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二十七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女配不掺和(快穿)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骆白手臂靠在扶梯上,由上而下俯视夹克男。

    “大陆是块正在被开发的肥沃土地, 香江虽繁荣, 但竞争激烈,四面楚歌,而且受黑道挟制, 并不安全。当然大陆影视行业目前来说比香江差很多……嗯, 看你怎么选择吧。”

    夹克男犹豫半晌, 询问:“差很多……是差多少?”

    骆白‘嘶’了声, 再啧叹一声,用手指比了比,大概是五指张开, 大拇指到小尾指的距离吧。

    “这么多。”

    咦?差距这么小的吗?

    夹克男满脸怀疑:“我没去过大陆,你可别骗我。”

    骆白嗤笑了声:“你浑身上下哪点值得我骗?”

    夹克男一想, 也是哦。

    于是他开始认真思考去大陆的可能性。

    骆白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而旁侧站得笔直的厉琰扫了眼夹克男,又看了眼骆白, 垂眸不语。

    拨弄佛螺菩提的脆响在寂静的楼道里格外响亮,仿佛是在催促夹克男赶紧下决定一般。

    夹克男挠挠头, 恍然间顿悟:“不是喔,明明是我来劝你们俩出道,怎么变成你劝我到大陆发展?你这小孩, 鬼灵精怪。”

    骆白:“善意式建议, 你可以选择。”

    他说了自己的bp机号,对夹克男说道:“如果你到大陆需要帮忙可以all我。”

    夹克男啼笑皆非:“我哪需要帮忙?你们两小孩又能帮到我什么?”

    他摇摇头, 觉得自己是失望过度,还真把这建议听进去,差点被忽悠瘸。

    “唉,不多说了。你们回家吧,我再去街上走走,逮个好苗子。”

    “说不定呢?要是公司缺钱但前景不错,或许我会投资,说不定还会投资你们旗下艺人拍电影。相识就是缘分,说不定这就是老天让我们合作的意思。”

    骆白咧开嘴,笑容爽朗。

    夹克男慢慢张大嘴巴,失声询问:“你们不是住在这里?”

    “我们是大陆游客。”

    骆白见厉琰不等人的走上楼,于是也赶紧跟了上去,期间不忘对夹克男说:“我的建议,认真考虑一下。”

    直到听不见楼道里传来的脚步声,夹克男才收回目光,离开筒子楼

    步行街巷口,夹克男撞见公司旗下艺人,兼职打杂和经纪人的小八。

    小八以前是混混,仇家找上门,手指已经被按到桌子上,晚到一秒,五根手指全都会被剁掉。但夹克男出现,花掉所有存款救回小八的手指。

    于是,小八进了艺星城公司,始终不离不弃。

    公司赚不到钱,他就跑出去打工反过来贴补公司。

    夹克男很感激小八,但更觉得对不住他。

    事实上,小八比个把月前跑路后反踩他们公司一脚的艺人颜值还高,人也敬业,悟性还很高。

    对家想把小八挖走,挖不走于是干脆踩死了事。

    故而,小八已经有半年时间连个龙套角色也没得演。

    小八:“陈哥,刚才找到个特正点的妞,费劲口舌加美色,那妞已经点头答应签约我们公司,结果蛇头仔突然出现截走那小妞。叼他老母!他就是故意截我们的道,这都多少次了?陈哥,这次你别劝我,我找帮兄弟砍死他!”

    夹克男,也就是陈哥一巴掌把小八打得趔趄往前扑:“砍你老母!蛇头仔背后有人撑腰,你上一秒找人教训他,下一刻他就能带人把我们公司上下连同保洁阿姨一起砍死!”

    小八骂骂咧咧,但找不到反驳的话,最后郁闷不已,干脆垂头丧气地蹲在街边。

    就蹲那么一小会儿,立刻有三四个星探上来递名片,全被不耐烦地赶走。

    陈哥看着这一幕,心酸不已。

    小八真的很有潜力,他天生就适合站在镁光灯底下,是他们艺星城拖累小八。

    “看看,真有潜力!老陈,你还要拖累他到什么时候?”

    身旁忽然听到熟悉又讨人厌的声音,陈哥直接翻白眼。

    回头看,身旁就站着个穿花衬衫、瘦得跟竹竿似的猥琐男人。

    这人就是老跟他们作对的蛇头仔。

    蛇头仔:“喂,别说我太狠毒赶尽杀绝啊。反正你们那什么经纪公司小打小闹,迟早关门,不如趁现在卖给我们公司。还有他,你把他的合约给我,我来带。我送你几个男孩女孩,再给你点资源,怎么样?”

