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三十八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奇幻异典[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韩娱之张三山村名医     长京大学邱校长接到罗老电话,对方说是要带个小朋友, 特意提前说一声。

    要是他介意, 那中午的饭局就取消。

    罗老那等身份莅临他们长京大,邱校长恭维还来不及,怎会因对方多带个小朋友就介意?

    于是他连说不介意, 饭局继续, 顺口说了句‘罗老您孙子’, 得来罗老澄清——

    “不是我孙子, 算是老头我的忘年交。骆白,你也见过,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骆白?

    哦, 见过。

    大概个把月前,罗老亲自带了个小孩介绍给他们认识。

    当时邱校长以为骆白是罗老亲戚, 虽说态度和蔼, 但也没给太多关注。

    后来偶然间得知骆白就是那个向罗老举荐以长京大为国家实验室重点培育基地的人,直把邱校长感动得跟他神交已久, 恨不得捧在手心当吉祥物。

    长京大,作为全国重点大学, 明明资历足够、资金充沛、师教资源一流,偏偏就因底蕴不够而招揽不到优秀的文理状元。

    哪怕开出天价,省内的状元宁愿去那些宿舍跟猪窝似的老校也不肯来长京大, 省外的, 更不愿意来。

    有时候培养出来的研究生或是优秀教授,也会选择跳槽——因为他们行业内有个鄙视链, 认为在长京大当老师、教授的,都没真才实学,都是为钱留下。

    老师、教授们清风高谊,每每参与省内、全国内的研讨大会,却都受到明里暗里的嘲讽。

    那忍得下去吗?

    忍不下去!

    受气不?气不气人?

    受气!气死人了!

    所以他们接二连三跳槽跑了,就是长京大开出再多工资也挽留不住人才的流失。

    因为钱,买不来他们被鄙视的尊严。

    邱校长心酸啊,做梦,梦里都是长京大崛起,无数人才跪求收留,教务处忙碌得没空喝口水喘气——因为他们要处理全国甚至海外飞过来的求职信!

    省内、省外老牌大学校长和他见面,全在恭维讨好,求他分点人才、留条活路给他们。

    邱校长在梦里哈哈大笑,笑醒就哭,现实太残酷。

    但现在不同、不一样了!

    只要国家重点实验培育基地在长京大落实,不出五年,长京大就能凭此吸引众多人才、培养出更为优秀的学生和教授,成为国内数一数二名牌大学。

    届时,还愁吸引不到优秀生源?还会害怕和其他大学参加研讨会被嘲笑?

    呵,脸都给打肿!

    虽然现在还是以嘲笑为主,认为长京大的实验培育基地弄不起来,过不了一年就会因为没项目而申请关闭,但邱校长不听。

    他就觉得唱衰长京大的,都是嫉妒。

    要是他们知道罗老坐镇长京大,肯定不会说这些话。

    唉,可惜,不能把罗老坐镇长京大的消息放出去。

    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吹牛逼!

    最重要的是骆白啊!

    宝哥,听说这位不仅提出以长京大为实验基地,还提出令上面人很期待的理想菌株设想。

    看看,妥妥吉祥物!

    邱校长走路面带春风般和煦的笑容,来到长京大附近的星级饭店,自掏腰包忍着心痛点了好几道招牌菜

    骆白搀着罗老来到约定好的星级饭店,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正式和长京大校长会面。

    过来途中,骆白在心里打好草稿,如何说服长京大校长帮他推荐那份教辅材料。

    印象中,长京大校长不苟言笑,为人正直严肃,而且很有魄力。

    他一生致力于将长京大发展为重点大学,为招揽人才而主动上门的事也干过。

    原来的轨迹中,长京大校长似乎上过全国十大影响力人物的节目。

    那时候,长京大已经在他的带领下,成为实力数一数二的名牌重点大学。

    涉及教育方面,骆白认为邱校长应该不会轻易帮忙。

    故而,他打算循序渐进,慢慢说服,大不了多跑几次,三顾茅庐。

    说不定能感动邱校长。

    结果甫一见面,邱校长跟罗老寒暄几分钟,转头就仔仔细细打量宝哥。

    不愧是吉祥物,外表都如此完美!

