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115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小奥斯汀小姐东方不败之异界崛起武神天下诸界末日在线快穿系统攻略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天下第九野心家     话音刚落, 不等二师兄有所反应, 三师弟已经自己嘴快地说了起来——

    “对不起, 二师兄。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是我当初的一句话, 才让你将自己关在院子里三百年,还因此生了心魔, 将事情闹成现在这样。我都不知该怎么道歉才好,若是我能做什么弥补的话, 你尽管说。我那时说的话真是太狭隘了,一点都不像师父和大师姐有的那般胸怀!我太过纠结于仙和魔表面上的差别, 没有考虑到本质上会有的情况,实在是太过无知偏激, 尤其那时候二师兄才是刚刚成仙,以魔身成仙是何其艰难,那么大的决心和毅力……”

    三师弟一系列话说得很快, 显然是过来之前,已经自己独自思考了好久,甚至打过好几遍草稿, 一句试图撇清自己、说自己当时年少的话都没有,全是歉意和自责。

    忘初当初被他那一句话刺得不轻,这三百多年来无论睡着清醒,那句“世间至邪, 罪无可赦!”始终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犹如午夜梦魇, 甚至于逐渐成长出了心魔。可是如今再想, 他竟已全然不在意了,不止是因为心魔被斩除,也是他自身的心境有所变化。

    忘初制止了他继续往下说道:“不必了。”

    他弯唇笑道:“当初那件事,也不能说是你的错。事到如今我也不瞒着你,我想要成仙的理由本也不纯,其他人都有大道追寻,而我只是想把某个人永远困在身边罢了。真正成仙之后,我也不是因为你那一句话就被打击成那般,而是我本身就目的不纯、心思不正,我自己也怀疑自己这样的魔心、能不能真的成为仙人罢了。无人提及还好,你当时那一句话,便让我感觉心中的隐秘被人发觉,这才胆怯躲藏起来。”

    忘初说:“归根结底,是我内心软弱,自我怀疑,才会生出心魔,才会有逃避现实的念头,不仅仅是你一句话的缘故。我自己也在反省,我已经答应了大师姐日后会重新好好修炼,你也不要再觉得抱歉了。”

    “二师兄……”

    三师弟对二师兄这一番话感到慨叹,在这一刻,二师兄似乎不再是他印象中那个三百年来都躲在自己房间中整日炼丹、足不出户的消瘦身影,笼罩在他身上的那一层若有若无的阴霾已经驱散。

    这时,二师兄抬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一笑,便径自往里去了。

    他说:“不要在意我,有空就来看看你大师姐养伤练剑吧。”

    三师弟愣了一下,才回答:“是!”

    他从二师兄随意的背影中看出了一丝潇洒的味道,这让三师弟真的生了些许诧异。

    与此同时,忘初亦觉得浑身一阵轻松,他舒畅地进了齐华的院落,但才刚走到院前,就见齐华不知何时从屋里走了出来,换了身简练的剑服,右手握剑,正在试剑。

    忘初见状心头一紧,连忙迎上去,关切道:“齐华,你怎么又出来了?你不是还应该在屋里多休息吗?千万不要让自己太劳累了。”

    齐华如今的气色已经好多了,只是毕竟瘦了一些,身形略显单薄。

    她手中握着剑,对忘初友好一笑道:“在屋子里太无聊了,我精神还好的,我问过医仙了,他们都同意我可以出来活动活动身体。”

    说着,齐华便试着用剑使了几个剑招,其中不乏炫丽的招式。自是忘初注意到齐华右手的用力很小,虽然拿着剑,可是好像没什么使劲。

    忘初心跳一滞,他忙问道:“你的右手不好用吗?为什么不使力?难不成还是有什么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

    齐华一愣,方才明白二师弟误会,解释道:“不,没有,右手很好用。”