    不怎么样。

    蛇头仔这么说并不能让陈哥愤怒难堪,反而更加难过。

    连这头畜生都舍得花大价钱换小八,说明小八可塑性特别强。

    他真的太拖累小八了。

    小八见到蛇头仔,气不打一处来,暴跳起来朝蛇头仔脸上一记重拳。

    陈哥甚至来不及阻止,场面迅速混乱,等到最后散场时,已经在医院了。

    当然,躺在病床上的是蛇头仔。

    陈哥付完医药费,口袋空空。

    他低声下气的对蛇头仔道歉,但对方不依不饶,势要整死小八和艺星城。

    陈哥跪下求蛇头仔,结果还是收到公司被砸并有人员受伤的消息。

    公司人员受伤后,有部分受不住,连医药费补偿也不拿就立刻辞职。

    蛇头仔:“下跪有用吗?要不你们两个互相打断腿,跪在我面前求我,我就考虑放过你们。”

    陈哥头昏目眩,怔忪原地。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自己打断腿,你放过陈哥和艺星城。”小八咬牙应下,正要下跪时,胳膊被陈哥拽住,他诧异抬头:“陈哥?”

    陈哥:“不用下跪。”

    他突然对着蛇头仔受伤的地方猛地坐下,‘咔擦’的骨裂声特清脆,蛇头仔疼得惨叫翻滚。

    “不用考虑,我选关门大吉!”陈哥拖着小八胳膊:“跑啊!”

    筒子楼狭窄不见天光的楼道里,两人一前一后往上走。

    厉琰:“大陆和香江影视行业是手指头到手指尾的差距?”

    骆白:“手指头是太阳,手指尾是地球,差距大概就是地球到太阳的距离。”

    厉琰:“你耍他?”

    骆白歪头:“我看起来不像在认真建议吗?”

    厉琰:“那就是有意往娱乐圈发展。”

    骆白:“我对明星这行工作没兴趣,倒是对投资娱乐圈有兴趣。”

    目前而言,四千万也仅够维持合作社两年经营。

    取出一部分,取多少,都是个问题,还是要节省俭用。

    所以他需要一份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而娱乐圈前景不错。

    厉琰停下脚步,回头看了眼骆白:“如果需要我帮忙,尽管开口。”

    停顿几秒,他又补充道:“我会帮你一次,无论有多困难。”

    权当是偿还前世救命之恩。

    骆白抬手搭在厉琰肩膀上,睨着他,坏笑道:“说实话,你是不是早想跟我交朋友?要不然,萍水相逢你就这么愿意帮我?”

    厉琰拨开骆白的手,往旁边退了一步并拒绝骆白的再度靠近。

    “就一次。”

    然后两清,不会再有瓜葛。

    骆白耸耸肩,不知道厉琰的想法,只当是他性格如此,因而不在意这突如其来的冷漠。

    人嘛,总有阴阳怪气的时候。

    “那成,我先谢啦。”

    厉琰收回目光,不再看骆白灿烂的笑脸,那让他产生古怪的情绪。

    定神敲门,过不了多久有人过来开门。

    “谁啊?”

    厉琰:“求医。”

    下一刻,铁门拉开,清瘦老头出现,分别扫了两人一眼:“进来吧。”

    两人进去,房间里有些狭窄昏暗,但是整洁干净。

    中药味道很浓郁,但是不难闻。

    清瘦老头指着厉琰:“你跟我到后面去。”然后指着骆白:“你留在这里。”

    骆白微微瞪大双眼,注意到原来客厅中间隔到木墙,怪不得如此狭窄。

    “为什么我不能去?”

    “没病没痛,跟着去干嘛?”

    骆白‘嚯’了声,这清瘦老头医术如此高明的吗?

    厉琰对老头的高明医术和怪脾气倒是习以为常,冲着骆白点点头之后就跟着老头进木墙后面。

    老头摊开一个枕包,让厉琰可以搭着手腕:“坐。”

    厉琰摘下手腕上的佛螺菩提串珠,握在手心一颗一颗的拨弄。

    老头只看了眼就说道:“心不诚而六根不净,就别自欺欺人了。”

    厉琰一顿,没有回话,沉默应对,继续拨弄念珠。

    他不入佛门,何须六根清净?