    骆白抽抽脸皮,笑容快维持不下去了。

    他怎么觉得邱校长的眼神特瘆人?

    像极后世某种流蹿于网络中的……生物。

    邱校长特和蔼:“这就是吉祥、咳,骆白是吧?我们见过面,你还记得我吗?”

    吉祥什么?有本事说全。

    骆白扬起真诚的笑容:“当然记得,邱校长丰标不凡,且娓娓而谈、引经据典,当初听您一番话,我深受启发。”

    邱校长目光瓦亮,抬头抚摸浓密的头发,笑得合不拢嘴:“哈哈,骆同学慧眼如炬、敏而好学,不愧为天才。唉,咱俩要是年纪相当,肯定要结拜才行。”

    吉祥物啊,不愧是吉祥物!

    这透过现象看本质,发掘出他无数急欲隐藏的优点的目光实在是太毒了!

    居然能够在他的才华光环之下,欣赏到丰标不凡的外表,真是眼光独到犀利。

    邱校长感叹不已,真恨不得扯着骆白把酒结拜。

    骆白笑容更为真诚,还透着股洒脱。

    当下倒茶,举杯说道:“年纪算什么?迂腐之人才会拘泥年纪说事,四海为友。凡比我优秀者,皆可为友,皆可为师。我以茶代酒敬您,就当您是我大哥!”

    罗老差点喷茶,骆白这话说得忒不要脸。

    他以为最多就是让邱校长当他导师,这操作已经足够骚。

    结果一骚还比一骚高,骆白他直接认大哥?!

    他真的、真的这辈子没见过操作能比骆白还骚的,他都起飞上天了已经!

    邱校长高兴:“成,我接下这杯茶!”

    一口闷干净这杯茶,邱校长特愉快:“我感觉跟你聊这么小会儿天,整个人变得特精神、特年轻。”

    可不是?

    都直接当上人未成年小孩大哥,辈分一下就降了,不觉得年轻才奇怪。

    罗老冷静喝茶,心里冷哼。

    瞧他说话这会摸了多少遍头顶茂密的头发?

    当他老人家不知道那是假发吗?!

    骆白不乐意听这话:“哥,您本来就年轻,瞧着就精神奕奕。打老远一看,还以为是个俊朗的小年轻。”

    邱校长心胸舒畅得,简直就跟山崖瀑布一泻千里那样。

    多少年积压在心口的郁气,全散干净了。

    再瞧骆白,眉眼俊秀乖巧,简直是国民好兄弟。

    他怎么就没早点认识?!

    邱校长干脆就趴在饭桌上,也对着骆白吹捧。

    骆白特上道,跟着以千奇百怪的方式吹捧回去。

    双方达到一种和谐得外人无法插足的境界。

    罗老冷漠地在旁听他们互相吹捧,没有感动羡慕甚至想冷笑。

    如果他生活在后世并混迹于网络中,此刻肯定能总结出: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这就是两只舔狗互相吹捧的过程,并由此产生相见恨晚之情。

    骆白叹息:“邱哥,经过一番倾诉,我才明白什么叫惺惺相惜。”

    惺惺相惜?

    罗老仿佛ptsd综合症发作,不详预感陡生。

    邱校长跟着满脸感叹。

    骆白趁机从背包里掏出教辅材料摆到邱校长面前:“您瞅我这份教辅材料水平怎么样?我不太自信,您是长京大校长,学富五车,阅卷无数,有您的肯定,才有我的信心。”

    罗老瞪着骆白,茶都喝不下了。

    心不心虚?

    感情宝哥以前还自卑过?

