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三十三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女配不掺和(快穿)     周昊海的复习资料,骆金那也有一份, 资料后半部有些题目不同, 针对两人基础不同而制定。

    这还是骆银提出来的,为了辅助骆白完成这份复习资料,她也啃下南越省几个市的高中教辅材料包括考卷。

    制定到最后, 骆白退居辅助位置, 主笔换成骆银。

    当然教辅材料中的题目有些是骆白依据前世记忆润笔写出, 剩下一部分则是摘自南越省考卷及其他教辅材料原创题目。

    今天是月中, 正巧卡在周五,骆金和骆银上完课就开始收拾东西回家。

    两人在不同班,骆金在二班, 骆银则是重点实验班学生,所在教学楼不同。

    市一中高一课程不算特别紧, 只有月考没有周考。

    这次校方临时决定在月中考试, 虽出乎学生意料,但他们也没多想。

    不过落在骆金眼里, 倒有了些不同的解释。

    学校上课课程和考试时间安排都有个规划,包括出试卷、改试卷、考试和讲解的时间, 突如其来也会打乱上课节奏。

    所以一般而言,学校不会轻易做出决定,除非出了其他不得不打乱节奏的事情。

    从年级主任和老班多次找自己谈话, 以及成绩飙升的周昊海也被找去谈话, 骆金大概猜得出应该是和上次月考大规模作弊有关。

    她和周昊海都在被怀疑的队列之中。

    临近高考,要是市一中曝出作弊丑闻, 还是大规模作弊,那学校名声肯定一落千丈,可能还会遭到教育部门追责,怪不得校方着急。

    骆金带走两本辅助教材,塞进背包,跟同桌打声招呼后就离开。

    此时教室中只剩下两三名学生还在奋笔疾书,天色将暗,陆陆续续也都走了。

    最后,教室中只剩下一个女孩。

    确定教室一时半会不会有人来,她赶紧站起来到骆金的课桌位置,紧张搜寻半晌,终于发现以白皮为封面的简陋教辅材料。

    打开翻看两眼,她也不确定好坏,但见骆金一直复习这本教辅材料,应该差不到哪去。

    于是,她揣着教辅材料回位置上收拾东西,跟着匆匆离开

    马兰是市一中二班学生,家世背景挺显赫,亲妈是市一中教导主任,亲爸则在文教局担任要职。

    按理来说,马兰成绩应该不错。

    可实际上,她连中考成绩都是靠着家里人给安排了成绩好的考生替自己保驾护航,才勉强挤上市一中。

    马兰的亲妈仗着自己是教导主任,每次大小考都给马兰泄题,让她成绩稳在年级中游、班级前三。

    原本的打算是徐徐图之,等到高二再突飞猛进,高三进年级前三,争取拿到保送名额。

    原轨迹中,马兰确实顶掉骆银的保送名额,顺利进入重点大学。

    对此,骆银并不知情。

    高一分文理科,高二分班,只有前五十名才能进实验重点班。

    骆金两次考试都把作弊的她的名次挤下去,马兰深感威胁,于是偷走她课桌里的教辅材料。

    回到亲妈的教室宿舍,拿出偷来的教辅材料,一见上面简陋掉价的白皮封面,马兰颇为嫌弃。

    “什么鬼教材,那么丑。”

    她嘀咕着,然后翻开来看,前面的知识点由浅入深,故而她还算看得懂。

    正因为看得懂,马兰更为不屑这本教辅材料。

    太简单了。

    骆金果然也是作弊才考那么高,不然光凭这么简单的教辅材料她就能学那么多?

    马兰嗤笑:“哼,我看你期末考还怎么作弊!”

    市一中期末考是班级打散,随机分配,而且开监控,没法作弊。

    如此一想,马兰松了口气,不再把骆金当成威胁。

    随手将白皮封面的教辅材料扔到一旁,翻开由市教育局要求全市高中定制的教辅材料,握笔埋头苦思。

    学不到二十分钟,她就扔开教辅材料,兀自玩其他游戏。

    两本同科目的教辅材料并排在桌上,形成强烈对比。

    一本是市面上和学校备受推崇的,由数位特级教师编导的教辅材料。

    其中主笔之一,赫然是马兰的亲妈,刘春禾。

    另一本没有标明主笔者,封面仅是简陋的写着两个黑体大字的白纸。

    连书脊也没有,仅以三个订书钉定住。

    翻开来对比题目,前者难题众多,讲解题目也多偏向于难度较高的方式技巧,仿佛在彰显主笔者丰富的学识。

    后者相反,由浅入深,难题难度不高,讲解题目技巧贴合高中课本知识,而且会特意提到用哪一课的哪些技巧来解答。

    单论纸质,前者的纸质竟也比不上后者。

    然而前者在市面上的价格,一本15块,其实际成本不过3块。

    夜晚七点钟,刘春禾面色不悦的回到宿舍,一见女儿便不耐烦催促:“赶紧学习,别玩了。”

