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四十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     六月中旬,全封闭型劳改印刷厂开始印刷全国统一高考卷。

    其中两名负责印刷的犯人分别从自己排印的、以及别的机器排印的样机处盗取试卷清样共六门科目。

    全封闭型劳改印刷厂高高竖起的围墙之外, 有人在此早早等候, 收到墙内扔出来的铁盒,匆忙藏进袋子中便埋头离开。

    铁盒中有六门高考卷子,分别为语数英、物化史。

    虽然不是九门科目齐全, 但也足够干一票大的。

    6月20日, 铁盒登上火车。

    6月22日, 抵达南越省, 铁盒落在某个以长京市为据点的校外辅导班手中。

    6月日,该校外辅导班以帮助辅导为名,大量招收、筛选中等成绩且有所提高的学生。

    该辅导班和学生的家长商讨, 保证辅导质量,保证他们的子女能够上重点大学, 而辅导费用高达2000元。

    唯一的条件是他们必须对此次辅导保密, 并且这是一次全封闭性的辅导。

    之后,该辅导班联系在南越省数个城市中的据点, 要求所有成员招收最多十五名学生,绝不可增多。

    同一时间, 陈星派出去的群众演员顺利打入内部,那些扮演子女的年轻演员拿着假学生证进入全封闭性的辅导班,拍摄下辅导老师要求他们熟背的试卷题目及答案

    刘春禾正在为钱而烦恼时, 校外辅导班联系到她, 要求再合作一次。

    原来位于长京市据点的该校外辅导班曾和刘春禾合作过数次,由刘春禾盗取市一中的试卷交给校外辅导班。

    校外辅导班根据试卷题目教导学生, 学生得以获取高分,满足家长要求,而辅导班获取的利益会分成给刘春禾。

    刘春禾误以为是要她盗窃试卷,她有些烦躁的拒绝:“现在整个学校都在备战高考,没时间准备下次的考试。”

    校外辅导班的老师告诉她:“这次不需要你提供试卷,只需要你介绍学生生源给我们。”

    刘春禾:“你们想干嘛?”

    校外辅导班的老师:“刘老师最近缺钱吧?”

    刘春禾不耐烦:“关你们什么事?”

    校外辅导班的老师:“我们是想跟你做笔生意,只要合作成功,我们辅导班就能上市,而你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刘春禾:“什么生意?”

    校外辅导班的老师:“你正带着的高三重点班,班里某些学生家庭背景不一般。不如,把他们介绍进我们辅导班。”

    刘春禾嘲笑:“你们辅导班的水平真以为我不知道?学生成绩明显提高,还不是因为我给你们的试卷的功劳?”

    她也想讨好班里某些学生,替自己丈夫铺路,问题是她敢得罪吗?

    现在是高考!

    不是小打小闹的模拟考,还能经由她来泄露几道题目。

    这群人贪心不足也别来连累她。

    刘春禾当即拒绝:“三模已经过了,接下来就是高考。你们还敢把手伸到高考去?这回我可泄不了题,你们歇歇吧。”

    校外辅导班的老师:“事情要是成功,你不仅可以拿到两万块,还能让学生家长感激。到时候,你丈夫升职轻而易举。另外,难道你想在教导主任的位置干一辈子?就没想过当上副校长、校长?”

    每一句话都直戳刘春禾软肋,她缺钱,渴望丈夫成功升职担任副局,同时也恨透了上面的人不让她升职。

    她在这教导主任的位置坐了那么多年,多少人面上温和,背地里还不是笑她走后门?

    要是她班里带出几个重点大学学生,年末评职称岂不是有望副校的位置?

    刘春禾犹豫:“那是高考,你们敢碰?”

    校外辅导班的老师:“你说笑了,我们只是帮学生辅导,又不是作弊。”

    刘春禾眼神闪烁,她跟这辅导班合作超过十次,有没有真材实料还能不知道?

    他们手里肯定有卷子,涉及高考,一个不慎,可是要坐牢的!

