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二十九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女配不掺和(快穿)     厉家别墅。

    黑色桑塔纳停在草坪门口,厉琰从车上下来, 朝别墅里头走。

    别墅客厅。

    厉怀礼坐在主位, 脸色阴沉。

    他左右两边位置分别站着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而茶几前跪着一对男女,旁侧还有出来看笑话的厉太太和厉琼。

    厉琼把自己的腿玩废了, 接着三番两次受到厉琰刺激, 精神和心态扭曲导致面貌发生巨大变化。

    他坐在轮椅上, 看着厉琰的目光特阴冷, 像条吐信子的毒蛇。

    他这模样,倒让厉琰想起前世的自己。

    阴郁、扭曲,浑身是能够化成尖刀的戾气。

    唯一的区别是厉琼没本事, 只会在憎恨、扭曲、发脾气中,彻底沦为废物。

    厉琰垂眸, 抚摸手腕上的佛螺菩提串珠, 默背佛经,慢慢化解心底暴|虐的戾气。

    大冷天的时候, 厉琼往他床铺泼大桶冷水,看着他虚弱得爬不起来, 冻得瑟瑟发抖的狼狈样子,拍着手掌哈哈大笑。

    后来如何了?

    厉琰慢慢回想着,终于想起来——

    后来厉琼冻死了。

    厉太太和厉琼一见厉琰, 顿时露出恨不得生啖其血肉的表情。却在厉琰扫过来的淡漠而略带血腥的一眼时, 突然神经紧绷,惊恐万状。

    厉怀礼见到厉琰, 缓和脸色:“找到名医了?”

    厉琰随口应了声,然后就近挑个位置坐下,闭上眼,露出显而易见的疲惫。

    行程匆忙,飞机、汽车不停转换,铁打的身体尚且会感到疲累,何况他本就不健康。

    厉怀礼:“香江那地方西医发达,中医可拿不出手。要论中医国手,还是卧虎藏龙的京城厉害。你舅家在京城认识的人多,他们开口,自然有大把人帮你治疗,何必去香江找?”

    厉琰没回应这句话,睁开眼看到面前的茶几上摆着把枪,还没上膛,两三颗子|弹散落在一旁。

    “这枪,哪来的?”

    那是把9转轮新型手|枪,市面上还未流通,重点是这款转轮手|枪是警用手|枪,由国家重工枪械工厂制造,不该出现在这里。

    厉怀礼扫了眼厉琰,突然说道:“买的,走了些渠道才买到手。你觉得如何?”

    厉琰拿起桌上那把枪,将三颗子弹上膛,姿势熟练,‘咔擦’声响,枪口对着跪在地上的男女。

    那对男女更为惊恐到瘫痪原地,吓得差点失禁,不住求饶。

    厉太太心一紧,推着儿子的轮椅远离厉琰,避免被误伤。

    厉琰:“性能不错。”

    国内第一批自己投资、设计、制造出来的警用手|枪,直到06年才被取消使用,当然不错。

    “您想碰?”

    九十年代的华国实在太乱了,当时有大批枪械外流,而且对于枪|支管理不太严格。经常发生流血事件,直到96年出台的《枪|支管理法》非常明确提出‘非法持|枪即为犯罪’原则,这才真正杜绝枪|械流落民间造成管理混乱的局面。

    故而,此时如果有人想碰枪|械,铤而走险也不是没有。

    不过,把主意打到警用手|枪,胆子确实够肥。

    厉怀礼仔细打量厉琰的表情,没发现半点异常。

    这才指着跪在面前的男女:“他利用公司海外渠道,走私几批违禁枪械。她则伪造公司账务,帮情人掩盖。要不是警方查到我头上,我还被蒙在鼓里。”

    走私新型警用手|枪,这罪名可真不知道该怎么罚起。

    要是厉怀礼没发现,这事情真落到头上来,厉家真就毁了。

    不止厉家,恐怕整个长京市从上到下都得遭一波罪,权力更迭,连人都换一遍也可能。

    厉琰:“他们碰了这批枪|械?走私到哪去?数量大吗?”