    谈及教学相关,邱校长立刻端正态度,并不会因为对骆白的好感而只夸不批。

    他接过骆白递过来的教辅材料,这是份物理教材。

    而邱校长除开是长京大校长的身份,他还是物理系主任,在专业学术刊发表过多篇含金量挺高的论文。

    开头目录简单明了,按照高中一年级课本循序渐进,还算可以,但在诸多教材中并不突出。

    前面没有序言,开篇第一课直接就是教材解析,里头部分文笔较为稚嫩,但不是大事,经过润笔就可。

    主要还是教材解析,极为清晰明了,这该是学识非常丰富、底蕴十分丰厚的老学者才能编写出来的吧。

    同其他人所认可的不同,邱校长认为所有注释解析的教材都应遵循大繁若简之理。

    因为编撰出来的教材应该是给学识不够或刚刚接触到这门功课的学生们看,目的是让他们学会知识,而不是编撰者用来炫耀自己的功底。

    这份教材解析确实很简单,知识容易被吸收、接纳,编写出来的练习题也紧抓考点,难度不算大,贴合南越省考点。

    不过里面有些题目用得不太好,显得累赘,却是可以去掉。

    邱校长一一点评,最后正色道:“我毕竟不太涉足中学教材的领域,有些地方不能看出优缺点,而且我也不知道现在市面上的教材变成什么样,是否还跟以前一样难度偏高。这样吧,我有个朋友,他在文教局工作,专门研究中学教材题型,也出过几次全省内的考卷。我拿给他看,要是可以的话,他会帮你推荐。”

    骆白看中的,正是邱校长这份正直以及他对教育工作的认真态度。

    于是笑着点头:“没问题,谢谢您。”

    邱校长:“这是谁编写的?”

    骆白挠挠头:“说出来您可能不信——这是我和家姐合力编写的。原先只是出于想要帮助家里人提高成绩,后来怕有所误导,所以想请专人看看。”

    邱校长面露震惊:“你们已经能够编写教材了?”

    他心脏砰砰跳,那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让他坐立不安。

    倒并非是恐慌,而是震惊过后的茫然,不知是否要狂喜。

    这要是连高一教材都能编写,那往后的高考状元岂不手到擒来?

    长京市高考状元或者……南越省高考状元,就在眼前?!

    邱校长能不觉震惊么?

    南越省教育情况本就偏差,明明是经济排在前头的大省,偏偏教育情况落在后头,实在叫人看笑话。

    其中尤以长京市情况最糟糕,可若是省状元出在长京市、若是这省状元已能编写高一教材……有得吹,有得吹了!!

    邱校长在心里幻想那足够他吹十年的场景,心中已是泪流满面。

    他压抑着激动的心情问:“你姐现在读几年级?”

    骆白:“高一。”

    两年,还有两年时间。

    足够他把长京大学发展起来。

    邱校长握住茶杯敬骆白:“不知道令姐有没有兴趣考虑我们长京大?”

    骆白:“……才高一。”

    您可真能。

    邱校长拍着脑袋哈哈笑,只觉骆白可真是他吉祥物。

    反正还有两年时间,这人也在长京市——有机会,不着急。

    转头催促服务员赶紧上菜,见罗老孤独寂寞饮酒的一幕,十分惊讶:“您怎么不说话?”

    罗老冷漠,压根不想说话。

    从进门到现在,已经被忽略超过四十分钟。

    现在挽救有用吗?

    谁还不是个小宝宝了!