    马兰挺怕刘春禾,于是乖乖学习。

    刘春禾坐在旁侧监督,神思飘往刚才校长意有所指的话。

    大概意思就是想取消订制她主笔的教辅材料,换成其他教辅材料。

    呵,真当她傻不成?

    不就瞧着教辅材料利润大,想掺一脚?

    这份教辅材料是文教局亲自钦定,有本事他自个去找文教局改!

    刘春禾突然瞥见女儿书桌上的那本颇为简陋的教辅材料,好奇之下,拿来观看。

    看完前面几页,脸色越发凝重。

    她问女儿:“这是哪来的?”

    马兰讷讷说道:“骆金那儿拿来的。”

    刘春禾翻阅到后面,没见主笔者署名,心念一转,起了贪念。

    “兰兰,骆金那……类似于这本教辅材料的,还有没有其他科目?”

    骆白推了推眼镜,放下笔看向王则泯。

    王则泯随同周昊海而来,开门见山就说要跟他合作。

    王则泯摊开骆白划给周昊海的复习重点:“长京市各大高校针对高中三年课本知识和考试重点而编订的学习资料统一由文教局拟定,缺点格外明显。我看过你给周昊海和骆金的教辅材料,由浅及深,贴合课本知识层层深入,而且综合历年来全省考试重点,相比起现在市面上贩卖的学习资料,明显你的这本更有优势。”

    骆白点头,表示赞同。

    前世身为农科院士一枝花,他的学习领域主要是农业。

    但身为‘骆白’的那一世,由于高考成绩被顶替的遗憾。所以花费大量时间钻研高中知识,包括市面上的学习教辅资料。

    综合最近十年全省各科目常考题型,没人比他更清楚。

    最为可怕的是,他还总结出市面上学习资料的不足之处,提取其优点编撰出远超于这个时代的学习方法。

    周昊海和骆金学了那么久就没看出点门道,反而是王则泯看了一遍,立刻联想到其中的商机。

    不愧为后世连锁商超大佬之一。

    王则泯:“所以我想跟你合作,买下版权,投入订制,卖给整个南越省的大小高校。”

    骆白:“你做好计划了?”

    王则泯:“大概规划过。”

    骆白:“调查过市场吗?想过怎么抢占市场吗?”

    王则泯:“……我会调查清楚。至于抢占市场,可以打广告。”

    骆白:“你有钱请明星、拍摄广告再投放到电视台?你了解广告投放黄金时间的费用吗?你找到印刷厂家,了解过印刷一本的费用吗?就算这些你都了解了,但方向不对,就是白费时间。”

    王则泯:“方向错误?”

    骆白抽出张白纸,拿笔画了几个圈:“教育部门、学校、学习资料印刷厂,他们是直接合作的关系。市场渠道已经被垄断,你就是再费心思,印刷出来的学习资料再好,校方一个禁令下来,哪个学生敢买?教育部一句禁止贩卖,哪个商场敢卖你的资料?”

    “想法很美好,无权无势无钱财,说啥都是白搭。”

    要不然,骆白早就自己印刷成册卖出去了。

    教育那块地儿,浪大水深,一不小心容易淹死自己。

    所以骆白才不想掺和进去,只让骆金、周昊海考个好大学。

    王则泯抿唇,陷入深思。

    脑海中过滤人脉关系,沮丧的发现他家在教育部和学校里确实没有关系。

    但要那么放弃,实在不甘心。

    骆白扔掉笔,从抽屉底下掏出另一份厚厚的合作企划案,笑呵呵招呼王则泯。

    “不要灰心啊小老弟,虽然我们无法在学习上达到心灵相通,但我们还是能够在铜臭味的海洋里合作共赢。”

    王则泯莫名打寒颤,狐疑接过合作企划案,打开第一页:“万家灯火连锁商超合作企划案?”

