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六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现代修士生存手册韩娱之张三娇宠八零[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奇幻异典     铃铃——

    制糖厂厂长办公室里的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锲而不舍。

    厂长周永利接起电话,没等对方开口就先拒绝:“抱歉唐先生,我不会卖掉工厂和土地,如果您想谈食糖买卖,我非常欢迎。但是现在市场价低迷,您还以低于市场价百分之十购买,我希望对此可再进行商量。”

    唐镇:“食糖价格的问题,我们可以退一步。但我觉得,你可以再考虑卖掉工厂的事情。食糖行业不好做,连续几年市场低迷,还碰到营销改革,短时间内绝对无法恢复正常价格。而你的制糖厂恐怕也撑不到那个时候,与其等着宣告破产,低价卖出,不如现在高价转让给我们?”

    周永利坚定拒绝:“抱歉,唐先生。您说的很动人,但是这制糖厂是我一手建立,它就如同我的孩子。好不容易有如今的规模,除非真的撑不下去,否则我不会卖出去。”

    唐镇笑了,“周厂长的精神令人佩服,但是,宁愿守着座破厂也不肯卖掉获取一笔可流通的款项支付那些被打了白条的村民,你真自私。”

    周永利神色冷下来:“不必唐先生操心,我自会想办法周转。我还是那句话,谈食糖买卖,可以。谈卖厂卖地,没可能。”

    唐镇终也压不住怒气:“周厂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周永利:“没事的话,我挂了。”

    唐镇:“听说周厂长有个儿子在市一中读书?”

    周永利紧扣住桌角:“你敢动我儿子试试!!”

    唐镇:“周厂长别激动,我们都是知法守法的好公民,不会干作奸犯科的事。但是,我听说周厂长的儿子经常跟校外的不良人士来往,经常出入金港片区。哈哈,这说不定哪天就被卷进械斗了,缺胳膊少腿就真可惜。我也是提个醒,周厂长别往心里去。”

    言罢,唐镇主动挂断电话。

    周永利如困兽之斗,猛地拍下话筒,犹豫再三,还是抓起衣服决定去一趟市中心。出门时遇到在外头徘徊的徐父,于是嘱托他:“徐东,我出厂走一趟市中心,告诉其他人今天不用找我。”

    徐父一个激灵,点头应好。

    目送周永利离开,他的视线落在紧闭的厂长办公室的大门。

    另一端,刚刚挂断电话的唐镇回头看骆从诗:“怎么样?”

    骆从诗笑容温柔美丽:“已经打点好了。周家的小杂种闹着要进黑帮,天天跟着群没出息的混混到处收保护费。我找了个混黑的教训他一顿,哪怕报警,警察也会当成混混之间寻衅滋事处理。”

    唐镇满意点头:“八屏市的食糖大商已经莅临长京市,他宴请土地局科长,让我们俩准备准备也一起去。”

    骆从诗惊喜不已:“真的?!太好了,这下西岭村的土地就是囊中之物了!”

    他们之前一直费尽心思想要搭上土地局,奈何无门可进。否则他们也不会绕了无数条弯路,搭上八屏市的食糖大商,投入那么多金钱和时间去讨好对方。

    好在,投入终有所回报。

    金港片区,远近闻名的不夜之都,长京市繁华的标志之一。

    灯红酒绿,人潮如流水,从八5年开始,持续了将近三十年的繁华。

    后世中,但凡提及长京市,必然有金港片区。

    半个长京市的政客、商人聚会商谈之地,首选金港片区。

    此地三教九流聚集,地头蛇、外来黑帮、飞车党穿梭于金港片区,而金港片区入口处的大片空地就时常发生械斗。

    上至政客豪商,下至小偷混混,鱼龙混杂,龙蛇并行。

    图书馆位于市中心东面,而金港片区位于市中心的西面。

    当骆白在金港片区下车时,摊开看反了的地图,陷入沉痛的思考。

    “骆白……真是你?!”

