材料。我算了下,税后大概25万左右。嗯……还有市面上的,如果反响不错的话,接下来会进行二次印刷,推行到各大书店和其他学校。后续的话,再说吧。”

    关于教辅材料的事,在场都知道。

    骆父、骆母虽不了解详情,但他们向来给予家中孩子最大的自由。

    只要不犯法、不害人,他们都选择支持。

    至于厉琰,他虽不清楚,但表情平静,也没有贸然打听,仿佛不在乎一般。

    连听到25万这笔巨款时,半个眼神波动也没有。

    看来是家世不凡,见过大场面的,不像是伪装出来的冷静沉稳。

    骆银思忖着,然后收回目光,在心里对厉琰下了些判定。

    骆银的打量,厉琰也知道,但没放在心上。

    骆白闻言,不太在乎地说道:“交给你来处理吧。”

    骆银蹙眉:“25万也交给我处理?”

    骆白:“嗯,你不是想进教育行业吗?这明显是个暴利行业,25万当成资金投入进去吧。”

    他就想当个甩手掌柜,对教育行业也是没兴趣。

    骆银毫不扭捏的收下:“晚点我立个清楚点的合同,属于你的那笔钱就当成入股。”

    骆白:“成。对了,大姐,你坑刘春禾的那一万块没还吧?”

    骆金:“没。”

    骆白:“你存下了?”

    骆金:“早捐出去了。福利会的会长还再三确认我是否匿名捐掉那笔巨款,我很肯定啊。”

    骆白:“干得不错。”

    骆家向来有捐款的良好习惯,故而算是福利会的常客。

    一万块确实是巨款,统统捐出去,还是以匿名的形式,怪不得会被再三确认了。

    另者,一万块不是多干净的钱,意外横财捐出去做好事算用得其所。

    周昊海看了眼骆银,后者温柔沉静,不仅聪明、学习成绩好,现在还要开始自主创业。

    然而自己还在为了考进前一百五十名获得超级音响奖励而高兴,突然间觉得有些自卑。

    厉琰在骆白耳边说道:“在我面前谈这些隐私,不怕我起歹心?”

    随意在外人面前谈及巨款和生意,未免太过于轻忽。

    骆白:“不算隐私,你又不是外人。”

    这话是完全不带钩,直接往人心口最柔软处戳了。

    厉琰拨弄着佛珠,良久,稳下心绪。

    “我们真正见过几次面?两次?”

    真正算起来,就是才两次。

    市中心图书馆、机场、明珠酒店几次会面,实际上没有真正交谈过。

    后来见过一面,真正结识了小半会儿就分开,一直是电话联系。

    骆白:“有人白头如新,有人倾盖如故。我们属于后者。”

    厉琰微不可察的叹气:“……就是颜控吧。”

    骆白笑眯眯回应:“信宝哥,始于颜值、沦于人品。”

    厉琰:“……”

    他确定骆白陷在颜值的坑里就没出来过。

    晚上,在餐桌上,受到来自于骆母、骆来宝以及骆白热情招待的厉琰,更加确定他们真的是一脉相传的颜控

    骆白无意识的转着手中钢笔,计算着合作社后续事宜。

    西岭村附近共有七个村,种植农作物主要有糖蔗、各类时节蔬菜,还有个承包两座山头的果园。

    畜牧场也有三个,主要豢养猪、鸡鸭和肉羊。

    其中果园有较为固定的市场,不太信任合作社,畜牧场也是同样的理由拒绝加盟合作社。

    七个村,有四个村愿意支持合作社,但村里的农作物不多,经济水平较差,不得已才同意合作社。

    入股的,也少,周永利和郭通达还在说服中。

    另外就是加工厂,必须得有自己的加工厂,或者让加工厂入驻加盟。

    两千万先投入,随后还得改进现代化农业机器等,这些可以后行。

    “组织和资本密集,接下来的重点。”

    圈起来重点字眼,然后夹进文件夹里,恰好就听到身后‘咔擦’一声,门打开了。

    骆白转身,见到刚洗完澡的厉琰。

    厉琰头发湿漉漉的,整个人像是笼着层水汽。

    他没带自己的睡衣,身上穿的是骆白的,手长脚长,故而身上的睡衣短了一截。

    他肩上披着毛巾,站在窗口处认真擦干湿漉漉的头发,顺道连带掉下来的几缕发丝也要捡起来包进纸巾,然后扔进垃圾桶。

    骆白:“你有洁癖吧?”

    厉琰抬眸:“有一点,怎么?”

    骆白:“处女座吗?”

    厉琰:“……”

    骆白:“好吧,我去洗澡了。”

    等他洗完澡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再回来时,就发现厉琰端正坐在书桌前抄写佛经。

    字挺好看,笔锋凌厉。

    关键是他没看书,全凭记忆默写出来,估计默写习惯了,没有一丝停滞。

    厉琰瞥了眼骆白:“头发没擦干。”

    骆白于是打开窗,任凉爽的夜风打在脸上,缓解闷热的空气。

    “吹干。”

    言简意赅。

    厉琰:“你经常这么干?”

    骆白:“不,平常我都放纵它骄傲,不滴水就能上床睡了。”

    吹风筒在楼下,宝哥干大事的,懒得费时间吹干。

    ——好吧,他真的不是个精致by。

    你能指望一个搞科研的,生活有多精致?

    多亏爹妈给生了张好脸蛋,不至于活得太邋遢。

    厉琰默写的动作停下,似乎挺震惊。

    他把毛巾扔给骆白:“擦干,别吹风。”

    骆白顶着蓝白色毛巾,就不想动。

    “要不,你帮我擦?”

    厉琰放下笔,对着骆白勾手指:“过来。”

    骆白乐颠颠过去,脑袋还没伸过去,先叫人一个擒拿手给压书桌上了。

    厉琰松开手:“我控着力度,不会痛。下回就说不准——”

    他觉得自己对骆白真挺温柔,还有提前示范的警告。

    换成其他人,得句教导,要么拿把枪顶着脑门,要么先打断点骨头当教训。

    “乖,自己擦。”

    骆白顿时就懵了。

    说好的罩他一辈子呢?

    帮忙擦个头怎么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