    可是,诱惑力太大,根本没办法拒绝。

    她咬牙,狠下心说道:“行!但我只负责介绍学生,其他破事别扯上我。”

    “你放一百个心,不会有事。”

    6月30日。

    全封闭性辅导班结束,所有考生回家等待高考。

    骆白从陈星手中拿到一份录像带,找到文博新。

    文博新将两所中学初三和高三最近几次模拟考成绩起伏过大的学生放到骆白面前,当然学生的名字打了码,分别以a、b为代称。

    “这十几名学生前后成绩变化过大,上一门考试中,总分成绩不到两百,下次考试却可以到达四百甚至五百。后面的几次考试也稳定在四五百分左右,而前面三年,他们并没有特别耀眼的学习成绩。”

    “你之前暗示我,应该就是怀疑他们成绩起伏太大有问题吧。不过,我也查过,他们成绩突然提升是在报名参加辅导班之后的事。”

    骆白:“您觉得学生是在参加辅导班特别辅导后,成绩才飙升?”

    文博新沉默片刻:“你都不信的事,我会相信?”

    辅导班再好,好得过正规学校?

    哪怕真的辅导能力很强,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一群’没有基础的差生变成优等生。

    文博新叹气:“高考后再说。对了,你找我有事?”

    骆白:“哦,提醒您做好准备,注意请小心,别被泼脏水了。”

    文博新:“??你想说什么?”

    骆白拿出录像带:“给您看个东西。”

    二十分钟后,文博新‘蹭’地站起,恼怒不已,连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

    “胆大包天!!”

    “这群人,是在有组织犯罪,他们在触犯法律!知法犯法,为了赚那点钱,连良知都能丢!”

    “他们干这事有多久了?去年是不是也这么干过?还有替换学籍和高考成绩是怎么回事?骆白,你得说清楚——算了,我直接找局长、找上省教育厅,这份录像带放我这儿。我得扫清这群毒瘤!”

    文博新气得脸红脖子粗,骆白倒是平静。

    骆白:“我劝您三思,别这么做。”

    文博新瞪着骆白:“你想包庇他们?”

    骆白:“文科长,这是颗扩散出来的毒瘤,藏着很多我们不知道的势力。一个小小的辅导班能发展到现如今的地步,连高考都敢染指,您觉得背后牵涉到多少人?长京市多少人家里子女正面临高考,这些人中又有多少企业老总?只要他们养着这些辅导班,这些靠作弊活下来的辅导班就会层出不穷的出现。”

    文博新脸一僵,逐渐冷静下来。

    他确实没想那么多,单单看到那些关系千万学子未来命运的高考卷子被这样随意买卖,气愤就足以冲溃他的理智。

    现下看来,倒还不如骆白一个小孩冷静。

    他坐下来,捋顺思路,却发现整件事情棘手得可怕。

    文博新点烟,连手都在微微颤抖。

    开始是愤怒,后来却是因为想通某些事情而悲愤交加。

    “至少,高考不能被当成买卖赚钱的市场。”

    “可是您现在揭发他们,大不了就是被查封。查封过后,还有其他辅导班起来。南越省教育系统不成熟,容易钻空子,钻空子的人多,牵涉的人就更多。一次高考作弊被阻止,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屡禁不止。”

    辅导班能猖獗至此,还不是因为广大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考上重点大学?

    不管是否作弊,结果是美好的,就足够。

    利用钱的力量收买部分没有师德者,明目张胆换取他人的高考成绩,甚至改名换姓顶替别人货真价实的学籍,就是这个年代教育系统不成熟的弊端。

    “你什么打算?”