    骆白赶紧坐他身旁,连哄带捧,手艺超绝。

    罗老就是老小孩脾气,让小辈哄哄就开心了。

    其实邱校长有句话也没说错,跟骆白相处久了,人也的确精神许多,心态变得年轻。

    大概这就是宝哥自己的人格魅力吧,

    饭局过后,邱校长回学校一趟,处理完不少事情。

    回家的时候,顺道去找老友。

    他之前说过要把教辅材料递给文教局工作的朋友看看,实则这朋友不简单,他是文教局科长文博新。

    文博新也是个刚正不阿的,有着老学究的臭硬脾气。

    局里的弯弯绕绕,他看在眼里,颇为不爽,也曾正面刚过几回。

    奈何局长今年退休,凡事睁只眼闭只眼,不想闹得晚节不保。

    副局长为人老奸巨猾,既贪财又好名,对于老怼他的文博新很看不顺眼,于是卡着他的履历和成绩。

    原本以文博新的履历,他是可以接任副局长的位置。

    可惜现任副局长看不惯他,话里话外,属意文博新的对手马连安。

    而这马连安,正是市一中教导主任刘春禾的丈夫。

    邱校长一见好友,立刻说道:“老文啊,这回你必须得感谢我。”

    文博新:“感谢啥?又想坑我?”

    邱校长啧一声:“说的哪儿话?老朋友一场,这回真给你带福星、文曲星过来了。”

    文博新:“吹,尽管吹,我要是信你,回头在大酒店里摆席向你道歉。”

    邱校长:“你说的啊,别反悔。”

    他从公文包里拉拔出那份教辅材料:“过来看看这水平怎么样?”

    文博新起先不感兴趣,待翻到后面才认真起来。

    掏出放大镜,仔仔细细阅读,看到关键处,忍不住心痒的拿铅笔给划了出来。

    横线是重点好评,曲线是问题,需要改进。

    总体而言,曲线还是偏多,横线也不少。

    毕竟是两个孩子编撰出来的,虽然胜在年轻、了解同龄人的简单思维,但问题还是存在不少。

    这倒是骆白聪明之处,因为大部分时间他是在提供思路,由骆银主笔。

    如果是他来主笔,这份教材就过于老练,没人会信是他们俩所撰写,发表出去也会有大堆人打假鉴抄。

    届时,就是个甩脱不掉的麻烦。

    邱校长得意洋洋:“怎么样?我说是福星、文曲星吧?”

    文博新:“再哔哔就滚。”

    邱校长讪讪,好吧,他就不该跟工作状态中的老友炫耀。

    时间一点点过去,文博新放下放大镜说道:“有那么个另辟蹊径的意思,对比现在各大中学高一叫教辅材料确实更胜一筹。问题也挺多,但可以改进,经过润笔,剔除一些没必要的题型,完全可以刊订成册,定为新的高一教辅材料。”

    邱校长一惊:“好到这种程度?”

    文博新:“主要是新、简单、讨巧,恰好贴合南越省教材实际情况。还有,”他满脸嫌弃:“现在的那套教辅材料太差。”

    哦,全靠同行衬托。

    邱校长:“那就交给你来决定。”

    文博新:“主笔者是什么人?到时候我联系他。”

    邱校长:“骆白、骆银。姐弟俩。”

    文博新思考一番,长京市大小中学没有老师是叫这名字。

    邱校长不怀好意:“哦,他们一个读高一,一个初三,都没成年。”

    文博新:“???”

    你说什么??!!

    文博新:“……联系方式。”

    他低头看着这份教辅材料,考虑半晌,说道:“告诉他们,带上身份证或户口本复印件,寄过来也行,我帮他们先登记著作权和作品著作权。如果他们同意,我再将这份教辅材料呈递上去,如果通过,可能会进行修改和润色。”

    处处妥帖,令人放心。

    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邱校长:“你办事,我放心。但是,你确定过得了副局那一关?”

    他也是搞教育行业的,自然跟文教局副局长打过交道。

    现在的那套教辅材料的推行,少不了这位副局长的手笔。

    利益相关,恐怕不太容易。

    文博新平静说道:“没事,我直接找局长。他要是不管,我上省教育厅去反映。”

    还能说什么呢?

    邱校长:“老友,刚!”

