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七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奇幻异典韩娱之张三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现代修士生存手册     周永利收到bp机发来的消息,心就凉了一半。根据上面的号码拨打市公安分局电话,听到那场大型械斗,吓得脑袋一阵空白。

    等确定儿子没事,他才松了口气。

    一抹额头,全是吓出来的冷汗。

    到达金港片区公安分局门口,一路听着那些人的交谈,周永利知道了金港街街头发生的那起大型械斗有多血腥。甚至有人缺少胳膊和腿,还有的,在医院手术室里,生死不知。

    周永利一颗刚放下的心又吊起来,不断感谢四方神佛保佑他儿子平安无事。心里打定主意,以后不管是否遭来儿子怨恨,也坚决不准他跟那些社会人士混!

    来的路上,周永利顺道去趟银行提了笔钱。

    他想,儿子在警局,那肯定是被抓进去的。

    必须得有保释金。

    一进警局,询问之下,那公安同志一脸古怪的打量周永利:“跟我来吧。”

    周永利见状,心又凉了。

    “警察同志,我儿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回头我肯定好好教训他,争取让他早日改过,重新做人。”

    公安同志失笑:“那不用,小同志今晚也是被吓到了。回去后可别责怪,好好教导就行。以后别去那些危险的地方,学生嘛,还得以学业为主。”

    周永利听着觉得奇怪,但没多想,只以为人民警察好。

    于是他连连点头:“一定好好教训……不是,教导。”

    公安同志送他进刑侦队副队长办公室时,悄声问道:“您认识大宝哥吗?”

    周永利试探:“……要想皮肤好,早晚用大宝?”

    公安同志:“……同志,进去吧。”

    周永利:“??”

    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

    周永利进屋后第一眼就瞧见周昊海,连忙上前察看,发现没受伤才真正把心里的大石头放下地。

    周昊海起身,低着头别扭道:“爸。”

    周永利:“嗯。”

    见到人,反而冷淡下来,这就是周家父子相处模式。

    周母早逝,周父忙于事业,父子俩渐渐生疏。不然,周昊海也不会去混黑了。

    想了想,周永利还是补充一句:“人没事就好,以后好好学习。”

    看孩子脸色惨白吓坏的模样,到底是没忍心责骂。

    周昊海听到‘学习’俩字,反射性:“一定!”

    知识的力量彻底荡涤了他的心灵。

    周永利茫然,但也高兴他终于能听话:“走吧,爸带了保释金,我们回家。”

    保释金?

    周昊海诧异一瞬,重点关注‘回家’二字,扭头就朝认真看书的骆白喊:“宝哥,我爸来接我了。我们一起回去吧。”

    周永利顺着周昊海的目光看过去,惊讶地发现骆白也在。他跟骆父是朋友,经常往来,自然也认识骆白。

    在他的认知中,骆白勤勉好学乖巧聪明……

    理想中的儿子,就是骆白。

    但是,骆白怎么会出现在警局?

    周永利狼父般的目光落在儿子背影上,痛心又气恼:自己堕落就算了,怎么还扯上骆白?

    周昊海:刚还是让人瘆得慌的慈父,怎么说变就变?

    骆白:“周叔,您好。”

    周永利狼父的表情瞬间变成慈父,笑眯眯地:“大宝怎么也在?是不是昊海骗你?听叔的话,别让昊海带坏了。”

    周昊海瞪圆了眼睛,那哪叫骗?宝哥能是他骗得到的大佬吗?

    不过,他瞥了眼骆白。

    如果不是骆白,今天晚上躺医院手术台上的人可能就是他。

    周昊海缓和表情,难得没有跟亲爸犟嘴。

    骆白:“没有的事,周哥挺好,他帮了我很多。”

    唇角带了笑,喊‘周哥’时,顺带睨了眼周昊海。

    周昊海浑身就是一哆嗦,想到自个儿刚才夸下海口的话,尴尬得掩面不想见人。

    周永利大笑两声,转身就想将两人保释出去。

    一旁被忽视得彻底的韩副队假咳两声,终于引来注目:“……是这样,这两位同学去迪厅玩,误被牵连进不法组织械斗。我们出于安全考虑才通知家长,不用保释金。”

    周永利恍然大悟:“还是感谢警察同志,太感谢了。”

    韩副队:“不用,真正该感谢的是我们。实不相瞒,我们关注不法组织很久了,多亏骆白打来的匿名举报电话,我们才能顺利打击犯罪。”

    周昊海震惊:“你们怎么知道是骆白?”

    骆白斜着眼睛瞥他,因为你从刚才到现在,满嘴‘宝哥’、‘大宝’,整个警局都知道了。

    否则,韩副队怎会特意把他俩带进办公室里?

