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二十一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骆白和郑经理从机场出来,搭乘计程车, 见证一路的车水马龙和林立高楼, 国外的双层巴士在这里随处可见。

    整洁的道路秩序和拥挤的人群,以及划分得非常明显的商业街、金融区,大陆见不到的新奇玩意, 在这里却随处可见且无人在意。

    郑经理:“真繁华啊。”

    他看着外面飞驰而过的绿化道, 眼中有艳羡和期盼。艳羡这座城市的繁华, 期盼大陆城市的未来。

    骆白透过车窗看向远处高楼, 感受着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魅力生机。

    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之一,后世中被誉为最自由经济体、高度发达和高度现代化的城市。

    无数人背井离乡奔往这座城市,哪怕住在巴掌大的笼子里也舍不得离开, 希冀能够握住发财富贵的机遇。

    郑经理:“我们先到明珠酒店,下午去见境外经纪事务所的负责人。之前传递过信息, 已经完成开户等手续, 就等我们到场。”

    顿了顿,他续道:“汇江事务所, 由华人创办的持牌财物公司,属于中资。他们的老总我恰巧认识, 可以信任。”

    骆白点点头,表示信任。

    大陆关于外汇没有监管,而且管理混乱, 行业内公司非法经营甚至是卷走顾客外汇保证金逃跑。但这种情况很少在香江出现, 因其已有严谨的管理体制。

    外汇保证金交易必须严格遵守管理体制,因此确保了其正常而健康的成长。

    骆白:“麻烦您了, 郑经理。”

    郑经理连连摆手,半晌迟疑:“现在距离下午见面,还有三个小时。你确定,全投进去?”

    三百万美金,可不是闹着玩的。

    哪怕他做好心理准备,揣上颗赌徒的心,只要想到那三百万美金全投进去依旧心惊肉跳。

    故而没能忍住,再三确认。

    骆白态度坚决,未曾动摇否定自我。

    “全投。”

    郑经理:“不先放一点试试水?”

    骆白:“市场不等我,哪来的时间让我试水?”

    金融市场,瞬息万变。

    投资者,争分夺秒。

    如果图长期,自然可以慢慢来,但他要的是在大动乱到来前大捞一笔。出手和撤离的速度要是不够快,可能就会被卷进去绞得粉身碎骨。

    骆白:“您可以放心,玩外汇的,都有个止损前提。哪怕是亏,大概也亏不到哪去。”

    最糟糕的情况也就是爆仓,投进去的三百万美金全都蒸发罢了。

    郑经理看着骆白无言,实在不知道他哪来的定性。

    这亏就亏了的轻飘飘语气,仿佛三百万美金在他眼里就是个虚拟货币。

    计程车司机:“两位是要到金融街吧?”

    郑经理:“我们看上去很明显?”

    计程车司机:“我每天往返机场和明珠酒店十来趟,客人多半是要去金融街。我看你们,应该是看中外汇交易。好多人来的,人来人往,洋鬼、台湾佬……大陆客比较少,不过都是腰缠万贯大老板,沿海地区的人比较多。一上车,大哥大、bp机,all个不停。助理啊、经纪人啊,一大堆,分分钟投入十来万美金。你们一开口,住明珠酒店,我就看出来了。”

    计程车司机滔滔不绝,讲了一大堆话。

    起先是非常不标准的普通话,后面直接变成白话。

    郑经理和骆白恰好听得懂白话,没压力。

    基本上可以从计程车司机嘴里得出一些讯息,譬如金融街每日人流量巨大,大多数是亚洲人集中香江炒外汇,大陆客不少。

    譬如日本货币增值,经济体系崩溃,股市下幅度到百分之七十,已陷入经济衰退时期。日元上涨,不少炒外汇的人一夜之间破产。

    在此之前,很多人认为日元不会再升值,纷纷选择卖空。

    “鬼知道美国佬会插手其他国家货币升值,个个在唱自由民主,狗屁的自由民主。”计程车司机骂完后,说道:“不过,我听过很多人在电话里高谈阔论,很看好某国货币。”

    他从后视镜中看后车座的两人,欲言又止。

    骆白似笑非笑,并不配合。

    郑经理倒是配合,递给司机两张五十块:“师傅能提点我们俩吗?”

    计程车司机见就一百块,脸色不虞,撇嘴没接,也再没回话。

    郑经理单手在半空伸着,表情尴尬。

    骆白猛地踹到司机座位上,吓了众人一跳,就在计程车司机发怒时,他先开口:“师傅,从机场到明珠酒店的路我也走过,您多绕这两圈路,估计是要多收两百块了吧。出门在外,大家都是要谋生的,您坑我,我可以当不知。但您不给我叔叔脸,就过了。”

    郑经理目瞪口呆,惊愕地瞪着计程车司机,见对方略微心虚便知骆白所言非虚。

    他们在机场就商定好价钱,大概多少公里,花费是三百来块。

    他以为有多远,敢情是多收两百块。

    两百块,就是他月工资的四分之一!

    郑经理气坏了,狠狠收回手里的一百块。

    计程车司机懊恼自己贪心,却也知道自己真碰到个熟门熟路的,原还以为是个生客,可以宰一笔。

    没想到啊。

    这嫩生生的小孩,竟是个老练的。

    听这逼装的,实在叹服。

    计程车司机:“……是我看走眼,我也不白拿您这两百块。直说吧,那些老板们提到泰铢,看好泰铢升值。”

    闻言,郑经理立即蹙眉,看向骆白。

    他记得骆白提到过,国际金融炒家攻击泰铢导致泰铢贬值,怎么香江这边却觉得泰铢会升值?

