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八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韩娱之张三不死佣兵奇幻异典现代修士生存手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唐镇和骆从诗夫妇最近两天遇到很多意外灾祸,譬如出门一趟,汽车轮胎被蒺藜扎破。

    一群混混围住他们打破车窗,砸烂汽车,并将唐镇暴打一顿。

    警察虽然及时出现,但骆从诗也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唐镇更惨,肋骨被打断,直接送医院。

    骆从诗气得眼睛发红,不断咒骂。

    唐镇虽说有自己的公司,可也不是真正的有钱人。

    家里就三辆小汽车,结果一辆被砸坏,修车的钱还比直接买一辆贵。

    而躺在病床上的唐镇,又是一笔医药费。

    骆从诗咬牙:“破财消灾,要真能消灾也就算了。”

    她离开病房,扯着警察的手臂喊道:“那些人呢?我要告他们,让他们赔钱坐牢!”

    警察同志示意她冷静,让她先松手:“唐太太,我们查明他们原本是不法组织成员,即使您不告,他们也是要坐牢的。但是赔钱,恐怕有些困难。”

    不法组织?

    黑帮?

    金港街头发生械斗的事,早就登上长京市早报社会版头条,骆从诗自然知道。

    她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顶着张红肿的脸叫嚣道:“那不就是你们执法人员的错?!抓捕违法犯罪者本来就是你们的职责,可是你们玩忽职守,让我们无辜公民受罪。我要投诉你们,一定要投诉你们!!”

    警察同志可也是专案小组的一员,知道唐镇和骆从诗的底细。

    本来就不齿他们卑鄙手段,此刻更为厌恶骆从诗嚣张的态度。

    他轻易挣脱骆从诗的手,离她两米远,面无表情说道:“根据调查,这是私人恩怨。换句话说,不法组织成员袭击你们不是偶然,而是蓄意的打击报复。我们有理由怀疑,唐太太跟不法组织成员有过联系。”

    骆从诗心里一惊,本想反驳回去,忽然想起之间联系教训周昊海的那群人。

    一时间,支支吾吾没敢再追究。

    转身低声骂骂咧咧的,才刚走到病房,bp机响。

    拿起一看,发现是家里佣嫂来的电话。

    好在医院前台就有电话,骆从诗过去交费拨打回去。

    “喂?”

    佣嫂哭天抢地:“太太啊——家里闯进一群飞车仔把房子给砸了!”

    “!!!”骆从诗眼前一阵头晕目眩,眼白一翻,晕了过去。

    夫妇俩一起住医院,躺了三四天才出院。

    回去后,骆父跟周永利见了一面,精神状态特别亢奋:“我们在海市找到一条食糖销售渠道。你可千万别把厂里滞销的食糖低价卖出去,多等几天,你的厂子就能起死回生。”

    闻言,周永利惊愕得微张嘴巴:“老、老骆,你可不能跟我瞎开玩笑。”

    骆父瞪眼:“我会拿食糖的事跟你开玩笑?”

    那就是真的?!

    山穷水复,柳暗花明。

    大概就是此刻周永利心中的感受。

    滞销的食糖,打着借款的白条,这偌大心事终于找到解决的法子,怎么能不让人振奋?

    周永利感叹:“老骆啊,你们一家都是我的福星。”

    骆白救了他儿子,骆父拯救他的事业,可不就是福星?

    骆父哈哈笑:“这还是大宝提醒我们,才让郭通达去海市走一趟。否则,我们还真得低价亏损卖出糖蔗和食糖。”

    闻言,周永利和周昊海齐刷刷看向正在喝水的骆白。

    骆白眨眨眼,竖起大拇指,对准自己:“大宝牌福运光环,开过光的。”

    骆父:“……”

    儿啊,夸张了。

    吹天才就行,别扯玄学。

    然而周永利和周昊海父子俩齐齐伸手,在骆白的肩膀上悄摸摸揩了一下。脸上充满虔诚和满足,仿佛他们真的触摸到那玄妙无比的福运光环。

    骆父:“……行吧。”

    周永利:“不对啊,我之前也联系过海市、广市、长京市的老朋友,全都没渠道。听说是都被打过招呼,整个南越省基本上都找不到收西岭村食糖的商人。”

    事实上,如果是零售或少量倒还买得起。但西岭村的食糖吨量太多,还有多余的糖蔗,大的食糖商人被打过招呼,所以周永利卖不出去。

    等那些食糖商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估摸唐镇等人已经得手,届时再后悔莫及也无法。不过现下就是这种情况,能够得到内部消息的终究少数。

    只是再拖下去,食糖涨价的消息就会传出来。

    再过不久,先是国家对于食糖替代品糖精的限制产量政策出台,后是从国外进口食糖的动作。

    一步步,循序渐进,而北方已有耳闻。

    骆父笑道:“南越省没有渠道,难道全国也没有?”