    韩副队微笑以对。

    周昊海瞬间觉得自己被针对,委屈。

    韩副队:“虽然两位同学没有直接参与不法组织械斗,但周昊海同学依旧牵连其中。根据审讯,我们得知有人被买通,诱骗周昊海同学参加今晚的械斗。如果周昊海同学被诱骗成功,后果不堪设想。”

    周永利瞬间就想到唐镇,但他没有多说,而是再次感谢韩副队。

    周昊海不敢说自己真被诱骗成功了,只因为心上人他弟在心中的地位比老大重要。

    但思及后果,他也是一阵后怕:“还好骆白不让我离开迪厅。”

    闻言,周永利朝骆白投去极为感激的目光。

    韩副队笑了笑,紧接着说:“因为对方出于教训的目的,而周昊海同学没有受伤。构不成故意伤害罪,所以我们只能进行口头警告。”

    周永利:“我知道了,多谢警察同志。”

    韩副队话锋一转:“不过,也是对方自作聪明,漏了行踪。现在有人报警的消息漏出去,那些漏网之鱼以为是他们报的警,可能会进行报复。为捉捕犯人,我们会进行跟踪。”

    警察跟踪,肯定会保护。

    当然小伤什么的,不能保证。

    大人之间的争斗,非得牵扯到小孩身上,这心思委实歹毒。

    听说还只是商业上的竞争,手段实在恶心。

    骆白遗憾:“真是可惜。”

    只是受点皮肉苦。

    韩副队:“咳。”

    周昊海:“宝哥,低调。”

    骆白瞥了眼,好吧。

    慢刀子割人才痛得厉害。

    这么一想,满意了。

    因为通知了骆白的父亲,所以周永利顺道给骆父去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已经在警局。让他不用过来,他会把骆白带回去。

    骆父听完后,又确认骆白安全后,当即同意:“那行吧,麻烦老周你了啊。我这会正忙得走不开,幸好你在那。”

    说完,就挂了电话。

    没跟亲儿子通个电话确认啥的。

    旁边的女警感叹,这当爸的,心也太大了。

    殊不知,熟知骆白路痴属性的骆父听完描述过程,大抵猜到骆白是迷路到金港片区了。

    那这就不是件大事。

    再者,以骆白的聪明,肯定会没事。

    这就是属于天才他爸的自信,普通人是不会懂的。

    骆白离开前,韩副队把自己家里的私人电话告诉他:“如果事后有人报复,你就打这个电话。这回,我们都得感谢你。”

    骆白笑了笑:“打击罪恶,人人有责,我不过是尽了点公民责任。”

    韩副队表情柔和得不行,特别欣赏骆白。

    现在有这份认知的,别说小孩,就是大人也没有。多的是知法犯法者,态度还特别强横,让人烦不胜烦。

    “匿名举报,成功打击长京市的不法组织,是件立功的大事。我会向上级申请一定的奖励,颁发给你。”

    骆白:“谢谢。”

    90年,国家开始大力打击犯法行为,尤其是不法组织。为鼓励群众举报而设立奖惩机制,奖励似乎一直都很丰厚。

    走出警局大门,周永利真诚地对骆白说:“叔谢谢你。”

    骆白挠挠头,其实整件事都是巧合、意外。

    周永利这么认真地感谢,倒让他不自在起来。

    憋了半天,骆白吐出句:“不是大事,不用客气。”

    说完,脸就皱缩起来,他真是不会应付别人的真心诚意。

    周永利哈哈大笑,连周昊海也觉神奇。

    骆白面对凶神恶煞的金哥时,从容得吓人。一对上周父,却连应付也不会了。

    周永利:“走,我带你们下馆子去。”

    长京市金港片区公安分局。

    小刘:“韩副队,查到红帮老大的行踪。”

    韩副队:“在哪?”

    小刘表情古怪:“死了,出车祸,违规驾驶。”

    韩副队:“……”

    小刘:“有没有可能是谋杀还不确定,得等尸检报告。不过,红帮老大有飙车的爱好,以前曾经出过车祸,这会赶着争地盘,撞死也不奇怪。巧合的是,他还撞到另一个人。那人是厉家二少,刚送到医院,腿没了。”

    韩副队皱眉,涉及厉家,不好查。

    “总归是除了个大祸害。”

    厉家别墅。

    厉太太披头散发,像个疯子一样的踢打佣人,朝楼上大喊大叫:“厉琰你给我出来!!出来!!!杂种——是不是你害的?是不是你——!!!”

    佣人拦住她:“太太,您冷静点,大少已经睡下了。”

    厉太太:“滚!!!”

    正在此时,厉琰走了出来,单手搭在楼上栏杆,垂眸俯视狼狈的厉太太:“……厉琼的腿,救不回来了?”

    他轻叹:“真是可惜。”

    眉目如画,黑瞳平静无波,冷得结冰一般。

    面貌太漂亮,气质却阴冷乖戾。

    过分的冷漠无情,不符合少年此刻的年纪,于是显得邪性。

    明明是平静的、面无表情的,无端有股横暴气势冲出面孔,俯冲而下,择人而噬。

    厉太太肝胆欲裂,心神俱骇。

    厉琰下令,让保镖把她架起来扔出门口。

    厉太太只能在门口撒泼怒骂。

    杂种、贱人、婊|子……一系列污脏词汇令人瞠目结舌。

    保镖们一个个五大三粗的男人都听不下去,但见前方的少年却稳坐原位,不喜不怒,无动于衷。

    那份冷漠、冷静从容,令人生畏。

    厉琰是厉家的大少,生母早逝,自小体弱多病。

    继母和弟弟欺辱不断,而生父不理不睬。

    身世本应可怜,但在场却无人起同情之心,他们对厉琰的畏惧刻入骨子里。

    因为眼前此人,可不是仁善心慈者。

    他是横暴凶唳的野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