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章

【书名: 我与师父生毛球 第105章 第一百零五章 作者:辰冰

强烈推荐:百炼成神穿越五零抢夫记破云野心家天下第九武神天下快穿系统攻略诸界末日在线     大师姐看到他这个阵仗愣了一下, 因为瑶兮说过忘初威胁过她不要泄露,齐华还以为二师弟应该猜不到她要过来。

    当然她也没打算给小师妹惹麻烦, 只打算从旁侧击, 不将小师妹说出来的。

    现在见忘初竟似早早严阵以待, 反而惊讶。

    忘初懒洋洋地往杯里斟了酒,微笑着说:“这么惊讶做什么?我看那只小狐狸走的时候跑得急, 还紧张地一步三回头, 便猜到她多半是去告诉你了。”

    大师姐的步伐因此沉了一瞬。

    她最是熟悉这个二师弟的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偏生他又聪明, 仿佛一切都在他那双笑不达眼底的眼中一般, 有时候就连齐华这样与他一同长大、在他成长过程中留下刻痕的人,都拿不准忘初的脾气和想法。

    二师弟说是他看出来的,但大师姐一见他这周全的架势,却觉得未必如此。以二师弟的城府,说不定早就猜到, 甚至是他故意激瑶兮来告诉她,再引她来这里的。

    大师姐心下一凝, 但现在这种情况也说不准。

    她迈步走到二师弟面前坐下, 微微斟酌语句, 便开门见山地问道:“小师妹说,你喜欢我?”

    “蒹葭苍苍, 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 在水一方。”

    二师兄没有很直接地回答, 而是随手翻了翻他本来一并放在面前、但却被风吹得翻飞的信笺,然后轻描淡写地道:“我一直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看你,喜欢上你,很让人意外吗?”

    大师姐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窘态。

    她尴尬地皱了皱眉头,多年来首席大师姐势必要稳重的架子和形象,让她即使觉得不自在,也不会轻易流露出不够刚强的一面。

    她神情古怪地道:“我与情诗文辞中那种优雅柔情的感觉不大一样,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二师弟笑道:“不需要你有。但你让我有那种感觉,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二师弟执杯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柔得像是春风拂过桃花意,他轻轻地问:“你呢?喜欢我吗?”

    大师姐神情复杂,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同他说,最终诚实地摇了摇头,回答:“我不讨厌你,但也没有任何男女之情。”

    忘初脸色一黯。

    尽管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但真的听到她这样的答案,心口一刹那的钝痛仍比想象中来得强烈。

    忘初嘴角的笑意一僵,但他还是镇定地问道:“你是只是对我无法萌生出男女之情,还是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念头?”

    大师姐回答:“从来没有这方面的念头。”

    下一瞬,忘初的身体忽然倾前!他的动作碰翻了瓷壶,酒香满了一席,他抓住齐华的手,摁在自己有心跳声的胸口,后背前倾,肩膀骤然逼进,头微侧,吻上齐华的唇!

    齐华只觉得一阵风夹杂着酒香袭来,二师弟一下子就近在咫尺!他比小时候高多了,毕竟是男子,不知何时已经长得比她还高,忘初的唇瓣冰凉,像是秋季被凉风带来的落叶。

    齐华感到被他硬摁在他胸口的那只手手心底下,心脏阵阵如雷。

    忘初吻了她一下,这才后退。他舔了舔嘴唇,问道:“这样,有感觉吗?”

    齐华怔了下,这才回答:“没有。”

    她从发觉忘初与过去有所变化的意外从回过神,老实说,齐华不明白这样男女之间嘴唇相触的举动有什么意义,就是单纯地皮肤接触罢了,就如练剑时偶尔的手指相碰、后背相贴一般,因此她既没有羞怯,也没有丝毫懊恼,只是疑惑地看着对方。

    忘初对大师姐的木然感到又好笑又无力,这对他来说明明是情理之中的事,可是莫名其妙就觉得悲伤。

    忘初一挥袖,将倒在草席上的酒壶酒盏收起,酒早已淌了一地,将随手丢在上面的信笺都浸湿了,晕开了字迹。

    他摆摆手,故作洒脱地道:“那就算了!师姐,你回去好了。这也没什么,我也是看那只小狐狸凑巧路过便突发奇想,想告诉你一声。怕以后……再没有这么好的机会罢了。”

    大师姐看着忘初月下苍白的面容,再留在此处也觉得尴尬。

    她仓促地起身道:“二师弟,那……我回去了。”

    “快走吧快走吧。”

    二师弟说。

    大师姐起身,简单地对他道了别,便匆匆离去。

    忘初目送着她渐渐走远,等齐华走远,他却忽然拧起了眉,吃痛地“唔”了一声,大滴的汗水顺着额头留下。

    忘初使劲捂着他右手手腕上那个灼灼发烫的仙印,吃力地弓起身子,也来不及收拾庭院,咬牙往里屋走去……

    ……

    大师姐心不在焉地回到自己的院落里的时候,发现瑶兮还趴在桌上等她,见她回来了,忙对她摇摇尾巴,然后变回人身,好好坐到石凳上。

    大师姐对今天发生的事情非常茫然,她多年练剑,心无旁骛,自认对师弟师妹们尽心尽责,只是从来没有往这个方向想过,对二师弟对她说的感情十分陌生。

    她在瑶兮面前坐下,沉默片刻,然后问瑶兮道:“小师妹,男女之情那般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瑶兮惊讶于大师姐会问她这样一个问题。

    瑶兮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的便是师父,她想起自己最初喜欢师父那会儿的情感,想了想,回答道:“就是很喜欢他,很幸福,光是看着他就会觉得开心,但是有时候又会难过。”

    瑶兮在师姐还总是留着尾巴耳朵,说到难过这里,她便不自觉地垂下了白耳朵。

    大师姐微怔,困惑道:“为何难过?”