    无所谓自欺欺人,戴着佛珠实则是前世的习惯。

    五十岁后,杀戮过重,戾气难消,于是抄佛经、吃素斋、戴佛珠。

    不是为了安心和赎罪,单纯是为了压制自己的杀心和心魔。

    老头对此,张开口,想了想,摇摇头还是没说劝。

    人不听,说再多也白费口舌。

    骆白在木墙另一侧观摩,客厅布置得非常巧妙,繁而不杂。

    沙发旁边还摆置一套木雕,虽粗犷却形神具备,堪堪有大师手笔。

    他发出啧叹,隔着木墙称赞不已。

    老头一辈子不为自个医术骄傲,就为自个木雕手艺而自豪。

    奈何无人欣赏,只落得个自娱自乐。

    当下他就扬声说道:“算你眼光犀利,我这木雕可费了大把心思,花三年时间才雕成。”

    骆白:“好工需雕琢,不愧大师手笔。线条流畅,看似粗犷凌乱,实则乱中有序,形神具备。冒昧问一句,您这木雕出自哪位大师手笔?”

    老头得意洋洋还要端着,“你真觉得那木雕手艺是大师手笔?”

    骆白:“难道不是?”

    老头可劲儿得意,心情爽朗得不行,连带压根不想治厉琰的念头也转瞬改变。

    “有眼光啊!你这是有眼光,你要喜欢,等会送你几个。”

    骆白惊喜:“真的?!您就是木雕大师?高手在民间啊,我今天可太幸运,出门遇到您。”

    这吹捧完全戳中老头心肺管,他简直就要按耐不住绕过木墙和骆白聊聊这么多年来大师无人欣赏的寂寞。

    骆白跟着愤愤不平,末了拍着胸脯说道:“我欣赏啊!这手艺,简直就是殿堂级别。”

    厉琰面无表情,额角抽了数下,有些忍不住。

    说实话吧,前世老头就不想治他,上门求了好几次,拿再多钱、许再多好处也不应。

    直到他无意提了句木雕,引来老头注目,然后他了然的夸赞,忍受三年时间吹捧那完全欣赏不来的木雕……

    骆白,真情实感的吗?

    老头心情好,破例管下厉琰这病。

    他斜着眼睛瞥厉琰:“你这身体,等同于破了几十个洞还硬打补丁的气球,身体里的气噗呲噗呲往外冒,等气没了,人就归西。”

    “想治也不是没门路,花大功夫治肯定是能治好。我看你心性坚定,对自己狠得下心,自律性可以。但是心态不健康,奸狡诡谲,心思太重,救你等于救个祸害。”

    “我不救是积德,救你就是造恶。”

    毫不客气直戳肺管子的话,跟前世求医时差不多。

    不过前世他躺在病床上太久,又刚造了恶孽,整个人戾气外露,阴沉乖戾得可怕。

    那时,老头说话更直接尖锐。

    现下,他倒把自己伪装得像个慈悲的人样,老头反而温柔了些,没那么刻薄。

    老头:“如果你今天单独来,我肯定不救。但是木墙那头的孩子心性乐观豁达,如果有他陪在你身旁,或许能治你这戾气。”

    认真的吗?

    难道不是因为骆白的吹捧顺了你的五脏六腑?

    厉琰背靠座椅,闭上双眼:“麻烦您。”

    乐观豁达?

    种下善意,只结恶果,骆白不恨?

    事实上,骆白不是不恨,他只是不会让自己陷于仇恨中,不会怨恨无辜者罢了

    艺星城经纪公司。

    实际上就是个出租房改造,员工只剩下四个的公司罢了。

    经蛇头仔一事,底下艺人和员工都跑光,连招牌也被砸烂。

    房东被警告过后,退回一半租金,不敢再把房间租给他。

    陈哥到处跑,去的地方统统被警告过,公司开不起来,员工和艺人跑光。

    艺星城在香江娱乐圈,被封杀了。

    小八很后悔:“要不我去下跪道歉?”

    陈哥:“然后被剥削,榨干价值?蛇头仔他旗下的女艺人天天陪大老板,男艺人也被抓去陪富婆,你想被七|八个富婆睡?”

    小八回想曾在公关店里干过几天的兼职,吓得浑身哆嗦:“不了不了。”

    陈哥猛地扔掉烟头:“关门就关门!又不是只有香江娱乐圈能混!”

    小八讶然:“啊?不在香江,去哪?”

    陈哥:“大陆!”

    陈哥包袱款款,带着全身家当毅然决然到大陆娱乐圈发展,临走时还给骆白去了个电话。

    “真的,你别骗哥,大陆那边真能发展?”

    骆白肯定:“信我,真的!”

    陈哥:“好!以后哥发达,肯定带你、感谢你,永志难忘你的恩情。”

    后来,陈哥到了大陆,了解内地娱乐圈现状,他哭了。

    骆白,我日你老祖宗。

    再后来,谈及这段经历时,艺星城老总陈星满脸感慨:“真他妈的永志难忘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