    略带迟疑的声音还挺年轻,处于变声期,不太好听,明显是个未成年。

    骆白抬眼看过去——

    身量颇高,倒是个颇为英气的少年,剃着寸头,脸颊上贴块绷带。

    一看就是个不良少年。

    周昊海。

    骆白认识他。

    周昊海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刺头,家里挺有钱,他爸就是制糖厂厂长周永利。

    在原轨迹的记忆里,周昊海靠他爸塞钱进的市一中,跟二姐骆银同个学校。

    他不爱学习,常年跟外头的人混,听说真混黑。

    后来在一次械斗中没了腿。

    制糖厂厂长周永利因徐父出卖,不得不关闭制糖厂。但真正让他备受打击、心灰意冷之下卖掉厂子连带土地的,却是儿子混进黑帮械斗致残。

    他一直觉得,如果自己能多关心儿子,儿子就不会混黑帮,更不会残疾。

    骆白对周昊海熟悉,主要是原轨迹后期,残疾的周昊海反而是唯一出手帮助过他的人。

    周昊海蹙眉:“你怎么来金港街?”

    金港片区,也叫金港街。

    骆白折叠地图放好,从容说道:“来看看。”

    他会承认自己迷路了吗?

    不会!

    天才是没有缺点的。

    “你怎么在这?市一中还没开学吧。”

    大姐骆金和二姐骆银都是市一中的学生,而市一中则是长京市的重点高中。一般开学时间都比其他学校快,基本上过完年十几天左右就开学。

    周昊海:“家里没意思,我提前过来。”他上下打量乖乖学生样儿的骆白,不耐烦地啧叹:“你穿这样来金港街,肯定被当成肥羊宰得一毛不剩。幸好遇到我,哥带你去见识见识。”

    骆白看他如今意气风发,差点认不出来。

    他脑海中的周昊海,疲惫沧桑,老得很快。

    因年少轻狂付出惨重代价而沉淀下来的稳重,深藏无尽的悔恨,始终孤身一人。

    周昊海:“要说学习,周哥比不上你。但在外面,金港这条街,周哥就是这个。”他竖起大拇指,意气飞扬:“你知道周哥在外面拜了谁当大哥吗?红帮的头狼,大哥中的大大哥,真正说得上话的大人物,连市长都得给几分薄面。哎,别说,你认识红帮大哥吗?”

    认识。

    怎么不认识?

    上了长京市社会版头条的男人,没死在黑帮械斗里,死在赶往黑帮械斗违规驾驶的路上。死法轰动整个长京市,没进长京市扫黑除恶经典案例,反而进了安全驾驶科普案例。

    骆白面带微笑,心里想的是如何让知识的力量贯穿周昊海的头颅。

    这傻逼二货压根就是个外围小喽啰,没混进底层就被卷进去没了腿。而他自以为是拜的大哥,死法成黑帮械斗里的笑话。

    真要说起来,周昊海也是倒霉。

    自带霉运,躲不掉的那种。

    骆白叹息,看着周昊海的目光充满同情:“没关系,宝哥自带天才光环,吸福运的那种。”

    周昊海:“???”

    聪明人说的话,果然都充满玄妙。

    在周昊海的认知中,骆白无疑很聪明,跟骆银一样聪明。

    所以哪怕骆白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一样能引来他的由衷的敬佩。

    周昊海很兴奋激动,拉扯着骆白往前走:“今天晚上是红帮抢地盘的时候,赢了,我们就功成名就。往后在长京市,横着走,叱咤风云。只要能在大大哥面前露脸,我就能出人头地。骆白,周哥肯定罩着你。你……跟骆银说……咳咳,算了,没什么。”

    骆白算了算时间,差不多应该就是今晚,周昊海在所谓抢地盘的械斗中被砍断腿。

    他不对这巧合感到惊讶,而是理所当然。

    毕竟在宝哥自带吸福的天才光环下,周昊海怎么可能不转运?

