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二十三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韩娱之张三[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现代修士生存手册不死佣兵奇幻异典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叩叩。

    厉琰头也不抬:“进来。”

    香江金融投资公司特别助理钟特助推门走进房间,望着老板的背影不失恭敬地说道:“今晨六点于悉尼外汇市场抛售泰铢, 至下午四点半尽数抛售完毕。有两班人马分别抢购我们抛出去的泰铢, 一方是香江经纪事务所,另一方查不清来源,是国际金融炒家。”

    “嗯。”

    白纸方格写满字, 厉琰翻页, 在新页上继续写字。

    钟特助:“新加坡元向来稳固, 或者兑换成港币进行新一轮外汇保证金交易——”

    厉琰:“不用。”

    钟特助:“老板?”

    厉琰:“接下来, 不必在意国际金融。把你们的目光放到国内老牌企业的分析、评估以及股份收购上。”

    钟特助为难:“恐怕不容易。”

    大陆目前的老牌企业大半是国有企业,新兴企业太少。

    香江内的老牌企业多是家族营业模式,不会让非家族成员入驻董事会。

    再者, 好端端的老牌企业凭什么把股份卖给外人?

    厉琰没说话,专心致志地写字。

    良久, 房间静默得可怕。

    钟特助感到不自在, 应对眼前的小老板,堪比面对商场上心思叵测的老狐狸。

    心思完全猜不透, 就像之前突然交代他收购泰铢,在形势大好时突然抛售。

    现在手里握着一大笔资金, 却没有下一步动作并将目光完成从金融业撤离。

    两年前在香江成立的金融投资公司,渺小而不起眼,却数度于风暴中存活下来, 继续不引人注意的苟活。

    如同陆地昆虫类, 无人在意,却次次都能安然无恙地度过大风暴。

    钟特助在金融投资公司工作两年, 这还是头次见到小老板,完全无法掩饰震惊过度的蠢样子,丢脸丢到老板面前,想想都是黑历史。

    虽然老板年纪小,钟特助却不敢起糊弄怠慢的心思。

    两年来,公司度过重大风暴危机的指令全来自于老板。

    就冲着这份表现出来的敏锐和敛财能力,他就不敢得罪。

    话说回来,小老板来到香江两天,就一直住在明珠酒店的复式套房里,没有出去,也没有去看一眼公司。

    老僧入定一般,偶尔接几个重要电话,余下时间就在套房里待着。

    唯一的活动就是每日早晚固定时间抄佛经。

    看,老板现在就在抄佛经。

    字体苍劲锋利,笔锋锐利得像出鞘的刀,寒光凛冽要把人割伤一样,狠戾得完全不加掩饰。

    都说字如其人,钟特助却觉得这话不适合用在老板身上。

    老板做事,滴水不漏,圆滑低调,一点也不锋芒毕露,更看不出狠戾。

    反倒觉得有点佛经抄多,心慈手软了些。

    现下,钟特助如此认定厉琰为人。

    等过个五六年,那些曾经他以为是心慈手软的举措磨成一把屠刀,露出獠牙将对手鲸吞蚕食时,他就想回到现在抽自己几十个巴掌。

    滚他妈的心慈手软佛经抄多了!

    佛经抄再多,那也是个掩饰凶兽秉性的幌子。

    厉琰突然开口:“办不到?”

    钟特助愣了一下才回过神,赶紧回答:“评估和分析已经在进行,但如果要收购股份……不是办不到,但需要斡旋较长时间。我以为,与其把时间和金钱浪费在收购股份上,还不如自己开创公司。”

    厉琰:“老牌企业,重点在其老牌。牌子老,资源固定,可以开拓新资源。企业内部运作稳定,一切不用重新开始。另外,我们是金融投资公司,投资,懂吗?”

    他回头,瞥了眼钟特助。

    老板不开心了!

    触及老板冰冷目光的钟特助裆下一凉,在心中猛拍自己脑袋。

    咋就忘了自家公司干什么的?

    投资!

    买人家股份不就是投资?!