    她脑海中回忆起当时在妖窟中的光景,淮瑾仙君犹如奇迹一般出现在她和瑶兮两人面前,剑快得犹如风过无影,剑术与寻常仙人截然不同。

    齐华仿若回忆一般说道:“在魔君宫宇的时候,淮瑾仙君用提示的语气,对我说过一句‘心剑从心,何必用手’,我从那之后就一直在考虑。”

    她说:“我日夜练剑已有许多年,自认速度不慢,可是无论如何,看到师父和淮瑾仙君使的剑招,都始终觉得难以望其项背。他们两个使剑都极为娴熟,不管我怎么修炼,哪怕我将相同的剑式修炼到极致,都无法比及他们一分一毫。我原本以为是我使剑还不够熟练,因此愈发刻苦,可是淮瑾仙君当时却让我茅塞顿开。若是师父和淮瑾仙君纵剑是以心,而我是以手,手又如何能快得过心呢?既然心剑可以随心隐藏和出现,亦可以随心伤人或不伤人,那为什么不可以随心而动、随心而舞呢?所以我现在便想出来试试,看看能否以心纵剑,不再依赖于手。”

    说着,齐华便试着又使用了一遍剑招。

    她有意不再执着于手上的控制,而是专注于内心对剑的掌握,诚然她现在使得还不大熟练,可是一遍试完,大师姐明显露出了笑意,像是掌握了诀窍。

    忘初在旁边看得亦是惊赞,在他看来,本来就已将剑使得相当优美的齐华,此时剑式中更是多了一分行云流水的自然从容,只要稍加熟练,一定会更上一层台阶。

    停顿片刻,忘初主动取出自己的心剑,走到齐华身边,笑道:“大师姐,我和你一起练吧。”

    “……!当真?!”

    齐华惊异地回头看他,竟停下了手中使剑的动作。

    忘初惬意地说:“我不是答应过你以后要好好修炼吗?你一个伤患都在练剑,我怎么能只在旁观?”

    齐华像是出神了片刻,方才欣慰一笑,迁就地说:“你之前随师父学到哪里了?有什么不懂的告诉我吧,我来教你。”

    “好。”

    二师兄其实悟性非常不错,但他显然很享受这种被大师姐教导的感觉,笑眯眯地说了几个无关紧要的小问题,然后就随大师姐一起练起来。

    大师姐领着他,教导得十分认真。

    两人的身影一起一随,和谐如人与影。

    过了一会儿,忘初忽然嘴唇微动,唤道:“大师姐。”

    “什么?”

    “你将来,会有一日喜欢上我吗?”

    “……”

    忘初见齐华呆愣的表情,又轻笑着改口道:“罢了,当我没问,练剑吧。”

    然而齐华却在片刻的诧异后回过了神。

    她想了想,正经地回答道:“有可能会,有可能不会,我不确定,未来的事我说不准。”

    “噗。”

    忘初听到她这样回答差点笑喷,不可思议地一扬眉道:“你怎么这么老实,现在这种情况,你就算是骗骗我,也应该说会吧?!”

    齐华一愣:“我应该说谎吗?”

    忘初道:“当然了!不然要是我一个想不开,再长一个心魔出来怎么办?!”

    齐华认真地回答:“那自然是再度下凡驱除。师弟,你放心,这一回我一定会更细心地待你,不会再到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才发现你深受困扰,事情绝不会再和这次一样。”

    忘初:“……”

    忘初:“我只是举个人之常情的例子……”

    忘初失笑,摇摇头道:“罢了,你若是改了,若是圆滑了,就不是你了。我们还是练剑吧。”

    说着,忘初便又想举剑,并且引大师姐一起来,可是大师姐好像还在慎重地思考什么,反而迟疑了一下。

    她道:“不过,经此一回我倒是发觉了一件事。师父如今已经收了很多弟子了,淮瑾仙君也收了小师妹和明佑,可是无论我怎么想着要一碗水端平,你对我而言好像总归与其他人有些不同。我也说不上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可心里好像终究有些不一样……”

    大师姐话还未说完,便感觉自己被忘初一把抓住了手!她抬起头,正对方越来越亮的眼睛,和毫不掩饰的欣喜。

    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灿烂的笑脸,齐华忽然感到心脏漏了一拍。

    忘初说:“这样就行了,这样就够了!你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大师姐对此刻的情况很是困惑,问:“你怎么好像看起来很高兴?”

