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十九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现代修士生存手册韩娱之张三[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娇宠八零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奇幻异典     回去途中,陆舟还忧心道:“咱不会有事吧?”

    骆白:“小老弟,宝哥想罩的人,会有事?”

    陆舟感动:“宝哥。”

    骆白:“喊爸爸。”

    陆舟:“……”

    插科打诨过后,紧张恐惧的心情缓解许多。

    还别说,陆舟差点就腿软原地,这会儿学校和老师领导们对学生来说有着绝对的威严。

    作弊一事真被扣到头顶上,陆舟能当场晕过去。说到底,也是个未成年的小孩。

    陆舟挠挠头:“话说回来,上次回家路上,经过学校巷子口还有人把我拦下来,问我买不买试卷答案。我当他在放屁,就回了句‘滚你娘,喊声爸爸施舍你五毛’,然后他就走了。”

    骆白:“买试卷答案?”

    还真猜对,那这么大一事,估计不是徐强能搞出来的。

    连校长也不查就按下,背后牵扯可能挺大。

    不过,跟他无关。

    他还不想掺和到教育行业里,尽管是门暴利行业,但涉及范围太广。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陷进去可就很能抽身了。

    骆白说道:“要是有人问你,你如实说出来就行,不要添油加醋。”

    陆舟:“明白。”他左右看看,小声询问:“骆白,这是不是有人偷了试卷拿去卖?”

    骆白:“不知道,与其关注这些,不如学习。”

    陆舟瞪着骆白,都到这时候了还学得下去?太淡定,不愧是大佬风范。

    不管陆舟的想法如何,骆白打定主意不去掺和这浑水。两人全须全尾回到教室里,不一会就有人过来询问,其中做贼心虚者支棱耳朵偷听。

    骆白睨了眼徐强,说道:“关于月考的事吧,问了我们俩一点问题。没事,我们当然没事……作弊?那就不知道了,老师应该心知肚明吧。对了,听说校门口巷子那里安装摄像头了?”

    “这你也知道啊?上周才安的——”

    就是线还没牵好,目前没派上用场。

    咚!

    巨响在教室角落里响起,众人看过去,只见徐强狼狈又惊恐地离开,令人一时摸不着头脑。

    骆白摊开书本,唇角带笑:“上课中,先自习。”

    整个南越省初高中月考时间相差无多,都在这一周内。

    长京市市一中,十一班。

    闻名遐迩的差班,在今天光宗耀祖了一回。

    班级里靠钱走后门进来的周昊海同学在此次月考中,一路过关斩将,势如破竹,从原本六百多的名次实行大跳跃,到了第201名。

    周昊海的狐朋狗友将他暴揍一顿:“说好一起当学渣,你却背着我们偷偷学习!”

    “请吃饭,必须得请吃饭。”

    “吃啥饭啊,街机走一趟,周哥你可得请客。”

    周昊海正难过呢。

    距离宝哥定下两百名就差一位,可悲的是分数一样,就因为班级排名往后。

    想到宝哥说‘弄死你’时的白净笑脸,周昊海就打寒颤:“不了不了,这次考太差,我还是先学习吧。”

    狐朋狗友:“……爸爸能干死他吗?”

    狐朋之一搭上周昊海肩膀,悄声说道:“周哥,咱说实话,你是不是偷买卷了?”

    周昊海不解:“什么卷?”

    狐朋之一:“月考全九门科目试卷和答案,有人脉就能买。专门找差生,有时候也找优等生,三百块就能买到。”

    周昊海:“三百?那么贵?!”

    工人拼死拼活干完一个月工资也才两三百,这九门科目试卷和答案就顶人家累死累活一个月工资?

    太好赚了吧。

    狗友之一:“这有啥?期中考和期末考翻倍,高三模拟更贵。”

    他左右看看,低头耳语:“听说还有高考卷子,不过外头都说是请专家估题,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

    周昊海:“神经病吧,高考卷子哪那么容易弄到手?武警扛着枪看守,还能偷不成。”

    狗友之一:“那不一定,说不定是泄题。”

    王则泯走过来:“周昊海,老师找你。”

    周昊海应了声就站起来,狐朋狗友各自散开。

    王则泯说道:“你这回过了,要是考进前一百名还没人注意。你一下蹦到两百名去,引起所有人注意,惹麻烦上身。”

    周昊海皱眉:“什么意思?都怀疑我作弊?行吧,谢你提醒。”

