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三十一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骆白跟郑经理从机场走出来,在车上约定当初购买的四万只还未上市的股票, 随后答应会再去华京信托一趟, 不过现在他要先回家。

    骆白:“我带了三分之二的试卷,剩下三分之一放在家里。后天上课,老班催命啊。”

    郑经理不知该同情还是请他滚比较好, 最后决定闭嘴。

    到达前方路口, 郑经理喊停车, 他对骆白说:“你在香江买的东西全在后车座上, 坐公交全扛上可不轻松,还容易遭贼惦记,就直接坐这车回西岭村吧。”

    骆白觉得郑经理说的有道理, 于是点头:“谢谢郑叔。”

    郑经理笑了笑,扬手示意司机开车。

    计程车师傅明显老手艺, 开车速度又快又稳, 两道景物飞掠而过。

    骆白收回目光,拿出bp机, 拍着脑袋懊恼:“怎么就忘记交换联系方式?”

    果然还是后世手机、扣扣和微信方便,见个面, 扫一扫,不会有再也联系不上的可能

    双脚落地,厉琰再次踏足京城这片土地, 心里风平浪静, 无波无澜。

    傅震生来接机,对厉琰的态度还算看重, 不至于让个无关紧要的司机接送。

    厉琰进入后车座,摘下口罩,合上双眼缓缓精神。

    傅震生通过后视镜瞧见便问:“身体还受得住吗?”

    厉琰低声回应,没太多力气聊天。

    傅震生:“你这身体太虚,赶明我让人介绍个中医老国手认识,你先把那病根全拔除了再回长京市。不过要我说,光是拔除病根不够,还得锻炼,到军营里练个两三年再出来,别说体虚重病,就是感冒也不容易患上。”

    厉琰:“不用,我在长京市有医生,住京城不习惯。”

    傅震生欲言又止,触及厉琰冷淡的目光,内心叹气,连这拒人千里之外的脾气也像极妹妹。

    厉琰:“前面电话亭停下,我想打个电话。”

    傅震生减缓车速,慢慢停靠到路边,聊天般的询问:“打给谁?”

    厉琰下车,顺道回应:“朋友。”

    电话亭中,厉琰拨通号码,听到传呼台里头的姑娘询问是否呼叫该号码,心中难得起了丝犹豫。两秒后,厉琰挂断电话,转身进车,身上寒霜凛冽,俨然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

    傅震生见状,也收回目光,不去询问。

    车子平稳地行驶着,走了一半的路途,厉琰忽然就睁开眼,看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景物。

    刚才那号码是骆白的。

    当初骆白在筒子楼说给夹克男听时,旁侧的厉琰不声不响记下来。

    后来匆忙离开明珠酒店也想过要不要留下电话号码,最后还是没留。

    厉琰摩挲着佛珠,默念经文,平心静气。

    骆白,跟他不是一路人。

    他们不适合再有交集

    骆白回家,受到骆来宝热烈欢迎,除此之外,再无旁人理睬。

    悲愤失落之下,他抱着骆来宝一块看《大闹天宫》安慰自个受伤的心灵。

    阔别将近两周再度重逢,猴哥这朱砂痣点在心口,那是更加红艳了。

    骆来宝撕开大白兔糖的包装纸,递到宝哥嘴巴:“宝哥,这是周叔送我的奶糖,我偷藏起来没让妈知道,偷偷送给你哦。”

    骆白一口咬下,嘴巴里顿时充满浓郁的奶味。微微眯上眼睛,心情因此颇为愉悦,也跟着偷偷询问:“还有不?”

    骆来宝纠结一瞬,想到这是最喜欢的宝哥,好东西要跟喜欢的人分享,于是她就点头:“还剩半包。”

    骆白翻脸无情:“哦,没收。”

    骆来宝再度震惊,目光伤心欲绝。

    骆白弹了把骆来宝额头,“我带回来那堆东西里面有两包巧克力,自己去找,一天之内吃一颗。多吃或者偷偷吃,以后别想我再带糖给你,听到没?”

