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四十一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现代修士生存手册韩娱之张三[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娇宠八零不死佣兵奇幻异典     电视台录像视频清晰明了,加上公安干警介入, 证实辅导班策划高考作弊, 范围涉及数十个中学。

    经查明,将近两百名学生作弊,其高考成绩将被取消。

    涉案人员除了辅导班创始人, 还包括不少在校老师, 盗取和贩卖试卷、利用补习之名帮助学生作弊, 且作弊手法层出不穷, 令人啧叹。

    泄露考题的辅导班及其连锁店被彻底关闭,连同其创始人,即参与高考作弊的主谋分别被判三年或三年以下刑罚。其余从犯正在被调查中。

    电视台记者:“……经过调查以及取证, 日前采访的市一中教导主任刘春禾,原来她所教导的班里就有十名学生参与作弊。而且根据犯事人员口供, 刘春禾主任一直跟这校外辅导班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目前警方也在怀疑她是否参与高考作弊。”

    播报正要结束的时候,导演临时要求加一段:“日前不是还采访了一段关于她主笔的教辅材料吗?经证实是盗取学生的, 而且著作权登记申请已驳回。”

    电视台记者是个三十来岁的温婉女性,家中就有个十岁左右的小孩, 原本还挺敬佩刘春禾为人。

    后来听闻她竟跟校外非正规的辅导班合伙坑害学生就十分不齿,现在听到导演这么说,更为惊讶。

    简直是她所见过的, 最不要脸、最没有师德的老师, 公然引诱学生作弊就算了,竟然盗取学生的教辅材料当成自己的!

    女记者气愤不已, 没忍住就在播报中添了点各人看法:“著作权登记相关机关告知我台,刘春禾女士此前发表的新教辅材料真正主笔者另有其人。刘春禾女士可能将因涉嫌盗窃他人知识产权而被起诉,在此,我们呼吁:师德为重!”

    观看新闻得知真相的家长们震惊不已,再次打爆市一中的电话。

    “新闻说的是真的吗?”

    “前头采访里的那个刘老师在撒谎,实际上师德败坏?”

    “你们学校怎么还有那种老师存在?你们要是不把这种老师开除,我就上教育局反映!”

    ……

    刘春禾匆忙找上骆金,彼时骆银也在。

    骆银似笑非笑:“刘主任,那份教辅材料真的很不错吧。”

    刘春禾心中一咯噔,猛地反应过来:“你们挖坑骗我?!”

    骆金嗤笑:“老师,您说什么呢?我们可没让您把我们的教辅材料据为己有,也没让您去登记著作权。”

    刘春禾瞪着眼前言语敏捷的骆金,难以置信她真的被耍了!

    从头到尾,她们就知道自己的打算,所以故意设套让她跳进去。

    骆银轻声细语:“老师,您是不是觉得我们从农村里出来的就是没见识,见钱眼开,很好糊弄?”

    是,她就是这么觉得。

    但现在刘春禾觉得蠢的是自己。

    骆金:“老师啊,难道您都不看农业频道的吗?上次糖蔗交易,西岭村拿下百万交易。三十万崭新大钞就摆我家餐桌上,您说我看得上一两万吗?”

    那你一万块倒是还啊!

    刘春禾脸孔扭曲。

    骆银:“对了,校长正找您呢。估计是要跟您谈一谈。”

    闻言,刘春禾手脚发软,却不得不面对盛怒中的校长以及学生家长

    市一中校长拍桌:“刘春禾主任,校方信任你,将高三学子委托给你,但你做了什么?收受贿赂,将学生引荐到校外不正规的辅导班!你知不知道高考作弊,这些学生的成绩统统会被取消?你还盗窃别人的知识产权当成自己的,你枉为人师!”

    “其他老师兢兢业业准备卷子,挑灯夜战提高学生成绩,唯有你,拿着卷子和学生当敛财工具。你现在败坏的不是你自己的名声,而是我们整个市一中百年清誉!你败坏的是我们市一中全体老师的名声!”