    周永利:“这话怎么说?”

    骆父:“郭通达厉害,在海市那边说通了一条北方外河城的食糖销售渠道。你可知道,外河城素有‘糖都’之名,今年却减产到不足以提供北方食糖用量。所以那边的人过来南方,跟我们寻求合作,这是条长期利益链。郭通达正在跟他们谈判,谈食糖的价格。”

    周永利尚且不知食糖价格将会飙升的事,当听闻郭通达以每吨4100的价格跟外河城谈判时,他惊得从椅子上跳起来。

    “疯了不成?八7年食糖价格最高的时候也才三千七每吨,郭通达他怎么敢狮子大开口?”

    平时食糖价格是两千六每吨,而今年暴跌至一千七。

    于周永利而言,只要保证食糖以每吨两千四的价格卖出,就是赚了。

    骆父看向骆白:“大宝,你来说。”

    骆白淡声道:“周叔,这价格是我提议的。”

    开过光的福运说话了。

    周永利沉默:“你说说看。”

    骆白:“事实上,他们一定会同意。”

    因为政策下达,食糖价格将会飙升至4700每吨,后世中再难以达到这样的巅峰。

    当然并非说后世食糖价格比每吨4700低,基本上跟国际糖价维持一致,5300每吨左右。但那是后世,后世中的一万不值一提,现在的一万,就是万元大户、中产阶级。

    可说跟后世糖价相差无几,自可想象到时候糖价会被炒出个多么可怕的天价。

    骆白:“周叔,您信我。”

    周永利看着他坚定的表情,一时无言。

    骆父:“就算不信大宝,也该信我跟郭通达。至少我们不会拿整个西岭村的未来开玩笑。”

    周永利露出犹豫之色,此事可比破釜沉舟还大胆啊。

    骆白续道:“哦,就算不信所有人,也要信我的福运光环嘛。”

    闻言,周永利叹口气:“赌就赌吧。”

    如今这个时代,不就凭一个‘赌’字闯未来吗?

    骆父一时也是无言,不知该高兴周永利的配合,还是批评他对骆白福运光环的迷信。

    骆白捧着开水杯子,环视在场所有人,缓缓开口:“还有件事,就是让周昊海跟骆金一起学习。我整理了规整的学习资料和方法,学个三年,再不济复读个两三年,燕大一定能考上。”

    周永利目光炯炯,盯着骆白:“燕大……”

    语气里,全是垂涎和艳羡。

    周昊海:“……不,等等。燕大?我?不用了吧,就算努力学习,考上大学就好了——爸,你不要痴心妄想好不好!做人实际一点!!”

    骆白:“天才出手,没有不可能。”

    周永利激动:“好!我们家昊海,交给大宝了。”

    周昊海:“我不——”

    骆白凉凉一句提醒:“骆银负责辅导。”

    周昊海坚定:“我要上燕大。”

    周永利顿时感动得……哭了,偷偷抹眼泪。

    儿子,长大了。

    终于懂了真男人为爱雄起的真理。

    周昊海面上嫌弃,背过身时,却也露出复杂的感情。

    ……他那个向来不假辞色的父亲,原来很爱他。

    骆父左右看看,总觉得哪里不对。

    农业期刊报社。

    值班人员在罗老和毛主编等大人物的目光下,顶着巨大压力再次拨通号码。听着那头响铃几遍,终于接通。

    值班人员松了口气:“喂?请问是大宝哥吗?”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有点傻。

    可是没办法,谁让大宝哥真的就只留下大宝哥三个字,连个姓也没有。

    那头,骆母:“不是。”

    值班人员失望,下一瞬又听到话筒里说:“你找他有事?”

    “是这样的,大宝哥上周在我社投稿。经主编确认……”值班人员将事情重复一遍,肯定说道:“论文很有研究价值,提出的设想非常宝贵。我们决定,邀请大宝哥到京城商讨。如果可以,需要登记详细资料,经过考证,华国农科院将有可能录用‘大宝哥’为院士。”

    骆母:“这样啊,我不清楚这些。我喊他下来,让他亲自跟你们说行吗?”

    值班人员:“好的,没问题。”

    不过一会,话筒那头换了个人。

    骆白:“农业期刊报社?”

    值班人员惊讶于这声音的年轻,但也打起精神说道:“是的,您好,请问您是大宝哥?”

    骆白:“嗯。我姓骆,骆白。”他没说太多废话,直接点题:“见一面没问题,但我不可能去京城,更不可能成为华国农科院院士。”

    罗老皱眉,示意值班人员把话筒递给自己:“能告诉我原因吗?”

    突然换了个苍老而慈祥的声音,骆白愣了一下,因那声音唤起了久远的亲切感而缓和道:“因为我要开学了。”

    “今年,要参加中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