    “刮骨疗毒啰,既然是毒瘤,那就连根挖出来。”

    文博新皱眉,心情沉重,他大概猜得出骆白话里的意思。

    疯狂,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整个长京市——不!整个南越省教育行业会因此疯狂做法大受打击,甚至一蹶不振。

    骆白:“高考后,成绩下来,再进行揭发。分数和答案就是实实在在的证据,想逃也逃不了。现在揭发,是能把损失降到最小,但不能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当然,南越省、长京市的教育将会陷入很长的萎靡时期,耻辱牢牢刻印在南越省教育行业以及所有从事教育行业者的头上。”

    话说得明明白白,不含欺瞒诱骗,端看文博新如何取舍。

    骆白起身:“我信任文科长为人,您有着蝇营狗苟之辈所没有的勇气和正直,也有着安于现状者所没有的冒险革新精神。”

    留下录像带,骆白走到门口:“文科长,养痈成患而刮骨去毒啊。”

    文博新没有挽留,坐在沙发上抽烟,盯着录像带失神

    陈星得知他把录像带留在文博新那里,抱头崩溃:“宝哥!大宝哥!他要是把录像带送到警局我们就功亏一篑你懂吗?我花了大把钱购买无线摄像头不是让你当正义使者啊!”

    骆白拍拍陈星肩膀,优哉游哉说道:“别紧张,深吸气,放轻松。这事儿本来就不该我们出头,得罪文教局和某局,还有挽救机会。得罪各行各业,你怎么被整死的都不知道。”

    陈星如遭雷劈:“你当初没说这些。”

    骆白冷静:“哦,说了还怎么坑你?”

    陈星扭头问小八:“他是不是提到‘坑’这字眼?”

    小八点头。

    陈星悲愤:“骆白,我跟你没完!!”

    骆白:“……让其他人吸引火力,到时录像带播放出去,你的署名权没人剥夺。再说了,你还真想转行当记者不成?”

    陈星可怜巴巴:“什么意思?”

    骆白:“写个相关题材的剧本,关于高考、教育体制和改革,既要批判也要颂扬,记得把握好节奏,激动人心一些。然后,顺便借录像带宣传。你瞅瞅,有哪个导演像你这么牛的,让时事新闻给你免费宣传?”

    他记得后世就有挺多关于考试作弊题材的电影,挺受欢迎啊。

    陈星慢慢张大嘴巴,神情激动。

    ——要真能让新闻帮他宣传电影,他就敢吹一辈子!

    骆白:“加油,宝哥看好你哦。”

    陈星重重点头:“嗯!”

    骆白笑眯眯:“宝哥投资,咱不缺钱。”

    陈星一大老爷们这会挺感动:“你还挺好的。”

    ‘宝哥人挺好’——艺星城老总陈星这辈子最大的错觉,反复发作,未曾痊愈

    7月2日,文博新联系老友,将调查到的辅导班可疑之处告知并请其帮忙调查。

    7月4日,长京市成立小组调查辅导班,5日,海市、广市以及周边几个城市也开始成立小组协助调查市内无数辅导班。

    临近高考,省教育厅工作人员在忙碌近一个月后终于清闲下来,有时间收拾寄过来的信件等。

    有一工作人员在角落里发现蒙上灰尘的新教辅材料,送至办公室科长手中。

    当夜,看完新的教辅材料,科长打电话通知组员加班。

    7月7日,1990年全国统一高考正式拉开帷幕。

    7月八日下午,高考结束

    刘春禾收到两万块,资金得以周转。

    同时,长京市文教局开会,正局还未开口推荐文博新所述的那套教辅材料,副局先传递由刘春禾主笔的教辅材料。

    文博新及其组员见到这份教辅材料,面色古怪不已。

    连带见过修改版本的正局,也不由蹙紧眉头。

    马连安夸夸其谈:“以前的教辅材料难度较高,不利于长京市中学生系统性的学习。所以刘春禾同志呕心沥血,花费大量时间重新编订教辅材料,希望能够更换现有的那套教辅材料。经过教育行业特级教师们鉴定,一致认为这是开创性的表现,符合我们长京市、甚至是南越省教育的教辅材料。不再是借鉴其他省份,而有自己独特的由浅及深的学习体系,或许还能启发南越省其他教育从业者,改革我们的教育体系。”

    副局:“刘春禾同志诲人不倦,一心牵挂广大学子和长京市教育,值得表彰。”

    马连安忍住心头得意,对众人说道:“如果同意更换现有教辅材料,请各位投票。”

    在场不少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时不时点头表示认可。

    虽然刘春禾没甚才学,但这本教辅材料确实还可以。

    当然也有人表示怀疑:“这真的是刘同志一人主笔?”