    怒不可遏的指责如尖锐的针扎入刘春禾心口,疼得她脸色惨白而扭曲。

    她怎么也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怎么会呢?

    明明昨天还受着家长的追捧,有望竞选校长的位置,怎么一夜之间她就人人喊打了?

    刘春禾心里慌得不行,焦急思索着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

    这才过了几天?高考成绩都下来了,怎么会突然翻出考题泄密的事?

    居然还有视频为证,这可是实实在在的铁证啊!

    辅导班,那个辅导班彻底完了。

    她……对,她还没完,只要撇清干系就好!

    顶多被学生家长怨恨罢了,可是本来她就只是介绍学生去辅导班而已,她根本不知道辅导班竟然敢怂恿学生在高考作弊。

    刘春禾在心里安慰自己,没事的,哪怕是以前她盗取学校里的试卷去卖也不犯法。

    将别人的教辅材料据为己有,认错赔钱私了就行。

    “校长,你听我说,我真的对高考作弊的事不知情,贩卖卷子的事我认,可是这不犯法啊。我知道我做错事,降职、扣工资都没问题。让我道歉认错也可以——”

    校长冷冷的看着她,不为所动。

    事情爆发的那一瞬,他就恨不得撕碎刘春禾。

    市一中百年清誉,全毁在他手中。

    现在往后,他得做出多少努力才能让市一中名声恢复往昔?

    “刘春禾同志,你数次贩卖学校试卷和考题,涉及盗窃他人著作、高考泄题以及赚外快等行为已造成不良后果,故学校这边决定,先予以停职处理。”

    至于停职期限,自然无期。

    刘春禾腿一软,直接倒在地上,满脑子都是‘全完了’的念头。

    名声可以没,工作却不能丢。

    这个年代里,体制内的工作最稳定、最受人羡慕。

    家里亲戚、来往友人,有谁不羡慕她教导主任的位置?

    现下丢了工作,该有多少人嘲笑她?

    校长不容置喙:“一中庙小,供不起刘春禾同志您这座大佛,请立即离开。”

    刘春禾嘴唇嚅动,想求饶,触及校长冰冷的目光,瞬间颓然。

    她佝偻着背,挎下肩膀低头回办公室中收拾东西离开。

    嫌贫爱富,差别对待差生班,数次强立收费名目,学生怨声载道。如今还被揭发把试卷卖给辅导班,导致某些学生在校期间保持优秀成绩而获得保送名额。

    刘春禾种种行为,无耻得令人厌恶。

    她现在的名声,全国都知道,哪个学校都绝不会要她这种老师。

    未来毁了,前途暗淡。

    当刘春禾抱着纸箱离开教学楼,学生们纷纷跑出教室,围在栏杆上看她。

    忽然有人高声喊道:“刘春禾,滚出一中!”

    “刘春禾,滚出一中!”

    ……

    声势浩大,引来其他老师注意。

    “你们干嘛?都回去学习!”

    学生群情激愤,老师根本拦不住,索性不管了。

    “我呸!刘春禾,要不是高考作弊的事情被揭发,我姐就上不了大学你知道吗?她的分数被作弊的压下来,她的录取名额被作弊的抢走,刘春禾你有没有良心?”

    “我哥也是差点落榜。”

    “滚吧,弄虚作假的东西。”

    ……

    刘春禾起初气得全身发抖,可是当她见到学生全然愤怒厌恶的目光、昔日同事们的鄙夷,不由怔住。

    恼怒变成恐惧、害怕,还有愕然。

    原来她真的坏到这个地步,人人喊打,没人愿意挽留她?

    一时间,心里像是灌了大碗黄连水,苦得难以忍受。

    刘春禾低头,抱着纸箱匆匆离开,再也不敢踏足市一中。

    然而等她回到家才发现,真正的灾难才刚到来。

    电视台记者无孔不入的采访,挖出很多她以前干过的亏心事。

    还有子女高考成绩被取消的学生家长,纷纷将怒气撒在她头上

    文教局。

    副局把刚发下来的文件甩到马连安面前:“好你个马连安,你们夫妇俩当我憨驴耍是吧?我辛辛苦苦帮你们推荐教辅材料,结果推荐的是一份盗窃抄袭的不良作品!”