    骆白:“有没有兴趣呀?”

    王则泯抬头:“你想跟我们合作开连锁商超?入股投资?”他摇头否决:“我不看好商超的发展,占地面积广,货物少,货物来源不容易齐全。与其发展商超,不如选择零售商店。”

    商超从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初开始在华国出现,虽然属于自选商场,但陈列的货物太少而且价格昂贵。所以比起商超,人们更愿意去零售商店购买物品。

    原轨迹中的王则泯与其父,最开始也是选择零售商店。

    这不奇怪。

    大名鼎鼎的沃尔玛、麦德龙也都是零售商店发展到连锁商超,依旧是零售商店巨头。

    国内真正的商超是从91年开始,后在短短五年间,发展到十几家商超,共三百多家分店。所以华国真正开启的商超时代是在九十年代中期,鼎盛时期则在世纪之交。

    经过激烈的竞争,留存下来的,就成为后世连锁零售商店巨头。

    骆白:“不是入股投资,而是合作。你们负责销售、提供市场,而我们负责供给货物——源源不断的货物。可以是大米小麦、新鲜蔬菜和水果,也可以是肉类、鱼类,即使是加工的零食、商品……但凡是以农作物为原料,我们都可以提供。”

    王则泯慢慢张大嘴巴:“怎么可能做到?!”

    听起来简直荒谬。

    现今国内最大的商超位于京城国贸大厦,王则泯去逛过。

    比起零售商店而言,东西确实很多。

    但如同骆白所言,聚齐新鲜鱼肉蔬果、大米小麦等各类农物、畜牧、水产,基本上不可能。

    供销渠道一般来说较为稳定,但不能保证期间出现的各种意外。

    而这种意外就会导致商品在一段较长的时间内无法正常供应。

    后世中物品一应俱全的大商超于如今的王则泯而言,实在难以想象。

    毕竟连闻名于世的沃尔玛也是在96年才入驻华国。

    骆白:“你用不着操心有没有可能做到,因为你们的主要任务是抓住市场。我所陈述出来的,关于合作意向,全都详细写在企划案里面。你拿回去给你爸看,如果有合作意向,欢迎来我家做客。”

    合作嘛,不急于一时口快应承。

    慢慢来,反正他这边也还有得忙。

    王则泯将信将疑的看那份合作企划案,越看脸色就越凝重。

    后面的内容是他这个年纪还看不懂的,但也能明白其中可操作性和开发可能性有多大。

    简而言之,潜力无穷。

    王则泯起身,小心翼翼收起企划案。

    再看向骆白时的眼神已经变了,他沉思片刻,询问:“真的不考虑教辅材料合作?”

    骆白:“小老弟你怎么肥事?做人不要太贪心。”

    王则泯叹气,他爱钱,爱赚钱。

    任何能够赚钱的渠道他都琢磨过,任何赚钱的渠道也绝对不会放过。

    眼下可是有条通天大道摆在面前,结果要他硬生生忽视,真的很残忍。

    “你知道现在教辅材料一本多少钱吗?15到20块不等,九科一起就是135到1八0,两个学期加倍。一个年级里上千学生,一个学校里好几千,还包括初高中教辅材料。我们的这份教辅材料绝对适合整个南越省高中,你可以想想南越省有多少学生。另外,这不是一次性的交易,而是持续性的,源源不断的发财之路。”

    利润有多大?

    成百上千万!

    “行了别说了,我还是拒绝。”

    王则泯不懂,教育是暴利行业,但也真的是个大泥潭!

    尤其是九十年代全国范围内出过几场大型高考舞弊案,每次一经发现,就有一波大整顿。

    掺和其中,难免会被波及牵连,所以不掺和。

    利润再大,也不掺和。

    他又没靠山,进去就是当小鱼小虾的命。

    王则泯失望、失落,小眼神瞅着宝哥,痛不欲生。

    骆白郎心如铁:“如果你想学习,我可以低价打折卖你一份,但不允许私自扩印贩卖。”

    “……你我都这关系了,还算一毛两毛的事,合适吗?”

    骆白冷漠点头。

    王则泯无奈,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在门口遇见骆银,眼神一亮:“学霸,合作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