    骆白瞥了眼激动得跟傻逼似的周昊海,撇撇嘴,鄙视之。

    90年代,黑帮电影大行其道。

    内地电影不太能引起青少年共鸣,反而是香港和日本的黑帮片讲述的江湖帮派,兄弟情义,让他们趋之若鹜。

    周昊海就是被忽悠瘸了的傻逼之一。

    作为一个拥有三世记忆的成年人,骆白打心底里瞧不起他们。

    黑帮片有什么好看?江湖帮派哪里有意思?

    明明黑猫警长才是经典中的经典!

    骆白被周昊海带去见红帮里一个马仔,马仔是最底层的,手底下带着几个人,刚加进红帮。骆白猜红帮之所以收他,估计是为了今晚抢地盘火拼凑人头。

    就这样,周昊海还得恭维他:“这是我兄弟,您给个面子,让他也加进来吧。”

    马仔上下打量骆白,满是嫌弃:“初中生?红帮不收。”

    周昊海塞了两张蓝票子给马仔:“回头我再请弟兄们去迪厅玩。街尾新开的一家,妞多还正点。”

    骆白闻言,抬眸看了眼周昊海。

    听这话,真不觉得周昊海才十六岁,更无法想象他其实直到三十岁还是个童子鸡。要不是有原轨迹的记忆,骆白是真不知道周昊海偷偷喜欢他二姐骆银,喜欢了十几年。

    马仔:“行吧,你兄弟就是我兄弟,给你个面子。欸?带刀没?”

    他指着骆白。

    骆白扛着书包:“书,成不?”

    马仔:“……”

    看在两百块的份儿上,他就提醒两句:“等会真拼起来,尽量往角落里躲吧。”

    周昊海拍胸口表示:“放心吧大哥,我不会退缩的!”

    马仔:傻逼。

    骆白环顾四周,发现最前面有一排的机车,旁边都站着皮衣皮裤的青年。后面三五成群一群提棍带刀的,场上人头约莫八十几。听说后面还有一波人,去接红帮老大了。远处车灯闪烁,机车轰鸣,不多时就有另一波人到场。

    双方展开对峙。

    偶尔有路人闯进看见这一幕,立刻调头离开。

    骆白抬头看对面的迪厅,依旧歌舞不休、灯火通明。

    在金港街街头开迪厅的,势力不小,哪怕是混黑的也不敢得罪。

    实际上,这些所谓黑帮不过小打小闹,国家真正想打击的时候,没一个逃得掉。

    一个帮派里几十上百张嘴,全靠钱养。

    长京市本地势力权财大的,或多或少都跟黑帮合作。

    譬如红帮老大,听说背后就有厉家撑腰。

    厉家,长京市首富,连市长都得给三分薄面的人物。

    而且,在京城也有人脉。

    前方的人在相互对峙,没人注意到后面的小虾小鱼。于是骆白转身朝对面的迪厅走去,周昊海见状,虽不想错过在老大面前表现的机会,但心上人的弟弟更重要。

    所以,周昊海果断转身去找骆白。

    周昊海:“骆白,你跑来迪厅干嘛?”

    当然是因为迪厅有电话啊。

    骆白执起话筒,拨打长京市金港片区公安分局电话,匿名举报。

    周昊海:“……”

    心上人她弟,思想觉悟真高。

    长京市金港区公安分局为打击长京市不法组织而成立的专案小组,连续好几次出击都失败而归。如今盘踞长京市的不法组织一共两个,红帮和汉帮,一个地头蛇,一个外来黑帮。

    两个帮派相撞,势必争夺地盘,死伤无数。

    正是警方将他们一网打尽的时候。

    可惜得到的线索全是虚假的,两个帮派不约而同公然戏耍警方。

    让他们徒劳奔波,无功而返。

    专案小组组长,原刑侦队副队长韩副队:“小刘,有没有消息?”