    当晚,骆白接过文博新电话,没有过多纠结就同意。

    第二天中午时分,骆银来电话,将刘春禾套路骆金的事儿描述了一遍。

    骆银:“她盯上那套教辅材料,不弄到手恐怕不会罢休。”

    骆白:“那就给她。”

    骆银:“嗯?你有办法?”

    骆白咧嘴笑:“有,不过需要你和大姐配合。”

    骆银:“说吧。”

    骆白:“教辅材料别太急着给,让大姐拖一拖,差不多同意的时候就犹豫,磨磨刘春禾的耐性。差不多气死她的时候,再松口,对了,得先要钱。但要是签什么东西,就拖着。还有,别一次性把九科教辅材料交出去。”

    骆银失笑:“行吧,我跟骆金说。”

    骆白有节奏的轻拍着腿说道:“大姐演技好,让她出马,拖个三四天就行。”

    骆银应下来,而骆白这头边哼着曲儿,边找到户口本,打算准备他和骆银的复印件。

    还有另外八科教辅材料,一块儿登记。

    一边忙碌,一边大脑运转着,尽力回想原轨迹关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他记得,在教育行业里发生过一件大事。

    原先想不起来,现在临近那个关键时间,就越来越清晰。

    不经意间抬头看到电视中播报的新闻,一闪而过的7月7,以及监狱……灵光刹那间闪过,骆白双手合十击掌,掌声响亮。

    “高考试题泄密案!”

    他仅记得在90年到10年这段期间,出过几次较为大型的高考试题泄密、高考作弊案,但是印象模糊,时间记不住、地点对不上。

    现在这会儿倒是想起来了,高考时间是在7月7,跟后世的6月相差一个月。

    这时高考用的是统一的全国卷,由某个全封闭性劳改印刷厂负责排版、校订和印刷,但当时负责印刷工序的几名犯人合伙盗窃废稿的九门科目卷子并在外发售。

    后来在查改卷子时发现答案重复率太高,于是重新审查,才将此事揪出来。

    那恰好刑满释放的犯人在拿到试卷后,连夜离开,来到南越省,通过亲戚找到渠道以两千元的价格卖出全套卷子。

    因此不堪往事,令得南越省教育蒙羞数年。

    所以,刘春禾有没有可能参与其中?

    骆白琢磨着,原轨迹中,刘春禾平安无事度过去,反倒是另一名老师和校长遭殃。

    但据他现在所知道的,市一中校长还算正直,干不出这牟利的破事儿。

    反倒刘春禾才像干得出这事儿。

    最近几次,长京市大小中学贩卖试卷的情况也莫名多起来。

    啧啧,大有文章啊

    市一中。

    刘春禾:“骆金,你家里人怎么说?”

    骆金犹犹豫豫:“我家里人不太同意拿去卖,说要等亲戚回来,问一问。”

    刘春禾着急:“那你亲戚什么时候回来?”

    骆金:“过年的时候会回来。”

    刘春禾恼怒:“你——”她勉力压下脾气:“骆金,你跟家里人说我出一万买吗?”

    骆金连连点头:“说了,他们还是不同意,我一着急,就说出两万。”

    “两、两万?!”

    “老师您不同意?”

    “没……没有。”

    “我还说,老师同意先付一半订金?”

    “一半?!!”

    骆金:“我想,老师肯定不同意,我爸妈更不信,所以还是拒绝了。不过他们其实有点动摇,如果一万块放他们面前,肯定同意——唔,我猜的,您别当真。”

    刘春禾大口喘着气,捶了几下胸口,心疼得厉害。

    “老师……再跟印刷厂那边商量……”

    骆金笑眯眯:“好哦,我和家里人都等老师好消息!”

    刘春禾挥手,有气无力:“你先出去吧。”

    一万块!

    这是吃她的血、挖她的心肝,要她的命啊!

    刘春禾跟她那位在文教局工作的丈夫说这事,那头的马科长斩钉截铁:“给!”

    “事关副局的位置,今年我必须有个好成绩,才能彻底扳倒文博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