    此人知道真相,也参与过教辅材料校正行动。

    马连安一见他是文博新带的组员,心里就有些不喜:“你是怀疑刘春禾同志抄袭?如果有证据,尽可拿出来。否则,这就是对刘春禾同志最大的侮辱。”

    副局点头:“对,有证据要拿出来,没有就得道歉。”

    那人冷笑,正要再嘲讽两句。

    文博新拦住他并对副局和马连安说道:“我们没其他意思,不过现在所使用的教材也是刘同志主笔。里面题型和知识点分析几乎跟外省所使用的教材几乎一样,跟这本新教材截然不同,有所疑惑而已。”

    辛辣的话语就差指着马连安鼻子明骂,你家那口子照搬别人的教材当成自己主笔然后印刷成册卖给学生的破事儿,人尽皆知,别跟这会儿装傻充愣趁机漂白!

    马连安脸色铁青,气得手指发抖,勉强笑道:“借鉴……的确是南越省的普遍情况,刘春禾同志一直很不安,琢磨好几年才编撰出新教材。”

    副局一拍桌子:“行了,人刘春禾同志已经去登记著作权了,这就是属于刘春禾同志主笔的作品!啊,别没证据就瞎扯,也别揪着过往说事。嘴那么碎啊?行了行了,都赶紧投票。”

    其余人默默举手,投向马连安。

    文博新那组所有知情者都没动静,等着科长和正局发话。

    马连安皮笑肉不笑:“文科长,就剩您和您后面那几位了。”

    文博新眼皮也不带掀一下,就问:“马科长,您确定那著作权登记真能下来?”

    马连安嗤笑:“这市里要是登记不了,我上省里去。真的假不了,假的也成不了真,这实实在在的事,别人再怎么从中作梗也没用。”

    文博新:“您这话可记着了,别忘。”

    马连安:“那可不。”

    文博新:“我对更换新教材的事,没意见。”

    闻言,一直半阖着眼仿佛在打瞌睡的正局睁眼瞥了眼文博新,又看向志得意满的马连安和副局,心里摇头暗叹:这可真是,老实人一狠起来,真就能把人往死里踩啊。

    新教材的事情确定下来,会议结束。

    文博新的组员焦急询问他:“文科长,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刘春禾说明抄袭——不,盗窃。她盗窃俩小孩的成果当成自己的,还敢登记著作权,她也太不要脸了!”

    “文科长,您别说是怕啦?您怕,我不怕,我回去把教材拍他马连安那张老脸上,问问他到底要不要脸。”

    “回来!”文博新呵斥道:“我同意更换新教材,没说要换刘春禾盗窃的那套。她盗窃就算了,居然连里面的错题、不适合的题目以及搬运过来的题目都没改。就她那样的,我能同意?”

    文博新瞪着眼骂道:“着急忙慌的,就不能冷静下来思考?”

    组员讷讷询问:“那科长您到底什么个想法?”

    文博新:“等着啊,等省教育厅发话。”

    组员:“省教育厅?”

    这关教育厅什么事儿?不是长京市文教局的事吗?

    文博新:“放心吧,马连安他们得意不了多久。”

    省教育厅近来开了无数次会议,围绕高考、中考以及新教材一事发表争论。

    最后,教育厅厅长破釜沉舟般的拍板决定:“中考日期延后,高考事件解决迫在眉睫,新教材更换,通知南越省各大文教局此事!”