    正在接收前线消息的小刘紧盯电脑屏幕,等待通讯,接听后听到队友的回复。

    “一号仓不见目标,收网。”

    “二号仓不见目标,收网。”

    小刘气得捶打桌面:“又被耍了!他们知道我们在查,故意找来一群学生假扮黑帮人员集结在一号仓和二号仓骗我们。”

    众组员闻言,也是气怒不已。

    更气的是这些黑帮的卑鄙无耻,明明干违法乱纪的事情,却把自己吹嘘成江湖义气。导致长京市不少青少年趋之若鹜,给他们警方造成许多阻碍。

    而那些自以为义气,自比英雄的青少年,往往是在械斗中致残,一生都被毁了。

    这让众人气恼,却又无可奈何。

    韩副队深吸口气:“继续盯紧,不要松懈。”

    他决定带领组员继续彻夜不眠加班,务必将不法组织一网打尽。

    正在此时,有个处理匿名举报电话的姑娘敲敲门走进来:“韩副队,有人民群众匿名举报,金港街街头聚集一群不良青年打架滋事。”

    韩副队:“不良青年?人民群众?”

    姑娘表情恍惚:“据这位匿名大宝哥的人民群众所说,他是无辜正义路人,见有人滋事,于是报警。希望我们警察同志能赶紧出手制止,嗯……他说他无意间听到‘红帮’、‘汉帮’之类的词,大概觉得是群中二青年犯浑混黑。呃……人民群众表示,他非常痛心疾首。”

    众人:“……”

    韩副队:“小刘,把一号仓和二号仓的警力调一半到金港街街头。其余人员准备,确定消息后,立即出发!”

    空旷的场地上,几百人围在一起,场面蓄势待发,仿佛弥漫着硝烟味。周昊海担心骆白被发现,想着反正还有表现机会,立功的事,以后再说。

    于是,骆白和周昊海两人就躲在迪厅里面看对面,不知哪方先动手。铁棍西瓜刀舞得虎虎生风,很快就见了血。

    有人逃到马路,朝迪厅而来,直接被砍趴下,血喷了一地。

    原本满腔热血的周昊海见状,脸色惨白,手脚发软。

    说到底,一腔热血不过凭空想象,真正见到才会知道混黑是条多血腥残酷的道路。

    一不小心,真的会没命。

    骆白就是想好好打击周昊海,让他清醒一点,别凭点意气就去沾那些不该沾的。

    他冷冷陈述:“如果你没有躲进迪厅,现在躺外面的人就是你。你会被砍掉胳膊或者腿,蜷缩在原地等血流干。当然幸运一点,被送去医院捡回条命,但是从此后残了。”

    “你爸悲痛不已,可能倾家荡产医治你,最后悲苦早逝。而你喜欢的女孩,永远把你当成一个没出息的混混,甚至因此而恐惧你、害怕你,远离你。”

    骆白陈述的是原轨迹中发生的故事,泠泠冷冷,冒着冷气一般。

    周昊海吓得缩起脖子,哆哆嗦嗦发誓:“我、我再也不混黑了……”

    浪迹江湖的男人梦,碎在大宝哥幽灵般冷漠的语气中。

    其实,骆白对这些所谓黑帮非常厌恶。

    原来的轨迹中,今夜是红帮抢到地盘,成功镇压外来者,夺回长京市的话语权。后来在本地豪商相助下,成功转型为正当企业。但背地里,依旧干些上天害理的事情,直到全文后期,在跟男主的争斗中落败,完全被铲除出长京市。

    而骆白死于那场争斗中,骆银则更早来长京市打工,被混黑的看中。骆银不从,被逼从高楼跳下。

    骆白不得不感叹原著的黑暗,简直是负能量聚集地,看完非抑郁不可。

    好在,大宝哥来了。

    自带福运,增福buff。

    什么红帮汉帮黑帮,全都进牢里好好改造吧!