    马连安有苦难言。

    明明摆平所有事,原教材没有作者,登记著作权申请也递上去了,谁知不声不响竟被文博新来了招釜底抽薪!

    “真不是我故意骗您,我也没落着好处……是文博新和正局俩人不声不响,直接报到上面去,在我们提出更换这份教辅材料时半个字没说,他们就是故意坑骗我们。”

    砰!

    副局狠狠地拍桌:“教辅材料是不是你们盗窃的?刘春禾是不是跟那辅导班有来往?她有没有参与高考作弊?你就等着被处理吧!”

    难道他不知道文博新和正局联手坑了他一把?

    但他不蠢,这事儿从根本上就是马连安和刘春禾两人没理。

    要是他俩不犯事,他能被坑到?

    “这事儿我不管,你们自己解决。”

    闻言,马连安惊恐不已,这是真没法救他的意思。

    他满脑子都是浑的,不断抹着冷汗。

    当天下午就收到停职查办的消息,他直接晕过去。

    被送回家的马连安抖着手责问刘春禾:“你老实告诉我,高考作弊这事,你到底有没有掺和进去?”

    刘春禾目光闪烁:“我、我没有,事先真不知情。”

    夫妻多年,马连安会不知道刘春禾在撒谎?

    辅导班什么性质,没人比刘春禾更清楚。

    她在明知辅导班有卷子的前提下,竟然还敢去碰?

    这是犯法!

    马连安不敢置信:“我碰都不敢碰,谁给你的胆子去碰?你身为教导主任,不知道考题泄露的严重后果?那是泄露国家机密,要坐牢的!”

    刘春禾慌了:“我、我只是猜出大概,具体真的不知道……我把钱全都还回去行吗?”

    马连安面色铁青:“他们给了你多少钱?”

    刘春禾:“两、两万……咱家缺钱啊,这也实在没办法。”

    马连安眼前发黑,猛地一把栽倒进沙发里。

    两万,就为了这区区两万块,她就把全家都给卖了。

    “连安,我们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等着公安干警上门,等着坐牢,等着坦白从宽!”

    刘春禾也瘫下了,巨大的恐慌笼罩住她。

    此时此刻,真正感到后悔。

    可惜,太迟了

    连续几天电视台新闻都是高考泄题报道,波及范围之广,前所未有。

    其中许多家没有正规营业的校外辅导班被查访、关闭,加大力度整改至规范才放出来。

    而此时,改革开放的意识深入人心,不少人从这次的事件里察觉到校外辅导班的商机。

    故而,这次的整改令教育行业在短时间萎靡后,反而如同度过寒冬迎来春天,形式多样的辅导班反而如雨后春笋纷纷冒出头,并茁壮成长。

    至于市一中,不少家长对市一中教学水平表示质疑。

    校长出来力挽狂澜,表示永不录用诸如刘春禾这样没有师德的老师,才稍稍挽回名誉。

    但因为这件事,市一中升学率还是受到影响,被市二中超过,直到骆银、骆白在高考大放光彩才夺回龙头老大的位置

    骆白接到文博新电话时,正在追葫芦娃,暂停后才拿起话筒。

    文博新:“你那套教辅材料已正式推行,你们是要自己找印刷厂承办,还是我帮忙找?”

    骆白:“反正您实际上也算得上是主笔之一,由您找吧,我和我姐都信您。”

    文博新:“行吧,不过下一年可能会开放教辅材料的渠道来源,由学校自主订购或更换。届时,这套教辅材料竞争者就多了,你要不要思考再多主笔几套?”

    骆白拒绝:“不了,宝哥忙。”

    一套就够让他烦心了,说好不掺和教育行业,真的就绝不掺和。

    文博新:“好吧。”

    真遗憾。

    通知到位,其他也没什么话要说,于是两人结束通话。

    话筒刚放回去,又来了电话。

    骆白接起来:“谁?”

    话筒那头是熟悉的笑声:“骆白?我回长京市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