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书名: 天生富贵骨 第五章 作者:木兮娘

强烈推荐:女配不掺和(快穿)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奇幻异典不死佣兵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综英美]就说你们缺治疗     事情过去两天,徐母依旧放不下。

    她越想越觉得憋气,憋得心口疼。不断叨叨:“戴加贤她算个什么东西?要我道歉!我说的哪点不对?骆金那个泼辣样子,成天野地里跑,还跟男生混在一起,不知道被多少人睡过。还有骆白,那么个邪性东西,肯定是山精鬼怪。”

    徐强拿着遥控器不断换台,不搭腔。

    徐母见状,想让他去学习,又怕儿子生气。转而想起骆白,又妒又恨:“……那个小杂种!每次见到我不笑不喊,说话阴阳怪气,肯定是来讨债的。等着吧,有她戴加贤后悔的时候。”

    话音刚落,徐父踏进屋中。

    徐母赶紧满脸堆笑,倒杯热水递到徐父手中,而徐父随手把整个杯子并热水砸到她身上。徐母尖叫,徐强猛地跳起来躲到角落里。

    徐父阴郁道:“老子车间主任的位子没了,落选!我替厂子干了两年,兢兢业业从不请假,白班倒夜班没有怨言。他周永利倒好,连个车间主任都不给!反而给个才来半年的新人,说什么高学历……一个巴掌蹦不出半个屁的东西,他周永利就是故意筛下我!”

    徐母闻言,顾不得痛,当即跟死了亲人似地嚎起来:“是骆家!骆白!他们报复前几天的事,我就知道,肯定是骆白,他当时就警告我。丧良心啊,杂种丧良心——我随口说的几句话,当时那么多人也骂了骆金,他就专门挑咱家报复,他就是故意的!!”

    徐父开头还没把自己落选车间主任的事联想到骆家,经骆母一说,忽然就想起来了。

    当初他进厂,就是骆父帮忙。而且那个顶了自己位置的新人也是骆父介绍过来,这么一串联起来,百分百就是骆家搞鬼。

    徐父怨恨不已的想到妻子已经道歉,何况骆金、骆白作风不正,本身就有问题。说两句怎么了?不痛不痒,还能把人说死不成?

    结果把他车间主任的位子给撸了,未免过分。

    还有厂长周永利,好歹干了两年,半点情分也不给!

    徐父一时把骆家和制糖厂厂长一块儿恨上了,当然也没放过罪魁祸首唐书玉和胡淑蓉两人。回头再看徐母哭天抢地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起身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徐强躲在角落里也没能幸免,被揍了一顿。

    突然,电话铃声响,徐父推开徐母接起电话:“谁?”

    “徐东?我是骆从诗,书玉的妈。”骆从诗开门见山:“有单生意送上门,薪酬丰厚,你就是在制糖厂干上一辈子也不一定有那么多。做不做?”

    徐父咬牙:“您说!”

    西岭村毗邻广、海两市,实则隶属长京市。

    后世中,长京市随同广、海两市被划为南越省经济重心,前景可期。而此时,长京市经济不输广、海两市,更甚有超越之势。

    骆白摊开长京市地图细细研究,站在公路车站旁等公交。

    突然,徐强冲到他面前,怒红了眼睛:“骆白,是不是你爸干的?”

    骆白把长京市地图折叠起来放进背包,“无缘无故,没头没尾,你想说什么?”

    他打量着徐强,后者脸上、身上都有被皮带殴打出来的伤痕。估计是被徐父打的,徐父经常家暴,在村里不是个秘密。

    骆父和骆母劝过,反被徐母埋怨他们多管闲事,后来她被家暴就没人再管。至于徐强,他也有暴力倾向,本身就不值得同情。

    将徐强身上的伤痕并刚才的话联系起来,骆白:“徐叔职称评选车间主任落选了?”

    徐强恶狠狠地瞪着骆白:“你爸干的对不对?”他指着骆白的鼻子:“别想我会放过你,我迟早弄死你!”

    骆白笑了笑:“我爸有没有插一手,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爸一周前看守车间的时候喝酒误事,出了很大纰漏。要不是看在你爸妈都是老员工的份上,估计都被炒鱿鱼。评选车间主任的事,哪还有徐叔的份?”

    徐强不知道这事,即便知道,他也会把错都推到骆白身上。

    徐家人都这样,如果可以把错推出去,绝不自己背锅。

    话说间,公交车来了,靠近站台,开始减速。徐强见骆白背对自己,又看了看开过来撞不死人的公交车,眼里一抹阴狠的光闪过,正要伸出手——

    骆白突然回头,冰冷的目光将徐强牢牢定在原地。

    他勾唇笑道:“徐强,年满十六,就算未成年,犯了故意杀人罪也是要坐牢的。这车的速度撞不死我,顶多是重伤。但我家有钱,付得起医药费,能把我治好。你呢?你会被关进牢里,不会死刑,但会被判无期徒刑——不对,没死的话,应该是判个二十年。”

    “二十年后,凭我的能力,早就是一方大佬。你觉得,我会让你舒舒服服的出来享受自由吗?”