    正在此时,警笛冲天,由远及近。厮杀的人起先反应不过来,等回过神来已经被警方包围。有些熟悉地盘的,立刻钻进巷子里逃跑,然而警方也追了过去。

    更为聪明的,立刻就朝迪厅过来。其中为首的中年男人就是红帮副帮主金哥,他受了点轻伤,在手下的掩护下躲进迪厅。

    迪厅的人一下散得干净,简直是精明得不行。

    周昊海也想把骆白拉扯走,但骆白留在原地,静静看着金哥。

    之前收下周昊海两百块的马仔立刻认出他们:“你们居然躲了起来?!金哥,他们是二五仔!”

    啧,叛徒就叛徒。

    学人港片喊二五仔,四不像。

    金哥看了看窗外的公安和迪厅里的话筒,“你们报警?”

    他提着刀、红着眼睛就走过来,逃跑前也要砍死两个二五仔。

    周昊海心惊胆战,怕得浑身颤抖,还硬是挡在骆白面前:“你快走,别告诉你二姐。”

    男人,就应该独自面对暴风雨。

    骆白:“……哦。”好的呢。

    西瓜刀劈头而下,周昊海闭上眼睛,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因为骆白提前一步踹开他,反手提起背包砸到金哥的手背,继而朝金哥的脑袋砸了过去。

    ‘duang’地一声,非常清晰。

    金哥顿时头昏脑涨,晕头转向。

    骆白捡起西瓜刀抵住金哥的脖子,“周昊海,过来。”

    周昊海完全是懵地走过去,懵逼接过西瓜刀,懵逼地架住金哥的脖子。接下来,所有人都懵逼地看着骆白用他不知道装了什么的背包狠狠地砸金哥的脑袋。

    “混黑是吧,红帮是吧,随便祸祸姑娘是吧,教导未成年血腥暴力是吧——”骆白砸得累了,而金哥被背包上的链子划伤,满头鲜血,不省人事。

    众人惊恐地看着眼前这白白嫩嫩的学生仔——不,狗屁的学生!简直比砍过人的金哥还可怕。

    因为他现在正一脸轻松、乖巧、无辜地松筋骨,哪怕现在躺地上的人是金哥,也会觉得是他被挟持。

    骆白笑呵呵感叹:“许多年不活动筋骨,打一下就累。”

    周昊海两腿站站,下意识喊:“宝、宝哥,外面有警察,我们赶紧逃吧。”

    骆白:“人没死。”

    周昊海顿时松了口气。

    骆白:“纯属自卫。”

    他低头看了眼满头血的金哥:“作为奉公守法的公民,不能杀人呢。”

    语气有些遗憾。

    当然也只是遗憾,再恨此人,也不可能杀人。

    毕竟这一世的骆银还好好的,没遇见垃圾。

    其余人顾不上金哥,赶紧逃跑。而那个收了钱的马仔已经腿软了,在骆白笑吟吟看过来的目光中颤抖着喊:“宝、宝哥……”

    骆白瞥了眼,转身抽出纸巾擦掉背包上的污渍。

    心里想着,果然得练练腿脚了。

    刚才完全凭着股恨意才撑下去,而且金哥受了伤,身上的枪丢了。而且小瞧骆白,猝不及防才被他反击成功。

    福运光环没有褪色,宝哥表示满意。

    打开书包检查里面的书,没有损伤,骆白顿时更满意了。

    韩副队和小刘冲进来就发现红帮副帮主已经晕倒在地,而旁边一个未成年正哆哆嗦嗦地拿刀自卫。二人赶紧上前安慰:“同学,我们是公安。现在很安全,请赶紧放下刀。”

    周昊海下意识抬头看骆白,后者微不可察地点头,他才松手。瘫坐地上时,发现脸上全是吓出来的冷汗。

    小刘逮捕金哥,顺道看了眼他头上的伤势,嘀咕道:“什么东西砸的?伤那么重。”

    骆白:“知识的力量。”

    周昊海:“……我要好好学习。”

    韩副队失笑:“你们两个小孩,晚上没大人陪同不准来这些场所。都先跟我回警局,通知家长过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