    骆白右手敲击左手手背,不动声色。

    “您确定?”

    计程车司机:“我骗你们也没好处,不信的话,我载你们到金融街瞧瞧。”

    骆白露出个笑:“不用了,您往酒店开就行,别绕路了,不扣钱。”

    计程车司机耸耸肩,继续若无其事的聊天。

    郑经理心不在焉地回应两句,而骆白则侧头,继续看窗外。

    到了明珠酒店,郑经理拿了两人身份证去登记。

    花费不到两三分钟,两人踏上电梯。

    电梯里就俩人。

    骆白:“郑经理怀疑我撒谎?”

    郑经理摇头,看了眼骆白,沉吟片刻问道:“你是猜测的吧?你从哪些渠道猜测出国际金融炒家会攻击泰铢导致泰铢贬值?”

    骆白:“渠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对于泰铢过高估值,必然会引来注目。”

    万事万物,必定有其平衡之道。

    金融业中,也讲究平衡。

    如果失衡就会成为出头鸟,率先被攻击。

    唯一不同的是在金融业中,失衡很可能会带来一系列蝴蝶效应,大动乱之后就是重新清算,然后继续平衡。

    “泰铢被高估,脱离平衡,则有可趁之机。金融投机商从中见利,不会顾及平衡,恶意攻击。泰国目前使用较为稳定的联系汇率,一旦外汇储备不够,动摇联系汇率制度,汇率浮动,泰铢贬值是必然趋势。”

    外汇就是如此,纵你有千万种猜测的可能,它也只会走向唯一的一种可能。

    清晰明确,却也难以把握方向。

    郑经理:“我本来还有一点不确定,现在彻底打消这种疑虑。”

    出于浸淫金融多年的直觉,他相信骆白的猜测。

    明珠酒店套房几乎爆满,郑经理只能选择顶层一套复式套房和中层普通套房。

    复式套房一天将近一千,他们可能要住上七天,这价格吓退郑经理。

    他近乎是羡慕的目送骆白上顶层复式套房,骆白沉默片刻,提议:“不如你退房重订?”

    郑经理连连摇头:“不了不了,小套房挺好。”

    骆白愿意买单,他却不能占人便宜。

    骆白失笑,冲他摇手道别。

    电梯直达顶层,拿着磁卡找到房间,还没刷就听到‘嘀’地一声,下意识回头——

    对面房间也站了个人,帽子和围巾摘下来,露出极为漂亮的脸,眉眼如水墨画就。袖子挽到手肘,腕上熟悉的佛螺菩提。

    缘分!

    这缘分落到眼前,不抓住就不是天才宝哥!

    骆白冲对面少年露出温和友好的笑:“好巧。”

    对面的少年瞟过来淡漠的一眼,颔首回应,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砰’地一声,特别轻,关上了。

    搭讪失败。

    骆白耸耸肩,摸摸鼻子,没放心上,也刷卡进屋

    厉琰过目不忘,为人记仇,睚眦必报,但也记恩。

    前世有过龃龉的,都被他报复了。

    无意中对他舍过恩情的,也都一一偿还干净,无拖无欠。

    唯独有一人,他欠了,一辈子也没机会还。

    那人叫骆白,一个可怜虫。

    善良无害,本来跟他是绝对没有交集的人。

    可是骆白被卷进争斗中,阴差阳错之下救了他,而自己死亡。

    厉琰想偿还这恩情,一查之下却发现骆家人陆陆续续死了个干净。

    他把唐镇一家人收拾了,然后在骆白的坟前看见那张黑白照片。

    照片据说是骆白十六岁时拍摄的,俊秀白净,跟后来颓靡自卑的模样大相径庭。

    厉琰站在落地窗前,俯瞰整座香江,手中无意识拨弄佛螺菩提。

    男孩子的十四岁和十六岁,相貌不会有太大改变。

    数次相遇,厉琰自是认出骆白。

    现如今的骆白鲜明自信,意气风发,跟前世完全不同。

    长京市市中心图书馆一面,厉琰就查过骆白,发现骆金没有毁容。

    从那时起,大致轨迹就被改变。

    现在更是在香江看见骆白,可见他或许跟自己一样,通过某种途径获知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进而提前干预并改变。

    拨弄佛螺菩提的动作一顿,厉琰转身朝电话机走去。

    骆白是否重生,一切行径皆与他无干。

    前世恩情,他会寻找时机还回去。

    至于同为重生者或同样能够预知后事然后相认、结为同盟,不在厉琰的人生选择中。

    他不打算结识骆白,不想将时间浪费在无关紧要者身上。

    厉琰执起话筒,拨通后吩咐:“告诉他们,将所有泰铢尽数抛售,买进比索,三天后抛售。”

    放下话筒,他看向正对明珠酒店的金融街。

    但他所看的地方不是金融街,他真正心仪之处是在金融风暴冲击之下的老牌企业的股票。以低价购入老牌企业股票,等待金融风暴过去,股票回值、暴涨,所得利润才最大。

    当然这需要足够长远而卓越的目光,越过眼下外汇交易中可见的利润,看见未来持久而长远的巨额利润。

    真正立足千万人之上的卓著投资。

    外汇保证金交易素以以小博大出名,实则这才是金融巨鳄真正玩的以小博大。

    前世,厉琰在摧毁厉氏商业帝国就转居幕后,干这事儿熟门熟路。

    现在有了前世记忆,也只是多份锦上添花的笃定罢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