    骆白皮肤白皙,比唐书玉还白,眉眼入画,本来赏心悦目,现在却无端泛着股邪气。那双眼睛,黑得见不到光,直勾勾盯着人,十分瘆人。

    说话的时候,轻飘飘,诡异无力,听在耳里,就像是大热天的,有不知名的东西在耳边吹了口气一样。

    青天白日下,徐强愣是被吓得出了身冷汗,也不知是被骆白还是他的话给吓的。

    公交车停下,骆白笑了笑就踏上去长京市的车。车门关上时,骆白还跟徐强挥手道别。

    徐强手脚冰凉,良久回过神,一半是怨恨,一半是恐惧。不过以后,他应该是不敢轻易挑衅骆白了。

    徐强一走,提着行李箱的唐书玉就从角落里走出来。

    甘蔗园一事,让西岭村的村民都觉得唐书玉可怕,心性和人品都坏。被吹捧惯了的唐书玉受不了落差,吵着要回长京市。谁料刚到站台就看见骆白,于是悄悄躲起来,见到徐强推骆白的一幕,暗中期待不已。

    期待落空,唐书玉稍稍失望。

    她抿紧唇,转身回胡淑蓉家,用客厅里的电话拨通在长京市认识的人。

    电话接通——

    “喂?涛哥吗?有人欺负我……”

    骆白在长京市市中心下车,熟门熟路找到市中心最大的图书馆,将背包里的两本砖头般厚的书还给图书馆。

    图书馆管理人员正在登记,两本书《农业圣典》、《农场纪实》,内容包罗万象,都是农业中的经典著作。同时也非常枯燥无聊,除非专门研究农业的科学家,否则没有谁会去看。

    管理员查看了一下时间,三个月前借阅,现在就来还。要知道,就算是农科博士看完这两本书最快也需半年时间,眼前少年看上去还未成年,不可能全都看完了。

    翻了翻两本书,全新,没有破损,更没有翻页时出现的折痕。

    果然是借阅去充门面,现在的年轻人,太浮夸。

    管理员将登记卡还给骆白,忍不住说道:“你还是到三楼去吧,里面有很多初高中的学习资料。”

    四楼大多存放经典和学术类的书籍,而三楼才是学生聚集的地方,里面还卖各种学习辅导教材。在管理员看来,很适合骆白。

    骆白微微一愣,旋即笑道:“谢谢。”

    然后他就上了四楼,在里面查找到想要的书籍后,离开农业区的书架,朝经济区的书架走去。说起来,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埋头于农业研究,经济发展方面不太懂。

    现在从头学起,希望不会太晚。

    沿着书架,指尖划过一本本书籍,停留在中间,将其拿出来。恰好对面的人也在拿书,中间空了一格。

    四目相对。

    真漂亮。

    骆白看见对面那双眼睛时,脑子里唯一浮现的想法。角度原因,除了眼睛再也看不到其他。

    眼睛狭长,黑白分明,内勾外翘,顾盼生辉。直视之时,那双眼睛始终平静无波,无喜无悲,深沉阴冷。不知是否因此,让人觉得有些乖戾。

    骆白乍见之时,吓了一跳,可对面那人只是冷淡地扫了眼就站起离开。匆忙之间,好似瞥见那人手腕上绕了几圈佛螺菩提子。

    摇摇头,骆白翻开那本书,看完目录,再随意翻两下。确定可以之后,就连同之前挑选的几本厚书一起下楼登记。

    排队的时候,不经意扭头看见坐在公共长椅的少年,顿时赞叹不已。

    那少年相貌极其漂亮,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的艺术品。美中不足的是看起来瘦弱苍白,像个久病之人。他面无表情,无端透着股阴冷乖戾的气势。

    身上的衣服、鞋子做工不错,家境应该很富裕。

    骆白的目光落到少年手腕上绕了几圈的佛螺菩提子,讶异挑眉:是他?!

    很快轮到骆白登记,等他登记完毕再回头时,已不见少年踪影。骆白无甚感想,将几本厚如砖头的书籍装进书包里,提起来就背着走了。

    而负责登记的管理员痛心疾首:浮夸!

    保镖提着两袋书靠过来,毕恭毕敬:“厉少。”

    漂亮苍白如艺术品的少年慢慢扭头,黑白分明、毫无感情的双眼盯着保镖。

    保镖稍稍低头,心里不由升起紧张恐惧感。明知眼前的少年不过是被夫人和二少囚禁起来的废物,但他面对少年时,仍旧发自内心的恐惧。

    上回,夫人的二哥在马场遇见厉少,为替自己妹子和外甥争口气,差点就让厉少摔断胳膊。结果上个月,夫人的二哥就在迪厅遇到两帮混混斗殴,被齐根砍断一条胳膊一条腿。

    表面看是巧合,可谁信真是巧合?

    没见夫人和二少恨死厉少,却也无可奈何吗?

    厉琰越过保镖,上车,全程不发一语,存在感却高得无人敢慢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生富贵骨相邻的书:我丧尸,为所欲为回到古代当匠神铁血穿越美漫世界里的大蛇重生娱乐之直播系统明朝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