    厉怀礼:“国家自制警用手|枪,在通往长京市的国道上被偷走两箱,共五百一十六支。中央震怒,整个长京市高层都动了,风雨欲来。”

    一时间人人自危,谁要沾上这破事儿,就是破财亡命!

    怎么也没料到是眼皮底下出的事儿,要是查到头上来,他还玩个屁!

    他阴沉着脸,猛地抓起烟灰缸砸过去,底下那男人躲避不及,头破血流。

    “我都不敢碰的东西,谁给你们的胆去碰?!我说不能碰毒|品,你们就敢走私枪|械?还动到警方头上,谁给你们的胆啊?啊!”

    那男人哭求道:“老板我知道错了,您救救我,我之前、之前鬼迷心窍,这次是别人坑我的,他跟我说是十几年前动乱流落民间的枪|支。反正、反正也会被收缴,我就想不如卖到金三角,我也不知道那是警用手|枪啊。要知道,给我一百个胆都不敢!老板,您救救我。”

    厉怀礼冷哼:“你们在海市关口、香江港口往来数次,卖的数量足够坐二十年牢。现在还动这烫手山芋,你以为长京市高层为什么突然不惜代价打击黑帮不法组织?那就是一帮混混去偷了这批手|枪,上头在查!”

    厉琰拨弄串珠的动作立时停下:“香江港口?”

    厉怀礼紧紧盯着他:“香江港口和海市关口毗邻,走香江港口可以运送到金三角。如果这批警用手|枪卖到金三角,可能涉及到国际问题。”

    这批警用手|枪一旦流落金三角,那么剩下的手|枪必须全数销毁。否则如有一日大白于天下,不利于国家在国际上的形象。

    如此一来,国家损失惨重。正因此,中央才会雷霆震怒。

    闻言,跪在原地的男女颓然恐惧,天塌了一般。

    他们颤抖想求饶,却只能呜咽出声,恐慌到无以复加。

    厉怀礼问:“厉琰,你在香江,有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厉太太和厉琼偷偷幸灾乐祸,这走私的地点选的太妙!

    香江啊,他厉琰哪儿不好去,恰巧就到香江。

    借口是找名医,可是他舅家就在京城,京城水深,藏龙卧虎的,中医国手多的是。

    他偏不找,偏要去香江,这就由不得他人怀疑了。

    厉琰:“没有。”

    厉怀礼沉着脸问:“你说爸该怎么处理这事儿?”

    厉琰把串珠套回手腕,“报警。让他们投案自首,主动合作,争取得到警方信任,帮助警方破获枪|支盗窃案件。”

    闻言,厉怀礼皱眉,望着厉琰,心中迟疑。

    报警,没毛病。

    换成任何一个未成年少年回答,这大概是理智又得体的回答。

    但出自厉琰,他就不信。

    京城傅家,铁血手腕,骨子里全是狂妄偏执,聪明而可怕。

    厉琰那么像亡妻,那个让他深深忌惮,无法掌控的女人,傅家的人。

    他们像丛林里的凶兽,既有凶残和高超的捕猎技巧,又有足够的耐心布局、收网。

    厉怀礼怀疑厉琰,连那病弱的姿态,他也觉得是伪装。

    厉琼双腿残废,不管警方怎么查,都是‘意外事故’的结果。

    他喜欢飙车,有个固定习惯,就爱在金港片区连通岷山片区的那条穿山隧道玩。那条隧道长,已经废弃两年,平时来往车辆就少。

    红帮老大在去火拼的路上忽然换道,走那条隧道,恰好跟厉琼的车撞上。

    除了厉琼,无人生存,死无对证。

    后来才知道红帮老大突然改道是接了个电话,打电话的人在红帮老大车祸身亡后也跳楼自杀了。再往深里查,也只查到厉琰两年前曾在医院资助过打电话的人的儿子。

    仅此一次,再无接触。

    但厉怀礼肯定这就是厉琰精心策划的阴谋,从两年前就开始的阴谋,耐心等待足足两年才决定收网。

    厉琰是他儿子,如果出息,他也欣慰。

    可死的人恰恰是跟厉家有过合作往来的红帮老大!