    瑶兮回答:“因为会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担心他不喜欢自己,感觉这世界上再不会有这么完美的人,但要让给别人又不甘心,可是行动偏偏又比平时要犹豫。”

    瑶兮忆起以前和师父生活在遥剑仙居里,每日看着他、跟随他练剑的光阴。

    师父对她来说简直像是触及不到的水月。

    如果当初不是真心喜欢上师父,如果是将师父换作旁人,她一定不会在主动出击上那么优柔寡断。她在妖窟好歹学了那么久妖狐之术,自己照照镜子又觉得自己长得可爱好看,勾个人而已,何须磨蹭这么久。

    但正是因为是师父,才那么害怕失败,才担心惹他厌烦生气,怕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也怕自己会受伤。

    因为喜欢他,哪怕平时将自己像刺猬一样裹得严严实实的,也会忍不住偷偷将最柔软的一面留给对方,一旦受伤的话,会很疼,然后只能藏起来自己一个人小心翼翼地舔伤口,可能一舔就会舔很久。

    于是畏首畏尾,不敢前进。

    瑶兮怅然地说:“谈感情会将最柔软的地方留给对方,所以会变得很容易受伤……”

    但她话还没说完,忽然自己便微微停顿了一下。

    她固然是很喜欢师父,可现在师父和她已经两情相悦,而且师父也说从很久以前就喜欢她,那是不是说明……

    师父是不是也很容易被她伤到?在他们还没有说清楚的无数个日夜,师父也曾因为她有过酸涩甜苦,也曾因为她无心的举动暗自舔伤?

    瑶兮想到这里就不大坐得住了,想要马上回到自己家里看看师父。

    正好大师姐听了她的说法,似乎仍旧是似懂非懂,只好无奈地道:“我会仔细想想你说的话,再考虑怎么办……小师妹,今天天色晚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好的,师姐你要好好休息呀!”

    瑶兮闻言立刻起身,等与大师姐道别后,她匆匆忙忙跑回了自己院里。

    师父和璎璎已经回来了,屋里的灯都微微地亮着。

    这天晚上,沐浴更衣之后,瑶兮和师父一起将璎璎哄睡了。

    看着小小狐狸乖巧地自己抱着尾巴,信赖舒服地依偎在娘亲怀里,瑶兮将她往自己尾巴里一圈,喜欢地蹭蹭她,这才将她叼到旁边裹在小被子里放好,然后自己滚到师父怀里,化成人身。

    瑶兮担心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师父的样子,然后焦急地扒拉他的胸口,将他的里衣全都扒拉开了,露出里面冷玉似的皮肤。

    连瑾低头看着瑶兮在他胸口扒来扒去,不解地问:“怎么了?”

    瑶兮将手放在他胸前心间,问道:“师父,你以前喜欢我的时候,是不是有时候也很难过呀?”

    连瑾意外地沉了一下,问:“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瑶兮将她在大师姐想起来的理论说了,然后道:“我以前又不知道你也喜欢我,如果是互相单恋的话,你也很容易受伤呀,我是不是在不经意的时候,让你伤心啦?”

    瑶兮想到师父的性格,她过去好歹有灵柚姐姐交心,可师父势必是谁都不愿意说的,所有想法都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憋着,即使内心已经千疮百孔,脸上也是那般拒人千里的清傲模样。

    连瑾听到瑶兮的说法沉默下来,他暗自爱慕瑶兮的时候,的确会有这种感觉,主要是怕他们永远不会有相知相爱的那一天,瑶兮永远也不会对他动心,但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相互的,连瑾并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好。

    他想了想,回答道:“的确偶尔有过烦恼的时候,不过到现在已经没关系了。”

    他捧瑶兮的脸,浅笑道:“兮儿,我心悦你。”

    瑶兮被师父看得脸红,她又扒了扒他的胸口,说:“不行!我要补偿你!你也要补偿我!不能就这样没关系了!”

    连瑾是沉静的性子,可是饶是如此也被她弄得有点想笑,眉眼柔和起来。他将她半扣在身前,压低了声音,清冷地道:“你确定要补?我与你之间可不是寻常的伤,若要补,可是生生世世的事情。”

    瑶兮被他压得有点紧张,但还是没有怂,自信地抬起下巴道:“不就是生生世世的事情嘛?我会补给你的,不过你也要补偿许多甜甜蜜蜜的事情给我。”

    “好。”

    连瑾遂满意,低过头去,垂首含住她的唇。

    瑶兮“呜呜”唤了几声,但终究抵不过偿还之心,双手抱住连瑾的肩膀,亲热地与他蹭在一起。

    ……

    另一边,瑶兮离开后,大师姐坐在原地未动,静望远星许久,好像情爱之事远比百年修剑更难以理解。

    她良久才重新回过神,站起来迟迟回到屋中。

    与此同时,二师兄亦痛苦地留在屋内,他身体弓蜷,冷汗浸透了衣衫,因牙关紧咬而青筋凸起。

    他死死按着右手的仙印,将所有仙气修为都集中于此,可是弱得仿佛风一吹就跑的身体难以支撑这样的举动,连出声都怕多耗一丝气力。

    夜色静沉。

    这晚瑶兮脑袋依偎着师父,怀里搂着女儿,睡得很香。

    可是快到黎明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声让大地震颤的轰鸣声在仙居内毫无征兆地猛然响起,将她硬生生一下子震开了眼睛!

    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与师父生毛球相邻的书:不朽之龙神传说灵魂速递武道战神DARK时空十二本源活在漫威修个仙渴夏绝地宠爱[电竞]当直男穿成后宫女主恶毒男配在线养崽斩鱼最强游戏架构师