    骆来宝欢呼雀跃,斩钉截铁:“听到啦!”

    骆白:“爸、妈和姐他们呢?”

    骆来宝:“都出去啦,跟周叔、郭叔一起,大姐、二姐在学校里还没回来。”

    骆白:“爸妈他们都在制糖厂?”

    骆来宝:“不是哦,在公社。”

    公社?

    通常来说是商量大事才会去公社。

    骆白猜测大概是他走的时候留下来的合作社计划被重视了吧。

    果不其然,下午傍晚时分,骆父、骆母、周永利以及郭通达相继回来,团团围住骆白。

    周永利:“大宝啊,你再跟周叔详细说说合作社的事。”

    骆白瞟了众人一眼,默默摸出卷子铺开在书桌上,又回头瞟他们:“计划书里面不是详细说明、规划还有举例了吗?”

    骆母拍了把骆白的背:“你也不看看里面描述的合作社怎么样的?整个跟乌托邦似的,又出钱、又出力,首先钱从哪来?合作社成员从哪来?怎么让他们加入?还有市场渠道,怎么找?”

    骆母提的,都是近来有意创建合作社但遭遇到的难题。

    骆白倒是不怕他们提出问题,就怕他们提不出问题,反而变成盲目埋头就干。

    郭通达思索片刻,说道:“创建合作社,沟通好市场渠道,首先就需要足够的、大量的农产品,前提是统一。统一才能大量生产,譬如糖蔗。但西岭村种植糖蔗者,是一部分村民,剩下的还有其他农场品、畜牧、水产等等,单就个人而言,数量足够。但是放到一个公司、企业里而言,少得跟开玩笑似的。”

    周永利:“老郭说的没错,假如是种植糖蔗,就是往食糖方向发展,但姑且不论市场。单就西岭村食糖也不足以成为支撑此地经济的产业支柱,哪怕是让所有村民放弃其他农场品选择种植甜菜根……对于合作社来说,依旧产品单调、少量,无法长久发展。”

    获取不到足够的利益,如何达到合作社所要求的高科技农业生产规模?

    想说的话都被其他人提前抢先了,于是骆父就重重点头:“嗯!”

    骆白:“……”

    您可真逗。

    “合作社基本宗旨,你们知道的吧。”

    众人点头。

    骆白续道:“公司化、产业化、市场化,首先是公司化,形成完整、规范的合作制度,我们不生产,只合作。我们是中间转战、掮客、经纪人,而农民、市场都是我们的客人,我们负责接洽,负责收购农作物、定制价格,寻找市场渠道,谈拢之后销售出去,赚取差价。其次,产业化,不仅是合作社需要产业化,而是农业、合作社、市场形成完整的产业支柱。最后,市场化,组织、资本、品牌,还有产业政策扶持。”

    “前三者,可以通过我们自主努力,形成自我特色品牌,成为产业支柱,最后获得国家的产业政策扶持。”骆白拍拍手掌:“之所以成立合作社,也是为了能有足够资本说话。”

    原轨迹中,在后世的发展中,农产品产量逐年增长,城市行业中的经济逐年增高,唯独农民年收益依旧是龟爬般的速度。

    最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只追求农产品量的增长,而没有追求价格增长。

    农产品的价格没有增长,但人均gdp在涨,所以干得越多,却发现他们依旧在最底层。

    并非他们不愿意提高农产品价格,而是农民太散,没有组织,没有领头代表。就算想说话,没能拧成一股绳谁又会听?