    居然还能说出自己开创公司的蠢话。

    钟特助连忙业务熟练地说道:“老板,我懂了。这就继续努力,争取早日拿下香江的老牌企业股份。”

    厉琰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两份报告:“就这两家老牌企业进行分析、评估,制定收购股份的1计划。等你有足够成功的信心——至少九成把握确定能拿下股份,再来见我。”

    钟特助接过两份报告,上面是关于两家老牌公司的简单资料。

    一份是著名的电力公司,涉及领域有生物制药、高科技农业和it。

    说实话,生物制药是强有力的发展项目,但高科技农业和it则是该电力公司的亏损项目。

    不过到底是老牌企业,哪怕亏损也不会卖出股份。

    而厉琰却给出股份收购百分之十的目标,不亚于异想天开。

    另一份则是一家老牌糖果公司,该公司自五十年代成立,旗下涉及到各类糕点、糖果和汽水品牌。

    尽管有国外名牌汽水可口可乐以及吉利莲等糖果公司冲击,依旧能在香江糖果和汽水类市场占得一席之地,可见其本领。

    相比起电力公司的股份收购,老牌糖果公司的难度就轻了些。

    不过依旧是难度很高的挑战。

    钟特助心情沉重,肩上担子压得更加重了。

    “是的老板,我们必当竭尽全力。”

    厉琰轻声:“去吧。”

    钟特助离开前,瞥了眼厉琰抄写的佛经,已经过了一半。

    心中其实真的很佩服老板,这个年纪的少年心性不稳,别说佛经了,就是作业都不一定有耐性抄写。

    那样枯燥、冗长,生僻字极其多的佛经,居然能耐下心思每日早晚坚持抄写。

    对自己,真够狠的。

    钟特助离开时,在电梯里遇到郑经理。

    两个同样被未成年人折磨得精神衰弱、信心大受打击的成年男人莫名一见如故,仿佛是天底下所有苦命家长一般互倒口水。

    郑经理吐槽:“我们家那个小孩在做试卷,往届十年内的中考卷子,九科。早中晚各一张卷子,没得停。”

    三亿美金的投资眼也不眨,说不关注还真就半个电话也不打,老僧入定般做卷子。

    钟特助面无表情:“家里小孩在抄佛经!早晚两次,时间固定,雷打不动。”

    十来亿美金的外汇交易量眼也不眨就下,平白赚近千万美金,连银行|账号也不看一眼。扭头甩给他两份报告,让他收购两家老牌公司股份,然后继续闷屋里头抄佛经。

    郑经理和钟特助对视一眼,哀叹一声,嘴上互相恭维对方。实则心底全觉得自己最惨,而对方对真相一无所知

    铃——!

    电话铃声刚响,郑经理立刻接起话筒:“金老兄,怎么样?”

    老金:“泰铢持续升值,现在是1美元兑.790泰铢。有人觉得泰铢涨得可怕,开始抛售,不过更多人继续抢泰铢。据估测,至少三天内,泰铢会继续升值。”

    郑经理喜笑颜开:“那太好了!”

    他回头对骆白说道:“还有三天时间,不过现在已经赚了。”

    骆白:“现在,开始卖空。全部泰铢抛售出去,立刻。”

    郑经理愣住:“那么快?”

    骆白表情凝重:“必须快。”

    形势大好的情况下,已经有人选择抛售,嗅觉敏锐者已经察觉到风暴将临。

    他们来得太晚,在泰铢升值到顶峰时才到,赚也赚不了多少,不过比他预想的要好很多。

    骆白:“立刻抛售!”

    郑经理照着骆白的话重复一遍告知老金,老金那头的汇江事务所也是一头雾水。但主顾开口,他们也不能拒绝,只能选择将好不容易笼到手里的三亿美金泰铢再次抛售。

    事务所员工:“……跟闹着玩似的。”

    “听说是个未成年,胆子不大也正常。说实在,好歹是赚了36万美金了吧。”

    “谨慎点也好,都别抱怨了,赶紧开工。”

    “加班加点,顾客要求我们必须得在收市前全数抛售。电话all过去,分几个点抛售,尽量不引起注目。”

    三小时过去,

    “已抛售一千万。”

    “一千五百万。”

    “泰铢继续升值,已经到1美元兑22泰铢了。”

    两小时过去,

    “伦敦和法兰克福持续抛售中,之前我们注意到的那批国际金融炒家收购了。”

    “两千七百万,快完成了。”

    “在这两个小时内,泰铢反复横跳,最后稳定在.560 。我估计明天会超过22,可惜了。”

    最后一个小时,

    “搞定!”

    骆白:“辛苦了,那么接下来,分三批分别购入价值一亿的比索、亚盾和林吉特,12个小时内完成,麻烦了。”

    郑经理猜不透骆白的思路,将他的话转告汇江事务所。

    事务所那边沉默半晌,爆发出大堆的抱怨:“老板,下回不要接这种顾客!”