    忘初的眼神惊喜,可语调又有点高深莫测,他弯唇道:“因为我很聪明,已经看到了结果。大师姐,一百年之内,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说着,他兴致勃勃地拉着大师姐跑到空旷的地方,前所未有地兴奋道:“来,你教我练剑吧!从今以后,我一定会每日都认真跟着你修炼的。”

    齐华疑惑地被忘初拉到了最空的地方,她虽还有点不明白,可难得见到忘初这般积极,便也觉得高兴,细致地给他解释剑式,并且当着他的面演示。

    忘初很快跟着她练了起来。

    庭院之中,两道身影渐渐同步起来,时光模糊,两人竟是恍惚间一如回到了三百年之前……

    ……

    夏去秋来,遥剑仙居的时光匆匆而过。

    瑶兮这伤一养就是好几个月,天气日渐凉了下来,瑶兮伤依然没有痊愈,不过她已经可以出门了。

    于是这段时间,遥剑仙居的弟子们开始经常看到淮瑾仙君抱着小师姐在仙居各处走来走去。

    瑶兮软软白白毛茸茸的一团,抱起来正好趁手,她很自在地被师父抱在胸口,舒服又开心,一点都没觉得不好意思,每天出门都不带脚,还很欢快地对师父指手画脚——

    “师父我想被抱着散步嗷!”

    “师父我想在庭院门口趴着晒太阳!”

    “师父师父我想去花庭看新开的花嗷。”

    “夫君,我想吃那个点心,你帮我拿一块嘛!”

    瑶兮明明现在是能自己跑的,可是师父愿意抱她,她立刻配合得仿佛自己没有长小爪子,天天躺在师父怀里撒娇。

    淮瑾仙君给人的感觉依然和以前一样不好亲近,可偏偏瑶兮想要的话他全都照做了。

    这种画面在遥剑仙居的其他弟子看来异常恐怖,简直恨不得自插双目,然而怕疼又禁不住淮瑾仙君冷飕飕的眼神,只好在撞见他们的时候默默移开视线,假装没有瞧见。

    淮瑾仙君其实不大介意别的人是怎么想的,他对瑶兮失而复得,瑶兮身体没好又在养伤,他恨不得时时刻刻将她藏在怀里搂着,生怕再掉了。

    这日他抱着瑶兮出来散步晒太阳转了一圈,然后将她抱回屋子。

    等回到屋子后,连瑾顿了顿,轻轻摸了摸瑶兮的肚子,问道:“兮儿,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还会疼吗?”

    瑶兮很活泼地蹦蹦,说:“不会了嗷!我已经好得差不多啦!”

    说着,她便在连瑾松开她后,欢乐地往床上蹦,可是才蹦了两步,她忽然吃痛地“呜”了一声,身体一歪,疼痛地团成一团。

    “兮儿!”

    连瑾紧张地又去抱她。

    瑶兮委屈地“呜呜”了两声,话都说不出来,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在床上躺着。

    连瑾目光一沉。

    经过几个月的修养,瑶兮的外伤其实都已经好全了,但是她在和魔君打斗的时候也不知道伤到了哪里,肚子里始终有一处内伤没好,时不时扯到还会痛,将瑶兮疼得脸色煞白,请医仙过了看了好几次也没见好。

    连瑾十分担心,时间拖得越久,他就越不安。

    连瑾小心地将瑶兮哄好,让她躺在床上休息,方才自己走到一边,开始往九重天上写信。

    信寄出去以后,没过多久,连瑾就收到了回信。

    信是天后执笔回的——

    “瑾儿,你说的关于瑶兮仙子伤势的情况我们已经知晓,既然你在遥剑仙居的事已经告一段落,若是愿意的话,不妨带兮儿回九重天。我可以亲自为她看伤。”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