    力量微弱,声音也小,谁听得到?听到了也懒得在意。

    这就是成立合作社的原因。

    “因为,合作社就是农民的声音啊。”

    骆父等人沉默,不得不说,骆白这话戳中他们心脏最柔软的地方,尤其是郭通达感触最深。

    大多数时候,市场农产品价格上下浮动,上涨的时候,农民没跟着好,下跌的时候,农民也得跟着降价。

    事实上,这个时代农民的声音最大,口号最响亮,但也只属于最前头的那几个村。过个几年,这些村里的农民怕也是喊不出声来了。

    骆母突然说道:“欸不对,你还没回答我认真提出来的问题。”

    骆白:“哦,我想着先把你们的情绪调动起来,演讲就是这样的嘛。”

    骆母失笑:“少贫了你,赶紧说正事。”

    骆白:“首先产业确实要统一,统一才能确定产量。其次,不仅西岭村,还有附近大小村落、长京市之外的农村、南越省之外的农村,南北地区不同省份的农村,种植的农产品总归不同。将他们都笼络到一起,由我们合作社统一处理,不就产品多样化了吗?”

    周永利和郭通达惊讶的瞪大眼睛,怎么也没料到骆白是把全国农村都划进合作社范围内,这份野心未免太大了!

    骆白:“大吗?还好吧,我都没准备把市场渠道也垄断了呢。”

    市场渠道……垄断?

    好吧,这不是野心,这是雄心壮志。

    郭通达:“可是,你怎么确定其他省份的农民愿意跟我们合作?难道他们不会创建自己的合作社?”

    骆白竖起手指:“第一,目前而言,更多人将目光放到城市,这份上的,没人跟我们抢投资机会,我们占了先机。第二,只要我们赚钱速度、技术更新换代足够快,盗版和抢生意截胡的,就追不上。”

    “合作社,不仅提供市场信息,还要收购、储存、销售,而且提供先进科学的种植技术和教育。还有生产资料的提供,必要时候,也会涉及农产品加工贸易。合作社还可以投资先进农具研发和农作物、微生物菌株等研发,回过头来,我们还可以继续和农民合作,把这些东西卖给他们。”

    换句话说,合作社赚的就是农民和市场的两头生意。

    骆母:“这得花多少钱?”

    骆父忧愁:“上百万吧。”

    郭通达:“我们几人的身家加在一起,应该能行吧。”

    骆白:……不,不行。百万投进去那叫水花,掀不起大浪。

    “入股吧,大家一起入股,成为董事成员,你们也可以说服其他人加进来,只要股份足够多,不仅能得到分红,还可以获得议事权。”

    几人埋头商量一番后,决定试一试,先由骆父出面,郭通达和周永利也各自利用人脉拉人入股。

    骆母:“要是最后钱还是不够怎么办?”

    骆白:“没事。”

    宝哥拍拍裤腰带,十分大气的说:“宝哥有钱,宝哥入股当大头。”

    众人沉默,是了,他们差点忘记宝哥身家最丰厚,足有五十来万吧?

    宝哥轻飘飘的,“先投个两千万吧,争取拿个大股东的位置就行了。”???

    他说什么?什么两千万?

    听错了吧,应该是两百万——就算是两百万也吓死人了好不好!!

    “大宝,你唬谁呢?两千万……这得是多少啊,别吓叔,叔心脏不好。”

    “难道是利息?”

    “哪家银行的利息?我全副身家投进去,能不能变个一两千万?”

    “宝啊,你跟妈说,是不是放高利贷了?犯法的事情不能干!”

    骆大宝:“炒股去了,瞎几把炒,福运光环太闪亮,没扛住就发财了。”

    糊弄人不是?

    骆父斜着眼睛瞥骆大宝,但周永利信了,又蹭了蹭大宝哥的光环想沾点财气。

    “下回带周叔啊。”

    郭通达慢吞吞举手:“也带我。”

    骆父:全疯了。

    玩笑归玩笑,大伙心知肚明,哪怕不是福运光环那也是骆白敛财能力惊人。就他这敛财速度,能不跟着沾财气?

    骆父:“我去申请成立合作社,你郭叔、周叔他们拉人入伙。”

    骆母是家庭主妇,此时也无事可做,哪怕是分配到给她的事情,她也不会做。

    骆白:“妈,要不你学学怎么当一名成功的合作社理事长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