    “好像我们是超人一样,上吊也要给口气啊。”

    “打一枪换个地方,这玩的什么战术?”

    “真的是,玩一样。”

    老金头痛不已,奈何自己选的顾客,跪着也得把他当老佛爷伺候。

    “行了行了,别抱怨。大家干好这单,年终奖发笔大的。”

    “开工开工。”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骆白就命令汇江事务所率先抛售价值一亿的比索,然后停下半天时间没有指令。

    这半天时间是个过渡的时间,初时风平浪静,所有人都如同平常那样生活、工作,步骤重复单调,但胜在平稳。

    下午四点半,国际金融炒家突然恶意攻击泰铢,联系汇率无法稳住市场信心。

    当时股民还未意识到灾难,而仅仅当成是一场普通的汇率浮动,手中仍旧抓着泰铢舍不得抛售。

    香江五点收市,惠灵顿、悉尼、东京等外汇市场接连收市,而在伦敦、纽约外汇交易市场仍旧持续,泰铢依旧被恶意攻击。

    贬值速度一落千丈,数值触目惊心。

    今晚,无数金融事务所人员被满屏的红色刺得眼瞎,焦虑得头发扯掉一大堆。

    当纽约收市的消息传来,泰铢汇率固定在一个鲜红又触目惊心的‘36’时,知情者如鲠在喉,夜不能寐。

    第二天六点钟,由悉尼行市开始,到香江九点钟开市,泰铢降到3八。与此同时,泰国政府放弃稳固的联系汇率,采用浮动汇率,泰铢再次一落千丈,到下午的时候,冲破50大关。

    腥风血雨的屠杀正式开始,死神的镰刀架在股民的脖子上。

    路易斯咖啡店当天传来无数人破口大骂和嚎哭的声音,甚至出动警力来维护秩序。有些人无法接受破产的事实,冲进金融街某些金融大厅闹开来。

    汇江事务所的老金连带所有手下面面相觑,瞪着那破50大关的泰铢,无声而平静地吞咽口水。

    良久,有人打破平静:“巧合吧?”

    “……嗯,应该是的。”

    “第一次吧?未成年吧?没有背景吧?没有渠道吧?肯定是巧合!”

    “别犯傻了,二话不说在虚盘里投下三亿美金,然后一个字儿也不问,立刻撤退。赚到钱,撒手就跑,这份熟练度能是巧合?”

    “我总算信了,有些天才就是对数字格外敏感,在金融业里混得风生水起。”

    “真是神啊爱尚小说网。”

    “这就夸张了,真正的神,那是动辄数十亿。”

    “天才跟神,还是有区别的。”

    接下来,继泰铢之后,是菲律宾比索受到攻击,比索贬值。

    骆白赶在比索贬值前,抛售上亿美元价值的比索,然后是亚盾和林吉特,以及最后的被誉为最稳固的新加坡元。

    每次都赶在国际金融炒家恶意攻击之前快一步抛售手里的货币,争分夺秒一般,仿佛一个恶劣的孩童在逗弄身后追赶着的强盗。

    利用强盗赫赫威名,收刮其遗漏下来的财宝,虽然不多,但一点点积累起来就已经超过两百万美金了。

    而且他们的小动作已经引起了部分炒家的注意,这种从强盗指缝间抠出点财宝,抠完就跑的作战方式可真是……太他妈刺激了!

    老金觉得自己这辈子玩过最刺激的游戏莫过于此刻,早一秒晚一秒,就能损失几十上百万美金。

    事务所所有成员瘫倒在沙发上、椅子上,极度刺激过后就是过度的精疲力竭。

    “可太他妈的刺激了……”

    “神了,叼他老母的神啊爱尚小说网!”

    “我收回前言,这位顾客他就是天才。”

    何止天才,简直是神!

    老金他们以为骆白投资资金是三百万美金,可只有郑经理才知道,骆白原始资本其实只有五十万。

    五十万,赚到现在的两百五十万美金。

    换成人民币,将近两千万。

    四十倍,可说是杠杆式撬动财富了。

    郑经理小心翼翼地压抑着兴奋:“骆白,现在买什么币?”

    骆白摇头:“不买。”

    郑经理愣了一下:“那接下来干嘛?”

    骆白:“等啊。”

    等货币全都贬值,再买入。

    骆白抽出语文试卷,诚心邀请郑经理:“一起答卷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