    他一走,王则泯就看见周昊海桌上的复习资料,翻开来看,比他以前做过的任何一本学习资料要更有质量。

    说实话,以王则泯的实力本不该出现在差生班,他只是不愿意随同大流进入重点班。

    大概是少年意气,有些愤世嫉俗的缘故吧。

    故而,王则泯做过的练习题和卷子不少,一眼就看出这份复习资料的价值。

    比之市面,和学校强制定制的资料要好上太多。

    一时间找不到词来形容,王则泯只是觉得好。

    若是他见过后世各类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学习资料,他就能知道何谓系统性学习。

    月考过后有两天假期,骆金和骆银从市一中回来。

    餐桌上,骆金不满抱怨:“我考进一百名内,所有老师都来问我有没有作弊。旁敲侧击,以为我听不懂?我可去他娘的吧,也不想想我整天悬梁刺股、含辛茹苦——”

    骆银:“姐,成语用错了。”

    骆金嚎丧一样:“别跟我纠错,重点是老师把我认真刻苦学习得来的成绩当成作弊,我可不气死了。这次月考那么多人成绩猛涨,怎么专盯我一个?”

    骆白讶然:“月考试卷很容易吗?”

    骆银摇头:“比往常还难一些。”

    骆金:“周昊海比我惨,老师们谆谆善诱就差开口劝‘你赶紧承认作弊’。”

    骆白:“试卷难度加大,反而更多人成绩猛涨,没人觉得奇怪吗?”

    骆银沉吟片刻:“骆金和周昊海的成绩,我能确定没问题。其他人不能保证,而且这次是优等生成绩属于正常下跌,小部分人异军突起。另外,这种情况不止出现在高一,还有高二高三以及其他学校。对此,学生给出的答案很一致,都说是在校外课余时间上补习班。”

    骆白点头:“那还真一致。”

    哪有那么多补习班?

    九十年代初,补习班初露头角,多是老师赚外快。

    但这种行为明面上不被允许,哪怕是大学教授,一经发现,立即开除。

    学生们一用这理由,学校领导就是想追查也会再三思量。

    骆银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选择打消心中的猜疑。

    毕竟只是听说,根本没有确凿证据。

    骆母举着话筒说道:“大宝,有人找你。”

    骆白过去,接过话筒:“谁呀?”

    骆母:“一老爷子。”

    骆白一听,大致有了人选,话筒接起:“罗老?”

    话筒那头,罗老和蔼的笑声:“大宝哥?哈哈,你可真是个活宝啊。”

    他这几天都在长京市里头,顺道打听来不少关于骆白的事迹,当真是有趣极了。

    骆白:“您到长京市了?”

    罗老:“到了,前几天刚到。”

    骆白:“那我明天去找您,顺道带点东西给您看一看。”

    罗老:“你又想出些什么妖主意?”

    骆白啧叹一声:“朗朗乾坤,宝哥我一身正气,哪来的妖性?”

    罗老哈哈大笑:“行吧,其实我过去也行。”

    骆白:“那不用,我去趟市中心也是正巧有事。”

    两人聊天,聊着就往农业和微生物菌株的方向去,可谓相谈甚欢。

    临了挂电话,意犹未尽,约定往后多通电话。

    刚放下话筒,骆白去找骆母:“妈,我请半个月假,您帮我跟老师说声成不?”

    骆母闻言扬声问道:“你想干嘛?”

    骆白:“赚大钱。”

    骆母可不同意:“中考怎么办?”

    赚大钱能有中考重要?

    骆白拍胸脯保证:“中考给您考个状元回来,妈您放心,在我眼里,任何事都比不上中考重要。”

    光宗耀祖的机会,怎么能不重视?

    骆母放心了,“回头我帮你跟老师请假,你可千万别学那些中途辍学跑去赚钱的人啊。咱家有钱没钱无所谓,关键是学习不能落下。”

    骆白应承下来后,把之前整理好并打印出来的文档交给骆母:“妈,这是我整理出来的计划书。等我明天到市里,你就拿给爸还有周叔、郭叔他们看。”

    骆母接过一看:“西岭村合作社企划案?”

    骆白:“我想重新创立农村合作社。”

    骆母不太看好:“不容易。”

    农村合作社从191八年开始就有,后来发展成为人民公社。人民公社不适合农村经济发展之后再次被摒弃,而合作社则重焕生机。

    所谓合作社和公社,实则都是人民自发创办的合作经济组织。

    其中条条框框,涉及范畴太广,再加上农业为弱质产业,农民是弱势群体,创办起来格外艰难。

    骆白:“所以我这是新型经济合作组织,首先还得找粗壮的大腿来靠。”

    他这不就是去抱大腿了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