    骆白:“中考日期延后?那就说明有大动作了。”

    此时的中考并非全国统考,而是各省各市之间的事。

    能让省教育厅痛下决心,延期中考,那就是大事了。

    骆金:“今天学校宣布,高一从下学期开始替换教材。要不是我们下学期升高二,估计会让我们提前交钱。”

    骆银:“文科长那边还没动静,倒是刘主任近来春风满面。”

    骆金撇嘴:“还天天催我还钱,那副嘴脸简直了。呵,她要是能从我兜里把钱抠回去,我跟她姓!”

    骆白圈下一个日期:“高考成绩快下来了吧。”

    骆银:“没那么快。”

    骆白摇头:“不,这次会快,而且特别快。”

    后世中,高考成绩下来需要20天左右。然而现在参加高考的人不多,阅卷不需要花费那么长时间。再者,他们需要足够快的速度

    7月20日,南越省高考成绩下来。

    有人喜,有人忧,他们的情绪也影响了以后将要参加高考的同学们。

    有些人考砸了,有些人发挥正常,而有些人则是完全超常发挥,惹来无数人瞩目。

    其中,尤以市一中刘春禾所带的班级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长京市市状元出在这个重点班级里,还有二十五人过一本线,这样的数据简直惊人。

    其中有将近十人成绩本是中等偏下游,这回却超常发挥,不由得让人将目光聚焦在刘春禾身上。

    长京市电视台因此而来采访她。

    刘春禾笑容满面:“主要是做到有教无类,每个学生都有其优点,没人是笨的。只要我们当教师的,做到尽量关怀每一个学生,挖掘学生的优点和长处,他们就会用优秀的成绩回报我们。当然关于他们的短板科目,也要尽心尽力的督促,争取把分数抓起来。”

    记者又问:“听闻您还主笔了一套新教材?”

    刘春禾:“对,这是套全新的、不同于以往老旧系统的新教材。实际上,学生们就是用了这种新的教学系统,成绩才得以提高。”

    记者总结:“或许只有像刘老师这样勤恳辛劳的人民教师才能哺育出优秀的人才,希望教育行业中能够多出一批像刘老师这样的……”

    骆金关掉电视,直翻白眼:“人要脸,树要皮啊!”她扭头去看骆白:“宝哥,就没人能收拾她吗?”

    骆白倒了杯水,喝了口,点头:“能啊。”

    骆金:“什么时候?快点啊,我要气炸了。再不快点,一万块真的不保了。”

    骆白:“两三天内吧。”

    采访刘春禾的视频一经播放,不少人冲着她打电话给市一中。

    “听说你们学校有个特级教师,叫刘春禾是吧?能不能把我家小孩塞进她班里?”

    “喂,能让刘老师教我们家小孩吗?”

    ……

    刘春禾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高兴得睡梦中都要笑醒了。

    马连安也感谢妻子这么能干,因为新教材和她班里考了好成绩的学生,多番运作下,让他升职副局的事情定下来了。

    这夫妻俩还同有些背景的学生家长共同参加一个饭局,饭局上,不少人给刘春禾敬酒,谢她帮自家儿女考出个好成绩。

    刘春禾谦逊回答:“还是令郎、令嫒聪慧。以后,如果有亲戚、朋友家的小孩,也可以送到我班里来,我肯定尽心尽力的教导。”

    众人酒酣耳热,特欣赏刘春禾的上道,故而也对她说道:“刘老师在教导主任这位置上是屈才了,依我看,就是校长也当得。”

    有这么句暗示性的话,刘春禾便更是飘飘然,恭维得很起劲。

    酒桌众人各有所求,也各有所得,倒也一派其乐融融

    两天后,一则关于南越省高考考题泄密的新闻悄悄上了长京市晚间新闻。

    随后,不断发酵,从市电视台扩散到其他市、其他省,最后成功上了时事新闻。

    新闻中,尤以视频中录制的辅导班封闭性辅导中出现的考卷最为触目惊心,那竟然是高考卷子!

    一时间,民怨纷纷,学生及其家长围堵中学及辅导班门口,强烈要求重查高考考题泄密一案,还给众多考生一个干净真实的高考分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