    警方还顺藤摸瓜,连带长京市整条黑色利益链受到波及。

    厉怀礼赤手空拳打拼至如今的地位,自然不可能干干净净,虽说脱身及时,难保不会出现意外。

    这时候,傅震生也在长京市出现了,跟厉琰接触。现在又出现枪|械走私的事,厉怀礼不由得怀疑厉琰。

    对方在香江待得越久,令人监视时,传来的消息越是普通寻常,他反而越怀疑。

    这整件事里头,当真没有厉琰的手笔?

    厉太太嘲讽:“你疯了吧,报警后,公司还能开下去?传出去,所有人都以为我们干什么犯法的事,还有谁跟我们合作!”

    厉琰轻声说道:“不然呢?把人杀了,把尸体埋了,然后啃下走私的乱账,还背上杀人罪?没犯法的话,只要配合警方调查不就没事?”

    厉太太语噎,她在公司工作多年,也知道有些东西经不起查。

    厉琰:“您十万火急喊我回来,就是想问我怎么处理?”

    厉怀礼答非所问:“你在香江待的时间太久,京城那边一直催促。你再不回来,我也不好交代。”

    闻言,厉琰沉默片刻,开口,声音更轻了。

    “没事的话,我先回房。”

    厉怀礼:“眼下的事情不是儿戏,你舅家到长京市了吧。如果能请动他开口说一两句——”

    砰!

    厉琰突然开|枪。子|弹落在身旁的抱枕上,抱枕炸开,棉絮爆出来沾到昂贵的西服和鞋子上。

    厉太太尖叫:“啊——疯子!!”

    厉怀礼浑身僵硬,额头渗着冷汗,瞪着不知何时转向自己的枪|口:“厉琰——你想弑父不成?!”

    两侧的保镖显然也没预料到这一幕,呆滞半晌,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刺激厉琰,就怕老板被错手杀了。

    厉琰把枪放回原位,顺道卸了里头的子|弹。

    “抱歉,没注意。”他松了口气,却听不出半点紧张和愧疚感:“还好没打中人。”

    厉琰抬头,直视厉怀礼,眼睛黑白分明,眸光阴冷狠戾,完全不掩饰其凶唳兽性。

    他的语气平静无波:“我上去休息了,下回再出现这种事情,还是在电话里说清吧。不然,白跑一趟很费时间。”

    说到底,厉琰就是生气了。

    因为地点相同的巧合,厉怀礼做贼心虚以及对傅家的忌惮恐惧,于是突然猜忌厉琰,不容拒绝地将他叫回来。

    结果只为了试探,凭此来打消这小小的怀疑。

    仅此小事,却坏了厉琰的疗养计划。

    难怪他会生气。

    厉琰握着佛珠,默背佛经,倒也觉得自己脾气好了许多。

    换成前世的自己,那一枪压根不会打偏。

    果然,佛经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头一次生气还能克制住没有见血

    回到房间中的厉琰握着话筒,拨打匿名举报电话,在厉怀礼因受惊过度暂未回神之际顺手报警。

    厉怀礼跟走私新型警用手|枪扯上关系,再想扒下来恐怕没那么容易。公司员工敢走私,他也干净不到哪去。

    目前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财力洗平过往的不光彩,一查,一个准。

    出于掠夺者本性,厉琰开始琢磨如何捞好处。

    钱就算了,插一脚等于陷进泥里,麻烦大过利益。不过做生意的,主要还是要跟政府部门打好交道,至少在国家眼里,他得是个识趣的、污点没那么大的商人。

    犯法之事,如果不会牵扯自身的话,那么交给警方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既不必自己费时费力,又在某些部门前卖个好,赚个良心乖巧优秀企业的名声。

    这些都是厉琰前世学来的,所以报起匿名举报电话时格外熟练。

    这跟骆白不同,骆白是信任警方,自身真干净。

    他这行为,十分全是算计。

    心真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